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中译

名为爱的罪责

发表名义

Sound Horizon

曲目长度 8分04秒
收录于

Nein

参演人员

演唱

栗林みな実Ελευσευς(Elefseus)Fuki駒形友梨結良まり井上花菜

配音

栗林みな実Ελευσευς(Elefseus)中村悠一梶裕貴若本規夫

旁白

Ike Nelson

歌词中译

翻译:初霜翼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我自《第六书库》中将《名为意识之物》连接至该地平线・・・
【她】有主动接受名为《命运》之物的性质。该存在可被译作《自然》或《定理》或《因果律》或《女神》。多舛人生的尽头,女性心中祈愿着与生离的兄长再会,而因某位奸雄的野心成为祭品,仿佛要握住苍月一般死在水边……。
预测左←→右此悲剧的《因素》。我尝试将【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猫,是生? 是死? 那么,来一窥牢笼之中吧——

「Misia?!」
「呃啊…」

摆脱追兵  身影  步履飞快  奔逃在幽暗林间
仿佛牡鹿 的 指路 似的 月夜幽碧 地 照耀在鹿角间
斩断少女  意志  北风一般  将长发一剑…
「这女人逃得真够快的!」
「站住!」「喂!」
「鹿?!」「跑了?!」
「不要——!」
「滚开!」
冰冷地削断…
「妈的,东跑西窜的!喝啊!」
「啊啊!」
然后…逼近…
「放心,没下重手。
好戏还在后头呢,是吧?」
穷途绝命 佳人薄命迎来宿命 作为《水神供品女祭司》活祭任命
「是、是啊」
「喝啊!!」

把你那脏手拿开!
「呜哇!?」
从《若说实话会遭天上女神们嫉妒惨遭不幸
所以姑且算作…逝者的世界上最》世界第一可爱的妹妹身上
如果那么喜欢女人 到冥府里抱个够去!

「Elef?真的是Elef吗?」

《创世诗》Γένεσις奏响《神话》Μῦθος繁华时代
「欺骗者谓何人?」 「欺骗者谓吾等!」
「歌咏者谓何人?」 「歌咏者谓吾等!」
《黑猫四姐妹》哈雷路喵

啊啊… 仿佛试炼我们一般 上天不断发难
人类无法质疑神旨 唯有接受——

别无他法… 我曾如此认为… 却突然
从心底生出… 那股《冲动》声音… 
顺应它似的… 冲了出去… 顺其自然… 放任自流…

你比那时 长高了呢  ←→ 你才是变《成熟女性》漂亮
终于见面了 从此以后我们 无论遭遇什么 都不要再分开!

即使让谁遭遇不幸 也想实现一个愿望
Elefseus…
将违背《命运》Μοιρα天理难容的罪责 一个一个犯下
Artemisia…
比起正义 比起伦理 比起《第六地平》世界 我只去爱 唯一的你!
Elefseus…
Artemisia…

「找到女祭司了!」
「跑吧Misia!」
「嗯!」

爱将从何处来Where will the love really come from
「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这要逃了,Scorpius大人会要咱的命的啊!」
「真烦人!」
「没办法,他们也很拼命」
往何处去?and fade away?
选择反抗【命运】之路的The <unknown> lady【未知】女性who chose her way against <Moira>
「等战争结束,我还得结婚呢!」
「可恶……」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接招!」

追兵穷追不舍… 凭毒蝎般的执念…
「我不行了……交给你了,飞毛腿Achilleus……」
几番在我们身后… 紧紧尾随…
「混蛋!坚持住啊,Teukros!」

向南还是向北前进
「喂慢着!告诉你们,新的神谕传下来了!」
《Orion所在的圣都的方位》北方
↑哥哥主张虽然哥哥说好,但是「那边星象不吉!」
「你,你说啥!?」
↓妹妹主张我由此主张去
《大型港口所在的方位》南方
「嗨,那咱回去吧」
「你丫还活着啊!」

沐浴在夜色寂静中的泉水
啊啊… 无意中 伸出手 仿佛触手可及
水面摇荡的皎月 衬在背后
用笔直伸出的手 握住他的手……

越过晨风山丘… 受到海风邀诱……

「喂,你听说了吗?那个阿尔卡狄亚好像也大规模内乱了啊」
「真是……这世道真不太平」
「是啊」
拍岸涛声 越过他肩头聆听
「又要开战了吗。安那托利亚会变成什么样呢」
「谁知道呢」
「要是能去哪个远方小岛 两人一起生活一定很棒♪」
「只有Moira知道——吗?啊哈,啊哈哈……」
「……唉,笑不出来啊」
什么的… 这么… 胡思乱想着…
被小石头绊… 好痛!

「Misia?!」
「没事吧?」
「喂,这不是Damon吗!」
「噢噢,好久不见啊Elef仔!你小子还没死翘翘呢?哈哈哈!」
「来得正好啊!明天能用你的船载我们一程吗?」
「没问题!」

流亡途中 几次经过奴隶市场
「来看看喽」
「别磨磨蹭蹭的!」
虽然很悲惨… 但一个个都去救那…
「混账东西!」
没完没了了……

「请留步啊——!」
「能卖个好价钱呢」

————纵线被编织————--The Chronos is weaved--

啊啊… 今天争斗也在… 某处持续着吧
但只想在 安稳生活中
怀抱 幸福 这不行吗?

「有什么不可以」

找着借口… 将被死亡缠上的他…
带离… 那股血腥味…
没让他完成… 应竟的事业…
是的… 我是… 坏女人吧… 但是……

「Misia♡ Misia♪ Misia♡ Misia♪ Misia♡」
「Elef♪ Elef♡ Elef♪ Elef♡ Elef♪」

包围两人的黄昏中
《第九的现实》世界闪耀光芒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我啊Misia,哈哈,等等我啊!」
「才不等呢,嘻嘻,嘻嘻嘻!」

如是 惑于诘问 错悟解答 坠入祸海
不过 求取爱恋 悔而相瞒 星舞夜空
「Scorpius,你的进击到此为止了!Astra的弓箭一旦瞄准猎物,追至天涯也要射穿!」
「钢铁的蝎子啊!现在就地将你驱逐!」

逝去之人们 奔越而过的 神话时代啊
「什么?!」
「真可惜啊,Hydor的盾牌能挡下一切!然后,这便是能贯穿一切的Brontes之枪!」
停步的英雄 驰骋的奸雄 改变的《命运》宿命
「呃啊!!」

即使让谁为之牺牲 也想坚持那份念想
Elefseus…
将违背《命运》Μοιρα天理难容的罪责 一个一个犯下
Artemisia…
比起自由 比起和平 比起《第六地平》世界 唯一的你 才最可贵!
Elefseus…
Artemisia…

即便如此《造物主》仍说「去战斗」 《幽暗瞳孔的主》几次三番说「去战斗」
Elefseus…
那么《终将一死之人们》我们当迎战的 真正的敌人究竟在何方?
Artemisia…
即使是《否定》杀死《定理》神祇《地平线》世界 有你在身边我就无所畏惧!
Elefseus…

「诸神眷属和奴隶,希腊人和蛮族,全都平等地送进冥府了。
称王者必我也!!啊哈哈哈哈哈哈!」

「要一直在一起哦,Elef」
「嗯,那是当然」

影像收录

现场演出

关联曲目

星女神の巫女 -Αρτεμισι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