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作品:自由への進撃

原文刊登于《Lis Ani!》vol.14(2013年7月25日发售)
文:冨田明宏

翻译:莎莉蛋糕
校对:Rose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请不要将本站译文用于音像制品/出版物复制、上传、共享等侵权行为中(如内嵌至Live影像内等等)。

除了是现在最受注目的作品片头曲,「乐曲由那个Linked Horizon负责」这一事实对我们来说也是重大事件。现在播放中的动画后期OP也是由他负责,让我们毫无保留的探討他对自己乐曲的讲究、对于动画合作的对应方式,以及对《进击的巨人》的想法。


──坦白说,终于有动画主题歌找上Revo先生,首先可以称得上是今年动画歌曲界中具有代表性的“事件”。

Revo 一直以来……坦白说有一种我们被“敬而远之”的气氛呢。根本没有人认识我们,虽然也有诸如此类的原因在……就算拼命埋首创作,不是也会有一种“疏离感”嘛。只是这和作品面世,在一瞬间感受到的“疏离感”完全不一样。在大约9年的活动期间,在自己没有察觉到的地方被「分栖共存」了。有一种「Sound Horizon就在“这里”哦」、「并不是大众能接纳的音乐呢」的气氛。虽然看不见实体,但那种气氛确实存在着。要脱离那种氛围也不是那么简单……只是很偶然,这次借着合作的形式得以脱离那种氛围。单纯地,也有终于传达到至今无法触及的人们这一原因在。从结果来看,幸运地得到这么大的反响,纯粹地觉得「太好了」。虽然这样说,音乐的层面也与我至今持续创作的东西相符,并没有为了大卖而「出卖灵魂」。真是非常幸运的情况。

──《进击的巨人》这作品与Revo先生原本拥有的音乐性,从一开始就很相配。

Revo 是呢。就算未说得上是腥风血雨,但《进击》有着一种沉重的世界观,我想本来就是因为我创作过类似风格的音乐,所以才得到这次的录用。至今为止,我都在创作「生存是什么?」「死亡是什么?」「战斗是什么?」「应该要与什么战斗?」这些严肃的作品。而且,我本身就很喜欢《进击的巨人》。当收到录用时,单纯地觉得很高兴。而且前期和后期的主题歌也是由我负责,有种一下子难以置信……的感觉(苦笑)。

──对于Revo先生至今的作品与《进击》的相配度,制作方的反应也很正面……

Revo 似乎是给了好评呢。在动画业界中,我明明只是个新手艺人(笑)。

──您在说什么呢(笑)。您原本就是粉丝,会怎样去重新理解《进击的巨人》的魅力呢?

Revo 这个作品可以从不同的方向去谈论,作品中也塞满了各种各样的讯息。每个角色也有着那个人自身的思想和行动理念。虽然也描写了某种矛盾,但那些矛盾也是隐藏着理由。根据不同角色的「打光方向」,传递出来的讯息也会不同……例如,有个以人类而言非常强悍的角色,那可能会成为一个单纯易懂的憧憬对象。但是另一方面,也是一个为「无情地去杀死敌人也没所谓吗」「人们死掉而无动于衷也可以吗」这些细腻情感代言的存在。也就是说,把「强悍到底是什么?」「软弱到底是什么?」这些事物的本质对立起来传达出去了。在没有绝对的「善恶的标准」的世界中,让人深思「你是怎么想的?」。

──这些部份,正正就是与Sound Horizon过往的作品相通的部份。像那样沉重的漫画,能够卖出超过2000万部,我感觉是因为漫画的背景很大程度反映出社会现况。例如「处于底层劣势的人们希望从压逼中解放出来」、「受到外在的影响而打破自己与世界的壳」等等。

Revo 谈论历史、政治的题材,在漫画之间也是一种对衬呢。以前的《龙珠》、换成现在的话大概是《One Piece》,正因为有着少年漫画的王道,与此相反的《进击》才会触动人心。是与「友情‧努力‧胜利」这种王道命题相反呢。虽然《进击的巨人》是很棒的作品,但如果变成世间的王道,总是感觉有点不对劲。一定是「友情‧努力‧胜利」这种看起来有点孩子气的王道是必需的。我们想要看到梦想。不是残酷现实的梦想。我认为描写那些梦想是少年漫画的重大魅力。只是,对感受不到这种魅力的人来说《进击》实在是太合口味了。而且,孩子们也不会再被「友情‧努力‧胜利」哄骗……現在说不定已经是这种时代了。我在孩提的时候,也以为能够发出龟波气功而练习过呢(一同笑)。但是,现在的孩子们不是比较老成吗。明明用立体机动那样子回旋砍敌,卻连个必杀技名也没有。像是「~~旋转‧奇迹‧闪电攻击!」之类的(笑)。

──(笑)。还有,本来《进击》就把人类描写得很脆弱。而且,虽然谜底逐步解开,但人们变得不得不认真思考“巨人”这种敌对的存在。

Revo 打破了少年漫画的各种套路呢。我看挺多漫画的,但那种被背叛的新鲜感非常有趣。如果漫画的剧情发展好像在“毫无悬念地对答案”,有时也会想「不看下去也无所谓吧?」,但《进击》则是有着猜不透剧情发展的乐趣。就算是现在漫画文化已经成熟的世代,一定谁都接受过对预定和谐的反击洗礼吧。这就是谏山(创)老师了。

──Revo先生对于谏山老师的才能是怎么看的呢?

Revo 很明显的就是天才,但我并不认为只是单纯的“天才”。他对我来说是个“在战斗的人”。虽然有着“与生俱来”的感觉,但该说他与天才这个词语不适合呢、还是不该把他归类在“天才”这个词语呢……那个人自己应该不会认为自己是天才吧。说是自卑也算是自卑,但即使得到高度的评价,现在还是会说「自己不过是垃圾」这类犀利的说话。不会让人觉得自大。我是这样觉得的。不想被压逼、想改变现状等等,他是会去冲破这一切的“在战斗的人”。我想正是这样的谏山老师所描绘出来的漫画,才能给予读者勇气。所以,在我心中谏山老师和艾伦是重合的。以前也向他这样说过,对此他没有表现出反感。如果是我的话,就很讨厌这样子被分析和擅自臆测呢(笑)。我会笑说「不要那么武断的自以为是喔」。不过,想说的人就让他说去吧。只不过是粉丝的玩笑话(笑)。

──《进击》经由谏山老师之手诞生出来,再由荒木哲郎监督赋予更大的扩展空间和娱乐性。荒木监督作为演出家,您是怎样想的呢?

Revo 总而言之,只能说是很厉害。关于动画我完全是个外行人,但也知道制作出那种水平的动画并不简单,能动员大量的创作人、跟预算及死线一边战斗一边制作出那种水平的作品,那种高度的目标意识和绝不妥协的坚持很厉害呢。当然,本人可能觉得还有未做到尽善尽美的地方。但是,观看动画的大部份人都能真切地感受到感动。还有,只要是创作者的话总会在作品中加入主观元素,但荒木监督的主观元素感觉很好呢。动画无法把原作的一切全部描写出来,所以不得不在演出上作出取舍,就是取決于负责演出的人们「想要描写什么?」。例如,动画有一幕是三笠正打算放弃自己的生命(第七话),她再次振作起来的场景就描写得非常仔细。我记得在漫画中这只是一瞬间的场景。但是,荒木监督肯定是有一些想法才把那个场景推向一个高潮。那可能只是演出方的个人主义,但我认为那是正确的。那是对作品的一种爱的形式。「这段剧情,原来有这种演出方式啊」。要说厉害之处,就是那样高水平的东西,是他率领100多人的工作人员制作出来……。

──与此相对Linked Horizon的《红莲的弓矢》,是以怎样的方式去进行制作呢?

Revo 在进行商讨之前,就已经构思好作为基调的曲子了。对方听过那曲子后的感想是「不错呢」。之后进行的就是作品设定的考据工作了。「我阅读时是这样理解的」、「文化圈是参照中世纪的德语圈吗?」之类。之后加入合唱团、选择使用的乐器等等,采用了各种方式,不过旋律或者曲调方面就没有特别指定了。只被要求过「请写一首振奋人心的歌作为主题歌」。基本上我的提案都被采纳这样子。

──但是,对歌词方面有严谨的要求吗?

Revo 是呢。像「再强烈一点的印象」这类的。一开始经过各种试错才到达现在的样子,在《红莲的弓矢》这个标题诞生之前可是花了不少时间。这标题并不是轻易想出来的。其中有着荒木监督热炽的坚持,指出了「能够象征这个作品、强势的语句是必需的」。此外还得到了各种关键词,例如《夜鹰之星》(宫泽贤治的童话)等等。也就是说,想要可以象征艾伦的热血激进的语句。就像《夜鹰之星》,〈即使我此身燃烧殆尽,也想以高处为目标飞翔〉。那是有着目标的人生,并不是只求续命的人生。如果选择了只求续命的人生,说不定死掉更好……我是将之理解为激烈的气魄。谏山老师也说过类似的说话,真是非常热血的人们呢(笑)。因为继承了这样的想法而选择了强硬的语句,其结果就是《红莲的弓矢》。从这个词语浮现出来的印象,应该也能传达给听众。后来诚惶诚恐地向荒木监督提交歌曲,回复说「不是挺好的吗!」。

──完成的曲子配上了很厉害的OP影像,最初看到OP影像的感想是?

Revo 很感动呢。吓了一跳。当然,曲子也是我倾尽心血去创作的,只是没料到会尝到「这样子投球的话,球会这样子被打回来!」这种未知的冲击。果然,日本的专业动画师很厉害呢(笑)。「这就是真正的Cool Japan吗。难怪会受全世界的喜爱」,虽然这种视线感觉很自大(笑)。总之是非常的感动。只是,虽然我也不是对动画很熟悉,但也很清楚即使是专业人士,这也不是谁都可以制作出来的东西。我与荒木监督见过几次面,他投入干劲的方式非比寻常。从监督那里,感受到可以说是〈自己是为了向世界推广《进击》而诞生的〉这种强烈的意志和情感。

──这种借着联动带来的冲击,可能正因为是Linked Horizon才能体验到呢。

Revo 是呢。能够得知有一群在娱乐世界中战斗的人们,对我来说是财产。会觉得「不能够输」。

──回到《红莲的弓矢》歌词的话题,这歌词是以第三人称、也就是以“神的视角”写成的。此外艾伦‧耶格尔的“耶格尔”(Jäger)在德语中是「猎人」的意思,这歌词语带双关,这些在不同地方展示出来的Revo风格相当亮眼。

Revo 是呢。只是,关于角度,身为写手的自己是自由的,用上了像是电影运镜的「切换方式」,时而站在纵观全局的立场、时而代入某个角色的视角,甚至聚焦在别的角色的内在。这些算是乐曲的演出论一类的话题了。我并没有打算在歌曲里投射出自己,就只是站在应援团长的位置。虽然不能直接干渉故事,但是以一种抽离一步歌唱着「加油!」的印象去作词。怀着想借着这首歌曲为角色们、还有这个故事应援的心情呢。

──只是,虽然这是个人的想法,例如歌词里有“奴隶”这样的隐喻。那个“奴隶”成为“猎人”的形象,会让人联想到Sound Horizon的「Moira」吧。

Revo 是呢,有些表现我是刻意加入的,让至今一直支持Sound Horizon的大家在察觉到时会心一笑。那个表现与其说是理念……不如说即使不挑明,也能透过“相连”意会到的。在各自的世界观的某处,有着“相连的什么”。人们追寻的〈心的问题〉,一定是相同的。无论是谁都讨厌被凌虐,被人叫去死也会想反抗。那是我在之前的作品中也有表现出来、也与《进击》“相连”的想法。我在作词时注意到这一点,但没有刻意去回避,反而顺势而行。

──个人擅自的认为,在成为“约定”的部份配上“Jäger”(耶格尔)以及《那一天的少年》(艾伦),很有Revo的风格。

Revo 为什么那个地方会放入“Jäger”我不是记得很清楚了,没想到会大受欢迎。有一种被“Jäger”帮了大忙的感觉呢。明明在作品中并没有这样大叫「耶格尔!」的决胜台词,变成像是我在主题歌里创作了决胜台词一样。只是几十年后人们回顾时,这项功绩能被人赞颂也不错呢 (笑)。日本人透过这首歌发现了,只要大叫「耶格尔!」,情绪就会不可置信的高涨起来(一同笑)。肯定连德国人也没有注意到呢。

──德国人可能是最觉得惊讶的人呢(笑)。

Revo 大喊主人公的名字,一定很符合动画歌的法则呢。以前有很多像是大喊「铁甲飞拳!」的歌曲,后来人们觉得「这样很土气哎」的“流行的时代” 来临,所谓J-POP类的合作作品也变得平常。无关时代的好坏,可能是想越过这流行的时代、再一次回归古典的时代或者世代来临了。只是,并不是完全回归从前,而是怀着现在的感性再一次认识「动画歌这样子才热血呢」。感觉遇上了绝佳的时机。《红莲》经常被人拿来与《JOJO的奇妙冒险》的主题歌(「JOJO~血的宿命」)比较,说不定这就是时代的潮流、传统优良的动画歌曲的复兴了。以客人的心理来看,「如果自以为歌曲与作品毫无关系也能得到良好评价那就大错特错了」,这种时代好像来临了。现在的动画迷,不正是被那份抱着与原作殉情的觉悟吸引吗?一般的艺人,不得不背负本身既有的形像,所以只能有限度地贴近作品。Linked Horizon的话,本来就是抱着与作品殉情的觉悟而开始的企划。今后都会全力去做。很容易理解吧?本来就是为此才以别的名义活动。

──然后关于后期OP主题曲《自由之翼》,读过歌词后在想这是不是利威尔的视角。

Revo 是呢。然后,有一种以他为中心的调查兵团的印象。

──也有着和《红莲之弓矢》接壤的主旨。

Revo 当然,《红莲之弓矢》只是前菜,「实际上主菜在这里哦!」……这边并没有那种余裕(苦笑)。要是最初不能得到原作粉和动画粉接纳的话,就有可能被说「后期又是你吗!」,所以《红莲的弓矢》我是打算拿出120%的成品。这样做的话,在自己心中就会诞生了相当先入为主的想法,制作出我认为最优秀的作品后,就会有不得不再次制作最优秀作品的压力。这样一来就得更花功夫了。在某种意义上,在自己心中能够表现《进击》的音乐幅度是有限的,自己有着「《进击》就是这样」的乐曲构思。在那里寻找折衷点的结果,就是这首《自由之翼》了。最初是想去掉交响乐的色彩,加强乐队色彩和重金属色彩的,结果还是不想去掉交响乐色彩,就把全部要素都提显出来了。就,全部都放进去了(笑)。在《红莲的弓矢》的时期就已经载下了不少材料,《自由之翼》则是「已经载不下更多的材料了!」的歌曲呢。所有集结在这里的声音,都能一次就听得出来的人,是很厉害的。打个譬喻,我想就算是单簧管的吹奏者,只听一两次也是不知道单簧管的声音在哪里的(苦笑)。

──真是相当庞大的情报量。由《红莲的弓矢》到《自由之翼》之间,作品中的时间轴也在推进,歌词里也载满了新情报。那情报的「披露方式」,是不是有难以划分的界线?

Revo 不能在《红莲的弓矢》里描写,既因为有转到《自由之翼》的时期才登场的角色,也因为有尚未解明的谜团。我已经确切地认识到故事的局势时常在变化。为了让歌曲把这些变化反映出来,我在写歌词时最在意的是「从哪里开始是后期呢」。我自己很讨厌那种“含糊不清的气氛”,所以想知道明确界分的地方。想到「原来如此,是这里吗!」,也想到「只能在这里了」。只是,反映出界分的地方,在描写后续剧情时「会不会造成妨碍了?」这样子问了监督后回复说是「我想没有问题」。就场景而论,可以成为“人类反击的象征”的场景在前期结束了,首先想要庆祝这事。我注意到能够早于本编为那“进击”庆祝、去庆祝,是后期OP的任务、也是特权。虽然在剧情上称不上是凯旋而归,但OP的印象是由凯旋开始。可是,从这里开始残酷的战斗接踵而至。敌人不光是巨人,人类之间的各种问题也堆积如山。「不要输。加油,调查兵团!」我抱着这种想法,想创作出一首能与各位进击粉一起去应援的OP。

──《自由之翼》里加入了《红莲的弓矢》的副歌,曲中有一个被某种意义上的「壮烈事实」冲击到的场景。

Revo 经过各种考虑,有些部份虽然塞不进TV size,但还是很想加入曲中。《进击》的故事与主题歌连接的部份,也与动画接下来的原作部份连接。起用了我,还让我担任前期、后期双方的OP,我致以深深的谢意。既然选择了Revo,我就想以只有Revo才能做到的方法去报恩。备受期待的可能只是最优秀的一首歌。但是,今次至少也是1+1。将之表现为2的家伙我是不会视为创作者的。歌曲优秀是理所当然的。就算是包尾也好歹是职业的。宏观一点的视野是不可缺少的,1+1可以成为几多?我认为有必要抱着这种程度的气魄去正视作品、以宏观的视野去审视作品而选择表现方式。很遗憾的是这个想法没有加进TV Size里,但对入手了这张单曲的大家来说,我相信大家都能感受到……像这样子,虽然被问到就回答了,要是觉得很老套就很抱歉了。透过语言说出来不太好呢,音乐家的话,还是得靠音乐去传达(苦笑)。

──之后还有1曲,是《倘若这墙之内是一个家》这歌曲。从以年幼艾伦为视角的歌词、还有歌曲的结尾,就能知道这是叙述了《红莲的弓矢》之前的故事,能重新谈谈這首歌曲的定位吗?

Revo 与1话、2话进行下去的故事相对,这首歌曲相当于第0话呢。虽然不是非得收录3首歌不可,从销售方面来看2首合作歌曲也是可以成立的……只是在自己的心情来说,这首歌放进去,既有让人感受故事深度的意义,还有让至今一直应援Sound Horizon的大家感受到「果然Revo的单曲就是有3曲呢」的意义。该说这就是贯彻始终的个人风格吗?当然,制作费和制作时间也会额外地增加,但这既像是“意气之争”、也是给自己的压力。「这是基本的模式设定,Revo就会做到这个程度」。

──最后0话连接上1话,正因为有这种让人“颤憟”的感觉,这张CD才会直到最后都贯彻Revo先生的信念。

Revo 经过各种的考虑,我想这个形式是最漂亮的。希望各位听众一边感受着这《进击》的“意图”,一边抱着被“背叛”的觉悟,去观看这个故事直到最后。总之,我是打算借着这张单曲向各位进击粉送上一记Revo风格的妙传。在现时的阶段,还不知道动画会制作到哪,「我以这种觉悟去建构这个作品。之后大家会怎样面对这个作品、故事呢?」我是抱着这种心情的。无论之后的原作剧情怎样发展,我也相信谏山老师,无论变成怎样,我也会追随他。

物语音乐的求道者=
Revo与Linked Horizon

可能已经没有说明的必要了。他本身在过往活动里的实绩,还有与《进击的巨人》的搭档,在动画迷中应该无人不识。但是,有一些人是借着今次的合作才首次接触到他的音乐也是事实。为此,现在我想把他的音乐重新总结一下。

Revo探究着“音乐”中想象的可能性,在名为〈常识〉这枯躁乏味的流行音乐世界中,描绘着盛大的处境剧和壮烈的群像剧,持续探索着表现的地平线/界限。故事能多大程度演奏出音乐呢?然后音乐又能多大程度叙述故事呢?提起幻想乐团Sound Horizon(以下简称SH),说起来有着使用各式各样的音乐手法和理论,去回答上述问题的历史。听厌了擅长引起普遍“共呜”的流行音乐的听众,熟悉RPG或者奇幻小说、动画等文化的音乐听众,得到这些人的热烈支持,Revo让可称为“日本原创”的音乐文化绽放开来。他既是主宰那个庞大企划的音乐制作人/音乐创作人,同时,通过他创作出来的故事和埋藏其中的隐喻,他向大量的支持者提问了「生存是什么?」「死亡是什么?」。那些提问,常常一边给予听众/读者「感动」的净化作用,一边让人思考、烦恼、兴奋。算上同人时期,这样的音乐活动已经持续了10年以上。与《进击的巨人》的连结,可能是必然也说不定。

至今他在SH创作出来的物语音乐,受到了SF的世界观或者古代希腊、中世纪欧洲等地的启发,Linked Horizon(以下简称LH)则是他与其他人创作出来的故事或者世界观「相连」,从而想象/创造音乐的企划。过往Revo以个人名义为漫画《leviathan》及《GUNSLINGER GIRL》合作过进行创作活动。但LH运用了从SH培养出来的音乐性、乐团的方法论去进行联动,在这层意义上,LH是另外一种全新的企划。也就是说,LH就像是Revo把SH脱胎换骨后,所进行的罕见音乐企划。起端是2012年,为了在任天堂3DS上开发的专用游戏「Bravely Default Flying Fairy」(以下简称BDFF)担任音乐而开始的。与SH同样,Revo除了自己外,还集结了与那个作品调性相配的乐手、歌手组成乐团,去制作出那作品的音乐。除了参与全部配乐的制作之外,还发表了以配乐为基础重新建构成歌唱曲的单曲《Luxendarc小纪行》和专辑《Luxendarc大纪行》。参加的乐队成员都是豪华至极的超一流演奏者,例如吉他是前Megadeth的Marty Friedman、Λucifer/Rayflower的YUKI,架子鼓是SIAM SHADE的淳士,钢琴是为《机动战士V高达》《革命机Valvrave》等作品负责配乐的千住明。歌手方面起用了演唱《薄樱鬼》系列而为人熟悉的mao、在动画歌曲界活跃的歌手Ceui、DaisyXDaisy的MiKA等人。为了重现「BDFF」的世界观,引入了多姿多彩的民族音乐、交响金属等各式各样的音乐风格。参与的音乐人中有很多人曾在SH的作品和演唱会中有过共演的经验,可说是沿用SH的手法与外部作品「相连」的一大企划。而且,2012年11月在横滨Arena举行的“Revo Linked BRAVELY DEFAULT Concert”,除了上述的乐团成员外还与东京城市爱乐乐团共演。以音乐会的形式把「BDFF」的世界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不单是SH乐迷,还得到游戏音乐迷压倒性的支持。

Revo追求物语音乐之道的活动,借由与《进击的巨人》的相遇,终于与动画业界“相连”了。用故事演奏出音乐、用音乐叙述故事。然后,Revo执意向观众寻问壮烈的“人生赞歌”,与那份执着相似的创作热情,跟《进击的巨人》尖锐的动画表现结合,不单在日本、现在还得到全世界的高度评价。今年,Revo明言了SH的活动会再次开展,他追求音乐的地平的创作活动,今后也会继续下去。只要那里还有该叙述、该流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