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西风散尽
※ 本连载出自公演中间的MC,无正式发布的原文文本。译文参考的原文来自民间记录和repo。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请不要将本站译文用于音像制品/出版物复制、上传、共享等侵权行为中(如内嵌至Live影像内等等)。

千叶公演 第1话「出发」

连载正文

很久以前,在一座宫殿里,国王君和领复君友好地生活在一起。
一个降雨的早晨,国王君一觉醒来,发现床边站着一条银黑色毛皮的狗1…不…
其实是最近改变了形象、从一开始的铜绿变为了金色的翼狮。

『嗷嗷、嗷嗷嗷、嗷呜——』
(国王。桌上有放着信哦。读一下吧读一下吧噢噢——)
「Re、Vi、Ve、箭头、Re、Vi、Ve…咦,不对吗?」
「Revive?」
『Revive→Revive→Revive→让我们在那里重逢吧』2

毫无疑问,这是领复君的笔迹。
那里是指哪里呢。
不可动摇的未来又是怎么样的呢。
什么都不做的话,谜团只会一味加深。
言辞在有些时候是如此无力,只有付诸行动的人才能掌握真实。
国王君鼓起勇气,为了寻找领复君,踏上旅途。3

♪渡过小河,看到了大冷杉树…♪4

选项5

1「向左走看上去有点危险,就向右走了!」
2「就算危险,还是要向左走」

投票结果

2 →「就算危险,还是要向左走」

东京公演 第2话「森林里的老婆婆」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领复君,国王君踏上了旅途。然后,向左走了。

连载正文

渡过小河,在大冷杉处向左拐,6
就像大家所能想到的那样,那里有一座简朴的小屋,
里面住着的老婆婆特别想让大家吃到美味的食物。
国王君咚咚♪地敲了门。

国王君
「有人在吗?」7

老婆婆
「哎呀,今天的客人真多啊…肚子饿了吧?」8
(国王君那时候的表情看上去就那么饥渴吗。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走进了小屋。)
「屋顶是姜饼♪9窗户也是姜饼♪墙也是姜饼门是姜饼♪地板也是姜饼♪」

国王君
「再这样下去就要没完没了了,请给我您引以为傲的糖果屋!」
(国王君说道。要是不在这里打断的话,老婆婆大概就会一直唱下去了。)

吃完点心,国王填饱了肚子,想要向老婆婆道谢。

国王君
「老婆婆,这个炉灶,不觉得看上去有点危险吗?」
「有灶炉在确实有点担心啊。要是被人从背后一脚踹进去就十分Toys"R"Us…不对,是很危险」10

于是,国王君把王国特制的烤箱作为礼物送给了老婆婆。 现在的话还赠送运用了气旋集尘技术的戴森吸尘器11哦,价格优惠!
运费自然全免,手续费也全部由japanet承担!12
…骗你的!一会儿就有城堡里的人来为您安装。
吃饱了的国王君,继续着寻找领复君的旅途…

选项

1「西行吉岁三(这就走)」13…也就是说,几历星霜14
2「往看上去就会有乌龟被欺负的海岸前进」

投票结果

2 →「往看上去就会有乌龟被欺负的海岸前进」

东京公演 第3话「在海岸边」

前情提要

曾经如此亲密共处15的领复君不见了,国王君去找他了。
在大冷杉处向左拐,发现了一座小屋,里面居然开起了姜饼大狂欢。
作为用餐的回礼把烤箱送给了老婆婆,朝着看上去就会有乌龟被欺负的海岸前行,几经生死,终于到达目的地了!16
之后的前情提要只会越来越长,所以很多地方就很随便了,请各位同学自行预习。

连载正文

这是一片非常美丽的海。
在沙滩边上玩耍的孩子们简直天使!
并没有人在欺负乌龟。
…就是没有这样的坏孩子啊…
有一位老人静静注视着这片平和的景象。

老人站在沙滩边看着玩耍的孩子们,国王君向他打了招呼。

国王君
「这片海真是美丽啊。」

老人
「这里以前风浪很大,也很不容易。
不过,就算伤亡众多,大家也没有就此屈服,反而重新振作了起来。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这样,每一次都振作起来了啊。」

国王君
「老爷爷,【不可动摇的未来】何时才会到来呢?」

老人
「这我可不清楚,不过,就算时代有所动荡,只要再次崛起就好。我们这代人就是这么过来的。
大海会夺走许多我们珍视的事物,但同样也将它们带回。
正因如此,我珍视这片海,也认为它十分美丽」

国王君听着老爷爷的话,正感慨万千…
这时候,那家伙出现了!…对,正是那家伙!!
就是那家伙。乌龟。超级亢奋的乌龟。
那家伙…那家伙过来了!!

乌龟(Alexandores)
「今天晚上、通宵达旦、一起疯吧!呼!!」

一口外国人口音的乌龟,Alexandores登场!!
坐在Alexandores身上,国王究竟会去往何方呢。

选项

1「今晚也去龙宫城?」
2「今晚去去冥府?」

投票结果

2 →「今晚去去冥府?」
陛下「国王君第四话就死掉了。接下来的公演是在埼玉吧?能坚持到北海道吗?」

埼玉公演 第4话

前情提要

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不见了(下略)走过小河之后,老婆婆十分玩具反斗17
国王君在生死之际挣扎了数次,最终还是死掉了!

连载正文

垂直坠落下去,那里就是冥府。18
走下昏暗的阶梯,能听到野兽凶猛的咆哮声。
那是凯洛凯洛凯洛凯洛贝洛斯吗…?19
不对,其实是Lion君。

国王君
「Lion,不要这样威吓别人!
不要紧张,那是有着黑银色皮毛的Pluet啊。」20

冥府里也能发现地平线里因为各种理由死去了的人们。
阶梯的尽头是一个类似大房间一样的地方,四周是明灭的烛台。
遭人忌讳的死亡代名词,统治冥府的神明,冥王大人出现了。

冥王
「♪啦——啦啦——啦——(下略)」21

拥有巨大身体的冥王大人出现了。

冥王
「国王君,你来做什么?虽然能见到你很高兴,不过现在就到这里来略微有点太早了吧?
把这个作为惊喜也有点过头了吧。就那么想让母亲大人感到困扰吗?」

国王君
「其实我也不想死的,但被东京第二天公演的那帮家伙们杀掉了。那帮家伙的好奇心连国王都会杀掉。」
「不过,身为王者,只靠强权是无法真正达到治世的。能让他们开心也是地平线之王的职责!」

冥王
「哟哟哟哟哟」22

国王君
「话说回来,领复君有到冥府来过吗?」

冥王
「哟哟哟哟哟…很遗憾,没有来过啊。」

国王君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心想。

选项

1「有点累了,就在这里生活吧」
2「还有没完成的事,还是回去吧」

投票结果

1 →「有点累了,就在这里生活吧」

北海道公演 第5话

前情提要

如此这般大发厢车。23
国王君因为埼玉那帮超低能24的原因死掉了。不过,我们还是无视埼玉的选项,继续这个故事。
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不见了,国王君一路寻找着他。
绕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在沙滩边上呼!朝着冥府砰。
因为还有没完成的事,就和冥王说了想回到地上。

连载正文

国王君
「无论如何我都想回到地上!」

冥王
「你还没有完全死去。即是——假死状态」

国王君
「假死状态……!」

冥王
「成功通过试炼的话,就让你回到地面上去」

国王
「真的吗……?那、那个试炼是……?」

冥王
「你要去找一把特殊的枪。是在这冥府里最重的一把枪……!」

哟哟哟哟哟……冥王大人回去了。
国王君开始寻找可能有枪的人。
不一会儿,他遇到了一个爽朗的长发王子。

国王君
「你知道谁有枪吗?」

Leontius
「我没有用来刺杀女人的枪。」25

总觉得论点有点偏差。

中途过程省略。

又过了一会儿,国王君遇到了一个留着蓝胡子的年长男人。
国王君和他说了下来龙去脉,对方这么回答了。

蓝胡子
「就让我来刺穿吧朗基努斯♪」26

这个枪一定代表别的意思吧,国王君这么想到。
国王君看着叹息之河,叹起了气。
在他身边,还有另一个注视着水面的青年。

「Excuse me?」

国王君走近他,问道。

国王君
「难道你也在找枪吗?」

青年
「什么、枪?你在说什么?」

面对青年的疑问,国王君解释了事情的经过。

国王君
「如此这般大发运输」27
告知了来龙去脉。

青年
「很抱歉,我并不知道有那样的枪。帮不上你的忙真是不好意思。」

国王君
「这样啊……那么,你又在找什么呢?」

青年
「我在寻找的是我已经死去的恋人。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
……难道这就是,命运?」

选项

1「这样啊。也许你们的命运就是再也无法相见。」
2「说不定她还没有死呢。」

投票结果

2 →「说不定她还没有死呢。」
陛下「北海道的观众们真温柔啊」

福冈公演 第6话

前情提要

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
穿过玩具反斗的妖怪枞木
在沙滩边呼!
朝着冥府砰!
假死状态now
冥王试练中途略有挫折
面对叹息之河边上烦恼着的男人提出的问题
「不,说不定你们无法相见是因为她还没有死去啊。」
国王君如此回答。

连载正文

「说不定她还活着呢?」
「这样啊,我倒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看着青年的脸颊染上红色,国王君继续说了起来。
「我相信,她就算到了如今,也背负着自己的命运,坚持着以诗歌为生也说不定呢。Endymio先生!」28
「这样啊,我以前总认为曾经深爱的花朵早已枯萎,却没想到瓦砾之下也会有花朵绽放啊」29
就在这时,国王君的身周突然出现了眩目的光芒。

然后,国王君清清楚楚地听到了。那位大人的声音。
「哟哟哟唷唷唷,国王君找到了冥府最重的枪了,干得不错。」
「最重的枪…heavy spear…最重的spear…同情思量」30

「说到底还是冷笑话吗————!!」

这么一吼,国王君不知不觉就倒在了那个沙滩上。
头上枕着某人的大腿。
「啊啊太好了,您醒了啊。」
那个人是……

选项

1「Baroque少女」31
2「Luna Ballad」32

投票结果

2 →「Luna Ballad」

广岛公演 第7话「现实与虚构的狭缝中」

连载正文

国王君醒来之后,得知Luna正在寻找她的恋人。
可是,她的恋人正是自己先前在冥府遇到的Endymio。
国王君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所在的世界正位于名为地平线的牢笼之中。
而正因为自己创造了这个故事,他非常清楚她的末路。
即使光辉从眼中消失,口中的诗歌被夺走,她也会继续吟唱下去吧。
国王君意识到,无论发生什么,自己都想继续创作音乐,同时也意识到失去声音这件事的可怕之处。
但是,和Luna的对话让他十分感动,不管是怎样的结局,她应该都可以接受吧。
她也许就是国王君理想的姿态。
那么,自己究竟能否活得像她一样呢!
身为地平线统治者的自己不应介入故事之中,不过为了来场的诸位,还是告诉她恋人的下落吧。

选项

1「能找到他就好了呢」
2「那个人已经死了哦」

投票结果

2 →「那个人已经死了哦」
陛下「广岛可真是个危险的地方咧……」33

新潟公演 第8话「4X路线:理应追寻的那个地方」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滩边呼!朝着冥府砰!假死状态now…紧跟着就是朗基努斯枪!
沉重的枪就是同情关心。靠枕人大腿完美复活。
面对寻找恋人now的Luna
「那个人已经死了哦☆」国王君如此应对了!

连载正文

面对突然的坦白,Luna没能反应过来。
不由地回了一句「什么?」。

国王君
「那个人的话已经死了哦——」

这一次,尽管明白了话中的意思。
「什么」
可是,为何?为何要将这种足以破坏故事脉络的重大事实用如此轻佻的口气道出,她完全无法理解,不由得再次疑惑了起来。

国王君
「Luna小姐。即使如此,你也将继续歌唱吗?」

Luna
「这个世界上,并不只会发生自己所期望的事情。」
「就算是不容易接受的事实,我也做好了接受一切的觉悟。
可是,我所希望的是将自己亲自走过、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亲身体验、亲身感受之事,由自己的双唇唱诵。而不是直接唱诵你所说的话语。」

国王君
「你愿意相信我吗?…我确实是会说谎。可是,我讨厌在这种事情上说谎。」

说着,国王君摘下了墨镜。

Luna
「请不要误会。我一眼就知道您没有在说谎。
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我的骄傲。
也是从现在已与我死别的他身上,所学到的东西。
这样下去,我将无法继续创造出自己的诗歌。毕竟我还没有走到应当追寻前往之地…」

国王君
「这样啊…。那么,如你所愿,你就继续旅行吧。
希望你终有一天能走到你所追寻的地方,在那里继续歌唱。
那么…不。
能在这里相遇也是一种缘份,最后还是让我来随便说个故事吧,这是刚才受你照顾的时候,我所做的梦。
有一个深信恋人已逝的男人,在冥府不断寻找着她,这个男人对我这么说。」

Endymio
(如果她还活着的话,希望她到生命的最后为止也不要放弃,继续用诗歌颂咏生命。
当然,我还是希望能马上见到她。
要说没有这种心情的话便是骗人了。
可是,人之一生不过数十载。
若是怀着期望等待,这段时光便犹如刹那,弹指即逝。
而我对她的爱是永恒不变的…)

Luna
「哎呀。说什么刹那,还真是随心所欲呢。
不就是自己能一直保持年轻吗…他究竟知不知道,在这段时间里,女人脸上会多出多少皱纹呀?
在我变成满脸皱纹的老婆婆之后可也要让你继续爱我啊。
可要请你好好负起责任来啊,Endymio。」

听着国王君说起那所谓随便说说的故事,她的眼眶中浮现出了些许泪光。
两人分别之际,她告诉国王君,她似乎在某个地方看到过疑似领复君的人。那个地方是?

选项

1「Lesbos岛」34
2「埃罗芒阿岛」35

投票结果

2 →「埃罗芒阿岛」

爱知公演 第9话「大海的证明」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滩边呼!朝着冥府砰!假死状态now…紧跟着就是朗基努斯枪!
沉重的枪就是同情关心。靠枕人大腿完美复活。
放出「你的恋人的话已经死掉了哦☆」这样的话,国王君朝着埃罗芒阿岛迈进了!

连载正文

睁眼闭眼看到都都是大海。岛的影子都看不到。36
不过经过多久,都无法到达追寻之地。
是因为船员们都是低能吗?
国王君的船陷入了之前在哪里听说过的一种状况。
类似TNG37这种的。
今天,太阳也庄重地照耀,而低能的海鸥们也是那么的…烦。38
定睛一看。有一艘船正在缓缓靠近。传说中的海盗船。
海盗船开了过来,拦住了国王君的船。
这莫非是领复君的连载开始以来,第一次要进入战斗剧情了吗。
究竟会如何呢。
海盗们在船沿上插上匕首,利用挂有抓钩的绳索,将水面上的船互相固定,一个接着一个身轻如燕地跳上了这边的船。
海盗们开辟道路之后,悠然而来的是一个蓄着小胡子的独眼男人。

独眼男
「放弃挣扎,赶紧老老实实交出值钱的东西吧。
只要你们不做无谓的抵抗,我就不会夺走你们的性命。
别看我这样,我可是海上的绅士啊。」
他如此宣言。

国王君
「如果你们真的缺乏先天条件,我确实可以接济你们,
但你们的身体明明那么健康,为什么不从事生产性的工作?
运用了智慧,人类才会从中感到喜悦。
此外,还能通过使用道具而产出每日的粮食。
生产才是人类的尊严所在,
只靠掠夺才能生存下去的话,与野兽又有何区别。」

独眼男
「哎——呀。这可真是了不起的一番话。
不过我们可不是来听你说教的,对此表示莫大遗憾。
既然你这么说了,就来试试看那什么人类的尊严,
能否抵挡野兽的獠牙吧。上啊!」

唔噢噢哦哦!海盗们嘶吼着攻了过来。

锵!锵、锵、锵锵锵。

国王君抵挡着攻来的海盗,一边避开致命之处,一边将他们一个个斩落。
这都要归功于他因超重力39而腰腿有力,因渡海征服40而剑术有成。

独眼男
「呵。还挺能干的嘛…。
野兽的獠牙不管用的话,那就让狼来当你的对手如何?」

就那个刹那!!
船长背后的沉默男人向国王君放出了强烈的杀气。而下一个瞬间!
闪光着的剑戟、剑戟、剑戟。
两人依旧在对峙,对方紫色的眼睛里若隐若现。国王君对着那个男人说道。

国王君
「你在做什么啊?现在可不该在这种地方鬼混吧。
你妹妹的事情…已经不在乎了吗?你应该前去的地方…!!」
他如此问道。

选项

1「难道不该往Lesbos岛去吗?」
2「不管怎么样总之要去埃罗芒阿岛」

投票结果

2 →「不管怎么样总之要去埃罗芒阿岛」

爱知公演 第10话「走向更大的悲剧」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滩边呼!朝着冥府砰!假死状态now…紧跟着就是朗基努斯枪!
沉重的枪就是同情关心。靠枕人大腿完美复活。
放出「你的恋人的话已经死掉了哦☆」这样的话,在前往埃罗芒阿岛的途中遇到了Elef,
不管怎么样总之要去埃罗芒阿岛了!

连载正文

Elef
「什么,埃罗芒阿岛?到那里去就能见到Misia了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我在找妹妹啊?」

国王君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只有Moira知道,我就姑且这么说吧。
至于第二个问题,那是因为我就是地平线的创造者啊。」

Elef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你也一定是神之眷属吧。
你那扭曲的暗黑眼瞳说明了一切!」
(不错,按照他们所在地平线的文化水平,就不要说制造墨镜了,就连那是墨镜都无法识别出来!)
「只有Moira知道啊…。有趣。
那么我也和你一起去吧,去埃罗芒阿岛!」

Elef
「达蒙41船长…虽然时间不长,不过也受你照顾了。
当然,我也不觉得这样就还完了你的恩情。
等完成了我的目的之后,我还会回来报恩的。在那之前你可别死啊!不过现在应该还没关系吧。
我还没有在你背后看到影子。」

达蒙船长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还是加油吧。
就算是这样的我,也曾有个妹妹。
笑起来像是银铃摇动。
如果还活着的话,大概也有你这么大了吧。」
如此轻声说着,看上去像是船长的达蒙粗犷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寂寞的表情。

达蒙船长这么说着,船员们都露出了感伤的表情。

那么,在埃罗芒阿岛到底会有怎样色色的展开等待着他们呢。
还是说,只是空有色情之名?
而国王君将要面对的又是?

选项

1「变态神官」
2「Idolfried Ehrenberg」

投票结果

2 →「Idolfried Ehrenberg」

兵库公演 第11话「39J路线 绝世美女 」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滩边呼!朝着冥府砰!假死状态now…紧跟着就是朗基努斯枪!
沉重的枪就是同情关心。
靠枕人大腿复活过来的国王君,将寻找妹妹中的Elef的命运也牵扯进来,
终于到达了追寻之地,在埃罗芒阿岛登陆了!

连载正文

埃罗芒阿岛…那是一个美丽的岛屿。
船停泊到了港口之后,国王君在沙滩边发现了一个愤愤不平的男人…不,帅哥。

Ido
「喂Hans!到底是谁说这里都是裸体美女的啊!
我再也不要相信你说的话了!什么这里地上的乐园…也是痴女42的乐园什么的。
根本就是胡说八道啊!」

Hans
「船长船长——!我找到了嘿!绝世美女!…
不过,刚过去一搭话人家就飞快逃走了」

Ido
「你说什么!」

Hans
「在我被充满成熟魅力的臀部夺取心神的时候,不知不觉就…」

Ido
「什么成熟的臀部!这、这可让人把持不住!」

Hans
「老大你难道不是胸派的吗?」

Ido
「闭嘴!胸部是很好但是屁股我也喜欢啊!」

狼听到了这对话。

狼(Elef)
「什么!臀部充满成熟魅力的绝世美女!
那样的女性,除了Misia之外还能有谁!」
(希望诸君用山田俊司43的声音脑补下面这句 by革命老师→)这只是一个笨蛋哥哥。

狼(Elef)
「那个美女去哪了!?」

Hans
「哇啊!她、她、她往山里走了」

听了这话的两人,争先恐后的飞奔而去。
逃走的男人名为Elefseus,追赶的男人名为Idolfried
被独自遗留下来的国王君,只能茫然地立于一旁…44

Ido
「抢先偷吃不可饶恕!世间所有的美女都是属于我的!」

Elef
「你说什么!我怎么能把宝贵的妹妹交给你们这样的禽兽!」

Ido
「什么!美女是你的妹妹吗!?哥哥大人——!」

Elef
「滚,谁是你哥哥大人啊!」

正当Elef在悬崖边快要被Ido追上的时候,Elef一脚踩空…

Elef/Ido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疾驰而去的冲动再也无法制止。45
犹如互相纠缠一般滚落悬崖,Baroque的男人们…。46
如果这是在那个大林氏的故事里,就该轮到两人灵魂互换了吧。
不过,这是我所创作的革命故事。
…即是说,这是Elefried的诞生!!47
而正在那时…

某一个谜一样的男人,给国王君带来了让人惊愕的情报…

选项

1「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就是领复君!」
2「领复君…那个男人我可熟悉得很!」

投票结果

2 →「领复君…那个男人我可熟悉得很!」

兵库公演 第12话「78T路线 领复君 」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滩边呼!朝着冥府砰!假死状态now…紧跟着就是朗基努斯枪!
沉重的枪就是同情关心。
靠枕人大腿复活过来的国王君,将寻找妹妹中的Elef的命运也牵扯进来,
终于到达了追寻之地,在埃罗芒阿岛登陆后,谜之男人向他搭讪了!

连载正文

国王君被人带到了村长面前。

村长
「我就是令狐」

国王君
「这根本不是领复君好吗啊啊啊啊!」

村长
「你把令狐说上10遍试试?」

国王君
「令狐、令狐、令狐、令狐、令狐、令狐、令复、领副、领、复?」

村长
「正是老夫」

国王君
「为毛啦啊啊啊啊啊啊!」48

国王君喊出了关西风的吐槽。

国王君觉得,这个岛上大概已经不会再有什么领复君的线索了
还是趁早出发离开这里吧。

还有两个男人…
妹癌晚期病人
与色狼晚期病人,这两个人还没有回来。
但要是一直顾着他们的话,这个故事就要没完没了了,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还是不要管他们了。
(要不然真的就结束不了了啊!)

…虽然这么说着,还是让我们稍微追溯一下过去…

两人落下的悬崖之下,
居然有一口深井张大嘴巴等着他们。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躲」
再过头一点就要竖起「\Id在咏唱/」49的flag了,
不过他们还是轻身避过了。
可是,Elef对妹妹的深爱之心与Idolfried的下流之心合体
Elefried,就此降生。
而后,Elef剩下的邪恶之心成为精神体,与在复仇剧幕后默默活跃的白妆之人融合…
这即是,Elechen的降生。50

与此同时,正准备出海的国王君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

1「死亡与叹息与风之都Ilion」
2「可疑的老板娘每晚暗中活跃的黑狐亭」

投票结果

2 →「可疑的老板娘每晚暗中活跃的黑狐亭」

栃木公演 第13话「157H路线 黒狐亭」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滩边呼!朝着冥府砰!假死状态now…紧跟着就是朗基努斯枪!
沉重的枪就是同情关心。
靠枕人大腿复活过来的国王君、,把Elef也牵扯进来一起去了埃罗芒阿岛。
因为妹癌恶化,Elefried爆诞。顺带也诞生了Elechen。
以为是领复君的人其实是令狐村长,断了念想的国王君朝着下一个地平线…朝着Next Horizon迈开脚步了!

连载正文

到了下一个地平线的国王君,内心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地紧张着。
而这都是因为,他在思考,要如何走进黑狐亭。

选项(1)

1 普通地说「夜安(Guten Aben)」
2 吊嗓子说「晚晚(Aben Aben)」
3 通俗地说「我打扰了」

投票结果(1)

2 →「晚晚!」

连载正文(续)

国王君
「Aben Aben!我打扰啦——」

乡下妹
「要打扰就给我滚」51

国王君
「啥!?」

这就是那个,黑狐亭那个没礼貌的乡下看板娘吗…国王君这么想着。

真是的,好想看看老板娘长什么样啊。
…这时候,他看到了火热的视线!(←用“听到了美妙的传说52!”的旋律来唱)

老板娘
「啊呀,这可真是个好男人啊!
来来,欢迎来到黑狐亭呀。贪吃鬼先生。
你想点的是我们这儿闻名的最高的…不对。
我最拿手的肝脏料理?53
还是要·点·我·呢?」

老板娘的视线似乎已经…完全锁定过来now!!?
(国王君:不!不好…在被干掉之前不先下手的话就不妙了!!)54

乡下妹
「你在说什么呗!这怎么可能呗——」
乡下妹在这时伸出了援助之手。
(国王君:说的好啊!呗妹)
乡下妹「谁要吃那种东西。老爷看上的明明是俺!俺才年轻好看呗!」
(国王君:不对不对!不对啊!呗妹!你想要把国王君带去哪里啊!?)

老板娘
「真是的。你吵死了。果实都是在快腐烂的时候才最好吃了啦。」

乡下妹
「是说你明明已经烂透了呗!」

老板娘
「你说什么!!啊?(生气」

黑色的狐狸和橙色的狐狸,两只狐狸开始了丑恶的斗争。
为何人类无法将其切断呢,那使争斗不断重演的恶性循环。55
国王君正想趁机悄悄溜走…可这时,
两人停止了争吵。

国王君
「别为了这种无谓的事争吵。
如此美丽的女性,不适合做出这等愚蠢之事。
你们二位可都拥有美妙的潜力啊。
只能从你们之中只选择一个这种事,普通的男人根本做不到。
这个选择太过究极了。
如此痛苦、如此悲痛,都快撕裂了我的心。
啊啊。多么罪恶的女人啊!!」

老板娘
「哎呀,也是呢,不可以再继续增加罪孽了呢。」

乡下妹
「是咧是咧。」

国王君运用从Idolfried那里学到的尊重女性的言辞与疯狂的说话方式,总算是让现场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国王君
「原来的话,我还是想说着『我要享用了』56拿下二位,
我的心都快要被撕裂了,
但这次前来黑狐亭确实有个东西我必须要点一下。
今天是8月14日…栃木公演…
我想吃饺子————————!!」57

国王君这么说着,轻描淡写地就提出了飞越地平线的提案。

老板娘
「真是没有办法哪…
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就做给你看看吧。
赌上黑狐亭的招牌!」

乡下妹
「好咧好咧,先要穿越一下地平线呗」

中略…。

老板娘她们为了国王君,穿越了地平线,做了一顿饺子。

…而后,国王君向老板娘询问她是否知道领复君。老板娘回答了他。
老板娘对国王君说出的话是…

选项(2)

1「领复君?啊啊,我熟悉的男人里有过这么个人啊」
2「领复君?啊啊、是那晚的那个肝脏……」

投票结果(2)

2 →「领复君?啊啊、是那晚的那个肝脏……」

静冈公演 第14话「315B路线:飞越地平线的力量」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滩边呼!朝着冥府砰!假死状态now…紧跟着就是朗基努斯枪!
沉重的枪就是同情关心。
靠枕人大腿复活过来的国王君、,把Elef也牵扯进来一起去了埃罗芒阿岛。
因为妹癌恶化,Elefried爆诞。顺带也诞生了Elechen。
以为是领复君的人其实是令狐村长
断了念想的国王君来到下一个地平线,拜访黑狐亭,顺便去找找领复君的情报了!

连载正文

老板娘
「噢噢,是那晚的肝脏啊。评价很不错的呢」

乡下妹
「是咧是咧。挺好吃的呗。」

国王君
「咦咦!!老板娘你不会是,把领复君做成料理了吧!?」

没想到领复君居然已经死掉了…
这场旅行是毫无意义的吗?

国王君
「这就是你所希望的世界吗,Moira啊。58
不…栃木啊——————————!!」

绕过危险的巨大冷杉,还被流落到埃罗芒阿岛和冥府之类的地方…。

(嗯?…冥府…?等等、冥府里可没有领复君啊!?
是因为这里是相异的地平线…简称为「异地」!…的故事对吧!?)
国王君这么想着。

意识到了这点的国王君,用上了这即是…连光也无法逃脱的暗黒超←重↓力↑59
相当轻易地飞越了地平线。

「Moira啊、不、栃木啊!」
不,这是另一个地平线的故事啊!简称为另地的故事!
于是,国王君再次跨越了地平线。

第14.5话「44F路线:橙狐亭」

国王君这次到达的地方是旅店「橙狐亭」,充满乡土气的老板娘每晚不停地口出暴言。

国王君
「请问——这里不是黑狐亭吗?」

乡下妹
「这都啥时候的事咧!?现在这里是橙狐亭啊。」

国王君
「上一任老板娘出了什么事吗?」

乡下妹
「前任老板娘的话,因为坏事做太多被抓走了啊。
黑色秋千摇啊摇。
现在俺是老板娘了呗。」

国王君
「原来是这样…」

变成了老板娘的乡下妹
「做啥咧。
虽然这边已经不再做肝脏料理了,但其他好吃的东西也有好多的呗。
就这么吃个够吧。
不过、别忘了给钱就是!」

(照这个样子来看,这个地平线里的领复君也许还没事)
国王君这么想着。

这时候…。

踏踏踏踏…喀嚓。

Elefseus
「听说在这工作的是个有个性的美女…。
这样的美女,除了Misia以外别无他人!
不这绝对是Misia!Misia,
快出来——!哥哥我来啦——!」

妹癌晚期的男人出现了。

(啊啊,这样啊。
若是没有遇到我,他也不会到埃罗芒阿岛去啊。)
国王君为他祈祷着。

可是…Misia并不在这里。
看着这样的Elef,国王君思考了起来。

选项

1「在这个地平线里也不太行啊……」
2「希望这两人能在这个地平线里活着再次相见……」

投票结果

2 →「希望这两人能在这个地平线里活着再次相见……」

韩国公演 第15话「地平线的迷路人」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中略!——

在黑狐亭超←重↓力↑!
在相异的地平线(异地)的橙狐亭中,遇到了正在寻找Misia的Elef。
遵从静冈的选项,国王君开始计划让Elef和Misia再次相遇了!

连载正文

为了Misia,和Elef一起出发前去Lesbos岛!!

国王君
「Elef,你似乎因为太过急于寻找妹妹,而成为地平线上的迷路人了。
本来,就自身立场而言,我并不希望过于干涉你们故事的整体发展,不过,看在善良的静冈国民的份上,我就特别帮你一次吧。」

Elef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但你若是知道Misia在哪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
那是我的妹妹,是我仅存于世、非常重要的、独一无二的家人啊」

国王君
「本来应该在到达Lesbos岛之后应该先去Astra殿60的,不过这样说不定也已经来不及了,还是就这么直接去Hydor神殿61吧。
走了,超←重↓力↑!」

…因为一副来不及的样子
就用超←重↓力直接去了Hydor神殿…

第15.5话「与命运抗争」

和Elef一起到达的地方是Lesbos岛。

Elef
「…这、这里就能找到Misia吗?」

似乎还来得及。

国王君
「Laconia军似乎还没到。
再过不久,你那被囚禁着的妹妹就会出现在这里了吧。
Elef,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若是要向命运露出獠牙,就得要亲手将女神降服啊。
祝你武运昌隆。超←重↓力↑!」

祈祷着Elef能见到他深爱的妹妹
国王君朝着下一个地平,用上了超←重↓力↑

第15.75话「夹缝的地平线」

Elef在那之后究竟怎么样了,我也不清楚。
那是一个,与银盘略有不同的地平线的故事了。
而那个故事的结局,是不会对银盘中记载的故事本身带去什么影响的吧。
不过,这个故事还是会流传出去的吧,地平线的旅人们,会描绘出他们各自的结局吧。
有多少旅人,就有多少种解释,同时也有同样数量的正确答案。
是身在光芒之中观察影子,还是在影子之外看到光芒。
想像力。
创造出故事本身的,一直都是人们的内心。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时钟钟摆的声音,逐渐变响。
国王君沉浸于思绪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如同风车一般,太阳循环往生。
如同摇篮一般,月亮拥抱死亡。62
壮丽与寂寥共在的回廊。
国王君所到达的地方是朝夜之间的夹缝…
那个房间里有一个如同天平一般同时倾向死与生的男人。

男人如天平一般伫立在房间中心,他静静张开了嘴唇。63

Hiver
「这里是,朝与夜的夹缝。若是本来,无论生者死者,任何人都无法存在于这个地平。
陛下,为什么您前来拜访此处了呢。」

选项

1「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不会呆太久的,不要在意」
2「Hiver,我大概,是来见你的……」

投票结果

2 →「Hiver,我大概,是来见你的……」

大阪公演 第16话「313F路线:神之天命」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滩边呼!朝着冥府砰!假死状态now…紧跟着就是朗基努斯枪!
沉重的枪就是同情关心。
靠枕人大腿复活过来的国王君,把Elef也牵扯进来一起去了埃罗芒阿岛。
因为妹癌恶化,Elefried爆诞。顺带也诞生了Elechen。
运用超重力飞越了地平线,所到达的地点是朝与夜的夹缝。
「您为什么前来拜访此处了呢,陛下」
面对问出这个问题的男人
「Hiver,我一定是为了见你才来的」
国王君这么回答了!

连载正文

Hiver
「陛下…,您到底是在哪里学会这种攻略台词的啊!是埃罗芒阿岛吗!?
我之前就应该说过了,在这个地平线里无论何人何物,都无法存在。
为什么您到这里来了呢。
您可真是让人困扰啊。」

国王君
「可是我~,好想见Hiver的啦」

Hiver
「不要说什么可是。
就算听到这种胡言乱语,我也一点都不会高兴的!」

(…都这种时候还傲娇by革命

Hiver
「再说了,只要您需要,无论何时,我都会赶到您的身边。」

国王君
「真的吗?」

Hiver
「千真万确。身为陛下第一位臣下是我的骄傲。
不过,还是请不要再继续使用超重力的力量了。
各个地平线各自有其独特的重力,
也就是所谓的固有秩序。
若是破坏了此秩序,各地平线之间就会互相干涉,整个世界也会随之混沌。
能够在地平线之间穿梭,也就意味着能自由脱离属于该地平线的重力圈。
陛下,请用常识想想吧,这样不是很狡猾吗。」

国王君
「咦?」

Hiver
「这是犯规啊。」

国王君
「咦、犯规?我…红牌!?」

Hiver
「不要说什么红牌了,您的生命能量本身都快亮红灯了。
在地平线之间穿越本来就是一种特别厉害的力量,需要承受超反动的超压力啊!
普通的话穿越一次就要归西…就会被消失的。」

国王君
「什么、我会死吗?…这么说我还可能会消失的吗!?」

Hiver
「您随心所欲乱发了好几次超重力吧。
在韩国这边也有翻译的问题,确实不好办,可您跳得都是平时的两倍了…
除此之外,还用上了自身的生命能量,驱动超重力带上了Elef穿越!
至今为止没出什么事也是很厉害了。
只不过,请不要觉得下次还会有这样的好运了。
您确实是地平线的创造主。
在用于创造的书桌上,在您的笔下,地平线的一切都会随您所想。
然而,您并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明。
既然已经身在地平线之中,就要遵守地平线的秩序」

国王君
「哎、这样我很困扰的啊~Hive君~。
要是不能再用超重力的话,到底要怎么才能回到原来的地平线呢?
我得去找领复君,再说还有可爱的国民们等待着我的回归(也就是领土征服)呢?」

选项

1「这样难道不好吗,让我们永远留在这里吧。在这里您有我呢。国民?那种东西怎样都无所谓的吧,呵呵呵…啊哈哈哈哈」(黑Hiver出现)
2「可以尝试一下Violette和Hortense用过的方法。一开始也许会有点痛,不过慢慢就会习惯的。说不定还会上瘾哦?」

投票结果

2 →「可以尝试一下Violette和Hortense用过的方法。一开始也许会有点痛,不过慢慢就会习惯的。说不定还会上瘾哦?」

神奈川公演 第17话「626N路线 国王君冷杉」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滩边呼!朝着冥府砰!假死状态now…紧跟着就是朗基努斯枪!
沉重的枪就是同情关心。
靠枕人大腿复活过来的国王君、,把Elef也牵扯进来一起去了埃罗芒阿岛。
因为妹癌恶化,Elefried爆诞。顺带也诞生了Elechen。
使用超重力飞越地平线会削减生命,国王君因为这一冲击性的事实而走投无路,
来尝试下Violette和Hortense用过方法吧,Hiver这么说了!

连载正文

锵锵锵锵!
Hiver从背后拿出金属球棒,握紧把手,
如同BayStars64王牌村田一般华丽地挥出了全力的一棒!

Hiver
「好了,出发吧」65

咔锵~~~!!

「这绝对不对啊~啊~啊~(回音)」

Hiver
(陛下,现在说这些有点迟了,不过用这个方法去了相异的地平线(简称异平)的人,
是需要与我进行HiveRevo通信的,66
也就是有义务向我报告在探险时发现的Roman,请不要忘记噢…噢!哦!哦!)

意识苏醒时,那里是任何光芒都无法触及的沉重黑暗之中。
再加上,无法自由控制自己的身体。
难道说我已经死了吗?
不不,我们都不是。67
被大力击打后,国王君就这样一头栽进了暗夜的森林,整个上半身都埋进了土里。
这时候,旅行的修女正好渡过小河,来到了他的身边。
可是,国王君被挖出来就此得救的幸运事件还是没有发生,就算巨大冷杉在眼前,也无动于衷。
修女像是什么奇怪的事都没有发现一样,平静地从国王君左边绕了过去!!

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算了。
究竟经过了多少时间呢?

国王君
(难道我会一直这样,在这片黑暗里独自一人默默地逐渐腐坏下去吗…)

感到了一丝寂寞的国王君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禁唱起歌来。

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为了寻找他的行踪,
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在沙滩边呼!
朝着冥府砰假死状态now、紧跟着就是朗——基——努——斯!68

(复仇BGM)

Märchen
「原来如此…你是这样才被埋起来了啊。
棒球的仇怨恨就该用棒球来消除嘛。69
来吧,让复仇剧开演吧。」70

国王君
「不,我并不希望那样。71
说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咦?我被埋起来了吗?那么,不好意思Mär君能不能把我挖出来呀?」

(复仇BGM)

Märchen
「原来如此,那么,就利用某个男人的特殊性癖好来复仇吧?
稍等片刻,命中注定之人要在土中等待啊。」72

国王君
「咦!?」

面对突然的提案,国王君十分疑惑,这时候出现的救世主是?

选项

1「Auguste Laurant」73
2「Zvolinsky」7475

投票结果

2 →「Zvolinsky」
陛下「幸好不用被雕刻刀刻啊!」

神奈川公演 第18话「1252X路线 突然介入」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滩边呼!朝着冥府砰!假死状态now…紧跟着就是朗基努斯枪!
沉重的枪就是同情关心。
靠枕人大腿复活过来的国王君、,把Elef也牵扯进来一起去了埃罗芒阿岛。
因为妹癌恶化,Elefried爆诞。顺带也诞生了Elechen。
使用超重力飞越地平线会削减生命,面对这一冲击性的事实,Hiver用球棒将国王君送走,
诞生了国王君冷杉树!

连载正文

Zvolinsky
「只要有洞就想挖」76

砰砰砰!

「啊?」

Zvolinsky
「Harasho?
好像挖到什么了啊…Harasho?」

国王君
「谢谢77你把我挖出来!Zvolin♪78

Zvolinsky
「什么!你哪位啊?」

国王君
「详细说的话会很冗长的,简单来说就是我生了你、是如同你父亲一样的存在。」

Zvolinsky
「(什么?我父亲不是在远方的矿坑里,岩石塌方垫了底?79
不不,再说我根本不认识你!虽说什么生了我,可怎么看都是男人…
不不,再说,这个人为什么一半被埋在地里了?
…再说什么叫生了我,你不是男人吗。)」
越想越觉得思考回路临界短路。好想现在就见到你啊…。80

面对混乱无比的的Zvolin,国王君不为所动,继续说了下去。

「Zvolin君。
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让我稍微给你些建议吧。
总有一天,你能挖到自己的梦想。
周围的人也许会取笑你所做的事。
不过可不要太过在意啊…?
最终能成大事的就是像你这样能坚持自己信念的人。
也许有时会挖到饱受诅咒的面具。81
也许有时会挖到高声大笑的人偶。82
不过,即使如此,你也不会放弃的吧。你一定能挖出自己的梦想。
要相信自己哦!」

说完之后,国王君离开了。
嗒嗒嗒嗒地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感觉很熟悉的地方。
这是既视感吗。不不,我们都不是。83
而在那里体现出压倒性存在感的,是那棵巨大的冷杉树。
也就是说,寻找领复君的旅途,在经过了18话的剧情后又回到了原点!!
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吗?
会变成这样是不是因为那时在好奇心旺盛的千叶国民唆使下,在面对冷杉时选了向左走?

国王君
「好吧。这次向右边走走看吧。」

穿过危险的森林,四周的景色逐渐变化,最终变成了石板的回廊,
哎呀?路的正中好像有谁站在那里。
不错,在那里等待着国王君的,就是…石板上的绯红Shaytân!!84

Shaytân
「喂!国王君。
仔细想想,在你那除了我之外的似非好像都有出场啊。
连融合体都出现了,我这个本体却没有出场,这是怎么回事啊?
是解雇吗。我要被解雇了吗!?
明明Layla还饿着肚子在家里等着我!
解雇就不好了!
现在经济形势又那么差。
而且!别以为现在的社会里恶魔那么简单就找到工作啊?」

国王君
「对不住啦」

Shaytân
「什么对不住!!
这不是太狡猾了吗!
这次巡演中盘我明明有大肆活跃了一把。
包括似非融合体在内明明都连续出演了四次。85
就是啊、连续四次啊…。
那个时候还没有确定似是而非的出演者和这个故事的核心剧情什么的。
这种待遇…太过分了!!看我不烧了你!!!」

滋拉!!(效果音)

国王君
「别在意啦!」

Shaytân
「什么别在意!!
不要说得那么轻松!!
不过总之,我还是通过这个故事强行登场了。
就算被说成都合主义86也没关系,只要有一天我能变成星星。87
呐Shaytân
我耀眼吗!?」88

会场
「好的意义上!」89

Shaytân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烧吧!!烧吧————!!
滋拉!滋拉!(效果音)
哈哈哈哈哈。
好了。
既然难得登场了,就告诉你领复君在哪吧!」

看起来,这次的旅行并不是没有意义。
与其说是回到了开头,其实更像是突入了二周目?
就算在第1话的选项里选择了向右走,那个时候应该也不会发生这次这种Shaytân介入的特殊剧情吧。
那么…这篇连载终于也要在下回迎来最终话了!

Shaytân口中领复君的所在地究竟是?

选项

1「位于伊比利亚半岛的格拉纳达」90
2「位于日本列岛的仙台」91

投票结果

2 →「位于日本列岛的仙台」

宫城公演(凯旋公演) 最终话「不可动摇的未来」

前情提要

为了寻找曾经那般亲密共处的领复君,穿过玩具反斗的巨大冷杉!
在沙滩边呼!朝着冥府砰!假死状态now…紧跟着就是朗基努斯枪!
沉重的枪就是同情关心。
靠枕人大腿复活过来的国王君、,把Elef也牵扯进来一起去了埃罗芒阿岛。
因为妹癌恶化,Elefried爆诞。顺带也诞生了Elechen。
使用超重力飞越地平线会削减生命,面对这一冲击性的事实,Hiver用球棒将国王君送走,
国王君冷杉树诞生之后,遇到了Shaytân,差点被烧掉,经历了种种事件之后总算打听到领复君在仙台这件事了!

连载正文

连载的最终话,国王君来到了据说能找到领复君的地方,仙台。
看着美丽的街景,突然想起了Hiver说过的话。

Hiver
(「探险发现…Roman报告…可不要忘记啊」)

国王君
「没错啊Hiver,就让我把在这里找到的Roman,都事无巨细地告诉你吧」

这时候,激烈的震动袭来。

毫不留情地将一切覆盖、破坏、粉碎…绝望如巨浪一般袭来。
国王君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保护人们不受巨浪的伤害。
只除了唯一的一种!

为了回避这种绝望,只有带着受灾地一起跳跃到其他的地平线一种办法了!
但是,不支付代价可无法使用这样的作弊招数。

Hiver说过的话再次回荡在耳边。

Hiver
(「至今为止能够毫发无伤都是奇迹。下次会怎么样可说不准」)

国王君
「但是啊,Hiver,我变成什么样都没关系的。
就算从今以后,我的存在本身都被消灭了,我也会真心认为,我是为了这个时刻才带着这个能力来到这个地方的。」

国王君
「我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
「出发了!!!超←重↓力↑」

哔哔哔…(闹钟)
「呜哇啊啊啊~~~啊、是梦啊…
连领复君这种这么冲击的名字都能接受,不愧是做梦…
还好是梦。仔细想想,真是个荒唐滑稽的梦啊。
再说了,寻找不见了的领复君这个设定本身就不太行啊。」

「国王君与领复君」
也就是
「梦结局了吧」92

…【完】 …

以上的当然只是玩笑,可以略过不提,而现实世界却面临着让人笑不出的情形。
没有什么魔法能让发生过的事一笔勾销。
可就是要在这种时候……

   第四次領土拡大遠征 × 
        ↓
   第一次領土復興遠征

紧接着领复公演,故事在这之后也会继续下去。

陛下「而这个后续也是大家知道的。就是这次巡演。」

希望大家最后再考虑一次。这是最后的选项。

   Revive→Revive→Revive→不可动摇的未来93

而在这之后,该带着怎样的心情歌唱呢?

选项

1「身处当下,无法知晓未来,所以不能确定。」
2「身处当下,无法知晓未来,可即使如此,还是让我们在那里重逢吧。」94

投票结果

「身处当下,无法知晓未来,可即使如此,还是让我们在那里重逢吧。」

「听到了吗,Hiver…那里,
…不,这里,确实有过Roman的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