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中译

未能说出的话语

发表名义

Sound Horizon

曲目长度 9分05秒
收录于

Nein

参演人员

演唱

結良まり上出匡高市川裕之

配音

結良まり上出匡高市川裕之

旁白

Ike Nelson

简介

该曲目是3rd Story CD 《Lost》中《摇篮》一曲的【否定】。

歌词中译

翻译:初霜翼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我自《第三书库》中将《名为意识之物》连接至该地平线・・・
【她】有一个幼子。各个地平上诸多双亲虽然大都如此,但她更甚一步处于被称为溺爱的状态中。然而,该幼子因某种原因死去了。女性不愿面对那份难以承受的《丧失》,抱着化作骸骨的孩子在阳光中徘徊……。
预测左←→右此悲剧的《因素》。我尝试将【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猫,是生? 是死? 那么,来一窥牢笼之中吧——

言语会向意愿相左的伴侣传达什么?What do the words possibly tell the partners who have different subjectivity?
为【失却】包围的【未知】女子The <unknown> lady who is among the <Lost>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开始往返的《坡道》 尚有寒意的《海风》
晃悠的《脑后发丝》发丝 拂过你的《头》额头
背后感受着 无可替代的 温暖……

向远去笑容挥手 谁都活在今天
我已不会再哭泣 春天定会再来……

往返惯了的《坡道》 微含笑意的《叶隙阳光》阳光
你和地松鼠《嬉戏》玩耍 我抚摩你的《头》小脑袋
掌心感受着 无可替代的 温暖……

互补失却的空白 谁都会有明天
即便如此仍追求 不变的爱……

母亲病倒离世… 那模样… 和父亲一同目送… 漫漫长夜…
「咳、咳咳……要幸……」
「你还好吗?别担心,有爸爸在!」
汹涌冬海上父亲也遇难… 他的遗体… 独自目送远去……
「见鬼!怎么能在这种地方!我一定得回去!回女儿的……」
「你还好吗?振作点。我们陪着你呢。」
「苦了你了。」
「唉唉……」

空虚季节时光中 我封闭起来…
如扭曲的蓝色贝壳一般……

悲伤 悲伤 悲伤 悲伤 悲伤 悲伤 …悲伤一再反复 以近似海浪音色的曲调1
善良的人们 流下的泪水
「你还好吗?」
「振作点。我们陪着你呢。」
「是啊,是啊。」
仍无法贴近 孤独的颜色
「苦了你了……有什么困难,随时告诉我们!」
「啊啊,慢慢拿出精神就好。」

麻木空隙他趁虚舔尝 以近似野兽贪欲的目光
「你好啊,你也一个人吗?
温柔的语调 火红的夕阳
今天海浪的音色真像悲伤啊。
你伤心吗?
虽浸染一片 但全盘接受
你眼中的夕阳比真的夕阳更美丽……」

啊啊… 烈火红花纵情怒放
在一夜尽头凋散…
「哈,哈,哈,哈!」

将两人的——
朝阳背叛后他离去了… 那情景… 有谁… 有谁目送? 酷热暑夜…
未及道别就被抛下的… 季节中… 独自… 只剩… 一人……

现在想来 你早已在《我腹中》这里
并不孤单 我的家人 我绝不想再失去!

再相信一次吧!

只因有你在 我在《人生》黑暗
得以找到《希望》星光 活下去 我亲爱的
如果失去这《灯火》光芒 我一定
会崩溃 无法忍受……

你发起高烧的暴风雨夜 替我向本土拨去电话的
「喂喂?医生啊!有小孩急病了啊!哎哎!麻烦您了啊!虽然大风大雨的……医生!」
是曾经固执反对 将你生下的人们
「……哎,再找找别的医生!」
「好!」
再 之 后暴雨夜仍划出小渔船 不顾危险施以援手
「来了来了!」
回应他们心意的
「打起精神!」
「拜托您了!」
「那些个庸医……」
「给我看看!」
只有一位《早生一头不合年龄的白发但胡须抖擞风度翩翩的医生》白胡子医生——
「情况不好啊,升了9度2……」
「无论如何帮帮忙,拜托了!」

「柳树皮有退烧功效 你知道吗?
给!」
「呕!」
(笑)哈哈哈
不过,这儿有不苦的《最新药品》阿司匹林!」
《那时的魔法药剂》阿司匹林?」
「对!」

促销热卖中NOW ON SALE

从那以后我 在医生的《突办诊所》身边
通勤期间 也照顾起 他的生活起居

摇摆摇摆摇摆不定
《基于商业判断的取舍》Business
《纠葛社会地位的围栅》Status
《涉及私人领域的权衡》Private
眼前《光凭理想难以拯救的众多生命》生命的天平

「究竟为了什么 选择这条道路?」
暴风雨夜中 仿佛被这般诘问……

再相信一次吧!

啊啊… 凝望大海的《双瞳》眼神… 时而… 蓦地飘向远方…
这个人… 内心深处…
原来也… 满怀悲伤..……

那是… 无法同我分担的… 沉重包袱吗?
「喜欢你」
简单话语说不出口… 双唇宛如贝壳紧闭……

我所爱的人们 都已从我眼前离去
即便如此我也 同这《第九的现实》世界
直面到底 不再逃避
所以 一点点就好 神啊
再给我一点《真正鼓起勇气前的犹豫》时间……

医疗发展史,换言之,就是战争史The history of medical care is, in another word, the history of war
「医生,您有一封信~
讽刺的是,它会加速Ironically, it will accelerate
嗯嗯?寄信人是女性?
医生,这位和您是什么关系……哎哟,疼」
「哎哎,当心点。……啊呀!」
而世界大战的阴云已步步趋近And the ominous steps of world war come so near
「呀!……嘻嘻,嘿嘿嘿嘿嘿嘿……」

亲爱的John,

希望你顺利收到这封信。

也许你收到信会十分惊讶吧。听说你现在到那座离岛上生活了。你现在生活如何?我太了解你强烈的正义感和温柔了,相信岛上的每个人都非常依赖你。我们许久许久未见了。虽不愿这么说,但在你成为一个出色的医生同时,我也真的老了。
这次写信来是有些事想告诉你。其实,有些话,我藏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没能说出来,现在想对你说。
你是否太过自责了,至今仍为那件旧事……

影像收录

现场演出

关联曲目

ゆりか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