参考中译

圣战与死神 第二部「圣战与死神」~英雄的离去~

发表名义

Sound Horizon

曲目长度 3分52秒
收录于

Chronicle 2nd

参演人员

演唱者

Aramary, Yasrow, Jimang

声音出演

Aramary, Yasrow, Jimang

简介

1st Story Renewal CD《Chronicle 2nd》第6曲。Aramary主唱与念白。

记载于《黑之预言书》第九卷527页的故事,是【圣战与死神】四部曲的第二部。
【圣战与死神】组曲虽然在CD中分成4轨,但在歌词册上的记载中没有明确的进行区分(即除开头外未特别提示各部的卷数页码)。参与该曲录制的Jimang在该专辑发售前曾以“14分钟的长曲”形容本系列,可以看做是在《黑之预言书》上同一篇章的四部分。
本曲承接《蔷薇骑士团》所记叙的故事,讲述Flandre帝国对Britannia的侵略战争中,Arbelge为伪装成平民少女的的女王Rosa,背叛帝国携少女出逃,他的命运轨迹也由此转折…

故事梗概

Britannia历627年,同时也是Flandre帝国历元年。Flandre国王Childebert六世,改国号为神圣Flandre帝国实行帝制,以圣Childebert六世之名登基为首位皇帝,以宗教手段驱使士兵,借〈圣战〉名义对Britannia发动侵略。
同年,『Canterbury战役』打响,Flandre帝国第一军北上跨越Dover海峡登陆港口向Britannia进军,与Parsifal骑士团长所率第四骑士团在Dover港口以北约30公里处的Canterbury平原开战。
蔷薇骑士们不惧死亡奋勇战斗,但并未阻挡住Flandre军脚步,Britannia王城防守岌岌可危,女王Rosa舍弃王城向北出逃。同年,『Grasmere战役』开始,Flandre帝国投入Alvarez将军所率帝国军第三军,自Whiteheaven港口登陆,深入Britannia防线后侧,在Grasmere村庄放火烧村,以肃清邪教使徒的名义不问军民进行无差别屠杀。村中一名少女在逃走时,被马背上的男人射出的火箭擦伤,失去意识倒地,正当男人即将对少女挥下致命一剑时,Alvarez见此场景回想起亡故的恋人,出手为少女当下这一剑。男子——曾经亡国Preuzehn的战俘,骑在黑马上的Gefenbauer将军、与亡国之敌——骑在白马上的Alvarez将军对峙。Alvarez看着被仇恨蒙蔽双眼的Gefenbauer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劝说Gefenbauer在此回头不要再错下去。但Gefenbauer他将总有一天要手刃曾经的银色死神、如今的叛国者Alvarez。而Alvarez背叛帝国脱离军队,抱着受伤的少女策马向南一路奔驰。
少女的真实身份其为……

歌词中译

翻译:海带、初霜翼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愚者发问…舍弃铁壁王城
女王前往何处…
贤者知晓…如何自恃深壁固垒
世间皆无不破之城…

布列塔尼亚历627年1『坎特伯雷战役』2
Parsifal骑士团长率第四骑士团
迎击登陆多佛尔3的帝国军第一军
于坎特伯雷平原开战

不畏任何来敌为护国挥剑
胸怀高贵女王Queen蔷薇的同胞啊
前进吧我等乃〈蔷薇骑士团〉Knights of the Rose

无惧死亡的蔷薇骑士们紧随他…
驰骋绯红战场的一道雷光 Parsifal的雷枪spear
前进吧我等乃〈蔷薇骑士团〉Knights of the Rose

帝国历元年『格拉斯米尔战役』4
Alvarez将军率帝国军第三军
自边境怀特海文登陆5
疾风般策马绕敌后背…

忘掉刀下鬼也有人爱 有人祈祷
邪教使者当赶尽杀绝 看好了这可是〈圣战〉

燃烧的山村 被虐杀的人们
少女不及逃走 男人紧追其后
马背上拉弓引弦 锁定猎物
射出火箭 擦过少女纤躯

少女倒下 男人飞奔而出
「Charlotte!」
挡回了挥向少女的白刃

少女失去知觉 两个男人对峙
此方…白马的Alvarez
彼方…黑马的Gefenbauer

「你想对手无寸铁之人做什么…」
「小姑娘也是邪教使者
没必要同情…」
「别走歪路醒醒吧…」
「唯独不想被你说
伪善者…英雄狂热…杀人凶手〈比尔加的死神〉Albelge

「老爹死在奥芬堡6
大哥…弟弟…战友…全都…」

「等等…你这家伙打算背叛帝国吗…
哼这样也好 〈比尔加的死神〉Albelge
别忘了干掉你的人
那人的名字就是〈比尔加死神的死神〉Gefenbauer

错误几度反复 借鉴历史何事…
夺取又遭夺去 方才注意黑暗…

白马如风穿行狭窄山路
背驮白银甲胄的男子
抱着受伤少女向南疾行…

「Gefenbauer 憎恨诅咒世界的眼神
那个男人就是我 是我的过去…
…lotte…啊啊…Charlotte…我究竟该和什么战斗…」

现场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