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初霜翼
原文首发于作者微博。原文地址: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43282929560383#_0
※本站经作者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这次活动是「进击的轨迹」巡演的补偿活动。之前宣布港台公演的时候,一并说过韩国等其他数国公演正在协调中,但一直到最后也没能举办,新加坡公演也取消了。于是作为补偿,办了这一次放映会+迷你Live。
因为说是放映会,所以事前并不敢有过剩的期待,只是冲着迷你Live难得有全程Revocal,能听他唱那么三四首歌去的。
而事实证明,以为只是放映会+迷你Live,以为只是把做完的进迹公演本篇影像放一遍、然后Revo上台唱几首歌的我,简直太天真了。
太天真了。

开场前

韩国公演的场地是一个Live house,非常普通的那种,没有固定座椅的真·Live house,和之前的进迹巡演完全不一样。有站席的Live在地平这边实在是非常久违了,久违到反过来会有种新鲜感。毕竟一直以来参战不是在剧场就是在音乐厅体育馆里,演出也一直相当精致,早已不是Live house里常见的规格了,所以反而好奇以现在的规模和演出水准,回到这种小场地里会变成什么样。
没有物贩也没有对场地的过多装饰,入场前的情形和巡演相比还是非常朴素的,只是在入口处设了换票和盖章的角落,会场外贴了两张海报和座位表。公演分坐席和站席,前半场地是坐席,后半是站席。站席在开演前一个半小时左右开始整队,整队的地方也在会场外的人行道上。

LHKorea_1-compressor.jpg

会场外张贴的活动海报

这次和进迹凯旋一样准备了专门的印章纸,印章纸是随门票送的,不用另外买。S席(坐席)再附送印着本场公演场地日期的卡夹。巡演在这方面有过的待遇,这次补偿活动也没有缺。印章也一样是漫画内容的捏他,台词特地改成了韩语。同一张纸上同时有韩国和新加坡的印章区。

LHKorea_3-compressor.jpg

印章

LHKorea_4-compressor.jpg

印章纸背面

会场门口摆着韩国罗兰送的「米花篮」,是韩国近年的流行吧,把通常给明星送的花篮换成了大米,据说活动结束后会作为粮食捐掉。图是@redfox 太太画的,分别是11年韩国领复的国王和这次进迹的团长。

LHKorea_2-compressor.jpg

绶带上的句子,左边是领复韩国场的时候,革命先生连载的最后一句,以及留给现场的选项第二项,来自国王君的非常劲爆的「(Hiver,)我大概是为了见你而来的」。关于革命先生连载以及这个选项如何劲爆,可以看白书的连载页→革命老师的连载「国王君和领复君的冒险」
右边是韩国领复场著名的失败的冷笑话,「小熊釜山(Busan)」,谐音「小熊Pooh桑(小熊○尼)」。领复韩国场的时候,Joelle小姐在MC的时候说自己去过釜山,当时出场的似非Hiver便接茬道「小熊釜山(Pooh桑)?」,语罢看台下反应,只见全场一片寂静鸦雀无声,完全没有人get到。事后被疯狂吐槽实在太冷,冷得太过出类拔萃以至于至今仍作为某人无聊冷笑话的楷模被津津乐道——请记住这个冷笑话,它在七年后的今年不仅作为韩国领复的美妙记忆之一出现在了米花篮上,在接下来的演出中也还会再度亮相。

我们幸运地拜托韩国当地的罗兰买到了坐席,换到票后就入场了。场地确实如Live house一般,站席乌压压站满了人,坐席的空隙也比一般剧场小,挤得很满。
舞台也很小,舞台后面的屏幕画面上放着这次活动的Logo。除此以外没有过多装饰。二层和一层走道有摄像机有摄影师。
开演前一直在播放熟悉的风声音效,整个进迹巡演在开演前都会放的那个风声。非常怀念。

开场广播

大约开演前15分钟的时候,播放了第一遍开场广播。和先前的公演一样,只用了当地语言,这次是韩语广播。
锁地平团传令班在韩国支部的广播担当者名叫펜지,也是女生。根据港台前例,不是韩国名字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暂时音译为「潘吉」吧。
事后找了一下韩国罗兰的Repo,广播内容大致如下:

负责日语广播的伊斯卡完全不会说韩语,而潘吉听说锁地平团要举行很多场海外公演后,瞄准这个机会,努力学习了韩语,最终被选上负责这次韩国公演的开场广播。潘吉对韩国料理不熟悉,来了韩国之后,和大家一起去吃烤三层肉(五花肉),看到端上来一份超大型肉,吓了一跳。正在犹豫要不要动用超硬质刀刃的时候,只见服务员拿出了名为「剪刀」的从来没见过的工具,漂亮地把肉咔嚓咔嚓地剪开烤了。潘吉感动地决定把这一幕「在我的心里收藏❤」(原话是「내마음속에저장」,是句流行语,原梗来自朴志训)

随后播报了禁止拍照等注意事项。
第二遍大约在开演前5分钟,听起来没有再将故事重讲一遍了,也不需要像巡演一样测试手灯,于是只是再重复了一遍注意事项。

第一部分:放映会

M1

第二遍广播后没多久就暗场了,风声停止,屏幕上这一次活动的Logo淡出,出现了进迹凯旋的Logo——应该就是片头了。随后是凯旋时「第一壁」的字样,接着音乐响起,墙壁移开,屏幕上放起了《致两个月后的你》的进迹凯旋的影像。
开演前和朋友猜测过,究竟是直接开始放映,还是会先由团长做开场白,MC之后再放映。照这样看来,是先放映第一壁,然后再MC+迷你Live的流程了——
——正这样想着,《二月后》放完了。然后,毫无预兆地,灯光亮起来了,Revo团长走了上来——
啊????
竟然不是全部放完再MC吗!?虽说巡演也是在二月后之后进第一段MC,但这难道意味着要和巡演走同样的流程??
Live补偿活动原来不仅是用办活动来补偿吗,就连规格和流程也会尽量去还原的吗!也太像Revo会做的事了!
说好的放映会呢!骗子!(欣喜

MC

团长登场的一瞬间,台下掀起了爆炸般的欢呼。他上台后鞠了个躬,起身后声浪不仅不息,反而更加热烈,以至于他不得不做出安静的手势「嘘——」了一下,才让沸腾的人群平静下来。

团长:안녕하세요(大家好)
团长:Linked Horizon입니다(我们是Linked Horizon)
团长:감사합니다(谢谢)
\(欢呼)/
随后说了一段韩语,虽然听不懂内容了,不过据韩国罗兰说发音相当漂亮。事后找了一下韩国罗兰的Repo:
团长:这次久违地来到韩国,实在非常,非常,非常兴奋!
\(欢呼)/
团长:谢谢。明明是邻国,却不能经常来,真的非常抱歉。(鞠躬)
\大丈夫——(没关系)/
团长:今天一直High到最后吧!

一长段说完之后。
团长:한국지부(韩国支部) 한국로랑(韩国罗兰)
团长:사랑해(我爱你)~
边说边两只手一起做起了单手比心。
\?!?!?!?!(尖叫)/
团长:麦克风好碍事啊。사랑해요(我爱你) ~(持续单手比心)
\!!!!!!!!(疯狂尖叫)/
要命啊。一边单手比心一边两只手上下晃一边笑容灿烂。要命啊。
(单手比心是拇指和食指一起比出心形的手势。具体什么样可以度/谷一下)

团长(韩语):那么负责翻译的金先生,拜托了。
团长:接下来的时间有请金先生来帮忙翻译,我就流利地说了。
翻译金先生上台,然后
团长:虽然唐突但是让我们先来试试金先生的翻译能力吧。
金:??
团长:事先没有商量过,这也是Live感~
出现了,这个刁难翻译的定番。

然后团长演起了一人分饰两角的小剧场。
团长(左跨一步朝右看):那个黄色的玩偶好可爱。
团长(右跨一步朝左看):是吧是吧。
团长(左跨一步朝右看):是在哪里买的?在釜山吗?
\(台下开始骚动)/
团长(右跨一步朝左看):猜对了。
团长(站到中间面朝我们摊手):因为是熊嘛。
\(爆笑)/
金先生在台上一脸懵地翻译了起来,台下爆发出心领神会的笑声。——还记得前文提到过的「小熊釜山」吗。领复的美好(冷场)回忆,看样子有被好好地记住呢……。
团长(欣慰地):看来这一次大家多多少少被逗到了。上一次以SH的名义来韩国的时候,因为提到了釜山所以说了小熊Pooh桑,结果台下一片安静。这次总算来一雪前耻了!
不不不笑话本身还是冷到爆炸啊,是团长您再次提起这个梗这件事本身比较好笑……!

团长:稍微问一问大家吧,从首尔市内来的人?
台下有相当一部分人举了手。
团长:哦哦,挺多的。虽然挺多但是还不到一半!从首尔以外的地方来的人?
又相当一部分人举了手。
团长:谢谢。首尔的人也감사합니다(gamsahabnida,谢谢),首尔以外的人也감사합니다(gamsahabnida,谢谢)
团长:那从日本过来的人?
一部分人举手。
团长:日本来的人也セボン生ハム니다(C’est bon namahamu nida,这是好吃生火腿(?))
台下鸦雀无声。C’est bon生火腿nida是什么啊团长大人。
团长:好的cut!(比剪刀)
金:……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团长:啊这个,是请把刚才那段从大家的记忆当中删掉的意思(比划着剪刀),把记忆当做胶片一样,从大家的记忆胶片里把刚才那段剪掉。
台下发出了一些「原来如此」的声音。但是那个什么我觉得翻译先生可能其实是想问您C’est bon生火腿nida是什么东西……。

团长:今天来到这里,难得能看到日韩两种文化产生交流,所以希望让大家学点东西回去。我这次过来,为了和大家打招呼,学了些韩语,其中有一句我很喜欢。大家觉得是什么?
边说边向观众席探出身子。
\(七七八八的韩语)/
团长:听不懂!
\(前排大声地)사랑해(我爱你)!!/
团长:嗯?是一句很美好的话但是并不是哦。我不是那么美好的人呢。是更无聊的内容!
团长:公布答案——是마지막까지(majimagkkaji,直到最后)。从日本来的各位可以把这句话学会了回去。这句话读起来很舒服对吧(語感がいい)。是在一开始说「一直要High到最后」的时候用的。我觉得从日本来的人会喜欢这句话。因为其中有麻吉!
……高估他了,真的很无聊。

团长:反过来,也请韩国的大家学一句日语,マジ卍。
(麻吉万字,是前两年在日本小女生里流行开来的说法,用来表达「真的要命」的意思,有点类似于「天了噜」「woc」吧(……)但是据说是刚刚开始过气,微妙地赶上流行又落后了一拍(……)
团长:什么意思呢,是有点难理解。有「要命哦」「太厉害了」这样的意思。마지막까지 マジ卍(Majimagkkaji maji manji,直到最后都很厉害),希望今天能带给大家这样一台演出。大家回去的时候要记住这句话哦,Majimagkkaji maji manji。
然后他啪地摆了个万字的姿势出来。灵魂示意一下↓

LHKorea_5-compressor.jpg

团长:后面播放的这个影像,是为了今天这个Majimagkkaji maji manji的活动,日以继夜不眠不休连夜剪出来的。
团长:接下来也还会继续播放,the next song——

M2~M6

继续放映了剪辑好的进迹凯旋影像。不愧是影像,声音平衡经过后期调整之后比现场生唱要好得多,单从听感上来说比Live更好。剪辑镜头切换得非常频繁,在一句里突出的乐器,哪怕乐句再短也会给这个乐器特写,比如弦乐或木管或竖琴,就算只是一小节加花,那一小节也会把镜头转向弦乐或木管或竖琴。人声和舞蹈也把亮点都挑了出来,一些现场因为座位角度问题可能不太看得出效果的舞蹈在画面里终于看出了效果,比如红莲间奏舞者站成一列时的舞蹈,确实相当漂亮。
镜头切换的时候声音也跟着做了很细致的调整,被pick up出来的乐器声音变响,其他声音略微变轻。NeinCon影像的时候也是这么处理的,不得不说每个镜头都要重新调整音源这个工作量光是想象一下就爆炸了……
在需要关注LED大屏幕动画画面的地方给了中景,能看到演出演唱和动画画面的配合,特别是在一些非常不干人事的地方——比如《14文字》卡尔菈被一口咬下的镜头和《战果》伊尔泽被一口咬下的镜头,都正面拍了完整的动画画面。再加上后期调整过的异常清晰的人声和音效,冲击力实在非同寻常……虽然在现场演出时已经看过十几遍了,仍旧觉得影像超乎想象地,エグい……。
《坐标》的开头和间奏有雨丝的特效。
虽然放映会没有手灯,一直暗场,但台下也有相当一部分观众自发地在打call。乐手亮相solo的时候更是全场欢呼。气氛热烈完全不亚于正式的Live。
《战果》之后灯再亮起。果然是和本公演一样的流程。

MC

团长走出来的时候和巡演一样换了衣服。巡演的时候因为接下来的《自由之翼》和《自由代价》要弹吉他,会换成袖子上没有飘带的一身长外套。这次并不需要弹吉他,但也还是换了衣服。连这种地方都和公演时保持一致实在太讲究了。
走出来之后鞠了个躬:감사합니다(谢谢)。
团长:大家看到的是今年1月在日本举行的,巡演最后的凯旋公演。今天是放映会+迷你Live,但其实我出场的时机,和Live的时候MC的时机是一样的,今天会用这种感觉进行。我在后面有听到大家的欢呼声,大家气氛能热烈起来我也很高兴,希望大家接下来也能以正式Live的气氛,majimagkkaji(直到最后)都一直尽情欣赏。
团长:因为这些音源全~部是我监制的,所以哪里有吉他solo我一清二楚。但是哪怕完全不知道,光是听大家热烈的反应,也能立刻明白「啊,这里进吉他solo了」。
说着他把手放在胸口行了个礼,看起来真是很高兴又感激的样子。
\(鼓掌)/
团长:接下来也会把Live上的曲目一首接一首演下去的。大家知道「地狱三泽(地獄のミサワ)」吗?(日本漫画家。「三泽」Misawa和「伟业」miwaza发音接近)
台下鸦雀无声。
团长(迅速地):不知道也没关系,《神之伟业》这首歌相信大家都知道吧。下面将要看到的就是这首《神之伟业》。不过这首歌,需要大家的帮助。在原作中不是有城墙教吗,他们祈祷的动作,是这样的——(转身将大屏幕的位置让出来,屏幕上出现教徒祈祷的画面)
台下发出了一阵笑声。
团长:接下来要请大家一起做这个动作,请看着这个画面做一下想象训练。用这边这个金发姐姐清清爽爽的感觉来做也行,像那边那个大婶一样也行。
团长:那么stand up please~坐着做这个动作的话就太挤了一点。

因为坐席都挨得很近所以并不需要多移动,台下迅速组成了人墙。
团长:不过虽然说请大家做,但是不想做也可以的,自己一个人想着「我啥都不干」也没问题。重要的是你们现在开心,开心是没有固定形式的,看到大家开心我就很高兴了。
团长:这首曲子是一首祷告的曲子,所以等会儿也希望大家在心里为自己,为家人、朋友祈祷点什么……
\为了陛下!/
团长:当然了祈祷Revo的事情也行的哦(两手一展,一副来吧为我祈祷吧的样子)。
\好的!/
团长:比如祝我不在台上抽筋……(不知道是没听明白还是知道这个梗的人不多,没太大反应)啊在韩国没发生过,这个梗行不通吧?好的cut!
不不团长大人我觉得听懂这个的人还是比听懂地狱三泽的人要多得多的。
团长:我也会在后台祈祷大家能够마지막까지(直到最后)享受这次活动的。
团长:那么请听,韩国支部《神之伟业》。

M7

看到不少观众席的镜头。
这首歌的声音加入了大量的混响。虽说这次的影像是为了让人体会Live现场的感觉,但这首歌明显比现场听到的感觉还要神圣庄严五倍,简直就像真正身处城墙教圣堂一样。
唱完之后韩国场也同样发出了想鼓掌,但鼓掌之前又需要解除祈祷pose散开人墙,于是不知道应该先鼓掌还是先解除pose的不知所措的笑声。

MC

在大家回座位的时候,只见帘子后面冒出来一个红挑染的脑袋,团长从上台口歪着探出头来。
\??????/
您要不要这么可爱。
先探头看看我们,再走上来的团长:我刚才有在后台看着大家哦~
团长(忽然发现前排还站着):啊,sit down please~后面的人就抱歉了,没办法坐下来。注意腿脚哦。

团长:进击里,随着祈祷,墙会变得更牢固。但恐怕今天大家的祈祷,会让那么一堵墙别说加固了,反而变得更薄。是什么墙呢。是喜欢音乐的,前来支持这个舞台的,大家心里的墙壁。这堵墙变得更薄了。虽然我不是为了这个目的在创作音乐,但大家彼此相连的样子,我看在眼里也觉得很高兴。
团长:接下来还会有更多曲子。相信大家看的时候也发现了,演出的时候有超多成员,去现场看的人都说眼睛不够用,也想看乐手,也想看舞者,也想看歌姬,偶尔也想看看Revo(\wwww/)。虽然这也是很幸福的事。这样两只眼睛不够用的演出,我们在剪辑的时候,把什么时候应该看什么都剪了出来,所以我想只要有三只眼睛大概就够了!
\哇——/
团长:不过,这就使得镜头切换的速度变得非常快。将来发售的时候可能会调整,但今天是以Live的心情来的,所以希望当时现场的活力一点一滴一分一秒全都能渗透进去。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这种瞬时的能量稍不留神就会错过。
他正打算做点什么动作的时候,金先生开始翻译了,于是只见他慢动作挥舞两下又收了回去。

等翻译翻完之后。
团长:……刚才本来想做点什么的,结果你们「哇~」了一下,错过机会了。
\??做嘛——/
台下此起彼伏撒起了娇(?),团长犹豫了一下,侧身做了个也不知道是running man还是超级玛丽跳跃的动作。
团长:前一秒刚跳起來的舞者,(做了个着地的动作)眨个眼就已经落地了!像这样目不暇接的感觉也剪辑进去了。
\wwwwwww/
很想吐槽他但是实在太可爱了。
团长:那么接下来,from the next song,自由之翼。

M8-M11

所有有C&R的地方都听见了超大声的Response,在《双翼之光》最后最人干事的地方听到了四面八方倒抽冷气的声音。
《自由之翼》和《自由代价》这两首本就是非常适合欣赏乐手们的英姿的时机,剪辑里也没有漏过,乐手的镜头都拍得很帅。印象里在这里有Yuki指了指镜头,冲镜头一笑的杀必死,也有一彻大哥难得的笑颜。
《冷棺》里人声和屏幕上的阿尼说同样台词的地方,特意把福永和阿尼一起放进了画面,可以看到口型的同步。战斗场面的剪辑很是流畅,歌姬动作和舞者动作之间的呼应明显了很多。最后三笠和阿尼的战斗场面也是从正面拍的,台阶上的舞者和台阶下的歌姬呈现的上下位置关系正对应画面里三笠和阿尼,同步的效果相当不错。《冷棺》的表演本就是几首歌姬曲里故事性最强的,影像里把舞台表演和动画镜头的联系进一步突出了,非常赞。
最后福永被舞者放到地面上的时候,有画面震动扬起尘土的特效。

MC

团长上台后鞠躬。衣服换回了袖子有飘带的那一套。
团长:到这里大家已经看了好几首曲子了,不知道眼睛够用吗?不过正式发售了以后可以买回家慢慢看。
团长:相信大家也看到了,这个舞台其实不仅仅有表演和演唱。因为是进击的世界观,所以后面的动画画面,也希望大家能好好注目。可能大家会觉得「要看动画那回家去看不就好了」,但我想呈现的是自己的音乐与动画之间的Link,想让人同时感受这两方面,这次的Live是以这一点为目标来制作的。……啊,这段话对金先生来说是不是有点长了?(抱歉地)拜托了。
一说起制作想法就会刹不住车啊这个人。在金先生翻译的时候他在一旁无声地给金先生鼓掌。

团长:到现在大家气氛也已经很热烈了,接下来希望能再一次请大家参加进来。下一首曲子是《献出心脏!》。
\捧げます!!!!!(欢声)/
客席特别激动地回应起来,团长再一次比了安静的手势小声说「嘘…be quiet」
团长:副歌的时候,希望大家能一起用日语合唱。虽然歌词每一段都稍微有点不一样,但基本上一直「ささげよ~」也能多少混过去。在日本、台湾、香港都这么做过了。
团长:这里各位还有一点动作。影像里的大家都在做,所以看着他们的动作,照着做多多少少就能看会了——话是这么说但是机会难得,我们还是先来练习一下吧。
团长:不过有一件事要和韩国的各位打个招呼。我虽然是想用韩语来示范的,但是等会儿我80%的可能性会失败!就算我失败了,你们看着影像里的做也就行了。Stand up please~

本公演和凯旋都有五十岚的伴奏,今天没有乐团阵了,他是要清唱吗——
——这样想着的时候响起了熟悉的五十岚的伴奏的开头四拍。哦哦就算没有演出阵也按演出规格准备了捧心教学的伴奏吗——
——这样想着的时候伴奏忽然又停了。
团长:咦?刚才是らっしー的伴奏,刚要开始就停了……不过用韩语跟着原本的节奏唱太难了。我就按照自己的节奏清唱好了。
说着就用韩语清唱了起来。
不愧是专业人士的临场反应速度。
真的是唱一句停一句,是和港台首日一样完全没记熟的情况,但是拼命努力在回忆,虽然唱唱停停中途动作还小错了一次,但是到最后居然也完整唱下来了,鼓掌!

团长:总算是献下来了!
\wwww/
团长:好险,如果真放了原声的话这个节奏完全跟不下来。希望有传达到。

这个时候金先生下去了,但团长还有话要讲的样子,回头张望了一下,苦笑了一下说「算了」,然后走到旁边去喝了口水。

团长:那么,한국지부(韩国支部),献出心脏!

说着团长就走下了舞台,暗场,音乐响起——

M12

——的时候他又以20马赫的速度冲回了舞台中间!
前奏没两句就进主歌了,团长握着麦克风,就这么开始唱了!
天了噜!?
还带这样的???????
放映会+迷你Live还可以这样的????

屏幕上仍旧是符合「放映会」名义的凯旋影像,放的是伴奏,不全是演出音源,但和影像严丝合缝。而屏幕上的灯光在舞台上重现,屏幕上的那个人他本人现在就站在台上,做着和屏幕里一样的动作,唱着和屏幕里一样的歌词,背靠着屏幕里庞大的舞者歌姬乐手合唱团阵容,仿佛从背后的屏幕里走出来了一样。天啊要怎么形容这种次元壁模糊了仿佛把影像变成了现实一样的帅气场面……
乐手亮相solo的时候团长也喊了乐团员的名字,并且走到舞台边上把屏幕让了出来,在舞台角落里弹弹空气吉他空气键盘,拉拉空气小提琴,就和正式演出的时候一样。团长本人就在台上,这样一来仿佛真有种整个乐团都被他一起带到了这里的感觉。
但是即便如此,即便整首歌燃得不像样,他最后一段副歌最后一次「捧げよ~」的动作还是做错了,多挥了一下。破功啦。
不过前面的教学的时候,估计大半人的关注点都在他唱一句停一句的韩语上了,实际做的时候有好多人都没跟上,全场都不一致的情况下他做错一下并不显眼。
但是他发现做错的时候自己还是笑了,笑得像天使一样超可爱的oh……请再多错几次吧!(。
在弦一徹solo的时候,他拉了两下空气小提琴就去喝水了,赢得了一阵尖叫。
以及第一段的「俺達を見つめていた」唱成了「俺達を騙っていた」。

M13

捧心之后暗场,然后团长走到舞台侧边,拿起了——
——Feuerroter Horizont??红莲水平线的吉他??
他竟然把这把吉他也带过来了吗!这个放映会的规格也太高了……!

海外场通常都是比日本国内场在好的意义上喧闹得多的,日本国内场的话在这个时候多半就是静静鼓掌然后静静地听了,但是韩国场一边鼓掌一边还有热烈的欢呼。团长坐下来之后看着欢呼的人群,温柔一笑——
天啊他是天使吗。

生演奏基本和日本国内场差不多,小错了两个音。
尽管没有手灯,但是台下不知从哪一句起开始自发地挥手,即便暗场也能看到仿佛波浪的样子。
弹完之后,团长站起来准备鞠躬的时候发现袖子上的海带羽毛被吉他勾住了,慌慌张张解了好半天,才放下吉他行了个礼。
然后去放吉他,没走两步,刷地往台下丢了拨片。
????太狡猾了吧巡演的时候从来没有丢过的????
放好吉他之后走回屏幕正中,展翅。
羽毛飞散的动画之后屏幕上重新放出了这一次放映会+迷你Live的Logo。开场时的Logo是金色的,终场时的Logo是白色的。
除了没有带乐队阵以外,几乎和巡演一样规格的放映会,第一部分完结。

暗场的时候全场喊起了「安可!嘿!安可!嘿!」。好有活力的安可call哦好新鲜。

终场字幕

如此,今天的公演虽告一段落…

但追求着自由而踏出墙外的
墙内人类的战斗不会完结…

并且,这场愉快的Show也还不会完结的!

今晚,聚集在这个以乐天世界塔而闻名的墙外据点的
锁地平团·韩国支部的诸君
还想稍微听听进击相关以外的曲子jäger(聴きたいぇーがー)?

那么,就在这个Seoul Sky所俯瞰的地平前方
一边回忆着迄今为止所连通的路途一边将如今这个瞬间刻在最前端
将这份心意全力喊出来吧

12③ Lounge
12② Lounge
12① Lounge
12⓪ Lounge
11⑨ Lounge

中 | 略
  | 
  纵
  线
  被
  编
  织
  |
  |

② Lounge
① Lounge

想听jäger(聴きたいぇぇぇがぁぁぁ)!

是和巡演一样构造的字幕。和台湾香港一样,上段是日语原文下段是韩语。「纵线被编织」被打出来的时候全场尖叫。
乐天世界塔是近两年落成的韩国最高摩天楼,Seoul Sky是乐天世界塔上的观景台,12③ Lounge是指乐天世界塔顶层(123层)提供餐饮休息的123 Lounge。
好的我们知道你去过乐天世界塔了。

第二部分:迷你Live

E1

如果按照本公演的流程,这里团长应该会上来做MC。
要是接下来开始正式的迷你Live,那么理论上团长也应该会上来做一下MC。
所以字幕结束之后,是摆好架势准备记MC的。

然而灯光没亮。
团长也没上来。
取而代之的是墙再次打开的影像,和《Theme of the Linked Horizon》的前奏。
压根不属于进迹凯旋第一壁,于是完全没敢期待的ToLH。
????说好的只放映第一壁的呢????
大骗子!!(狂喜

进迹凯旋的ToLH唱了两天,两天歌姬阵容不一样。影像把两天的阵容都剪进去了,混剪得好像同一场一样。加上乐手和旁白和合唱阵和舞蹈阵,比RLBDC影像里的规模有过之无不及。
间奏的时候,进迹凯旋增加了男舞者的依次独舞,影像里也给了舞者们一整段正面镜头。
ToLH和二月后作为第二壁和第一壁开场曲,无论是气势还是规模上都太棒了,正式发售的影像非常值得期待。

MC

在开场之前,韩国罗兰在场外派发了印着「また逢おうね(让我们再见吧)」的横幅,并说明了希望在放映会结束后、迷你Live开始前,由企划主催喊「一二三」,大家一起将横幅举到肩膀位置,来迎接团长的出场。横幅背面做了些说明,说是取自《遗言》的歌词。

LHKorea_6-compressor.jpg

但由于放映会采用了正式巡演的规格,团长在第一首歌之后就出场了,完全打乱了计划。如果按照计划,这次亮灯算是放映之后、迷你Live之前团长的第一次出场,但大家都不确定是不是还应该在这个时候举横幅了。于是这一次团长上台的时候,不少人都举得犹犹豫豫的,一部分人举起了横幅,一部分人举起一半又放下了。
而团长见状,问着「你们拿着什么?」走到舞台边,然后俯身凑向台下:「让我看看吧?」
这句「見せて?」温柔得……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好像是第一次听他这么温柔的声音。听得整个人都要化了。他是天使吗。

听他这么说,台下纷纷把横幅举了起来。
他探头看清楚横幅上的字后,笑了一下,想了几秒钟后说:见到了哦(逢えたよ)。
又是温柔得……真的整个人化掉了。他是天使啊。

这个时候他衣服又换成没有飘带的那一套了。

团长:刚才放的是《Theme of the Linked Horizon》。是凯旋安可时的第一曲,今天也想放给大家看看,所以吉川监督连夜赶工做出来了。我也一起陪着帮忙了,真的非常辛苦(マジきつい),マジ卍(非常要命)。
\谢谢——/
团长:大家也看到了,演出举行了两天,两天出场的人都不一样。为了让所有人都能出镜,还不露破绽,工作量得有普通剪辑工作的两倍。但是就算那样也必须去完成,毕竟所有人都是Linked Horizon的同伴。
团长:像这样的曲子还有不少,都收录在比通常盘稍~微贵一点的初回盘里,也请大家多多支持——(鞠躬)

团长:刚才作为惊喜,在《献出心脏!》的时候已经把迷你Live办了,那么现在差不多就可以结束了吧?
\诶——/
团长:ww这次作为特例,在台湾和香港都没有进行过、只在国内巡演的时候有的DJ Revo环节,今天会特别做一次哦。
等。一。下。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DJ Revo??这什么福利??这什么港台场都没有过的福利???说好的放映会迷你Live呢??规格也太高了吧简直堪比日本国内公演了??
信了你说的放映会的我真是太天真了!再也不信了!骗子!(狂喜

团长:这次只有我一个人来,能做到的事情很有限,非常抱歉,所以能做的事情我都想尽量去做。所以DJ环节是要进行的。在日本的时候,当天的曲子都是事先决定好的,然后会当场从观众中选一位出来,问想听什么乐器的remix。而今天,要让真正的Live感重新解禁了。现在在这个会场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会选中哪首歌,下面我会选一个人,由选中的这位从抽签盒里抓个阄,抓出来的就是今天要做的曲子了。
团长:现在正在后台做准备的工作人员肯定超紧张的。
\加油——/
团长:没问题的,都是漫长的巡演一路合作过来的工作人员了,不管选到哪首曲子都会很快做好准备的。
团长:那就请金先生帮个忙,拿一下抽签盒。
工作人员推了个从舞台下去的梯子,金先生抱着抽签盒下到客席。观众席开始沸腾起来。
团长:选谁呢。选一个金先生看起来会喜欢的类型的女生吧?开玩笑的——(比剪刀)
团长:那就选金先生可能会比较喜欢的,第二排,从这边(面朝舞台右手边)数第三列的——那位男生!

金先生把抽签盒抱过去之后,抽出来的是《致二月后的你》。

团长:啊这个绝对没有暗箱操作哦!绝对没有!不信的话就请边上的这位女生也来抽一次看看。
为了证明没有暗箱操作,让男生旁边的女生也抽了一下,抽出来是《献出心脏!》。
团长:看吧!再请一位……就请坐在前面的这位,穿粉色的,刚刚发现没有选中自己的时候非常明显地「啧」了一下的女生,也来抽一次吧。
第三次抽出来的是《她身处冰冷的棺中》。
团长:看吧谁也不知道抽出来的会是哪一首的!

工作人员这时把调音台推上来了。调音台上盖着黑布,难怪一直没有看见。
团长:这就是DJ的设备了,这个过海关的时候超麻烦的,搬上飞机运过来也很费事。这次特地为大家带过来,还和日本的时候一样就没意思了,有半年没用,设备也该升级了——锵锵!
一瞬间还以为是调音台升级了,但是立刻反应过来他说的设备是什么。黑布一掀开,就看见上面放着的吉祥物,不止一个了,有两个,比在日本的时候多了一个呢好厉害!ww
团长:有日本的设备没有搭载的功能哦——
团长(拍拍他右手边的那个):是奥运会吉祥物对吧,名字是——
\Soohorang!/(平昌冬奥会吉祥物)
团长(再拍拍他左手边的那个):这边这个是——
\Bandabi!/(冬季残奥会吉祥物)
然后团长又摸了摸右手边的吉祥物脑袋,台下:\Soohorang!/
再摸了摸左边吉祥物的脑袋,台下:\Bandabi!/
团长:待会儿摸摸他们的头,说不定会说话哦。

介绍完吉祥物正准备开始,团长突然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团长:要命了麻吉万字,工作人员?(正准备示意台下工作人员)啊不,不用了。
然后回到刚才点的那位男生面前。
团长:你出得了声吗?《致两个月后的你》,抱歉我犯了个错,忘了问你想怎么听《致两个月后的你》了。没有这个就没亮点了。在《二月后》里你有特别想听的乐器吗?
那个男生许久没有回答出来,台下过了一会儿开始倒计时,从ten一直到zero,男生终于回答「木吉他」。
团长(抱臂思考):木吉他……没办法单独把木吉他提出来诶,是和电吉他放在一起的。
然后忽然又想起来了什么。
团长:咦等等,这首歌里没有木吉他。
转回刚才的男生。
团长:要不要选个别的?或者选电吉他?
男生又犹豫了一会,说「贝斯」。
团长:好的,贝斯。
说着一边走回调音台,一边B-box似的学了一段贝斯的声音
团长:贝斯,OK。那么《致两个月后的你》,贝斯majimagkkaji mix,one, two, three, four——

DJ Revo

半年不见的还以为从此不会再见的DJ Revo环节,还是一如既往的棒啊(感叹)。
自然也没有只提贝斯,一开始贝斯+人声(忽略掉低频几乎就和单独听Revocal没区别),然后键盘,电吉他,鼓,铜管,依次pick up过来,唉真是太珍贵了这种把几十几百轨音轨中的那么几轨单独提出来听的机会。实名提议希望这个环节变成以后巡演的传统。
唯一和以往巡演不同的是,也不知是韩国场一直就这样还是现场过于激动了,就连这种环节都在全场跟唱……平心而论确实是很影响听歌,难得的混音被周围的跟唱盖过去相当多,贝斯本来就低,有些地方高频轨的音量也没拉得那么高,被跟唱一盖就有点听不见了,多少有点不满。
但是主宰者本人似乎并没有太介意,不仅如此他还玩起来了。没有vocal的时候台下大声补上了人声唱词,有vocal的时候就小声一点,他就把人声轨拉上拉下,拉上拉下,拉上拉下拉上拉下,于是台下的跟唱也跟着小声大声,小声大声,小声大声小声大声……
最后一句「二月吉日 于某处」,他把人声拉掉了,留下伴奏,自己现场生唱了出来。
唱完之后摸了摸Soohorang的脑袋,再摸摸Bandabi。坐在我边上的韩国罗兰此时发出了疯狂的「羡慕死了!!!!!」的尖叫。
(由团长代言的)Soohorang:한국지부(韩国支部)
(由团长代言的)Bandabi:사랑해요(我爱你)

团长说过「谢谢」之后,工作人员上来把调音台推了下去。台下零零星星发出了惋惜不舍的声音。
团长:由于空间关系,会放在那里的(指舞台边上)。其实一开始就一直在那里了。
这时工作人员拿来了黑布想重新把调音台盖上,台下不舍的声音顿时更大了。
团长(见状):啊不用盖了。是很重要的设备,就让他们一起参加到最后吧。

团长:DJ环节也结束了,差不多也累了,到这里就结束吧。
\诶——/
团长:不行吗……
前排大概有人举起了「また逢おうね」的横幅。
团长:啊有人把「再见吧」举起来了诶,正好,那就再见吧~
摇着手作势要下台。
\诶诶——/
团长:骗人的——难得来了韩国,还是进行一下迷你Live吧。
团长:不过在这之前先喝水!
说着走到舞台侧边拿起水杯。
团长:在日本,首尔马格利的广告很流行哦,맛있어요(很好喝)。其实这个里面也装了首尔马格利。
(ソウルマッコリ是日本三得利出的一款酒精饮料)
团长:骗你们的——毕竟还有演唱,酒精对喉咙不好,所以不会喝。不过majimagkkaji地结束之后会开开心心地去喝的。

喝完水之后,团长:Please listen to the next song~

E2~E3

暗场之后响起来的这个前奏,听到的瞬间我感觉自己心脏爆炸了。
我没听错吧?
没听错吧?????
这是脚步声吧????
是晓光开头的脚步声吧????
是晓光???啊?????晓光????
开玩笑吧????7th con和领复之后也没再唱过的晓光????别说在这种场合了就算是SH巡演也不太敢再期待的,事前统计Revocal曲的时候直接被我把可能性排除掉的晓光???
前言收回,什么规格太高了堪比日本国内公演,简直比巡演还要高规格好吗,就算只冲着这一首歌也值回机票钱了!7厨欢喜!

灯光是蓝色的冷光,屏幕是蓝色的画面,团长的表情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悲怆。歌声加了效果器,是晓光时Märchen特有的带点哭腔的声音。
四句「それは光」,每唱一声「光」的时候,就多一束白色光柱打在团长身上。
翻页闪回七个童话女主角的时候,每个女主的台词的时候都有一束青色光柱,按封面和宵暗的站位打在这个女主对应的位置上。
没有役者胜似有役者。好像其他人都已经离开舞台进入轮回了,独留一个死魂灵做谢幕前最后的念白。

然后——
「Mutti,光,好温暖啊」的声音刚落,就是一声C音钢琴,紧接着德语旁白道「尔后只有历史留下——」

啊??
啊?????啊啊啊啊啊?????
还带这样的??还带这样的???还可以晓光直接接光暗的???进下一个轮回了是不是???7厨欢喜!!!!

影像和巡演时一样,一半是PV一半是静态画面。屏幕上的小März抱着玩偶慢慢走的时候,团长也用一样的速度朝一样的方向跟着走过去。
Therese拔剑的时候团长在角落里偷偷地喝水。
之前巡演和凯旋唱这首歌的时候,服装都是袖子有飘带那一套,所以可以抓着飘带甩来甩去,这次没有了,于是就抓着外套边缘甩……并没怎么甩起来(。)但还是很帅。

这两首歌的时候台下依然有跟唱,晓光的时候非常整齐地唱了声音回响的地方(虽然大部分时候的跟唱还是很影响听歌)。光暗的时候观众跟唱了Elise的部分,一个来回就形成了和团长的对唱,于是团长干脆走到舞台边上,真的朝着台下唱了起来。这个对唱在十周年祝贺祭倒是有过先例(当时Noel因为「辈前不肯借人偶给他」于是请观众唱了Elise的部分),但实际看到还是被苏到了……对唱威力パない!

MC

团长:谢谢。哎呀~好累了。
团长:刚刚的是光与暗……不是,是《晓光之歌》。虽然其实应该读成德语,不过现在姑且就按照《晓光之歌》来念吧。以及《光与暗的童话》的串烧。
团长:本来想更早一点来韩国的,但实在是有很多难处,遇到很多问题,最后今天才来成。所以想唱一下在日本没有唱过的曲子,于是有了刚才这个串烧的形式。
呜哇原来是作为补偿所以特意选了国内巡演没唱过的歌……
团长:刚才这首,在蓝光里不会收录。但是在最贵的那个版本里可能会稍~微收进去那么一点点,把我说的无聊的话全都cut掉,处理成一个说话很有意思的大叔那样。请大家期待。

团长:大叔我很累了,但是还不能就这么结束。喝两口韩国好喝的水来恢复一下精神吧。
说着又跑去喝水。
团长:맛있어요(好喝)。

团长:接下来还有一首歌。可能会有人不知道这首歌吧。安可的时候,是想尽量不唱《进击》关联的曲子的,全部都选了Sound Horizon的曲子,接下来这首也是。
团长:冲着进击的世界观来的人,也可以试着参加看看。是首很短的曲子。
台下有人已经猜到是什么了,热切地比划起了动作。
团长(看见坐我前面两排正中的女生的比划):啊,那边的那位女生,你猜对了哦。
团长:是《超重力》。有很简单的动作,如果可以的话请一起试着做做看,开开心心地回去。大家一起做会很热闹。
\(欢呼)/
团长(示意大家安静):我知道你们都很高兴,但是如果这里有不知道这首曲子的人的话,还是会「啊?」一下的吧。所以还是要讲解一下。
团长:要说是怎样的动作,是手先伸向一边,哪只手都行……啊不过就固定一边吧,固定伸这边(右边)的手,否则两边人伸手方向不一样的话拳头和拳头会打架(双手做了个拳头相撞的动作)。拳头是拳击手的身家性命啊。
团长:伸右手,这是「超」的动作。「重」的时候蓄力,然后「力」的时候跳起来。
团长:再来做一遍。先伸手~
团长:在曲中会这样做好几次。

团长:那么来吧,《即是…连光也无法逃脱的暗黑超重力》。

E4

伴奏是Nein时的短版,影像依旧有巨大的(能让人想起二扩影像拼手速特典的)「are you ready?」「3 2 1」「超← 重↓ 力↑」「one more」。
三年没跳的超重力,和整个会场一起跳果然超开心。
不知道这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听到带主歌的版本。

MC

团长:曲子很短。大家可以每天都跳一跳。可以消耗不少卡路里哦。

团长:安可的几首歌之后,想做一下成员介绍。在影像里出现了的成员们,其实他们为了今天特意录了问候视频。大家都是一起献出过心脏,一起演出的同伴。如果没有这个,演出就算不上结束,蓝光也就没办法发售了。所以想这样好好给大家介绍一下

说着又去喝水,然后走到了舞台另一侧,把屏幕让出来。
团长:我就站在这里说吧。
然后发现台下都还站着。
团长:啊,sit down please~ 后排的人就抱歉了。不过前排的人都坐着,比你们少锻炼很多,后面大家这样站着锻炼了腿脚,相信在人生的道路上也能走得更远。

团长:那么就来做成员介绍吧。首先是歌姬。

屏幕上放了成员们行心脏礼的视频,看起来是在进迹凯旋的后台录的,所有凯旋演出成员都依次登场了,包括嘉宾歌姬,包括所有管弦乐团合唱团员。字幕打出了成员名字的日语和英语,团长依次报出了成员的名字。
介绍的顺序从歌姬开始,先是进迹的歌姬,然后是嘉宾歌姬。之后是舞者,乐团员,旁白。全部单人成员介绍过之后是集体出镜,从弦一徹团开始,依次是弦乐团、铜管团、圆号组、木管组、打击乐组、竖琴、合唱团。所有成员都是规规矩矩的心脏礼,除了奇行种OBA做了个奇怪的心脏礼以外。
然后介绍了翻译,김익래(金益来?)。
似乎是韩国当地承办公司J-BOX的老总。

团长:最后是我,锁地平团团长Revo。
大屏幕上则打出了日语的「鎖地平団団長」以及英语的「Linked Horizon Corps Commander」。
军衔的英译真的是Commander呢,以后写英文信的抬头不用愁了。

团长:除此之外,还有虽然名字没有记在上面但是今天也一起渡海而来的工作人员们。

团长:音乐会的影像,马上……不对,还要有一段时间才能看到,但确实是一点一点向着最终完成在前进。在场的各位也会是其中的一块碎片,而在新加坡场之后,所有的碎片集齐,拼在一起会成为最终的完成品。
团长:还有一首歌,也是其他观众在演出中都参与过的曲子,今天也想唱一次。不过只有我一个人就太寂寞了,还是想请大家和我一起来,所以也专门准备了影像,这个影像里也集合了两天的成员。
团长:是在演出最后热热闹闹乱七八糟的曲子,大家也一起跟着热闹就好。有些地方要跳一跳,还会有一瞬间突然「撒浪嘿」一下的地方(比了个心)。
团长:最后我会把麦克风递过来,大家就一起喊「Bravo~」。啊不过今天的话,虽然按照惯例是喊「Bravo」的,今天要不要改成「マジ卍」?
团长(向台下提问):觉得「Bravo」比较好的人——?
\(安静)/
团长:完全没有诶。是的吧,这样以后就能跟人炫耀了,「只有我们喊的是麻吉万字哦」。

E5

影像也是热热闹闹的演出影像。没有屏幕上的歌词了,要判断他哪里唱错了还真是很有挑战(。)
但是第一段结束的时候他又露出了「哎呀唱错了」的笑。
只为了这个笑容也请您多错几次吧没关系的!
最后真的喊了「麻吉万字」。特殊待遇的感觉真好(?)

终场MC

团长:谢谢大家。能感到力量特别强烈地涌了上来。
团长:这次巡演当中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有去过特别大的会场,也去过很小的会场。今天这个会场大概是其中最小的。可能也正是这个原因吧,感觉鼓膜都要震坏掉了,大家的欢呼声一直在我的耳朵里轰鸣。各位的声音,热情,在所有场次里,今天这场传达得最为直接。
团长:像这样来韩国,上一次是以SH的名义来的,正好有7年?7年了吧。
\7年!/\是7年!/
台下很多人伸出双手比7。
团长:是7年嘛,我没说错嘛。在这段时间里有了LH,也努力做了各种各样的事。能像这样再次回到韩国。真的非常让人高兴。(深深鞠躬)
团长:大家多少也能感觉到吧,SH和LH都是出碟很慢办演唱会也很慢的团体,做不到每年都来韩国。说不定只能像奥运周期一样……比奥运周期更久,两个奥运周期也说不定。
\诶——/
团长:但确实会努力争取能来这里。所以我是这样想的。今天,然后明天,明天可能会和今天完全不一样,也可能和今天没什么区别。但到了一年后,四年后,七年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呢。有的人会升学,走上属于自己的道路。有的人会结婚成家。也有的人会努力工作,也有的人会换工作。大家都会改变。我也会改变。但那里仍旧会有不变的音乐在。我希望能成为这样的音乐人。
团长:虽然偶尔也会写写《红莲的弓矢》这种厉害的曲子,但我在做的并不是什么会大红大紫的流行乐,几年之后我想我做的也还是一样的音乐。七年之后虽然不知道你们会怎样,但我希望我想做的音乐能传达给那时的你们,我也会在心里想着那时的你们来写歌。所以到那个时候,请让我再看看你们的脸哦——

团长:……糟糕了,刚才好像变成最后的结语一样了,但其实还要宣布一件事。这次活动的周边在龙山?是龙山吧,在龙山Animate上架了,是期间限定的。是不是已经有人去买了?
台下好多人举手。
团长:谢谢。请大家多多支持。
团长:在Animate国际的网店里也买得到。并且,Animate国际还会代理这次巡演影像的海外通贩。通常,初回,还有特装盘,都会上架。详情大家可以去主页上看。
团长:特装盘原本只通过PONY CANYON Shopping Club在日本国内销售。但是难得像今天这样的情形也会在其中收录一点,结果难得收录了,你们自己却买不到,不就太那个了吗。所以特地去为通贩做了协调。不买最贵的版本也没问题,希望大家能支持。影像制作得非常用心的。

团长:最后还有一件事。今天这场活动,是打算尽可能接近实际的Live感受,来让人体验到Live的实际情况。而蓝光正式发售之后,为了效果,我手里可能会喷出火之类,「红莲的弓矢嗖——」。今天看到的版本几乎没有特效,只有一个地方,就是在《她身处冰冷棺中》里,着地的时候加了一点效果。现实中并不会这么咣当一下摔下来对吧,否则实咲会死的。演出中是舞者非常温柔地把她放下来的,但这样不就和进击的世界观不一样了吗,阿尼可是直接这么摔下来的。所以加了点效果。
团长:今天放的影像是接近实际Live的版本,蓝光里会有更多特效,也会有更多不同的地方,敬请期待。
团长:——把刚才这段话插到结束语之前。(做了个挪动东西的动作)

团长:——我想成为这样的艺人。(接回了之前的话题)
团长:最后说再见就太寂寞了。代替「再见」,我会做出号令……
\不要走——/
团长:嗯?……这可不行,全世界的孩子们正等着我呢!
\????/
团长:好的cut!
团长:最后我会发出号令,然后大家来唱《献出心脏!》的卡拉OK。我想听大家的声音,想把这个声音一直记在心里。虽然不知道几年之后才能再见,但这个声音,就是我们还能再见的约定。
团长:那么,韩国支部,献出心脏!또만나자!(下次再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