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帶
原文首发于作者博客。地址:http://gonbu.blogspot.jp/2018/03/linked-horizon-live-tour-1110-repo.html
※本站经译者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译者。

開場:17:45 開演:18:30

今天比昨天更後面…在25排orz,唯一好一點的地方就是在上手側,看弦樂組方便。
想到今天是本公演千秋樂就有點寂寞…雖然還有凱旋,但是凱旋就不會有DJ Revo和成員介紹的長時間談話環節了…悲傷…

今天的章↓

today.jpg

竟然斷在這裡?!
一直以為至少會是三笠告白或艾連發動座標之力那個畫面,結果竟然用這一幕作結束啊…千秋樂選的章是團長手被咬掉真的好嗎!!

至今為止的章↓

my.jpg

後來去的凱旋公演的章也在裡面
數一數也超過十場了,回過神來發現去得真多啊…雖然沒去的公演都會成為傳說是個不可顛覆的定律,啊啊香川公演的弦一徹小提琴生演奏…!悔恨一輩子嗚嗚QQ
不過總體來說真是非常幸福的一年了,吸飽了團長份&一徹份。雖然大概很快又會餓了(´・ω・`)

物販區展示的場刊↓

all.jpg

非常之壯觀。不知道新加坡原本準備的章是什麼樣的…

順便貼一下物販開始時的號令:https://twitter.com/SH_star_d/status/928872945836900354

開演前廣播

「感謝各位光臨Revo團長所率領的2017 Live Tour 『進擊的軌跡』。川崎支部的各位,晚上好。我是鎖地平團傳令班的新兵イスカ。」\晚上好〜/

「今天我感受到了非常悲傷的心情。回想起來,自7月8日市原支部開始的本次巡演,本日即是第34場公演、也就是說今天將迎來最終公演了。時間過得飛快,我在七月時分配到傳達班、被任命擔任廣播播報,就好像還只是昨天的事一樣。從七月起的這四個月間,在各地體驗了各式各樣的事物、也與許多美食相遇、也曾經為了變得更加有女人味而奮鬥卻失敗,現在回想起來也都是美好的回憶。」
是啊…我也覺得市原公演好像還只是昨天的事一樣…當初還覺得35場公演好多好長呢,結果一眨眼就結束了…

「從早開始就一直想著這些事,一邊思考著今天的廣播應該講些什麼。但是因為昨天擅自行動被Bial班長狠狠罵了一頓,同期們對此也十分冷淡,『結果我到最後還是一樣失敗啊…』不由得這麼想了起來,結果剛好在附近的梅拉妮前輩(註:香港支部廣播擔當)看到了這樣失魂落魄的我,便邀請我說『為了不要再發生不好的事情,一起去川崎大師(註:平間寺)參拜吧』。
和梅拉妮前輩一起外出還是第一次,讓我非常緊張。不過最後平安無事的完成了參拜,心情也稍微變得積極向上了一點,正好看到了川崎大師著名的緣起物不倒翁仙貝,還有著30cm的特大款,就理所當然的吃了這個特大款。感覺這樣的話接下來一段時間內就不會再發生不好的事了。」

到這裡為止,兩次的廣播都是一樣的,然後最後結束的這段兩次廣播有不一樣。

第一次
「重新想想,我會覺得悲傷也是因為巡演就要結束了,但是總結起來,身為鎖地平團的一員,能參與本次的巡演,真的非常開心!」\(鼓掌)/
「謝謝大家!」

第二次
「重新想想,我會覺得悲傷也是因為巡演就要結束了,但是總結起來,身為鎖地平團的一員,能參與本次的巡演,真的是太棒了(最高だったのであります)!」\(鼓掌)/
「謝謝大家!真的非常感謝各位!」\(鼓掌)/
伊斯卡醬真是個好孩子…!
是啊伊斯卡醬也是32場公演這樣一路陪伴著大家的啊…

「這件事就先放到一邊,接下來想和各位說明本次公演的注意事項。」

然後就是常規的場前宣導,以及手燈測試。

二ヶ月後の君へ

經過昨天之後,今天大家很一致的站起來了。

今天高音也很努力的唱上去了!最後唱得嘶聲力竭的,但是很有拼命想要傳達什麼出去的感覺。一種全身上下都在用力嘶吼的感覺。
這大概就是他當初想要的效果吧,可以理解他說為了表現這種感覺而刻意把雙翼光的高音寫到MANAMI的極限音域了。
(但是果然二月後還是寫得太高了一點吧…)

以團長為首,從一開演整個舞台就很有因為是最終日所以幹勁十足的感覺。有一種有別於巡演首日的緊張感。首日還是比較僵硬比較擔心的那種,今天最終日是比平常加倍有力加倍俐落的緊繃感。而且再加上合唱團,從這第一首歌開始舞台上的能量簡直爆炸高昂,加上因為是最終日,台下觀眾也都全副身心的投入,整個會場燃燒般的一體感令人感動得一塌糊塗。

我沒注意到,不過推上的repo有人說今天的二月後,團長一邊演唱一邊有去給每位歌姬拍肩。

MC

一樣曲子結束後,他先在上層舞台鞠躬,淳士在位置上給他比出聚焦的手勢、然後回頭看著團長的一徹大哥發現到之後也跟著比。超可愛的啦!這就是千秋樂才看得到的福利嗎!
今天ANIKI也有和團長一起鞠躬。因為是Band Master嗎?

「謝謝!!我們是Linked Horizon!」今天第一聲的「謝謝」喊得特別有力!
然後他樓梯走到一半就突然!直接跳下去了!大家一陣驚呼,還好落地得很完美,然後他就在那邊很得意的笑。
這個場景似曾相似啊…NeinCon千秋樂他也這樣跳,不過那次落地沒踩好跌了一下(遠目)

「今天也很開心呢!」\很開心喔!!/\很開心!/
今天觀眾席超熱情的*.。(´∀`)゚+..

「大家應該也已經知道了,今天是川崎第二天,也是這次『進擊的軌跡』巡演的最終日、千秋樂。」\(鼓掌)/

「因為是千秋樂…我想和大家宣佈一件事。今天像這樣…並不是說只有今天是特別的喔!每場公演每場公演去到不同的地方,而有那麼多的人特地來到會場、啊、雖然其中或許也有一時興起來看看的人,有這麼多的人聚集起來,這是非常特別的一件事。
如果你的人生改變了哪怕只有一件事,或許我們今天就沒辦法在這裡見面了。各位都各自經歷了許多的事,然後奇蹟般的,都選擇在今天這個日子來到了這裡,所以每次公演都是特別的,對於這樣來到會場的各位,我無論如何都想要讓大家能夠開心起來。用音樂帶給大家歡笑。
以及…該怎麼說呢…現在活著的、這個瞬間,讓人感到『太開心了!太棒了!』就是身為從事娛樂工作者的責任。
我想應該不存在沒有任何快樂的人生,雖然有著許多辛苦難過的事,但是在這個瞬間『太開心了!!!!(用力喊)』,這才是Live(ライブなんだぞ)!我想傳達給大家這件事,對此一直有著非常重大的責任感。
要怎麼做才能讓大家感到開心,一直一直都在考慮這個問題,今天是第34場公演,在這之前的33場公演都是這麼努力過來的。」\(鼓掌)/

「雖然得到了大家的鼓掌…不過,各位,抱歉了,今天我會徹底把這件事忘記掉~」\欸ーーwwwww/

「也就是說,我會忘掉要讓你們開心這件事~」\欸ーーwwwww/

「今天我只會考慮讓自己開心!(舉拳)」\\哇啊啊啊啊啊!!。:.゚ヽ(*´∀`)ノ゚.:。(用力鼓掌)//
聽到這句話大家的反應是開心的歡呼和為他鼓掌。他會說這種話真的、真的太少見了。對我來說,雖然每次去看他的演出就已經很開心了,但是能看到他盡情享受自己的舞台、能看到他開心的樣子,真的是沒有比這更開心、更幸福的事了。

「雖然,今天的公演結束後如果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開心的話,今天的公演搞不好就是失敗的了,不過我想是不會有這種事發生的。雖然我無論如何總是會顧慮要如何做才能讓你們感到開心,但是今天我要把這件事徹底拋在一邊,今天我只會優先考慮要如何讓自己開心。」\\喔喔喔!(用力鼓掌)//

「巡演持續到了現在,也培養起了很深厚的信賴感ーー雖然也有本來就合作過的成員在ーー但是真的是、大家都很可靠!聚集在這裡的真的全部都是非常優秀的成員!(發自內心的感嘆)」成員們在後面默默地微笑

「所以說,就算我不去考慮如何讓各位開心,這件事也是會由這些優秀的成員們達成的!(伸手對著身後的成員們揮了揮)」\(鼓掌)/

「到了今天已經是第34場公演了,我會自由的、做自己之前一直想嘗試看看的事ー」\哇喔喔喔!(鼓掌+歡呼)/

「為什麼要說這件事呢,因為,這可是你們和這個大叔的對決喔!當然了,畢竟大叔是收你們錢的那方、你們是付錢的那方,我認為你們一定會輸給我的!」\加油!/\加油!/\加油——/

「不對不對!反了反了!(急忙搖頭)要是我比你們開心的話,不就變成你們的損失了嗎。」
\咦————?/
他說那個反了反了是『要加油的不是他,而是我們自己要加油贏過他』的意思。但是大家反而發自內心的很疑惑,什麼?看到你開心我們當然也開心啊?哪有什麼損失??

「總之這是和大叔我的對決!『我才是這個會場最開心的人!!!(握拳大叫)』,就讓我來證明給你們看吧!(笑)」\喔喔ーー!(鼓掌)/
 
 
「那麼,雖然今天已經是第34場公演了,還是要來問問:有沒有今天是第一次來Linked Horizon的演唱會的人?」於是有人舉手,大家一樣給舉手的人鼓掌。
畢竟是千秋樂,會來的人大部分都不是第一次了,不過還是有一些。

「謝謝ー非常令人高興!雖然很高興,但是各位第一次來可能就會消耗不少體力喔(笑)」\wwwww/

(插播報導:看到了弦一徹在調整琴弦。呼啊!)

「總之今天會按照這種感覺進行下去,演出中有一些想請各位一起參加的部分,這部分會好好說明的。還有就是,這次的演唱會MC比較少,樂曲是一首首連續演出的,希望各位能有馳有張的…(突然想到)希望各位能有馳&有張的參與。」\wwwww/
那個『有馳&有張』是大阪公演的梗吧www
然後他笑一笑又強調了一次:「請務必注意一下要有馳&有張喔!」\wwwwwwwwwww(爆笑鼓掌)/
你是那種有喜歡的梗就會一直拿來用的類型吧,怎麼這麼可愛www

「大概站一下、大概坐一下、大概揮個手,這樣的話你們是真的有好好活著嗎?發揮自己的極限來獻出心臟吧!各位不就是為了這個才來到這裡的嗎!」\(歡呼)/

「但是!人還是沒有辦法連續一兩個小時用全力揮手的…」他講到這裡前排有人大喊\沒問題喔!/,他就很用力的搖頭又擺手:「不可能不可能(できんできん)!」→大阪腔都出來了,超可愛!

「不管是怎樣的運動選手都不可能的,做不到的、那種事。」非常努力的繼續擺手

「所以說有馳&有張是很重要的,可以休息的地方就休息、燃起來的地方就盡情燃起來。各位的體力和身體狀況相信你們自己是最清楚的,請根據狀況自行斟酌調整。」\好的ーーー/

「還有就是,各位手上戴著的智慧型手燈,那個其實是相當危險的道具。」\www/

「各位可能會覺得很漂釀(吃螺絲了)…」\(⁰▿⁰)(溫暖守候的大家)/

「(小聲的重講一次)…很漂釀……」\wwwwwwwwwwwwwwwwwwww(*´▽`*)(*´▽`*)(*´▽`*)/

「只是發音不清楚不算在吃螺絲的次數裡ーー!(甘噛みは噛んだうちに入りませーん!)」好的你是團長你說了算www
大家一邊笑一邊謎之鼓掌,鼓掌結束之後他又重來一次:「這個手燈看起來漂亮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這是吸收各位的生命力來發光的。所以各位一定會漸漸開始覺得累的。」這又是大阪公演用的梗了,最後在凱旋的時候也用了,看來是十分中意這個梗呢。

「雖然不知道各位會戴在哪隻手,總之戴上手燈的那隻手,大概會很快就痠了。這種時候完全是可以換手的!換手之後要是換這隻手痠了,就再換回去就好,這部分也是請各位根據狀況自行斟酌調整。」\好的ーーー/

「那麼,繼續為各位呈現『進擊的巨人』的世界。」

紅蓮の弓矢

非常、非常、非常歡騰的團長。
很努力的實現了自己的開場宣言,非常自由的、非常情緒高漲的、在台上盡情演出的團長。

在中間吉他solo的時候,他跑去YUKI那邊給YUKI比愛心、然後輪到西山ANIKI的時候就跑去ANIKI旁邊做空氣吉他,彈得可帥了www

可以的話真希望千秋樂也能收錄啊ーー雖然不可能ーー
看他這麼開心演唱的樣子我也好開心啊!

神之偉業前MC

出來的時候用了中文的「謝謝」然後抱拳。可能沒聽懂,所以大家對那個「謝謝」沒什麼反應,但是我整個開心到炸掉!
謝謝你還記得嗚嗚嗚QAQQQ

「各位請坐下~」這裡的請坐下用了北海道公演時學的方言『おちゃんこください』
大概是因為是千秋樂了吧,積極的用了之前在各地方公演的時候學來的方言呢。

大家紛紛坐下,「喔?大家聽得懂呢~這是哪裡的『請坐下』來著?北海道嗎?」\北海道!/「Yes!!(勝利姿勢)太好了沒記錯!」\wwwwwww/

「這次巡演去了各個地方,也學到不少東西,雖然可能對大家來說是沒什麼用的知識(笑)」

「接下來的曲子呢,是和剛才截然不同的非常神聖的曲子。大家可能已經知道了,是『神之偉業』這首曲子。今天有合唱團作為嘉賓出演,將會營造出在這次的巡演中最為神聖的空氣感。」

「不過,作為我的…該怎麼說呢…政策?還是什麼…在創造舞台的時候的想法,只有舞台上表現出完整的世界觀,大家坐在觀眾席上看,我並不是很喜歡這樣。我希望能將觀看的大家也包括進來,整個會場一起來完成這個世界觀。」\(鼓掌)/

「為了完成這個世界觀,各位的信徒力是必要的。」信徒力www

「那個相信什麼的心是很重要的,『信徒(信者)』就是寫成『相信的人(信じる者)』嘛…嗯?不對?不對沒有不對!是對的!是『信徒(信者)』!」\wwwwwwwwww/
不知道他想到什麼突然腦子打結了www

「那麼該怎麼成為信徒呢,在場不知道有沒有還不知道的人…搞不好大家都已經知道了,不過、還是有第一次來的人嘛,還是給大家看一下圖片。」
慣例的動畫截圖。

「大家應該都有看過吧?」大概因為今天複數參加的人都很習慣這個流程了,大家都默默微笑

結果他看台下沒什麼反應就慌慌張張又確認了一次,「總覺得反應好冷淡?!(д) ゚゚應該沒有沒看過的人吧?!」\有看過喔!/\有看過ー/

「『沒看過!』的人因為現在已經看到了,所以下次開始就可以回答『有看過!』了喔~」\wwwww/
總覺得慌慌張張向台下尋求反應的Revo超級可愛wwwww

然後就一樣開始解釋,關於城牆教和這個彌撒時祈禱的姿勢。
「詳細的我也不清楚,我並沒有特別從諫山老師那裡接受講解,只是和大家一樣,擅自的讀了漫畫、擅自的想像了而已,唯一和各位不一樣的只有我還自己擅自做了CD而已(゚▽゚)」\wwwwwww(鼓掌+歡呼)/
擅自做了專輯可不是一般粉能做到的事啊www

「不過這個祈禱的姿勢在漫畫和動畫裡都有出現過,應該是不會錯的。」

然後就一樣講解,普通的祈禱姿勢是雙手交握,但是牆教城在這之上還要與旁邊的人挽手。
「挽起手來的話,不是就能連接在一起了嗎?人和人像這樣…(做動作)…Linked Horizon!」\wwwwwwwww(鼓掌)/

「諫山老師是不是有想過這樣看起來像鎖鏈我也不知道,不過因為是鎖地平團、我擅自的就把這個叫成人的鎖鏈了。人的鎖鏈或信徒的鎖鏈都一樣,藉由連結在一起,大家的信仰心就會被增幅,然後這份強大的信仰心就會讓城牆更加堅固,這樣就可以制止外敵的侵入。是這樣(トンデモ理論)非常厲害的理論。」

「不過宗教上這種厲害的理論還蠻多的,嘛這部分我不想引戰,所以就到這裡為止就好~」

「最重要的還是『相信什麼』的心,那個向什麼獻上祈禱的心,我認為不會是壞事。所以今天也想讓大家試著做做看…啊今天也有戴著自己做的項鍊的人呢!(✿゚▽゚)」
P席戴自製城牆教項鍊的人被他看到了,那個人就很激動的比了YA,比一比還舉兩隻手一起比。結果他在台上看著、看著、看著…然後自己「噗wwwww」的笑出來了wwww通過麥克風整個會場都聽得好清楚的笑聲www
到底是哪裡戳中您的笑點了啊www
但是噗哧一聲笑出來的團長太可愛了所以沒關係www

看到他在台上笑台下就非常開心的鼓起了掌,他大概本來是想說些有趣的話結果一下子卡殼了吧w笑起來還一時之間停不太下來,一邊帶著笑聲一邊開口:「咳ww不好意思ww大家就給他一個熱烈的掌聲吧!」\哇喔ーーーwww(鼓掌)/
被tag的人反應蠻大方的,有跟大家揮手。

「沒想太多就點下去了,結果大家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笑)那個、沒有項鍊也完全沒關係的!最重要的還是各位的信徒力!」

接下來就是慣例的和旁邊的人打招呼的時間,團長也一樣強調了不是強制的、不想做的人不用做也沒關係。

「還有就是,二樓三樓的最前面的座位,這個場地有規定不能站起來。但是這個挽手的姿勢如果不是緊貼著還蠻難做到的,坐著的話可能做不太起來吧?如果挽不起來的話,牽手也是可以的喔!(認真)不過或許牽手反而更讓人覺得害羞也說不定(笑)」

「對不起啊,這是以我的力量沒辦法改變的事、是鎖地平團的力量無法觸及的,是日本國的這個會場所設立的規定,十分抱歉。スマンサタバサ。(鞠躬)」→這個『スマンサタバサ』好像又是日本那邊網民的梗吧?不是很懂由來,不過總之也是表示歉意時用的。

「那麼各位,Stand Up Please~」

於是大家就開始挽手做人鏈,中間他也有在說要大家注意腳邊之類的話。

其實是很快就做好了,但是大概因為是本公演最後一場了吧,整個會場的喧嚷聲一直沒有停下來,維持著一種謎之興奮感,團長在台上四處看了一下,就說「大家還在吵吵嚷嚷的話就是還沒做好的意思吧,我會在這裡等著大家安靜下來的ー」

聽他這麼講會場一下子安靜了大半,但是果然還是一直有一些嘰嘰喳喳的聲音停不下來,於是他就沈默的站在那一直看著、一直看著、一直看著、一直看著……被他這麼盯著實在忍不住笑,大家爆出笑聲之後他豎起食指比了個『噓』的手勢,整個會場瞬間安靜。
鎖地平團團員們都好聽話啊~

「嗯,等大家安靜下來花了17秒喔。」
剛剛才安靜下來的會場整個炸裂\老師ーー/\老師www/\老師ー/

「沒問題了吧~?」\\\老師ーー!!!///
他聽到整個會場一起喊他老師,露出一種真是拿你們沒辦法啊的笑容安撫躁動的觀眾席:「好了、那個、玩笑就到此為止吧(笑)」
 
 
「來講嚴肅的話題。我認為『祈禱』這件事本身是很美好的。雖然可能很難光憑著祈禱就能改變什麼,但是如果放棄祈禱,那麼在這之後的人生到底算是什麼呢…我不禁會這麼想。」
祈禱可以算是對未來的一種期望吧。有的時候先有那個想要變好的想法是最重要的。

「所以接下來,為了自己也好、為了對自己最重要的人也好,請抱著想讓什麼變得比現在更好這樣的心情,試著祈禱看看。」

「那麼讓我們開始吧。川崎,第二天,請欣賞本日的『神之偉業』。」

神之偉業

可以的話還是看第三彈PV最清楚了: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47&v=Px7oYWZ41Zc

MC

出來的時候又是抱拳行禮,只是這次講出來的是:「多謝。」
啊啊啊香港公演的!
真的謝謝他都還記得QwQ

「今天也發出了很棒的信徒力呢ーー謝謝大家!」\(鼓掌)/

「我雖然不知道各位都祈禱了些什麼,但是在這種祈禱的時候想到的事,我想應該是對那個人而言非常重要的事。在這件事上,如果發現了什麼自己能做到的,那麼在祈禱完之後,如果也能試著行動起來的話,或許也就能造就出一些好的結果。謝謝大家!」

「接下來的曲子是『自由之翼』,在這首曲子裡我也想彈彈吉他。」

慣例的喝水&裝備吉他、麥克風架的時間。

「這首『自由之翼』,在我巡迴各地演出的期間,漸漸的自己的想法也產生了變化。最開始的時候,是想著要為了在場的各位應援而唱的。在我腦袋裡是想著要傳達出榮光和勝利、這樣各種、凱旋的氣氛的,但是後來仔細想想,與其說要為『現在』應援,其實早就已經贏了。『榮光』在曲子一開始就已經有了,是用已經確信勝利的高昂情感在歌頌的。」
確實自由之翼一開始就是凱歌呢。

「所以說,這首歌或許不是為了『現在』,而是歌唱了『未來』的曲子也說不定,我是這麼想的。」
感覺他真的是用非常真摯的情感在面對自己的音樂。

「所以我會將各位未來的勝利和榮光,視作已經發生了的事來歌唱。接下來只要各位向那個未來前進就好了。我會擅自的歌唱,這個不負責任的大叔總之會在這裡擅自的歌頌你們未來的勝利,你們只要向前邁進就好。」

「我想各位一定都有許多煩惱,關於未來的方向之類的。在這裡,不負責任的大叔有一句話想告訴各位:選哪個都沒問題的!!!」\(鼓掌)/

「各位一定都有陷入要做出選擇的時候,要選哪邊才對呢?這樣,但是選哪邊都好,只要那是你歷經煩惱之後得出的答案,不論選哪邊都沒問題的。只要朝那個目標前進就好,這個大叔會在那前方為你們唱著這首歌的!」\喔喔喔喔喔!!!(歡呼鼓掌)/

「那麼請聽吧!『自由之翼』」

今天舞者上台後的擊掌也是四個人都有互相擊掌。

自由の翼

再說一次!現場的合唱團超讚的!和聲超厚實!

鎖された其の《深層》(やみ)と  《表層》(ひかり)に潜む《巨人達》
唱成了↓
其の《深層》(やみ)と其の《深層》(やみ)と  《表層》(ひかり)に潜む《巨人達》
黑暗變成兩層了…
發現自己唱錯也笑了,不過後半段好像要挽回一樣唱得特別帥!

阿醬solo結束後團長過去和他兩人互相行了心臟禮,然後碰拳。

最後結束的時候團長抱著吉他奮力跳了一下,落地的同時跪下來然後燈光也同時暗掉。好帥啊啊!
曲子中間也和ANIKI一起很開心的蹦跳。

双翼のヒカリ

今天的弦一徹solo是「低→高↗︎超高↘︎低」這樣的
…旋律這種東西光靠文字是留不下紀錄的啊啊orz

自由の代償

最後一段演奏完淳士整個太High把鼓棒往後丟出去了,然後馬上一副『啊、糟糕』的感覺往後看,不過我記得是有備用的鼓棒,所以全員收尾的那聲『咚』有好好的敲下去。感覺今天淳士超有氣勢的,忍不住會去看他,然後就發現嗚哇啊淳士看起來有6隻手(殘影)!
嗯爵士鼓也好辛苦啊…

ANIKI今天甩完吉他(我記得好像甩了兩圈),之後接著做了心臟禮,超帥!

結束時團長把吉他舉起來,然後就這樣抓著吉他鞠躬。

YUKI和ANIKI都有丟撥片,團長也有丟!真難得!!曲中丟了3個,手上一個是拿來彈的,在最後鞠躬完就把手上那個也丟出去了。嗚哇超羨慕~~~~我在前排的時候團長都沒丟過撥片~~~

自由之翼或代價的圖片repo可以參考:https://twitter.com/sazozo0/status/929313381642747904

『心臓を捧げよ!』動作說明

出來的時候的謝謝是大阪公演用的「おおきに」

「大家是不是稍微有點累了?」\沒事ーーー!/
會場的大家都很有精神,但是舞台上弦一徹高高舉起了手wwwwwww
不過樂手都在後面團長看不到www

「沒問題?還完全能繼續?」\可以ーーー!/
於是弦一徹高舉雙手在頭上比了個大大的叉wwwwwww
還一臉我不行了要死掉了的生無可戀表情wwwww

「那麼,看起來各位的狀態都非常活跳跳呢(fresh),各位的心臟現在應該正新鮮的(fresh)跳動著…」講了好幾次新鮮(fresh),好像在講什麼鮮嫩多汁的鮮肉一樣ww然後自己覺得不太對,「這是要變成怎樣的角色啊(笑)」

「(壓低嗓音)新鮮的心臟…我要你們的心臟…把心臟…獻出來吧!!!」
一點也不可怕反而聽到他說『我要你們的心臟』的時候有種乙女game裡被告白的心動感啊wwwww
實際上會場也充斥著開心的尖叫聲www

「好的這段要剪掉ーー」慣例的剪刀手w
 
 
「接下來希望大家能一起獻出心臟~」

「說是要獻出心臟,到底該怎麼獻?其實這場演唱會、這個空間並不是只靠我們在台上的演出所建立的,而是因為有大家一起參與、一起燃燒熱情,不過接下來的這首歌,想更進一步請大家一起唱歌。不是『Jäger』那種的,而是有更長的歌詞。」

「像這樣大家共享一個空間,不是會有空氣感(空間氛圍)那樣的東西嗎?這個空氣感,說起來雖然是挺容易的…一點都不簡單!我在說什麼啊!!」\wwwww/
看上去整個人混亂了一下,非常快速的丟出一串吐槽:「是哪邊啊到底是簡單還是不簡單啊喂ー!(笑)」說完還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用鼻音笑的那種,嗚哇超可愛…!

「現在正在腦中高速運算著!(\www/)…哪邊都無所謂吧?(笑)」\wwwww/
難道不是『說起來很容易實際上卻不簡單』這麼一句話就可以結束了的嗎( ° ▽°)

「『音樂』這種東西是眼睛看不到的,但是確實能傳達到,對吧?我們和各位之間有著空氣,透過空氣的震動…各位都有聽過『赫茲』吧?低頻的聲音的波形比較緩、高頻的聲音的波形就比較快比較密集(認真比劃)…總覺得好像越來越像老師了啊?」\wwwww/

「這樣也不錯?」\wwwww(ˊᗜˋ*)/
Revo老師!

「總之,就是像這樣把各種聲波組合起來、成為音樂、傳遞到各位那邊。比如淳士的大鼓『咚』的一下,各位也會感受到那個空氣的壓力吧?就像這樣,我們(手往舞台揮了一下)和各位之間雖然離得很遠,但是其實也並不遠,這個會場都是以同樣的空氣聯繫在一起的。(在身旁做出環繞的動作)」

「在這之中,如果各位自己也發出聲音的話,會是什麼樣呢?大家的聲音也同樣會傳過來的,不過到底怎麼樣呢~你們能夠努力嗎~?(壞笑)」\\可以!!!!!//

「我們這邊也是有專業級的歌唱者的,而你們那邊可是有上千人,儘管放馬過來吧!」\(歡呼鼓掌)/

「歌詞唱錯了也完全沒關係,我也會唱錯!」\www/
是這樣沒錯w

「最重要的還是自己是不是有確實的獻出心臟。」

「然後,不只是唱歌,各位都有著身體,所以如果身體也能跟著一起參加的話,應該會很開心。所以我也想了一些動作,接下來會進行這些動作的解說。會跟著歌一起解說,雖然說幾乎就是直接實戰訓練了,不過因為各位都很優秀,我想應該沒問題的~!」

「還有就是,今天來參加的、非常優秀非常棒的這些合唱團的成員們,他們雖然是唱歌的專業人士,但是做動作不是專業的,畢竟今天才第二次而已。所以接下來想請經過這次巡演洗禮,歷戰的舞者和歌姬們上台!」
舞者歌姬上台,歌姬們比著心臟禮。

「只要看著這幾位就絕對不會錯了。」

「然後合唱團的各位也是,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了,昨天就算有些出錯,今天我想應該會變得比昨天更好的~」大家紛紛給合唱團送上掌聲,合唱團的大家也舉手回應。

「像這樣一邊唱一邊揮手做動作的合唱團我想應該不多見吧!可能很困難,不過合唱團的成員們也很開心能和各位一起共享這份體驗。」\(鼓掌)/
 
 
接下來就是慣例的動作講解的替歌時間。

「捧げよ〜捧げよ〜一回止まって胸に〜そしてこの辺は適当にやり過ごし、もう一度手を上げる!〜倍です!捧げよ〜一回止まって胸に〜そしてこの辺は適当に、來扭扭腰吧〜最後に手をあげる〜〜〜〜wow〜!」
第二段又突然做了搞笑的動作wwwww突然扭起了腰wwwww
大概就像很久以前芬達汽水那個從水果裡蹦出來扭腰的那種姿勢www
這個人真的是吃可愛長大的吧!都到了自稱大叔的年紀了為什麼在台上扭腰還可以這麼可愛!

「今天也加入了即興的部分~不過要不要扭腰還是取決於個人的~」

「那麼,Stand UP Please!」

大家紛紛起立,「好,要上了喔!し(si)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ん(n)、等等喔!」\www??/

「還只有子音(si)所以不算!打算しん(心)!下去的時候看到有人還在伸展(學著做了一下動作)所以就想說等一下。」
嗚哇他的這種細心的地方真的好溫柔喔QwQ

「可以了吧?好,那要上了喔!」

「心臓を捧げよ!!!!!」\\ハッ!!!//

『心臓を捧げよ!』

然後他還真的扭起了腰wwwwwwwww

紅蓮の灯を纏い水平線の彼方へと…

聽得出來彈得很謹慎,一個音一個音很仔細的彈,大概也是想要在千秋樂留一個完美的結尾吧。只有一個地方失誤了,有一段起音晚了少彈了一個音,不過除此之外都很完美,每一個音都很乾淨漂亮!

紅線醬(Feuerroter Horizont)的音色真的很清脆很漂亮> <

字幕

如此,正篇暫告一段落

然而追求自由踏出牆外的
牆內人類的戰鬥尚未結束

但是,本次巡演今天就結束了!!!
 
 
\欸ーーーー/
今天會場的「欸」帶有幾分不捨,和之前比較玩笑式的氣氛不太一樣
 
 
不去注意的話時間總在瞬間流逝
但是你確確實實的度過了那樣的時間
希望你能將「現在」這份Live感銘刻在胸口…
 
 
\(鼓掌)/
 
 
今晚,聚集在以LAZONA川崎廣場聞名的牆外據點
鎖地平團川崎支部的各位
想聽進擊相關以外的曲子jäger嗎?(聴きたいぇぇぇがぁぁぁ?)
 
 
\聞きたいーー/
 
 
那麼,就如之前做過的一樣
結成人類的鎖鏈
 
 
一樣是迅速的組鎖鏈時間。今天大家做完後很一致的喊了\做好了喔!/
 
 
(這邊這段記不清了我只記得最後說的是:
作為至今為止的所有參加者的代表,將那份心意吶喊出來吧!)
 
 
生まれてきてくれてありが⑩

這句倒數一出來大家都爆出了感動的歡呼
在最後用這個結束啊…感覺很有Revo的風格

生まれてきてくれてありが⑨

生まれてきてくれてありが⑧

生まれてきてくれてありが⑦

生まれてきてくれてありが⑥

生まれてきてくれてありが⑤

生まれてきてくれてありが④

生まれてきてくれてありが③

生まれてきてくれてありが②

生まれてきてくれてありが①
 
 
\聴きたいぇぇぇが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ぁ!!!/

安可

燈光再度亮起的時候看到了站在木場指揮的指揮台上假裝在指揮合唱團的Revo團長(的背影)wwwww
會場爆出笑聲之後他就轉回來然後笑著說:「謝謝~!一直都很想站站看w」

然後是熱烈的掌聲,他用更有力的聲音又說了一次「謝謝」,然後鞠躬,又講了好幾次謝謝,「不管是什麼樣的語言,傳達『感謝』的心情都是非常重要的呢。」
然後用非常柔軟非常柔和的聲音說了:「Thank you~」
台下整個炸了,用力給他鼓掌之後紛紛對他喊起了「ありがとう!」

「不只是『謝謝』,而是『謝謝你誕生在這個世界上』(深深鞠躬)」\(用力鼓掌)/

「各位今天聚集在這裡、我們也在這裡,如果沒有這個大前提的話,就連這個『謝謝』也不會有了。所以也要對這個前提說一聲:謝謝。」

「大家的『聴きたいぇがぁ』都聽得很清楚了。不過其實一開始大家就喊過『Jäger!』了呢(笑)」
然後就一樣說在進入安可前還有一個DJ Revo的環節。

DJ Revo

「今天的公演就是本次巡演的最終日了,所以這個DJ Revo環節…也是最後的了。」\欸ーーーーーーーQAQ/
好捨不得喔,這真的是每次每次參戰時特別期待的環節了…能夠聽到Revo曲的單獨樂器的旋律、還能聽他自己的現場混音,這麼奢侈的機會以後大概也不會有了…
他的曲子真的樂器太多了就算調EQ有些東西也很難聽得清楚(

「最後這一天會是哪首曲子呢。其實事前就有向特等席ーー通稱P席的人做過問卷,根據這個問卷結果,今天的曲子就是…『致兩個月後的你』。」\喔喔喔!!!(鼓掌)/

「順帶一提,這次巡演最開始的市原…不是市川而是市原喔!(前一天他把市原講錯了)那個時候也是『致兩個月後的你』。」\哇!(鼓掌)/

「剛好能以同樣的曲子開始、以同樣的曲子結束,就像奇蹟一樣。不過好像也沒到那麼奇蹟的地步(笑)曲子本身還挺有人氣的,得票率很高。只是啊…我到底為什麼寫了首Key這麼高的曲子啊…」全場爆笑wwwwwwwww

「全34場公演裡面大概有20多場公演我都在想這個問題。」作曲家Revo受害者協會新成員:歌手Revo←
老是寫些難到不行的曲子折磨樂手折磨歌姬,這回把自己也坑進去了吧www
嘛不過他也不是為了追求難度,不是為了想寫很難的曲子才寫成這樣的,而是因為要表現出他想表現的世界有這個必要吧。

「本來是想說『應該還行吧』的。怎麼說呢…想加油、想好好的把想法傳遞出去,那種逼近極限發出來的聲音,我覺得這首曲子就是要傳達這種心情的曲子,所以自己在唱的時候,也想要有把自己逼到勉強夠上去的感覺。」可以理解,他對MANAMI(雙翼之光)也是這樣,的確那種拼命唱上去的聲音很有感情。

「不過如果能重寫的話我大概還是會把Key降低一點吧。」真誠實啊ww畢竟還是太高了點是吧www

「嘛但是給別人都寫到極限音域、只把自己的歌降Key也有點說不過去就是了。」這也是體貼之心的表現嗎…!
 
 
然後就是講了一下接下來要點人選樂器的事,他提到說「我也想期待一下,這種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的Live感。」

要點人之前,他說到「今天是最後一場公演了,所以來問一下吧,有沒有全通(去了全部34場公演)的人!」
二三樓不知道有沒有,一樓這邊我看到兩個,一個在前面P席、一個在靠近我這邊的後半場。然後後方器材席的有位Staff小哥也開心的舉手了www一樣是器材席的另一個Staff就笑著推了他一下。工作人員看起來也很開心真的太好了呢QwQ
全場很敬佩的給全通的人鼓掌,全通意味著海外也去了,時間金錢體力的花費一定很可觀,沒有愛大概做不到…真的很厲害,真心佩服。
因為剛好有一位在P席,就點了那個全通的女孩子,不知道為什麼我斜後方的女孩子跟著尖叫了,大概是認識的人?後來才知道那位被點到的是YUKI粉,所以最後選的果然是吉他。

點人的時候他還說:「的確我對你有印象啊~感謝你一直以來的支持。」
意思是不止全通還有好幾次P席嗎…真的好強啊…
 
 

『致兩個月後的你』吉他提升版

唔ーー可惜了同一首歌的同一個樂器之前有點過了,雖然就算是同一個樂器他做的現場混音也不會一樣,但就是有點可惜啊~

今天被放在器材台上推過來的吉祥物是這隻:

morion.jpg

他一邊拍拍布偶的頭,一邊解說這次巡演途中開始增加了這個每場公演導入不同的新器材(當地吉祥物)的系統,然後就介紹這隻吉祥物的名字「モリオン」。

「大家都知道モリオン嗎?」\不知道ーー/

「Σ( ° △ °)等等?!…川崎的人舉個手?」

「啊意外的川崎人不太多!川崎的人應該知道モリオン吧?(看著比較前排的剛剛有舉手的川崎人)」\不知道ーー/
會場大爆笑www一邊爆笑一邊鼓掌wwwwwww

「(((゚Д゚;)))這孩子可是有在吉祥物大獎賽出場的喔!?」
不就算你這麼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啊wwwww

「等等、等一下喔(д) ゚゚!我問個基本的問題喔!!你們看得見這孩子嗎?」\看得到www/

「這個是森林的妖精一樣的存在,所以大概有著邪惡心靈的人是看不見的。」問人家看不看得見是這個意思嗎!(´⊙ω⊙`)

「應該沒有看不見的人吧?」\看得到喔ーー/

「那今天就好好記住之後再回去吧。很可愛對吧モリオン~(又去摸摸玩偶的頭)」\可愛!/
其實我覺得一邊說可愛一邊摸布偶頭的團長更可愛啊wwwww
真的好可愛喔這個男人怎麼和可愛的吉祥物布偶這麼合得來啊wwwww

「我雖然說是才剛認識這孩子,但是感覺很有親切感,モリオン和バニオン名字很像對吧?」\(尖叫)/\(鼓掌)/
竟然突然冒出了バニオン的名字…VS…Noel……哇啊啊QAQ
說起來我這次巡演每次都帶著我家バニオン一起去看公演呢!

吉祥物介紹完了就開始正式進入DJ Revo環節。
 
 
開頭的前奏因為還沒有吉他,他就和著節奏用像說唱的方式說了一段:「前面這一長串都還沒有吉他~~還要再稍微等一下~咚!」『咚』的一聲下去就是吉他的第一聲,非常準確!

然後就是他在台上開心的玩調音台的(對我們而言的)幸福時光了,看他一邊跟著節奏點頭一邊快樂的玩調音台,超珍貴的嗚嗚嗚

雖然吉他算是本來就聽得很清楚的樂器,但是雙吉他單獨提出來還是很不一樣的,他會時不時用吉他+人聲然後再搭上另一個樂器(鼓啊鍵盤啊貝斯啊之類的),以吉他為主的話聽起來好帥啊!不過中間他也有提升一下鍵盤,瞬間就變抒情了。各種樂器的音色和旋律都不一樣,換一種樂器馬上氛圍就改變了,全部合起來又那麼和諧豐富,音樂家Revo做的曲真的很厲害…(第101次感嘆)

「奪えない自由は〜(略)~さあ行こうぜ!」這段他去掉人聲自己現場唱了,哎好帥!

中間他模仿了一下磨盤,結果玩太High了要回來的時候按錯按鈕搞得接下來幾秒沒聲音慌了一下ww

最後尾奏不知道為什麼丟出了『最後的戰果』的兵長的台詞,這個應該就不是按錯了www他好像很中意神谷大大的這句台詞,常常在DJ Revo的時候玩一下w
 
 
「這首曲子吉他的部分挺多的,大部分都是YUKI彈的,你覺得如何呢?」被點到的P席:\超帥的!/

「謝謝~以上是DJ Revo的環節~」\(鼓掌)/

「剛剛雖然只提升了吉他,但是其實這首曲子也使用了非~常多的樂器、有著非~常多好聽的旋律,就像聲音的寶石盒一樣(*´▽`*) 所以各位,回去也可以多聽幾遍CD,今天來聽這個聲音好了、像這樣,我想一定會有更多不一樣的發現的。」
我是想啊!但是你的曲子真的樂器太多了就算調EQ有些也聽不清楚旋律啊…!你倒是出幾個inst當特典也好…好吧我知道不可能orz

「那麼,接下來回應各位的『聴きたいぇがぁ』,來進入安可部分。今天呢…就為各位送上Sound Horizon的曲子吧~」\(尖叫歡呼)/

然後樂手紛紛回到台上就定位,大家也給樂手送上歡呼和掌聲。

「要選哪首曲子好呢~」台下馬上傳來非常清晰的一聲:\萬聖夜!/

「請等到明年ーー!」\wwwww(鼓掌)/

「畢竟都已經結束了。不過萬聖節雖然很好玩,但是垃圾不要亂丟喔!」\好的ーー/

「這是和大叔我的約定喔!」
好的…!
他今天好像特別像老師!

「嘛萬聖夜請等到明年吧,今天的話…要選哪邊好呢?」\欸…?(什麼哪邊…?)/\\兩邊都選!!!//←雖然完全搞不清楚所謂的哪邊是哪兩邊,但是總之就是要兩邊都選的鎖地平團團員們wwwww

「是要選像女孩子唱的曲子好呢~還是選像男孩子唱的曲子好呢~」\喔喔喔!?/

\\兩邊都選!!!!!!!!!//

「雖然你們說要兩邊都選,但是其實也是有像雙主菜套餐一樣的、兩邊都能享受到的曲子喔~」\!/

「第一人稱是『僕(ぼく)』」(『僕』通常是年輕男性使用的第一人稱)

\!!(驚叫)/

「因為這樣就以為是男孩子唱的曲子,但是其實世界上是有『ボクっ娘』這種存在的喔。」\wwwwwww(大爆笑)/
這個人!肯定!有在看推特!
忘記哪場公演,一樣是安可唱到初始編年史的時候,他在介紹曲子的時候說這是「女孩子視角的歌」,然後推上羅蘭們就爆炸了,因為自稱是『僕(ぼく)』所以有很多人認為這首歌的主角是男孩子,當時就有出現『ボクっ娘』這個話題。
(ボクっ娘:自稱是男性用語的『僕』的女性角色)

「所以到底是哪邊呢~這就交給各位想像了~」
然後就是請歌姬(麻美)上台,一樣沒有講曲名直接請大家欣賞。

<ハジマリ>のChronicle

因為去的場次夠多,大部分安可曲都不是第一次聽了。
麻美的初始編年史超爽朗的,和大家一起揮手的地方我很喜歡~

今天的重點是,小提琴獨奏的時候,真希小姐拿著琴、一徹大哥拿著弓,兩人合力拉完了獨奏。竟然還很好聽!太沒道理了!閉著眼睛根本不會知道他們是用這麼亂來的方式拉琴的好聽!

以下實況:
接近小提琴獨奏的段落時,先看到真希把自己的琴放到地上→「喔喔喔這是要做什麼了嗎?(興奮)」
一徹さん把自己的琴遞了過去→「嗯?這是要讓真希小姐來獨奏的意思??」
但是沒把琴弓遞出去→「?????」
真希架好琴站起來、一徹さん半蹲著就這樣拿著弓開始演奏→「!?!?!?!?」

演奏結束之後兩個人急急忙忙回歸原樣繼續演奏下面的弦樂部分。我還在那邊「什麼我剛剛到底看到了什麼?????」的一邊混亂著一邊傻笑。不愧是最終日www

因為獨奏結束後馬上還有弦樂演奏,所以兩人真的是急急忙忙回歸原樣的。一徹大哥本來都會在肩墊上多墊一塊黑布,沒有來得及放,就這樣演奏完了一個段落,暫時休息的時候他才找回那塊布墊回去,然後還仔細的擦了一下琴。

結果好像被真希小姐看到了吐槽了幾句,他就用很誇張的表情和動作刻意的又多擦了幾下,我印象很深刻是他一臉「好髒!」的表情用褲子拼命擦他的琴www

然後一徹大哥就被真希小姐打了www
 
 
結束後團長的MC,一樣是先講曲名,然後介紹:「是Sound Horizon很久以前的曲子了,差不多有十年以上了。是帶著一點希望的、很爽朗的曲子。」

「就像剛剛說的,有點…怎麼說、一石二鳥?」\www/

「男孩子的心情和女孩子的心情兩種都能體會到的曲子,雖然剛剛唱歌的是女性,但是那位女性也最喜歡女孩子了呢(笑)」\wwwwwww/
麻美在後台聽到不知道是什麼表情www
麻美對三笠的愛每次都超滿溢的www

然後接下來團長一轉頭看著一徹大哥和真希小姐笑:「剛剛一徹大哥他們好像還做了很厲害的演出對吧www」
客席歡呼+鼓掌,一徹大哥和真希小姐也笑得很開心。

「那個其實本來是在『獻出心臟!』的solo,彩排的時候和真希小姐來了一段對吧?(轉頭和一徹大哥確認)然後我說了『欸?很有趣嘛!在正式演出時也這麼做吧!』之後,『不不,這首曲子的話有點不太適合這麼玩』,所以本來想說那大概就不會做了吧,沒想到安排在這首曲子裡了(笑)」\(歡呼+鼓掌)/
其他樂團成員也有笑著鼓掌。
團長在學一徹大哥回答那句『不不,這首曲子的話有點不太適合這麼玩』的時候語氣跟表情學超像的www然後一徹大哥在後面拍手大笑www
看到一徹大哥大笑就好舒壓喔喔喔~喜歡~

「那麼接下來要選哪首曲子呢~」\@#$%(七嘴八舌的聲音)/

「嗯?什麼?」\^&(#全部!!!/

「什麼啊完全聽不懂,就連聖德太子一次也只能聽十個人說話,你們全部一起講完全聽不懂啊…」

\\全部!!!!!//

「全部?全部是不可能的!不要只是說自己想說的話。各位請好好想一下!全部、全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們真的理解嗎?!」
明明大家不是認真的但是Revo整個超認真啊www
超級動搖的www
基本上這段他講一句大家就笑,怎麼辦我有一種在欺負團長的感覺欸www

「基本上是兩個…三個選項,從大分類來講,Sound Horizon的曲子或Linked Horizon的曲子,基本上就是這兩種。」等等你剛剛還說三個選項的www

「剛剛已經演奏了Sound Horizon的曲子,所以接下來當然就是…」\(騷動)/

「也是Sound Horizon的曲子!」\哇啊啊啊啊啊!!!!!(歡呼)/

「Sound Horizon第二回合!今天參演的有這麼多人,或許可以來個特別版本喔!」\喔喔喔喔喔?!/
基本上,有合唱團的話就能猜到一定會有神話了,昨天沒有唱的話就一定是今天了,所以比起猜測我比較多是興奮的期待。

但是!

「那就開始吧。……ピサ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渡海而來的征服者???
欸騙人你明明說過在日本不會唱的…!
我第一次在日本公演感受到了和台灣公演那時候差不多分貝的尖叫…時間沒那麼長就是了。

「コルテ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等一下等一下,讓我說完!」\wwwww/

「ピサロ(\尖叫/)、コルテス(\尖叫/)、グリハルヴァ(\尖叫/)、川を渡ったコンキスタドーレス!」\\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超!級!熱烈的尖叫,現在想一想、不知道這首歌的進擊粉或新進羅蘭不知道有沒有被嚇到(笑)

不過!

(…安靜…)
「…誰都沒有跟過來呢。(看向舞台後方)」

\欸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OAO/

「大家應該也察覺到了、渡河的話是不行的。」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對不起對不起、這真的是我不好!」馬上正經起來道歉的團長。「只是渡過河的程度的話是不行的,抱歉!スマンサタバサ!」

\欸ーーーー/

「但是不用擔心,我們真的真的、有好好的、準備好特別版本的曲子要給各位。」強調了好幾次『ちゃんと(有準備好)』,用了非常安撫性的那種很溫柔很柔軟的語調。

然後請歌姬上台,合唱團也上台,知道是神話後周圍的人都在興奮尖叫。

神話 -Μυθος-

合唱團!生演唱的!神話!!!
雖然神話不是第一次聽到了但是有合唱團的是第一次啊啊啊!!!
超棒!超震撼!超美!!!
合唱團真的好厲害啊能聽到生演唱真的太幸福了…!
 
 
這次能保證站位和對應的詩女神是正確的了:

Ιωνια(Ionia):松本英子
Δωρια(Doria):福永実咲
Φρυγια(Phrygia)、Ροκρια(Rocria):柳麻美
Λυδια(Lydia):MANAMI
Αιορια(Aeoria):月香

結束之後維持了很長時間的鼓掌和歡呼,他出來之後也是一樣先道謝,然後介紹曲子。

「果然演繹出了非常壯大的世界觀呢。平常的話,因為是這邊的搖滾的大哥們休息的曲子(往左半邊樂團的地方比了一下),所以總是會有種『有點寂寞啊』的感覺,不過今天完全一點也不寂寞呢!」\www(鼓掌)/
嗯不過我覺得有弦樂團已經很棒了!
順帶一提演奏完之後一徹大哥用放在地上的布擦手,然後去整理衣服、捲捲袖子,還整理了一下頭髮。出身良好又愛乾淨的弦一徹呼啊啊啊啊啊(迷妹日常)

「這是出自『Moira』的『神話 -Μυθος-』。寫作『神話』,讀作『Μυθος』,在『神話』的旁邊有這種、扭來扭去的字(伸出食指扭來扭去),那是希臘語,就讀作『Μυθος』~」

「這也是很棒的曲子,但是要叫來那個身高常常又拉長又縮水的神,對身體負擔比較大,所以『Moira』的曲子沒辦法常常演奏。不過,今天的演出雖然已經十分精采了,但是還是有些不夠的地方,木管、銅管、豎琴、打擊樂(一個個伸出手指數),如果能全員到齊再來演奏這首曲子的話我想一定會很棒。」
全員到齊!!!凱旋公演!!!的!神話!!!!!
天啊超想聽的一定會很棒!

MC結束後就進入到(非常期待的)成員介紹。

成員介紹

Voces Tokyo&木場指揮

「因為人數很多,一位一位鼓掌的話時間會拖得很長,所以還請集中給各個分部鼓掌~」

女高音7人、女低音5人、男高音6人、男低音6人,共24人,加木場指揮共25人。

各分部在介紹時的動作大致上和前一天一樣,不過今天很明顯合唱團的大家放得開了,男高音的成員在被介紹名字的時候一個個作出了超搞笑的大鵬展翅的姿勢,還每個人都不一樣www團長整個爆笑www
然後男低音在比心臟禮的時候有兩個人還有大喊『Jäger!』,團長很開心的樣子。

「這次巡演的成員介紹,每次都會有一個題目,讓大家在一起享受『進擊的巨人』的樂趣的同時,也能夠展現各個成員的風采。不過今天是最終日!所以今天的題目也出了符合最終日的內容:『在這次巡演中覺得開心的回憶是什麼?』」
果然是很符合本公演千秋樂的題目啊…!

「那麼就從木場先生開始…雖然合唱團只參與了這兩天,就麻煩從這兩天的回憶中精選一下,有沒有什麼覺得開心的回憶呢?」

木場指揮「雖然說只有兩天,但是其實合唱團能出演這樣的演唱會的機會很少的…其實大概只有Revoさん會這樣做。」
Revo「是這樣嗎!?(震驚)」
木場指揮「是的。(肯定)」
\wwwww/
是啊一般來說這種演唱會誰會每場都把弦樂團舞者叫上台啊,還有輪流出演的嘉賓樂手和合唱團,只能說真不愧是我們的墨鏡!
不過你都不知道自己幹的事多稀奇嗎www
木場指揮「這是第36場公演…」
\(騷動)/
Revo「第34場公演OwO」
木場指揮「啊!(驚慌)」
Revo「Don,t mind!(拍了一下木場指揮的肩)(轉頭跟觀眾席比出剪刀手)」
\wwwww(掌聲給木場指揮鼓勵)/
木場指揮「…今天是第34場公演,我們雖然只出演了最後的這兩天,但是真的很開心。然後,一想到這麼開心的公演竟然已經舉行了34次,就覺得十分羨慕。staff、樂團的各位、還有各位觀眾,整個會場的這種氣氛真的讓人感到十分溫暖。
我們在錄音的時候,錄音現場是很嚴肅的,特別是Revoさん的錄音特別嚴格…(看向後面合唱團的團員們)(團員們紛紛點頭露出苦笑)時常被要求重錄十幾次,很辛苦很難熬…」弦一徹在座位上深有體會的用力點頭W
Revo「有各種原因的!」
木場指揮「嗯是的。但是,今天來到這裡演出,體會到說、這些都是為了創造出像這樣的空間而做的努力,就覺得能接受了。我覺得真的很棒。謝謝大家。」

木場指揮大概是不習慣像這樣的談話場面,看起來還是很緊張,不過今天已經比第一天好很多了,也有可能因為第一天是當場點角色的沒辦法事先準備?講完後他還回頭去看看合唱團,有一種『這樣講還行嗎?』的感覺,然後團員們紛紛給他點頭、比大拇指、用雙手在頭上比個大大的圈www哎喲合唱團也都好可愛喔天啊!
 
 
「像剛剛這樣的話題,接下來要一個人一個人的問過去,會花很多時間,所以那個…這邊是沒辦法擺椅子的,我們在舞台側翼那邊準備好了椅子,暫時請合唱團的各位先到那邊坐著等一下。…啊、在那之前!對了!雖然在曲子裡面演唱也很棒,但是難得的嘉賓出演,希望能給大家帶來一首單純只有合唱團的歌。」\喔喔喔喔喔!(鼓掌)/

「曲子就交給合唱團了,我也不知道會演唱什麼,作為一個單純的聽眾跟大家一起在這裡聽。」這麼說著團長就一路走到舞台超級邊邊的角落裡去了,你也不用把自己塞到這麼角落吧w嘛不過對一個會為了不擋到solo的樂手而一屁股坐到地上的人來說也是很正常的…

今天YUKI也是很友好的讓阿醬一起坐在同一張椅子上,兩個天使擠在一張椅子上超可愛的><

然後就是純合唱團演唱的『神之光 -Μοιρα-』了。

特別演奏 - 神の光 -Μοιρα-

怎麼說呢…真的沒什麼能說的。
用文字是表達不出來的…那個音波充滿了整個空間的衝擊感、四部合唱團那種厚厚實實的互相協調咬合的和聲…真的不是一人一個聲部能比得上的。

人聲就是樂器。

太感動了…
 
 
「剛剛的也是出自『Moira』的曲子。『Moira』是加入了非常多合唱要素的專輯,就像在歌姬的歌聲中加入合唱團的和聲這樣,大概對喜歡和聲的人來說就像是…是什麼呢…大放送?豪華套餐?這樣的感覺。
非常感謝ー!(對木場指揮鞠躬)」

然後就請合唱團到舞台側翼休息,說了「會努力不要超過一個小時的。」

然後就是固定演出成員的成員介紹。今天從舞者開始。

舞者

細木あゆ
伴奏是淳士和五十嵐。

あゆ「不是開心而是期待的回憶也可以嗎?」
Revo「嗯,沒問題喔!」

あゆ小姐就說,這次巡演staff有準備進擊的巨人單行本全套放在後台供出演者借閱,她都是在化妝的時間看的。

あゆ「從市原開始,到上次大阪公演的時候終於看到第21集了。」\喔喔喔ーーーーー/
Revo「還差一點就看完了呢。」
あゆ「就是這樣!本來是預計昨天看完22集、今天再看完23集就剛好全部看完了的,結果昨天來的時候22集就沒了。」
Revo「本來很期待的,結果很受打擊吧?」
あゆ「是啊!化妝前去看了一次,化妝結束後、頭髮也編完後再去看了一次,果然還是沒有。」
Revo「這在排七裡就是被人卡住了的狀態呢…」排、排七??
あゆ「大概是昨天開始一口氣人數增加了吧,合唱團的人…23集也沒有。」
Revo「但是你…全部巡演日程都在的吧。」
あゆ「…是的w」
Revo「早點讀完就好了說!」
あゆ「因為一直都沒發生過這種事,就大意了…但是凱旋公演剛好也是兩天,所以想在那兩天看完。」
Revo「(迅速)但是這中間間隔很久喔!」
一種、『欸但是很好看欸你要等這麼久嗎』的、迫不及待想趕快讓人看完的、完全就是在推坑別人時候的我們的、那種語氣wwwww
あゆ「雖然是這樣沒錯、但是機會難得,還是想在公演的時候把它看完。」
Revo「那麼,雖然無法保證,還請努力在爭奪戰中勝出。」
あゆ「謝謝!」
 
 
「那接下來就請有讀完全套的人上台吧,佐藤洋介ーー」
 
 
佐藤洋介
伴奏是淳士。

出場的舞蹈結束後台下有人大聲call洋介先生的名字。
Revo「洋介さん也有粉絲在台下呢,可不會交給你們喔!(張開手擋在洋介先生身前)」\呀ーーー(尖叫)/

然後就問洋介先生的回答,
洋介「(思考)…嗯……稍等一下喔。」
Revo「嗯。……怎麼說也是第二個,應該有一點準備時間吧…?」
洋介「(繼續思考)」
Revo「(擔心的看著)」
洋介「…嗯…那個……今後的、」
Revo「(重複)今後的?」
洋介「參演這次的巡演,讓我在面對今後的舞蹈人生時留下了深刻影響,是非常貴重的、值得紀念的體驗。」
洋介先生是一個字一個字很慎重的一邊想一邊講,團長也就很認真的「はい、はい」的聽,不知道為什麼這畫面看起來太認真的反而讓台下有點想笑。
洋介「對創造出這樣的世界觀、這樣的舞台的Revoさん,和給我這個機會的紀元由有小姐,真的打從心底非常感謝。謝謝。(對團長鞠躬)」
\(鼓掌)/
洋介「但是。」
Revo「但是?」
洋介「一想到明年的凱旋公演,心就已經往那邊飄去了,完全沒有注意到今天就是本公演最後一天了。」
Revo「欸是這樣嗎?」
洋介「是的,不好意思。接下來也要每天精進技巧、不懈怠練習,更加升級自己之後站上凱旋公演的舞台。」
\(鼓掌)/
 
 
「我在唱『これからも続く戦いは〜(清唱)』的時候,洋介さん總是用非常驚人的氣勢跳出來(學了一下動作),那個要是再更升級的話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灬ºωº灬)」
 
 
OBA
伴奏是YUKI。
跳完後回頭對YUKI鞠躬,哇禮儀好端正喔~
跳的是給人奇行種印象的挺激烈的動作,結束後整個有點喘。團長就在一旁等他調整好呼吸。

OBA「那個…說到開心的事,當然還是有的。」
Revo「太好了~(*´▽`*)」
OBA「但是…」
Revo「但是?」
OBA「至今為止作為舞者活動,這麼辛苦的現場、真的是第一次遇到…(´;ω;`)」\wwwwwwwww(掌聲如雷)/
辛苦了wwwwwww
團長在一旁欲言又止的樣子也很有趣哈哈哈哈哈
OBA「在最後的最後我覺得應該可以說了…(看了一下團長)…可以說嗎?」
Revo「請講OwO」
OBA「在舞台側翼口吐白沫的倒地還是第一次…」
\欸欸欸欸欸ーーーーー!?/
OBA「大家都是!(指了指在旁邊待機的あゆ小姐和洋介先生,兩人露出心有戚戚焉的苦笑點點頭)這真的是相當貴重的經驗…『竟然會這樣!』,我自己都嚇到了…甚至都覺得有點抱歉了…」
Revo「『從鎌倉一路走了28天走到出雲大社的我竟然!』這樣?」
OBA「ww…嗯總之就是有這樣的事…但是其實,從巡演首日開始一直都當成座右銘的有兩件事,第一個是:『One Stage, One Life』。還有一個就是:『一日一生、懷抱初心、One Stage One Stage、一歩一歩珍而重之、心不動搖。』」\喔喔ーー(好帥啊)(鼓掌)/
關於這兩句,OBA自己在Blog也有寫到過,OBA關於這次巡演的日誌有兩篇,大家可以去看看:
http://obadance.blogspot.jp/2017/10/onestage-onelife.html
http://obadance.blogspot.jp/2018/01/blog-post_15.html

OBA「一直以來都是抱持著這樣的信念走來的,但是…」
Revo「嗯。」
OBA「…那個…明年的、…(一臉喪志愁眉苦臉的)一想到明年還有凱旋公演,就已經在發抖了…(當真作出了腳軟的動作)」\wwwwwww(大笑)/
Revo「還以為一路燃燒到今天終於要在最後的最後燃燒殆盡了!沒想到竟然還沒結束!」
OBA「是的就是這種感覺…不過,真的是…對於這一切真的感到十分感激,謝謝!(向團長鞠躬)」
團長也回以鞠躬。
 
 
矢島みなみ
伴奏是阿醬和淳士。
阿醬!彈了!朝夜的!主伴奏旋律!啊啊啊啊啊!!!
天啊…!
太猝不及防了…QAQQQQQ
對此團長的評語是「川崎也有Roman存在呢。」
嗚嗚嗚嗚嗚Roman啊啊啊啊啊ヾ(;゚;Д;゚;)ノ゙

みなみ「很努力的想了有什麼開心的回憶,但是因為實在太多了選不出來,所以想試著講一下悔恨的事。」
Revo「嗯、可以的喔。雖然我剛剛說的是開心的回憶,但是其實都可以的、總之就是回顧這次巡演之後印象特別深刻的回憶都可以。」
みなみ「因為我是從巡演後半才參加的,沒辦法和大家一起從同一個起點開始,這件事讓我覺得非常悔恨。」\啊…..(懂…)(´;ω;`)/
みなみ小姐是從仙台公演起參演的。
みなみ「還有一個,令人懷念的名字,我從高杉あかね小姐那裡收到了傳話(拿出一張紙條)。」\哇啊啊啊啊!/
團長看起來也挺驚訝的事先並不知道的樣子。
我記得あかね小姐是參加了前半吧,台灣公演有來的兩人舞者的其中之一。

於是就請みなみ小姐代讀あかね小姐的留言。

「『相遇以來,學習到了自己是沒有極限的,這件事特別令人高興。希望今天也是一個十分美好的夜晚,我會在法國的土地上一起獻出心臟的。』以上。」\哇…!(鼓掌)/
竟然在法國啊…!
 
 
「從途中開始參加,雖然可能會有點寂寞,但是對我們來說是有新夥伴加入,能夠以新鮮的感覺繼續後面的巡演日程,這也是很大的貢獻。謝謝。」
 
 
接下來從歌姬開始。
 
 

MANAMI

今天舞者也是給MANAMI擺出了完美的雙翼之光陣形。

Revo「不知道為什麼舞者們對MANAMI就很溫柔(笑)」

然後就請MANAMI講講印象深刻的回憶。
MANAMI「『思い返せば〜辛いこともあったけれど〜迷いなく笑い合い、歩んでこれた気がした』這樣的!」一開口就唱起了雙翼光。
MANAMI「很感謝讓我唱了這麼多歌,在那之中,果然、因為在本篇裡唱的也是『生與死』的歌曲,所以安可曲也幾乎都是關於這方面的歌,然後在這裡面要說到開心的回憶的話、『Moon Pride』真的很開心!」
\wwwwwww/
『Moon Pride』是偶像歌嘛閃閃發光超可愛又很熱鬧,和那種主題比較嚴肅的歌氣氛就不一樣,我也聽得很開心!

MANAMI「平常都是一個人唱的歌,像這樣和其他歌姬一起,在舞台上全力裝可愛、(團長在旁邊比了個KIRA☆的裝可愛手勢!)唱這麼棒的歌曲,『Moon Pride』真是太開心了!啊、不是只有『Moon Pride』才開心喔!」
Revo「特別開心對吧?」
MANAMI「特別開心!」

月香

月香出場的時候,舞者們像牆壁一樣擋在她前面不動,月香先是滿頭問號的試著推了一次,舞者文絲不動,月香就更用力的要硬闖,舞者就突然以被撞飛的動作倒了下去wwwww
Revo「根據歌姬改變態度的舞者們ー(笑)」

月香一邊走還一邊回頭看了兩三次,一臉『剛剛到底什麼情況』的表情w

月香「回憶啊…」
Revo「嗯,有什麼印象深刻的回憶嗎?」
感覺題目已經全完全變成『印象深刻的回憶』了。
月香「我在不是自己出場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是待在舞台側翼那裡看(指了一下舞台兩旁),然後啊、還蠻…各種暴走的。」\wwwww/
說完月香自己也笑了,「啊、是跟著曲子的喔,像這樣跟著節奏擺頭之類的。」
Revo「月香記得蠻多其他人的曲子的呢。」
月香「是的(笑)常常就唱了起來。這種…怎麼說呢,和觀眾一起享受每場公演…每天都不一樣的部分…嗯?到底該怎麼說?」
Revo「啊沒問題的有聽懂的,就是Live感嘛。」
月香「嗯對這種Live感,每次公演感受到這種Live感就很High。哇淳士さん今天用了不一樣的打法!之類的。」
Revo「之前有一次淳士用了超級不得了的過門(即興襯音),結果我連小節線在哪都搞不清楚了(笑)嘛現在想起來這也是很好的回憶呢。」啊ーー這個我記得,我有去到那場,雖然忘記實際上是哪場公演來著了,不過的確那時候淳士的鼓和CD差超多的完全不一樣!
聽到團長這麼說淳士在位置上雙手合十擺出了十分抱歉的姿勢w
月香「Live就是有非常多這樣的事,這些全部都能看到、我覺得很開心。呃…這些全部、都是很棒的回憶…我講不太好…」
Revo「不不意思有傳達到了喔,『全通最棒了ーー!(舉拳)』對吧?」\wwwwwww/
月香「最棒了ーー!」
 
 
「不只各位,在台上的我們也都享受著公演喔~」
那真是太好了…!QwQ

柳麻美

麻美出場的時候舞者們在她旁邊繞著圈團團轉,最後還越過麻美在她前面交錯迴轉再走回台邊。麻美一邊走一邊被嚇到超可愛的www
Revo「總感覺被耍了欸www」
麻美「從我前面穿過的時候『過、過不去!』(比動作)的慌張了一下(笑)」\好可愛ーーー!/
Revo「給我們展現了可愛滿點非常感謝ーー(笑)」

然後就是問有沒有開心的回憶。

麻美「怎麼辦呢~開心的回憶有好多,不知道該怎麼選,不過…(有點害羞有開心的快速說到)講了好多關於三笠的話題很開心(*´艸`*)」\wwww/
Revo「的確講了很多呢www34場公演大概有30場公演都講到了吧(笑)」
麻美「不管話題是什麼都可以講到三笠那邊去!我認為這就是我的使命!(*´∀`)」
麻美「還有另一個,說到唱歌的部分的話,這次的安可的日替曲,事前收到樂譜的時候就十分激動,實際演唱的時候也很開心。雖然說之前也是這樣、過去從來沒有唱出過的音域被寫在樂譜上,看到的時候就『不妙啊(ヤバイ)』『這超不妙的啊』一邊這樣想,每天專心練唱,現在終於提升到能站在這個舞台上的程度了。這次能夠讓我參加演出,而且不只本篇,安可也讓我演唱了很多歌曲,真的讓我成長了很多。」
麻美「還有就是,在巡演中深深的感受到了和大家的一體感。在演唱『牆內家(もし壁)』的時候感覺比上一次巡演的時候與大家更接近了,雖然並不是C&R,但是大家的這個(舉拳揮舞)和我的這個(曲中有的舉手的動作),我感覺是一樣的、是聯繫在一起的。真的是非常幸福的一段時光,謝謝!」
 
 
「她上次的巡演也有參加,所以應該也有許多感觸很深的地方吧。」

松本英子

終於輪到英子媽媽了~
之前一直被舞者欺負的英子媽媽今天會如何,超期待的(*´∀`)
團長叫了英子媽媽的名字後…突然傳來了英子媽媽「哈、哈、哈、哈、哈!」的笑聲!大家(包括台上的成員們)都往他們進入舞台的那一側看去,舞者也回頭看,但是沒看到人!

然後!

英子媽媽高聲笑著從上手側(反方向)走出來了!
還一臉勝利的伸手指著舞者們www
舞者們紛紛露出大受打擊的樣子跪倒在地上www

會場整個大w爆w笑w
包括團長在內的舞台上的成員們也都在笑w
一徹大哥又笑到差點翻過去了wwwwww

出場畫面可以參考推上的圖repo:https://twitter.com/ppp_ch82/status/929538606007435264

然後洋介先生不只跪倒在地上還用十分入戲的表情抽搐?扭動?總之就是還做了其他動作,然後英子媽媽就:「洋介先生好恐怖!」
其實英子媽媽出來前舞者們有交頭接耳在商量事情,結果英子完全沒有給他們機會直接從反方向上台了www

Revo「適時放棄也是很重要的呢(笑)」
英子「我已經沒辦法相信他們了(冷眼看著舞者),staff們超!級!熱心的幫了我的忙,『來來!』『從這邊走!』這樣,我感動得都要哭了!!」\超w級w大w爆w笑wwwwwwwww(鼓掌)/
然後團長為了讓不清楚前因後果的人能搞清楚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就說明了一下英子媽媽如何好幾次被舞者們無視、還以為今天是不是終於能成功做些什麼了,結果英子媽媽乾脆放棄了從反方向上台了這樣。

然後會場再一次給英子媽媽送上了掌聲w

團長就問有沒有什麼開心的回憶。
英子「剛剛的就超級開心的啊w」\wwwww/
英子「是什麼呢…但是果然,這次巡演裡有幸演唱了許多母親的歌,這讓我深刻自覺到自己是一個母親。每次演唱的時候都會覺得,那種全心全意為孩子著想的感情,原來我心裡也一樣充滿著這樣的感情啊。到底為什麼Revoさん能寫出這樣的歌詞呢?」好耳熟的問題啊www
英子「真的是、我認為Revoさん絕對有生過孩子!!(肯定)」
不行了這真的是太熟悉的展開了www會場的羅蘭們都在笑www
英子媽媽還繼續非常認真的重複,「我真的這麼覺得!一定是這樣對吧!」
然後さすがに被身為母親的人這麼用力的斷定,Revo也有點不太好意思了。
Revo「雖然常常被這麼說…這種時候我通常會回答『大概我前世是母親吧』這樣…」
英子「才不是前世!(斷言)如果是前世的話那就是根本沒有忘乾淨吧。」
Revo「成為母親啊、成為船員啊、經歷了各式各樣的事呢。」
英子「太厲害了…所以是前世的記憶都很清楚的保留下來了吧。」
Revo「大概就像回音一樣吧…嘛這個話題還是到此為止比較好(笑)」
英子「說得也是呢~另外就是我個人很喜歡DJ Revo這個環節。因為各種樂器真的很厲害,我們在舞台上和著各位樂手的現場演奏唱歌,真的是感動到發抖、感動到起雞皮疙答的程度。在這之上又能聽到某種樂器的為主角的現場重新混音,真的會讓人覺得『想聽更多!』呢。乾脆能出成CD就好了。」\喔喔喔喔喔喔喔!!!!!(鼓掌)/
英子媽媽把我們想講的話講出來啦!!!!!
Revo「做成CD的話有點…因為這原本就是Live感嘛…反過來說辦個DJ Revo的Live怎麼樣?」\哇啊啊啊啊啊!!!!(用力鼓掌)/\辦嘛!!!!/\辦嘛!!/
英子「會變成怎麼樣啊…?」
Revo「全部只有這個的話有點不太行吧,還是要有更正經一點的東西才行。那個、要平均才行。」
英子「但是超級想去的欸…」
 
 

福永実咲

実咲出場的時候,先是兩位女性舞者用著華麗的舞步跟了上去,実咲發現之後就轉頭看,然後舞者就流暢華麗的退回去,接下來男性兩位舞者好像要接替著跟上去,但是被実咲盯著看就走了幾步就放棄了默默回原位站好。結果実咲走到定點後還看著舞者們笑了一聲:「噗w好可愛…w」
洋介先生和OBA一臉震驚www『竟然被說了可愛(´⊙ω⊙`)』這種的www

Revo「剛剛好像發生了謎之Live感www」

關於巡演中開心的回憶。
実咲「雖然有很多…不過,『青春如煙火』的間奏、啊這個好像會劇透…沒關係嗎?」
Revo「嗯沒關係。」
実咲「『青春如煙火』的間奏,歌姬們會做各種各樣的事、是自由決定的。比如說去大阪的時候就表演了吃章魚燒的動作,有點像小劇場那樣。那個真的很開心。然後在想這些動作的時候也很開心。
我幾乎沒想出幾個就是了(笑)」

其他歌姬在旁邊用一種『欸実咲明明也有想很多』的表情指了指她。歌姬們感情真的很好呢!

実咲「然後,Revoさん對我們的小劇場有反應也很令人開心。」
Revo「『今天會做些什麼呢~(假裝回頭張望)』這樣,還是挺在意的。」
実咲「那很令人高興呢。」
Revo「不過也有看不太懂的時候(笑)」
実咲「也是呢(跟著笑)還有就是,超越自己音域極限這件事。」
Revo「原來自己還可以唱到這麼高音啊,會有這種感覺對吧。雖然我作為出這個課題的人這樣說好像沒什麼立場lllb」\wwwww/
実咲「我從來都不知道自己能唱到這個地方,所以很感謝Revoさん讓我發現這件事。」
我記得是Ceui在七平的時候吧?說到因為井戶子跟她一直以來唱的歌風格差很多,收到譜的時候還很疑惑為什麼會讓她唱這首歌,實際試唱之後被所屬事務所的人說很適合唱這種孩子氣的歌。Revo真的很擅長發掘出歌手沈睡的才能呢。

最後就是樂手的部分了!興奮期待!
 
 

YUKI

Revo「今天在DJ Revo的時候被選中了呢。」
YUKI「被選中了呢,謝謝~」

開心的回憶
YUKI「開心的回憶真的有很多,稍微講一下跟舞台沒關係的開心回憶可以嗎?」
Revo「嗯可以的。」
YUKI「啊不過後面還是會跟舞台有關的(д) ゚゚」
Revo「好的。」
YUKI「這次去到很多不常去的地方公演,然後就常常大家一起去吃飯和觀光,互相有很多交流,也增加了對彼此的了解。我覺得這也對舞台表現有所影響,那個、大家的笑容都變多了,我覺得很開心。像是一徹さん…其實我和弦一徹さん經常在各個Live上碰面,但是通常都只有在舞台上才能說上話,所以這次的巡演我真的覺得很棒。度過了非常快樂的一段時光。」
YUKI和一徹さん都是經常作為支援樂手到處參加公演的人,會經常碰面也不奇怪。不過原來沒什麼機會說上話啊…
這段講到一徹さん的時候他就在座位上點頭認同。
 
 

淳士

鼓的位置在後面高起來一點的地方,團長問到淳士的時候就在牆壁那邊半跪下來和淳士對話。

淳士「我一直都在搖滾的領域裡打鼓,到現在也已經打了十幾年了,但是我真的很喜歡Revoくん的音樂的世界。讓我能演奏到遙遙超越了我自己的音樂類別的音樂,覺得很感激。因為我沒有演奏過搖滾以外的曲子,有很多在搖滾的領域裡不會有的風格,比如圓號啊、還有舞者也在,和這些真TM厲害的專業的人們(クソすごいプロい人達)一起在舞台上,一起建立起Revoくん音樂的世界,把觀眾也捲進來、觀眾也都願意回應,一路這樣下來,真的是…真的很幸福,謝謝!」
\(鼓掌)/
淳士「雖然並不是說我以前沒有投入感情在演奏,但是像是『十四文字的留言』之類的、在這種抒情歌裡,Revoくん的歌詞真的很讓人容易移入感情,怎麼說呢、讓我感覺能更加的投入到歌曲的世界裡。而且舞台上的演出者們的這個一體感、這種一起創造一個東西的感覺,真的很令人開心。
雖然說有開始就有結束,但是還是會覺得說『要結束了啊…(感嘅)』呢。但是真的很開心。我在抒情曲裡打鼓打到口吐白沫也是第一次(笑)『時間啊~停止吧!(唱)』啵啵啵啵(表演累到口吐白沫的樣子)」\wwwwwwwwwwwwwww(鼓掌)/

淳士講得超認真的,團長也就很認真的聽,結果在最後還是來了搞笑的結尾,團長就有點反應不過來,延遲了幾秒鐘之後才說了「謝謝!」

「認真的回答雖然很棒,但是最後要就這麼認真的收尾好呢還是該怎麼樣收尾好呢,稍微猶豫了一下,不過果然最後還是加入了輕鬆的結尾,謝謝淳士~」
 
 

長谷川淳

阿醬「雖然只是很小的事…『十四文字的留言』在一開始的彩排的時候,淳ちゃん有一次錯過了進入演奏的時機,」
阿醬叫淳士是叫淳ちゃん,感覺好可愛www
Revo「(試著回想)『咚隆隆』、間奏的時候的那個?」
阿醬「不是,是我要開始的地方。」
Revo「最一開始的地方?」
阿醬「對對,最一開始的地方。(對著還在回想的團長)有吧?」
Revo「對、有的(想起來了)」
阿醬「嗯,從那之後就一定、每次每次都會用眼神交流『要好好進入演奏了喔!』,就像變成規定一樣。這次的34場公演每次這麼做之後就特別安心,『要上了喔!』『淳ちゃん、要開始了喔!』(看向淳士、淳士就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著點頭)」
大天使阿醬…!
淳士的監護人阿醬!
Revo「因為是心地善良的阿醬嘛,如果是邪惡的阿醬就會故意在不對的時機看過去讓淳士混亂了(一邊說一邊笑)www」
阿醬「(跟著笑)www實際上有遇到好幾次危險的,彩排的時候,淳ちゃん在那邊很認真的『喀鏘喀鏘』的玩,結果就沒有看過來(笑)啊、不過正式演出的時候都有好好看過來的。」
阿醬「還有一件事。上次的巡演我唱了蠻多次歌的。」
Revo「雖然不是全部,但是的確唱了不少呢www」
阿醬「本來想說這次輪到自己的時候也都來唱唱歌好了,結果最後發現只唱了2次。今天是最後一天了想說來唱一下。」\哇啊啊啊啊啊!!!/

阿醬「要彈貝斯的話不太好拿麥克風就是了…」
團長馬上站到阿醬右邊充當人型麥克風架,阿醬先是「啊啊啊~」的試著起音,然後就邊彈貝斯邊唱了兩句幻之名曲『我的心臟在右邊那又怎樣』!

「因為也不能擅自增寫曲子,所以阿醬只能唱自己聽過的部分,應該也為此苦惱了一下。謝謝~」
 
 

五十嵐宏志

ラッシー「今天終於到了第34場公演了呢。真的是很長期間的巡演啊。」
對不起ラッシー有時候講起話來長長一串聽不太清楚,我只能記自己聽得清楚的部分…

ラッシー「很多事情現在想起來都是很美好的回憶。剛剛雖然YUKI也講過了,真的是營造出了很好的カンパニー感、(對觀眾)知道カンパニー嗎?」カンパニー=company,就算沒聽過這個字大概也能抓到那個意思。就是團隊感吧?
ラッシー「該怎麼解釋…就是那種大家團結一致的感覺。和以團長為首的成員們有很多的對話交流,能有這個機會真的覺得很感謝。」
ラッシー「還有特別是,在團長後方的那位樂手(伸手比了一下,團長就轉頭去看)、弦一徹大哥。」一徹大哥突然被tag驚訝了一下w
ラッシー「經常被邀請去喝酒,然後常常回過神來就發現已經天亮了。在一起喝酒的時候經常被提到的就是、(清了一下喉嚨)『五十嵐さん,solo的部分要不要一起更自由的演奏看看?(模仿)』」
這裡講到「solo的部分」是用另一個音樂術語不過我沒有記住…
一徹大哥一副『是有這回事』的點頭。
ラッシー「然後從某一場公演開始,我就試著挑戰隨心所欲的自由彈奏,一直到今天的公演。真的讓我覺得這次的巡演非常開心。」
雙翼光裡鍵盤和小提琴的接續solo每次都超期待的!這種每次都不一樣的地方就是Live現場令人無法自拔的魅力啊~就算去了十幾場,也還是想要去更多更多場,因為每場公演都是獨一無二的啊!
ラッシー「啊、還有,明年的凱旋公演,第一天我不在、只會參加第二天,請各位多多指教了。(對觀眾席行禮)」
 
 
Revo「明年的凱旋公演,ラッシー雖然只能參加第二天,但是第一天的ラッシー的部分也不是用錄音的音源,而是會從ラッシー參加至今的每場公演中選出最好的部分、雖然每場的演奏都很棒!但是會從裡面再選出精華部分用在第一天的。」
 
 

弦一徹

弦一徹「雖然要說開心的回憶,但是我在這次巡演裡90%都不怎麼開心啊~(拎起樂譜本甩了甩)」\wwwww/
安定的一徹大哥www
其實在輪到一徹大哥之前就有看到他在整理樂譜之後闔上,看起來這個開場白是早有預謀了呢(笑)

弦一徹「說得也是…這次的巡演中覺得最喜歡的地方,是最一開始國王大人的MC的時候,『有沒有今天是第一次來LH・SH的演唱會的人ー?(今日はリンホラ・サンホラのコンサートに初めて来たよ!の人いますか?)』的這個地方我真的很喜歡。」
一徹大哥每次都叫他國王大人(王様)這一點我超喜歡的!
Revo「嗯嗯。」
弦一徹「那個『今天是第一次來(初めて来たよ!)』的說話方式我很喜歡。」
Revo「等等是在說我的部分嗎!?(((゚Д゚;)))」
\wwwwwwwwwwwwwwwwww/
弦一徹「是的(認真),然後對國王大人的提問就有些人刷刷的舉起手、然後周圍的人就…(想了一下)『歡迎!(いらっしゃい!)ヽ(✿゚▽゚)ノ』的鼓掌。」
那個『歡迎!』我真的沒有誇張他真的就是用了→ヽ(✿゚▽゚)ノ這樣像開了花的語氣在講的,嗚嗚嗚一徹大哥怎麼這麼可愛!
弦一徹「那個真的是每次都很開心啊~」
Revo「『嘿嘿嘿~給我掉坑吧!』這樣的感覺w」
哇被你看穿了www
弦一徹「嗯嗯,然後,雖然不是經常、但是我偶爾會看一下SNS(社群網站),感覺羅蘭們的用字遣詞啊、對別人的關懷啊,真的都很溫暖…」
啊啊啊一徹大哥原來會看推特啊!!!
之前真希小姐點的那些讚是不是就是要拿給一徹大哥看的!
一想到我之前發過被真希小姐點讚的告白po就覺得有點暈嗚嗚嗚…

聽他這麼講台下有些覺得不好意思的笑聲,一徹大哥可能誤會了以為大家覺得他在開玩笑。

弦一徹「欸?好笑嗎?是真的是真的,真的覺得大家都是很能體貼別人的人。我在這個業界工作很多年了,這樣的…集團?雖然感覺用這個字不太好、真的很少見。羅蘭和國王大人的這種關係性,我覺得很…(思考)…總覺得想不出好的日文來表達…本來想說『很棒(すてき)』的,但是感覺這麼說太普通了,說『可愛(愛しい)』的話我又不是喜歡什麼的…」
跟個人感情無關而是客觀上的受到感動這樣…?
弦一徹「總之就是覺得真好啊ー這樣。雖然現在社會上有各種動盪,但是我會祈禱各位的未來盡量不要發生任何悲傷、不幸的事。」
溫柔的一徹大哥…!
弦一徹「嘛、還有國王大人也是,希望國王大人的未來盡量不要發生討厭的事。進擊的巨人接下來不是要有第三季了嗎?雖然我也會祈禱主題曲擔當不會換成國王大人以外的人,但是萬一!萬萬一!如果真的發生了,因為實在太可憐了,我會請國王大人喝最喜歡的紅酒喝到飽的。」\哇喔ーーーー!!!(鼓掌)/
弦一徹「開玩笑的——!(嘘でーす!)」一邊說一邊比出剪刀手。學團長的語氣學得好像www
Revo「噗wwwww如果是Romanée-conti的話價格會比較可怕喔(笑)」團長在這裡是真的笑出聲了,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弦一徹「說得也是www」
Romanée-conti是世上最貴的葡萄酒,新酒也要7萬台幣、陳酒都要上看十萬,被稱為葡萄酒中的黃金。
 
 
「我作為主辦方,其實不太清楚我的活動以外的場合都是什麼樣子,所以被這種、去過很多不同活動現場的人稱讚說創造出了很棒的現場氛圍(空気感),我真的超級開心的!謝謝!。:.゚ヽ(*´∀`)ノ゚.:。」\(鼓掌)/
「一徹大哥雖然很溫柔,但是是不會說謊的人,所以應該是真心這麼認為的!」一徹大哥ニコニコ的笑

怎麼說呢,不是說『希望各位的未來能有好事』而是『希望盡量不要發生悲傷不幸的事』的這一點,的確也是很有「很溫柔但是不會說謊」的感覺。那種深刻了解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天真,但是還是希望能給予別人祈禱和祝福的感覺。
 
 

弦樂團成員

今天的代表是藤田クリスティーナ(Christina)

藤田「那個、我沒想到會在最終日輪到我…(緊張)」
Revo「背負著整個弦樂團的期望呢~」
你不要讓人家更緊張啦w
藤田「雖然是很個人的事…我在大約第五場公演的時候改了名字。」
Revo「的確改了呢。」
藤田「那個…總覺得…一生都不會忘記的,作為Christina…」
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改名的,可能是他們出演者之間才知道的話題吧…?
藤田「還有就是,不管在哪個會場,觀眾們都非常的熱情、非常溫暖,我覺得Revoさん真的很厲害。
這次和演出的成員們、還有工作人員們有很多聊天的機會,感受到大家真的都是很棒的人,自己能和這些人一起演奏,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能有這次參加的機會,真的很感謝。」
藤田小姐也是一字一句一邊想一邊講的,看起來真的很緊張的樣子。

然後詳細的記不清了,但是團長說了一下關於藤田小姐改名的事,他好像也是最近才知道原因的(這段記憶很模糊…),然後說像這樣知道一些關於個人的事,就更能產生親近感,在音樂的表現上應該也有一些好的影響。(記憶模糊!)
 
 

西山毅

Revo「那麼最後壓軸的當然就是Band Master的、西山ANIKI!」
ANIKI比了一個很帥的姿勢打招呼

ANIKI「在80年代、我人生最顛峰的時候,經常在像這樣2、3千人規模的會場演出,大概是3天一場的頻率,(對台下的騷動反應)很厲害吧?這在那時候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是最近這種規模的演唱會真的愈來愈少了,大概都是很小的Live House、或是體育館級別的,所以對我來說這種幾千人的演唱會真的讓人很懷念。我在舞台上的時候、當然好好傳遞音樂是最重要的,但是除此之外,能像這樣開心的擺弄吉他(比了一下他常常做的甩吉他的姿勢),真的很有以前的感覺,所以對於能參加這次巡演真的很感謝。」\(鼓掌)/
ANIKI「還有就是,這次能和這些厲害的人一起演奏真的感到很光榮。(看著其他樂手)」
這邊會場大家大概是覺得還會講些什麼,所以沒有鼓掌。
ANIKI「啊咧?怎麼了這個沈默?」\www(鼓掌)/
Revo「大概大家都太感動了沒辦法反應了w」
ANIKI「還有就是,我啊、啊不小心講了『俺』lllb、我真的覺得在這個環節裡和各位羅蘭的距離拉近了許多,非常感謝~」→ANIKI自稱是用『僕(ぼく)』這裡不小心講了『俺(おれ)』
\(鼓掌)/
ANIKI「還有啊、大家都最喜歡Revoさん了對吧?」\最喜歡了!!/\喜歡!/\喜歡!/
→然後面對台下的大告白團長在一旁很不好意思地笑了。非常之害羞,可愛www
雖然信也寫過很多次了、他也一定知道我們是喜歡他的,但是果然能有這種當面說給他聽的機會真的很珍貴!超感謝西山ANIKI!
ANIKI「是吧,其實Revoさん真的很重視你們,接下來的話說出來我可能會被開除…」
Revo「欸?!(擔心的看過去)」
ANIKI「(想了一下)管他的。在演唱會最後結束的時候,大家都會合唱『獻出心臟!』對吧?」\是的!/
然後團長好像知道他想說什麼了,笑得很難為情,一臉想說什麼欲言又止的樣子w
ANIKI「那個其實不只有你們在唱,我們也都在舞台側翼聽著各位的合唱、和大家一起唱的。」\啊…(感動)/
我記得SH的演唱會的話最後的國歌他們是不是也會聽完…
這種台上和台下一體感、親近感,真的很棒…QwQ
ANIKI「這種事他都不會說對不對?」\(用力點頭)/
ANIKI「這種地方讓我覺得非常溫暖、非常美好,所以希望大家,當然其中也包括我、今後也能繼續支持Revoさん喔!(向大家比心臟禮)」\好的!!!!!!!(用力鼓掌)/
 
 
「那個啊、這個完全是以大家都是第二次參加為前提的話了…(ANIKI在旁邊比道歉的手勢)啊沒事、完全沒問題的。(對會場)今天演唱會最後會讓大家一起唱『獻出心臟!』喔~」\wwwwwww(鼓掌)/
「完全不會被開除的。其實就像ANIKI說的,最後我們都在舞台側翼那邊,一邊聽著各位的歌聲、一邊跟著合唱,然後最後一起『來、鼓掌!!』這樣。」\(鼓掌)/
「所以之前在某場公演的時候,有過『一起唱嘛!』『不要走一起唱嘛!』這樣的話,其實是有一起唱的嘛!」我後來才知道那是香港公演第二天的時候,認識的夥伴有去,有聽到有人這樣喊話。真好啊他都記得呢~QwQ
「眼睛能看到的東西不是一切。是因為我們已經沒有在這裡(舞台上)的必要了,那是各位一起歌唱的時間。這件事希望能傳達給大家。」\(鼓掌)/
 
 
成員介紹環節到此結束

「今天也花了很長的時間呢,我想暖身運動是必須的~請各位先起立吧!」
然後他在看會場紛紛起立的時候又說,「我記得坐太長時間好像腰反而會麻,大家都沒事嗎?椅子夠軟所以沒事嗎?」\沒事ーー!/
…團長這難道是你的切身經驗?
說得也是喔他在製作期的話是不是會好幾十個小時都坐著工作…坐太久腰痛腰麻表示腰椎有問題了快去看醫生啊啊啊(д) ゚゚!(被腰間盤突出搞得一整個月不能動的過來人)

然後弦樂組稍微調了一下音(主要是聽到一徹大哥的琴聲),接下來就是暖身環節。
暖身運動的時候看到実咲和月香互相踢來踢去,MANAMI一如往常作出了一看就是有在練瑜伽的高難度柔軟動作,團長先是乖乖做了幾個伸展運動,然後在原地一邊蹦蹦跳跳一邊甩手。

暖身運動結束後

「雖然說過很多次了:覺得只有自己不會出事都是假的ーー!都是幻想ーー!會受傷就是會受傷的,真的要小心ー!!」

然後就介紹說接下來要送上最後一首歌『青春如煙火一般』,說到為什麼要把這首歌排在最後,「在最後的時候像這樣什麼都不想的大玩大鬧也是很重要的。本篇的時候都是很正經的,要去承接艾連和其他進擊的巨人裡的角色們所背負的、悲傷也好、痛苦也好的一些東西,但是在最後,『不管這些了!』『總而言之就開心大鬧一場吧!』這也是Live很重要的一部份。」

接下來一樣說了有些動作,但是不會特別講解,想做的人可以自由跟著做這樣。

「其中也有要跳起來的瞬間、也有像這樣踢飛什麼的瞬間,前排的人要小心不要被我們踢到了喔~還有一些像這樣(做青花裡的動作)、這樣(做動作)、或是像煙火『碰碰碰碰碰』這樣(做動作)。」他在那邊一直比動作好可愛喔www

「其實合唱團的人也是,被魔鬼紀元由有逼著練習了舞蹈動作喔〜(笑)」合唱團的成員紛紛點頭。
之前有講過,紀元由有小姐是長年與Revo合作的編舞家。

中間又講了一些要大家放開玩的話,

「你們還記得我在今天一開始的時候說了什麼嗎?『誰才是在今天的公演中最開心的人』,現在我就已經超開心的了!所以各位…放馬過來吧!!!」\\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青春如煙火一般』!」
 
 

青春は花火のように

他今天在青花真的是極度歡騰,到處跑到處跳,中間間奏歌姬在做小劇場的時候他就開心的跑去加入,推薦參考圖片比較好理解:https://twitter.com/ppp_ch82/status/931032001997545473

然後人家歌姬們舞者們的走位都是定好的嘛,間奏快結束的時候歌姬們就散開回到自己的定點,結果他因為亂跑,要回Center的時候路徑剛好被卡住了,就慌慌張張咚咚咚小跑著繞了一大圈奔回開唱的Center位,差點沒趕上,超可愛的wwwwwww

合唱團真的也全程做動作,一邊演唱一邊做動作什麼的,對合唱團而言應該也是很稀奇的經驗了吧(笑)

青花結束後,成員們就先暫時退場放樂器整理什麼的,然後再上台列隊。
 
 

謝幕

全員出來列隊的時候,一徹大哥率先就坐下了,然侯弦樂團的就跟著坐下。結果今天今天一徹大哥不用ヤンキー座り了,變成很乖巧的抱腿坐,超可愛的!
第一排的大家才剛蹲坐下,團長就看過去然後說「啊咧?一徹大哥用了好可愛的坐姿www」然後一徹大哥就在那邊笑w

「還好沒有人穿裙子,大家都很安全。」\欸欸?/

大家都看向英子媽媽,順帶一提英子媽媽是很優雅的正座。

「啊有一個人是!因為是長裙所以應該還安全…感謝招待www」喂www

「SAFE!沒問題沒問題的,不會被告的沒問題的(一邊看著英子小姐)」英子媽媽在一邊沒辦法的直笑。

然後就講解接下來會號令「獻出心臟」和要回以「jäger」這樣。

「各位的『jäger』愈大聲,愈能讓成員們感受到『我今天真是完成了不錯的工作啊』喔!」

接下來就是慣例的
「川崎支部!『心臓を捧げよ』!!!」\\Jägerーーーーー!!!//

歌姬們一樣分成左右兩組分別給台下飛吻。
團長一樣趁大家退場時去喝水。

話說他在台上太鬧騰了,最後這段MC的時候兩邊的頭髮呈現對稱的翹兩撮在那邊隨著他的動作晃啊晃的看起來超可愛的www
貼一下推上的圖片repo:https://twitter.com/watership03/status/929300732821438464

終演MC

成員都退場後團長回到台前繼續MC。
先說了「謝謝」,聲音有點沙啞,然後他就:「…『我是森進一(模仿)』…雖然變成像這樣的聲音,但是沒問題的ーーー」森進一是日本演歌歌手,以獨特的沙啞的嗓音作為特徵。
你!好好!保護一下嗓子!?
嘛不過之後的長篇大論(無誤)聲音都很正常,應該就只是吼完後暫時的啦。
第一天還說不能講到30分鐘、結果今天還真的就講了半個小時www
嘛因為是本公演最後一天了嘛…千秋樂了呢…QAQ

「真的是…好快……好快啊…」他講這句話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忍不住寂寞的感嘆,聽他這樣講我眼淚都快流出來了…QAQQQ

「到底快不快現在正在用我腦袋裡的電腦高速計算中!…但是果然回顧起來還是覺得很快啊(感嘅)。時間或許就是這樣的東西吧。根據愛因斯坦的理論,時間不是絕對的,太難的東西這裡就不提了,大家應該在學校有學過了。時間是會縮短或變長的,大家應該都有手錶吧?同樣是一分鐘,雖然長度是一樣的、如果不一樣就糟了,但是經過之後回頭看,覺得這一分鐘是長是短,意外的其實每個人的感受都不一樣。
所以,雖然感覺有點寂寞,但是反過來說或許也是一樣的。…啊、和什麼的反過來說、我來說明一下。不好意思這個大叔就是有這種壞習慣,在自己腦袋裡計算完了、因為已經導出結論了,就直接把結論講出來了。」
原來有自覺的啊,聽他講話聽多了的確會發現呢他這個習慣。我覺得這大概是他腦袋好的關係,所有的事情一瞬間就思考完畢了,結果講話跟不上思考,不知道這個跟他經常吃螺絲是不是也有關係。

「悲傷和痛苦也是一樣的。快樂的時間不管再怎麼長,回顧的時候總是會覺得一下子就結束了,痛苦的時間則是會覺得好長、怎麼還沒結束。但是那也是這個瞬間的事,結束之後也會覺得:什麼啊才經過這麼點時間而已嗎。」

「Live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雖然可能有很多種思考方向,但是我認為Live是承載了很多很多東西的。『開心』雖然是最優先考慮的,但是Live並不是從頭到尾都單純只有開心,各位在覺得『開心』的時候,那份開心裡大概也包含了很多東西,在那裡面也是有著『悲傷』的。」

「這麼想的話,在思考什麼是『樂趣(楽しみ)』、什麼是『開心(楽しい)』的時候,就更加拓寬了我的視野。一邊感受著這些事,一邊看著各位的臉,繼續著巡演…就讓我覺得想要盡量留下更多的『開心』。」

「開心是一瞬間的事。在覺得開心的瞬間,下一秒開始這個開心就會慢慢地減少。但是,覺得開心的瞬間是確實存在過的,在這裡、在今天、在這個晚上,是確實存在過的。只要你相信這件事,即使接下來迎接你的是漫長的痛苦,這個開心的瞬間一定還會再來的。絕對會。…說絕對可能有點不負責任,但是畢竟我就是這樣不負責任的大叔,所以我還是要說:會再來的。」

「為了這個,我已經提前站在各位的未來歌頌各位的榮光了。」\(鼓掌)/
 
 
「各位可能還不會知道,但是下次見到各位的時候,我一定會再創造出開心的瞬間的。因為大家的快樂也會傳遞過來,所以到那個時候、我是不可能不開心的。我已經確信這件事了ー!」\(鼓掌)/

「RPG裡通常都會有使命啊信念啊這類的東西,但是這種東西我想並不是突然就決定了的,就算在16歲的生日突然被說:這個世界正在被魔王威脅,你是勇者的後代、去吧!也不會就這樣一瞬間就下定決心要去…剛剛說的是勇者鬥惡龍的設定ww」\wwwww/
然後還繼續說了什麼爸爸是個只穿褲子?裸著的什麼?勇者鬥惡龍完全不清楚,不過聽他講這些就覺得很好笑w
補充:看了這則推→https://twitter.com/tyouyou/status/929040802336063488
之後懂了他想講什麼了。好像是勇者鬥惡龍3的設定。

「好的剛剛這些全部CUTー(慣例的剪刀手)」
 
 
「這種東西我想並不是突然就決定了的,而是因為一直以來做了哪些事才產生的。道路這種東西,並不是一開始就存在的,並不是因為有道路所以往那個目標前進,而是一邊迷惘該往哪邊前進而走出來的。
來做音樂吧、把這個音樂傳遞出去吧、來辦演唱會吧,雖然不知道接下來會怎樣,但還是這樣一路做過來了,然後回頭看,才看到走過的地方成為了道路。雖然不是筆直的,但是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是踩出了道路的。
大叔是在這樣做了十年以上之後,才終於開始覺得『做出了像是能稱為道路的東西』的。」

「所謂的道路大概就是這樣的東西吧。像是人間國寶不是也會這樣說嗎,幾十年幾十年的堅持著一樣東西、可能過了80歲以上才突然說出,自己好像懂了。年輕人可能會覺得『欸!!』吧,那樣可以說是人類的頂點的人說出『終於懂了自己的道路在哪裡』這樣的話,那…自己也只能努力了吧。即使要創造出道路是很辛苦的,但是道路這種東西就是這樣在延續的。所以我也會繼續下去的。抱歉!這段話我會再說得簡短一點!」\www/
畢竟時間上也有限制呢,末班車之類的。雖然如果沒有時間限制的話是很想就這麼一直聽下去的。我很喜歡聽他講這些認真的話。當然搞笑的時候也很可愛w
然後他那個『抱歉(ごめんっ!)』超可愛的,鼻音很重有點像小孩子www

「就是像這樣,通過這次的巡演、經過了34場公演,才稍微看到了一點道路的樣子。一場公演一場公演雖然都只是各自的事,但是點和點聯繫起來的話,就會形成像是『軌跡』一樣的東西,這是我在這次巡演裡很深刻的感受到的事。
對不起前言太長了、所以,今天這場公演,覺得自己是最開心的人,舉個手?」\\這裡ーーーーーーー!!!!!//

他自己把手舉得高高的,然後看著刷刷舉起手的會場。

「好多人啊!這下我要輸了~哇喔有個女孩子舉了兩隻手!!我輸了ー!可惡拿著麥克風沒辦法舉兩隻手啊ーー!」\wwwww/

「但是這個誰也沒辦法當裁判吧!所以說的人就贏了ー!」\(歡呼+鼓掌)/
團長和大家都是贏家呢!

「既然大家都覺得自己是最開心的,那麼接下來說的事也希望各位能記住。」
 
 
「你所感受到的這份快樂,雖然是你自己創造出來的、但是也並不是你自己一個人創造出來的。那是因為有今天在這裡的、與你共享這份快樂的人們在。還有,從第一場公演到今天的第34場公演,在這次的整個巡演中接收到的所有正面積極的能量。今天我說我打算要享受這場公演、實際上就是說要享受包含了今天在內的整個巡演本身。所以如果你覺得『今天很開心!』那實際上就是代表著『這次的巡演很開心!』。」
\(鼓掌)/
他看著我們鼓掌,就接著說:「所以能不能也為了參與了這次巡演的出演者們鼓掌呢?」
\(用力鼓掌)/

長長的鼓掌時間,在大家的掌聲中,他還說了「完成這次舞台的,不只有出演者們,還有一直以來辛苦工作、支持著這個舞台的工作人員們,希望各位也能為了工作人員獻上掌聲!」
 

「還有雖然今天無法到場,但是參與了至今為止的33場公演的人們,也請各位為他們送上掌聲!」

然後也是長長的鼓掌時間,「這次的巡演能夠讓你覺得開心,也是因為有他們參與了這次的軌跡。不過因為他們沒有到場,沒辦法直接聽到這番話,所以將這份心情傳遞給他們就是今天在場的各位的工作了,請代替我傳達吧。」
\\好的!!!!!!//
公演結束後在推特上大家都認真幫團長把這段話擴散出去了喔!
 
 
「這些說完,大致上我認為非說不可的事情都講完了。」一邊思考一邊往下手側移動

「不過還有一件事,我覺得想要好好說清楚的話…在場刊裡…各位都買了嗎?」\買了!!!/

「我到底寫了什麼雖然記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應該是有寫了:『致兩個月後的你』到底該說些什麼、我還不清楚。這樣的話。」\(點頭)/

「我在這次的巡演裡針對這件事也有好好思考過了。當然演唱會要讓各位開心是最重要的,但是,這次的『進擊的軌跡』演唱會由『致兩個月後的你』開始、在全國包括海外巡迴,那麼到底對兩個月後的你該說些什麼呢?我認為在巡演結束的時候應該能找到答案。
但是啊…其實、沒有。」\ww/

「沒有的。能用語言說出來的話果然是沒有的。雖然是這樣說……(認真思考了好一陣子)……身為作曲的人…那個、漫畫的最新連載昨天發售了,看完後,我覺得、沒有什麼能對艾連說的話了。」雖然早就猜測過他會不會看,但是還真的在昨天今天連續兩天公演中間把新連載看完了啊www不愧是進擊的鐵粉www

「雖然沒有能說的話,但是身為作曲的人,我覺得想要傳達的東西都已經在歌裡面了。」\喔喔ーーーー/

「所以、雖然一直都是讓各位喊『jäger』的,但是偶爾我也想自己喊一下。囚われた屈辱は~」就這樣清唱起了紅蓮弓矢,一直唱到了『紅蓮の弓矢~』的一整段。

「這次的巡演可以說就是從這首歌開始的。和『進擊的巨人』的project就是從這首歌開始的。然後漫畫從一開始,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現在到達了這個嶄新的局面,是一直在前進的。『紅蓮的弓矢』這首歌,我是以艾連為印象做的。然而在艾連他經歷了各種事之後,這首歌究竟是不是還是相稱於艾連的主題曲呢?我曾經這麼想。但是在看過最新連載後,我確信了,『紅蓮的弓矢』就是艾連的主題曲。雖然在更之後的劇情展開中可能會改變,但是現在我是這麼想的,他是『獵人』、是『jäger』。
這麼想之後,就像自己心裡的疑惑被一掃而空一樣。雖然沒有能對他說的話,但是我能做到的就是注視著那支『紅蓮的弓矢』飛射去的軌跡。
雖然在這之後的事情我也不知道,雖然今天有人講過了『接下來也如果能繼續做進擊的巨人的曲子就好了』、各位大概也有人是這麼想的,不過…
我是真的很喜歡『進擊的巨人』喔!所以當然也有我自己的私心,但是甚至能夠超越這個私心的喜歡的東西,各位應該也有吧?所以說,曲子不是我做也沒關係。不是因為做了曲子才喜歡進擊的巨人的,就算不是現在的這個形式,我也一樣喜歡。
所以說、我會注視著那個軌跡,並且將之化為歌。這份心情沒有虛假。
牢牢的看著那支『紅蓮的弓矢』飛射的目標、現在還沒有落地對吧?這隻箭矢究竟會飛到何處,我會好好的看到最後的。我能說的只有這樣了,剩下的會用音樂傳達的。」\(鼓掌)/
在講到箭矢的目標、會飛到何處這些話的時候,左手伸出食指往前筆畫出箭矢飛射的弧度。
 
 
「講了這麼長真是抱歉。但是、各位可能都知道了,明年有凱旋公演;雖然有凱旋公演,但是我一點都不想把這些話留到凱旋公演說。如果不是在本公演中,把自己想到的事全部說出來的話,就沒辦法前進到凱旋。
凱旋公演會是『總之一起享受音樂吧!』這樣的祭典一樣的形式,還有再加上,雖然Linked Horizon不是那麼頻繁在活動的團體,這麼說有點小題大做、但是,其實已經5週年了。」\\恭喜ーーー!!!!(鼓掌)//
10/27大阪公演那時候也是,能在現場親口和他說恭喜特別開心!!!

「所以打算在那時候以現在的Linked Horizon所能做到的事情、去回顧一下Linked Horizon過去的五年。雖然是以『進擊』為名義,但是我是以大型祭典為目標去做的。所以作為『進擊的軌跡』的完結,今天有著必須好好地傳達給大家的話。我不想說『請各位等到明年』『後續留到明年再說』這種話。
這就是我的結論。」
以他來說很少見的用了『我一點都不想』『我不想說這種話』這種很直接的說法,語氣和表情也都非常認真。
 
 
「另外還有一件事,今天合唱團也來了。我其實超感動的!雖然同樣作為人類大家都一樣可以唱出歌,但是果然有著這些專業的發聲者、歌唱者站在舞台上,然後對音樂又產生了新的影響、產生出新的可能性,這讓我很感動。…我其實對生演奏挺執著的(自己笑了)之前的嘉賓出演也是這樣,那個樂器『磅!』的出聲,曲子給人的印象也是會改變的。所以把這些嘉賓全員添上…就像LH豪華全加丼一樣!雖然可能肚子會吃得很撐,但是還是希望各位都能來品嘗,凱旋公演就是為了這個而舉辦的,不嫌棄的話也請來凱旋公演玩一趟。」\(鼓掌)/
當然要去啦!
這麼豪華規模的現場演唱會,還是LH 5週年祭典,怎麼可以錯過呢!

「到時候在流程上會是更加認真更加確實的傳達音樂的演唱會。今天則是夾雜了很多輕鬆玩耍的部分,給巡演做了一個總結。」

「那麼,接下來就要進入結尾了。這個結尾,我認為不應該是我的話語,而是希望能以各位的歌聲做結束。雖然剛剛已經劇透了,但是還是讓我再說一次吧,各位、一起唱完『獻出心臟!』之後再回去吧!」\(鼓掌)/

「雖然不會有我的聲音,但是各位也不會寂寞吧?我就在那邊(指著舞台側翼)的。」
講這句話的時候是笑著的,聲調很輕鬆但是又很溫柔,就感覺我們被他重視的同時也是被信任著,很開心、很感動。

「只是、你們再出個聲好好確認一下自己的聲音?能好好發出聲音嗎?」然後會場紛紛開始了「啊~~~」的發聲練習www
然後他竟然也放下麥克風在台上做起了發聲練習!!!
聽前排的人說可以聽到他(沒有通過麥克風)的聲音!
嗚哇啊啊啊好羨慕喔好想聽喔QwQQQQ

「沒問題吧?看起來都能好好發出聲音,水黽是紅色的對吧?雖然我不是很清楚啦。」那個『水黽是紅色』出自於日本五十音的發聲練習的歌『水黽之歌』,開頭第一句就是「あめんぼあかいなあいうえお (水馬赤いなあいうえお)」

「各位能確實地發出聲音、並且在這裏(輕敲自己的胸口)都有著心臟。可以的話,也請感受一下你的心臟(手按在胸口)…(環視把手按在胸口的大家)…有好好的在跳動嗎?」\(點頭)/

「請聽著自己的聲音、感受著自己的心臟。不過到時候大概不只自己的聲音,也會聽到旁邊的人的聲音吧,那也是一種一體感。享受著這個瞬間的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反過來說,如果碰到了辛苦難過的時候,這個時候你也不是自己一個人,大家每天都努力的活著,然後在未來的演唱會上一定會再相聚,我想這麼相信。」\(鼓掌)/
 
 
最後、他用一貫溫柔又認真的語氣說道。
「這雖然是道別的話語、但同時也是我對你們最大的聲援話語。」

全場專注的等著他最後的號令

「川崎支部!!!」

「『心臓を!!捧げよ』!!!!!!!!!」

\\はッ!!!//
 
 
全場合唱「獻出心臟!」, 川崎公演、以及本次『進擊的軌跡』巡演共34場公演,就到此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