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登于《Anikan R MUSIC》Vol.5(2008年4月1日发售)
文:富田明宏

翻译:西风散尽
校译:莎莉蛋糕、海带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来自Revo x 梶浦由记的梦幻合作Live!
这个乍听之下令人难以置信的新闻,终于由两位亲自开始讲述!以日本为首、在台湾等地亦掀起了话题风潮的“Dream Port 2008”将于神户、横滨举行,Revo x 梶浦由记为其展开的对谈终于在此实现!极其贵重的种种发言,一字一句都不可错过!

—— 这次的「Dream Port 2008」,对两位的乐迷来说都是很大的冲击。要说为什么受到了冲击,简而言之就是因为大家都完全没有预料到。
Revo(以下简称R) 冲击啊…可能是吧。
梶浦 原来如此(笑)。

—— 首先请谈一谈这个企划是怎么开始的,为什么你们二位会决定共演,先从这里开始吧。
R 我们俩一开始其实也算不上是朋友,应该说我是她的乐迷之一吧。每次在各种场合听到梶浦小姐的曲子,都会意识到“这是一个能写出好曲子的人啊”。一开始只是这种程度,但是我和她事务所的工作人员有过来往,于是逐渐地就……。

—— 这么说,最初的开端是因为Revo先生发起的热情邀约吗?
R 不过,也不是能这么简单概括的。
梶浦 还有就是,也不是说两边的事务所擅自谈过之后说着“那就这么定了!”就把整件事定下来的。我自己也是想要在08年办Live的。可以说是这个念头跟Dream Port的企划偶然重合了才……。
R 是的。在两人之间有了交点之后,谈到了“如果能一起做点什么的话应该会挺有趣的”,才有了后续。
梶浦 先是不知道怎么聊起了“一起办场Live怎么样?”的话题,我就说了“其实我也很想办Live的”。与其说是因为某一个重大的契机让两人觉得“好!来办Live吧!”,其实更像是在彼此的谈话中自然达成的结果?就是这种感觉。
R 对我来说,只要能和才华横溢的创作者在一起,就能给我自己的创作带来积极影响了。所以,这么说可能对乐迷们有点不太友好,但其实也不是一定要办Live的。
梶浦 (笑)。
R 身为创作者,只要和她在一起喝喝红酒聊聊天,就能得到非常良好的刺激了,实际上我也确实接收着这种良性刺激。但如果只有这样的话,双方事务所就无法得到实际利益了(笑)。然后就提出了“既然两个人都要合作了,是不是办个Live什么的会比较好?”。也有人说到“要么出个CD好了?”之类的。所以说,不一定非要是Live形式,但确实觉得如果能合作做点什么出来的话会很有意思。这个时候,梶浦小姐想着要做的是Live,所以这次就定下用Live形式了。
梶浦 确实是这样的。我自己先前定好的计划就是08年要办Live。

—— 在这次合作之前,梶浦小姐也是正式见面前就知道Revo先生的存在了?
梶浦 那自然是知道的。我有听过他们的作品,那时就觉得“Sound Horizon(以下简称SH)好厉害!”了。
R 啊哈哈哈(笑)。

—— 随后,定下了要在神户和横滨举办Live,也敲定了具体的会场和日期,「Dream Port 2008」这场Live就这么成为现实了。
R Live上要做些什么,当时提议的时候自然是没有具体概念的,其实到现在也没有敲定所有的细节,但我自己内心还是怀着非常大的期待的。是不是能做出些有趣的事呢?诸如此类兴奋的感觉。如果是一开始就觉得「无趣」的事,做起来不是很痛苦吗?但这次的Live,虽然不实际做下去也不知道会变得怎么样(笑),但确实是个会让人觉得「这会变得很有趣噢!」的企划没错。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一直很尊敬她。如果没有这个原因,我虽然也会有紧张的感觉吧,但那就和期待的心情不一样了。虽然不断重复这点可能让人觉得有点啰唆,但我现在真的是非常兴奋。
梶浦 要我来看,果然还是压力很大吧。首先就是,这是第一次以梶浦由记个人名义举办的Live,至今还在摸索合适的形式。以前办过的Live都是以See-saw或FictionJunction YUUKA之类歌唱组合的名义,但这次不一样了,连同原声音乐在内,让很多人来唱自己创作的作品,这种形式的Live还是第一次举办。而且说到SH不是以Live出名的嘛。SH的Live不是非常有趣、很让人兴奋激动的嘛。毕竟他们是一直办着让观众开心的、帅气的Live的人嘛。
R 过奖了过奖了。
梶浦 而决定要和他们这样的团体合作办Live,就觉得肯定不能让观众产生“SH的Live最棒了,但梶浦的就…”这种想法吧。要让自己觉得我们真是办成了一场很有趣的Live,同时也要做到能让观众能这么想,我得十二万分努力把自己该做的部分做好才行,我是这么想的。

—— 目前是抱有期待的同时,还是有些不安,是这样吗。
梶浦 是的。但这种类似紧张感的心情也会变成动力的。就是因为这样才得更加努力!会这么想。

—— 那么,就请二位再一次就各自所确立的音乐风格,谈论一下对对方的印象吧。
梶浦 第一次听到SH的时候,首先感到的就是“真是太擅长写旋律了”。怎么说呢,感到非常震惊。
R 您居然为那些震惊了吗(笑)。
梶浦 是真的。总之就是,作品里出现的每段旋律都非常厉害。这点真是让我觉得非常惊讶,甚至到了有“原来日本有人能写出这么厉害的旋律”的想法。说实话我还是挺嫉妒的。
R 今天这一面见得真是太值了(笑)。
梶浦 啊哈哈哈(笑)。还有就是,Revo先生所写的的旋律里转折变化不是非常多吗。普通的、用基础手法作曲的J-POP作曲家只要写好了主歌、导歌和副歌,就会用那些先拼凑着写一首曲子出来。但他却会在单独的一首曲子里,接连不断毫不吝啬地抛出各种美妙的旋律。让人觉得“也太奢侈了吧”。不过那个时候我也想到,说不定音乐本来就是这样,是更加自由奔放的东西。而且在此之上,SH中还有故事不是吗?我觉得我们在创作音乐的时候太过拘泥于形式了。我自己也会在创作配乐和流行曲的时候下意识地分别用两种创作方法。我会根据音乐体裁的不同下意识地遵从与其相符的规则,但他就完全不被这种东西束缚,非常自由地在享受音乐。这点让我受到了很大的冲击,真的。

—— 听到梶浦小姐刚才的发言,Revo先生有什么感想呢。
R 我在听梶浦小姐所写的配乐和主题歌的时候,觉得她的作品中虽然有着诸如民族音乐的要素,但是同时却也展现出了十分现代的西洋音乐文化。而她用技术将这些要素统筹起来,包括音乐中传达的信息、乐器的用法,都能不落俗套、非常有风格地呈现给听众,就觉得这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另外就是,她的作曲量太让人震惊了。这么高的质量,竟然能源源不断地写出那么多。对我来说,这是梶浦小姐让我觉得惊愕的地方。希望自己能有这种才能(笑)。

—— 作为一介听众欣赏二位的作品时,在SH所追求的音乐理念和梶浦小姐所追求的音乐理念中,能找到“故事性”这个共同点。在SH音乐中能感受到戏剧性,而在梶浦小姐的音乐中能有电影般的感觉。在这个方面,二位会觉得有共鸣吗?
梶浦 关于这一点啊,其实我一开始就感触很深了。对我而言,音乐必须得是能触动到自己心灵的东西才行。虽然也有专门为了让人心情平静而创作的音乐、或是那种近似环境音的音乐类型,但我自己想要创作出能打动人的音乐,就算自己不刻意追求,音乐性上也会不知不觉往这个方向靠近。平淡似水的音乐也有优点,但既然都要写了,还是更想写出能打动人心的作品!我是这种类型的创作者。这也就是说,“想要感动自己”这种心情是我的源动力。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撼动自己的内心,能一直触动自己的情感。然后也希望能触动听众们的内心,我一直是这样希望的。第一次听到SH作品的时候,我真心觉得“啊、这是想要撼动听众心灵的音乐啊”。真的,有种不由分说地要人“给我感动啊!”的感觉(笑)。就是充满了这么强大的力量,就好像是「你们!都从我们的音乐中感受到些什么吧!」似的那种强劲,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有逼着人“听了不感动不行”的强硬吧。
R 是的是的。我们就是会强加于人的(笑)。
梶浦 不过我觉得这正是帅气的地方,毕竟很少遇到过这种风格的音乐。可能这在某种意义上也能算是一种故事性吧,总之我在这点上还是挺有共鸣的。“他是想让人彻底被音乐感动到啊”这种心情,我非常理解。我反而还会觉得,原来还有这种手法啊。为了能撼动到人们的内心,说不定手段并没有那么重要。只要最后能让大家得到感动就可以了。他的音乐让我感悟到了这一点,这也让我觉得蛮惊讶的。

—— 原来是这样。Revo先生怎么看呢?在听到梶浦小姐的作品时,会在故事性或者其他的部分上有什么共鸣吗?
R 那当然是有了。刚才梶浦小姐也说过,听了我的音乐应该能发现,我不是很喜欢那种曲子里同一类型乐句不断重复的音乐。这也和我作为听众欣赏音乐时的心态有关。举个例子,我会从TSUTAYA之类的租赁店里借一大堆CD回来听。各种流派各种风格的都听,觉得可以从中学到点什么。
梶浦 啊——果然有在做这样的事啊。
R 不过我听的时候会稍微带一些目的性。自己喜欢的东西会另外去听,但就算不是那么喜欢,那些话题性很高的作品我也会粗略地全部听上一遍。而我对那种CD的期待就是,“希望这是张能让我不按下跳过键的作品”。不过实际上大多数曲子我还是就这么跳过去了。这是我的一个坏习惯。“啊,大概知道这首曲子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了”,就跳过去了。当然,能够分析出音符的走向及构造,与能够理解乐曲内在的精神是两回事。不过就算是这样,对我来说的理想,就是能够做出让人不觉得厌烦完整听到底的CD。虽然我自己的作品有点强求听众反复去听,但我在作为听众听别人的CD时,我多数时间也没有听得那么仔细,啪啪啪啪地就跳过去了。所以其实我自己制作的音乐,大概也是针对自己作为听众时的这种行为的一种反论吧。回到之前的话题,梶浦小姐创作了很多原声音乐,自然非常擅长写出戏剧性的音乐,但在纯音乐层面之外,歌词的写法也明显具有个人特色。可以称之为故事性,或者说是一种非日常感。要说成是一种概念也可以。“我和男朋友吵架了……”这种随处可见的身边琐事,在她的歌词里是不会出现的对吧。如果考虑到这种非日常意义上的戏剧性,这部分也算是我们的共通之处。
梶浦 是的。我在作曲的时候也是,经常会有「听众会听厌吗?」的顾虑,这部分果然还是会刻意去留意吧。比方说,旋律上的展开开始平坦了的话,就在歌词上加把劲,或者在编曲的时候多努力一下增加气氛之类的,如何在乐曲中引入高潮是一个非常重要、也是我一直会思考的问题。比如“这边的音乐部分比较缓和,就加入点惊艳的歌词吧”这样。要在5分钟之内呈现出演绎发展,也许是因为作曲作词编曲全部都由自己负责才能做到的吧?我会这么想。
R 就是要靠综合能力呢。比如在强旋律的地方配上有力的词,“就是这里了,该强调的地方”这样的。
梶浦 有这种情况呢。还有在SH尤其,非常重视演出效果呢。
R 乐曲和作品中的一切都有故事存在,在故事到达高潮的同时,也得创作出音乐上的高潮才行啊。

—— 现在也特别注意在Live上重现这一点吧。
R 是的。现在已经变成这种模式了,说到SH,就是一定会开Live的。毕竟大家也都很期待。

—— 而二位在作为制作人/创作人活动时,会根据曲子替换歌姬这一点,果然也可以说是SH与梶浦小姐的kalafina和FictionJunction(以下简称FJ)之间重要的共通点吧。
R 是的,这方面也是一样的。
梶浦 确实是这样没错呢。
R 但其实在当今日本的流行乐坛里,并没有那么多这种类型的创作者。反过来说,同样的风格里,目前和我最相似的大概就是梶浦小姐了吧?我反而会这样想(笑)。其他的话m-flo大概也能算,但我和他们音乐性相差太多了。
梶浦 但说实话我这边的由来还是蛮单纯的。并不是刻意要这么做,只是在歌曲完成之后寻找合适的歌手时最终选了不一样的人。开始的原因就是这么单纯,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想(笑)。初衷只是“这个人更适合唱这首歌”。但从商业角度来看,一旦要起个名字进行活动,只要歌手不断变化就会让组合的命名变得非常困难。曲子本身又不是为了歌手特意写的,以歌手的名义发行就会很奇怪,但是用我的名义发行也一样奇怪。在作品作为商品进入市场时,需要用一个让大家一看就能明白的形式去来命名,这就有点难了。结果就有时是FJ有时是kalafina了。

—— 而对二位来说,自身的音乐人格就是FJ、kalafina或者SH,然后通过让不同歌手来参与,来输出自己的音乐,我是这么认为的。所以“Featuring xx”的形式就不成立了呢。
梶浦 是的,就是你说的这样。
R 对的。音乐制作人这个立场,放在军队里就和指挥官一样了。要考虑怎么用兵才能胜利,之类的,有着这种需要自己来指挥的地方。所以像“Featuring xx”这种和歌手之间立场对等的前提就无法成立了。当然,最终完成的乐曲还是会契合那个歌手的。还有一点就是,基本上谁来唱,SH都会是SH。考虑到梶浦小姐还会用“FictionJunction xx”的名义,就对待歌手这点来说,大概梶浦小姐比我更友善点。
梶浦 啊、但是到了kalafina就没有歌手名字了。就觉得不加也没关系了(笑)。

—— (笑)。原来是因为这个理由吗?
梶浦 也可以这么说吧(笑)。
R 毕竟kalafina本身就有很多谜团呢。
梶浦 在FJ的场合,我和歌手们的立场是对等的。但到了kalafina就觉得,还是算了吧。当然这绝对不是对歌手们的不尊重,只是要维持对等的立场就会需要一遍遍地改名字。而我希望kalafina的成员不固定,更有流动性。无论组合里有谁加入、有谁退出,最终走到大家面前的都是kalafina,想做成这个样子。
R 那简直就是和我们一样的感觉了啊(笑)。
梶浦 结果就是变成接近SH这样的形式了(笑)。

—— 梶浦小姐和Revo先生都是如此,正因为二位能将身为创作者的感性直接转换为音乐中的风格与个性,才有办法建立现在这种活动模式的吧。
梶浦 也许是因为这样吧,但也经常被唱片公司说“这样很难卖出去的”(笑)。日本的主流趋势是把歌姬推到台前,靠增加歌姬自身的粉丝来推动销量。要再用不同的营销方式好像还是挺难的。
R 是的是的,确实是有这种风潮。我一开始也被唱片公司的人这么说了。
梶浦 果然被说过同样的事呢(笑)。
R 不过最近都是“Revo觉得好的话,大概就没问题了吧?”这种感觉了。一开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要是不推个歌姬出来,在日本绝对行不通”这样的严正警告。

—— KAORI(织田香织)小姐是目前二位共同启用的歌手。二位对KAORI小姐这一歌手的评价如何呢?
梶浦 她的声线很明亮,我很喜欢。基本上我会喜欢声线低沉的歌手,很多时候一直都在用低音系的歌手,但她的歌声真的非常明亮。演唱者不同,曲子给人带来的感觉就会完全不同。当然了,歌曲本身也有合适不合适的问题,但反过来看,当一首歌整个风格太过阴沉,想要加入点亮色拯救一下的时候,就会让她加入到人声里来。这会让曲子在好的意义上更接近J-POP的风格。。她本身的唱功就很好,最近两三年又在SH活动,进步非常大,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能唱得那么好的人应该也不多了。她对待歌唱事业也非常积极,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歌手。

—— Revo先生也在本杂志Vol 3的采访中,说到了和刚才梶浦小姐提到的“明亮”相似的评语吧。
R 我应该是说了“如果YUUKI是‘阴’的话,KAORI就是‘阳’”吧?啊太好了,没有说错(笑)。
梶浦 我们的想法果然很相似啊(笑)。
R 我们一样呢~♪(以下省略)刚才提到有J-POP风格这点,我也是这么想的。当然这也有好有坏,但想要给曲子换一个风格,或是想淡化偏门感的时候,请她来唱就能一下子让歌曲变得容易入耳。SH中有很多像她这样极品的素材 ,正因如此,我心中可以说是一直有一种该如何好好烹调的责任感。如果客人们品尝起来觉得“很难吃”的话,那是KAORI她们的问题吗?难道不是因为Revo你在烹调时没有善用素材才造成的吗?我会抱有这种责任感。CD中收录了大量的声音信息,而我很有可能对这每个音都必须要道歉,所以制作的时候神经非常紧绷。总不能到最后说出“对不起哦,我把这个歌手的特色掐掉了。诶嘿♪”这种话吧(笑)。

—— 原来是这样(笑)。作为音乐方面的共通点之一,民族音乐的元素也是二位所追求的音乐风格呢。为什么民族音乐会吸引到你们呢?对于民族音乐里的魅力有什么想法吗?
R 我的话,大概就得从探求“我的前世是什么?”这里开始聊起了吧。

—— 话题一下子就变得很庞大了呢。
R 说实话,我确实是从中感受到类似乡愁的感觉的。就一般的J-POP而言,偶尔会因为年代之类的关系,觉得以前的老歌很怀念,但有时候对那些之前完全没有听过的外国民谣,不也会有一种怀旧感吗?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最近我和梶浦小姐也刚好说起过相关的话题。“3拍子系真好啊”之类的(笑)。
梶浦 是的是的(笑)。

—— 那种传统感很棒,是这样吗?
梶浦 算是吧。3拍子、尤其是6/8拍非常动人啊。
R 毕竟现代音乐多数都是4/4拍的,听多了也会厌的。

—— 确实如此。
梶浦 以前有人把6/8拍解释成“摇滚华尔兹”,就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我的话,单纯就只是自己听过的音乐、喜欢的音乐,就这样非常自然地构成了自己的作品。我在听的时候不怎么留意音乐流派,无意间听到了什么觉得不错的,就去找来仔细听一下。我也不太会按照特定的流派找曲子来听,大概这也有点影响到我的创作了吧。

—— 在梶浦小姐心里,各种流派风格自然就融合在一起了吧。
梶浦 80年代的时候有过一回世界音乐类的新世纪音乐(New Age)潮流嘛,那个可以算是开端了吧。从那时候就产生了“真正的世界音乐是什么呢?”的想法,并且开始深入研究了。当时欧洲和英国那边的榜单动向,至今也给我带来很大的影响。
R 那个时期的音乐很帅嘛。
梶浦 真的是很帅。对我来说,民族音乐的这个方面给了我很大的冲击。
R 听过各式各样的音乐之后,就会觉得那种音乐形式才更洗练更好。如果是现场实地听的话,就会觉得那里满溢着巨大的能量,甚至没法认真听上一小时。身为听众也会觉得这只能用一种恍惚的状态去听。比如那种连续敲太鼓敲上一个小时,节拍都会搞不清楚。就不太能用听流行乐的心态去听民族音乐。

—— 真正的民族音乐中确实能感受到这种急切的魄力呢。
梶浦 就是这样的。

—— 也有人说会在家里把民俗音乐当作BGM播放,但真正的民乐听上去感觉并没有那么轻快的。
R 所以其实是不适合当BGM来听的(笑)。
梶浦 那种还是应该是要在当地现场聆听呢。
R 要听的话,大概得作为某些仪式的一部分,在现场一边跳着舞一边听才行吧。
梶浦 对,用CD听的话未免有点服务精神不足了(笑)。
R 是吧(笑)。毕竟民俗音乐里没有什么副歌不副歌的。到我们这里就觉得不写个副歌出来不行。
梶浦 啊哈哈哈哈(笑)。这个我很懂!虽然没有准备写那种真正的非洲民俗音乐,但还是会希望能在自己创作的曲子里,作为精髓加入一些来自那种音乐的高昂情绪。像之前说过的,我觉得那也是一种打动人心的手法。
R 是这样没错。还有就是,能从中感觉到很高的自由度。从古典音乐开始,绵延不绝代代相传的西洋音乐背后有着非常严肃的理论,要在别人仔细搭好的地基上创作音乐,怎么说都会有点不自由。而如果在那个基础上加上一点,说不好听是随便、说得好听就是融入了自由灵魂的内容进去,根据心情的变化,自由度也会随之增加。不过据说越是随意的状态,从脑波上来看越能写出舒心的东西。大概这也是大家内心会受到触动的原因之一吧。

—— 非常感谢二位。接下来是关于「Dream Port 2008」的部分,二位已经开始讨论Live内容和舞台构想之类的话题了吗?
R 是的,慢慢在讨论了。
梶浦 感觉最近终于有点苗头了。从一开始“真的要办Live吗?”,到现在是“终于有点头绪了”的感觉。

—— 二位之间已经有了具体的共同理念,是这样吗?
梶浦 还在摸索中。像是Live整体的剧情构造,这方面还只是讨论了很少的一部分。
R 这样子开始、最后这样子结束,大概就可以做成一台不错的演出了吧?大致只讨论了这点吧。

—— 也就是说已经确定了起点和方向性这方面的东西,接下来要再充实其中的细节?
梶浦 是的。感觉终于能发现两个人一起办一场Live的意义了。
R 毕竟一开始只是“两个人一起做点什么应该会很有趣吧?”这样不清不楚的提案而已。现在场地安排好了,像这样的访谈也开始了,身边的人事都定下来了,就觉得“那我们差不多也得认真思考起来才行”了(笑)。

—— 这次决定使用的是“神户世界纪念大厅”和“横滨国际和平会议场”这样大规模的会场。
R 好厉害哦。不过,说不定前排座位上放的都是泰迪熊玩偶什么的呢(笑)。
梶浦 或者其实观众都是背景板(笑)。

—— 应该不会有这样的事才对!再说为什么是前面的座位啊(笑)。对各位乐迷来说,就算知道两位之间有故事性这一共通点,但因为声音制作、声音风景方面都完全不同,一定会对两位共同演出到底会带来什么效果很有兴趣吧。
R 虽然还不能说得很详细,不过我们正在讨论“得让大家感受到两个人合作的意义才行吧”。毕竟如果只是分别出场各自负责自己个人的部分,那就没意思了。所以,需要我们两个人为彼此都带来良性刺激,让观众们好好看到成果。
梶浦 因为双方的乐迷都会到场,演出中肯定会分别有SH的部分和梶浦的部分,但只是这样的话,果然还是不够啊(笑)。这样一来就变成我们一人用一半时间做自己的Live,大家看完自己想看的半场就会回去了。

—— 那么,快到对谈结束的时间了,最后请二位谈谈对「Dream Port 2008」的展望吧。
R 那先从我开始。……呃,如果这里不说点什么掷地有声的话,那不管之前说得再怎么好都没用了。不过就是会在这种时候说不出什么好话啊,Revo这个人就是这样的(笑)。
梶浦 采访结束重听录音档总结成稿的时候才发现“这根本没法登出来啊!”之类的?

—— 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啦(笑)。
R 好!那么就来谈谈展望。我会尽自己所能,也有信心让来看SH的人尽兴而归。但这次只是那样的话并没有什么意义。这次Live的意义就在于是和梶浦小姐一起举办,以及在这种前提下到底能不能拿出有趣的成品。也就是说,就算她的乐迷对我不抱任何期待,也希望他们参加了这场Live之后能带着“SH也挺有趣”的想法回家。并且,这可不是“如果能做到就好了…”的程度而已,而是这场Live的底线。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就算是失败了,所以绝对会超越这底线的。绝对不会让大家白花这个票钱,这是我想对梶浦小姐的乐迷说的话。我会努力让你们享受另一半Live的!
梶浦 我的话,其实从以前就觉得Live只要开心就有价值了。不需要什么太过复杂的想法,总之就是要让来看Live的人享受演出。希望这场Live能让观众们觉得“好厉害!就是因为是这两个人合作了才这么有趣的啊!”,跨过乐迷之间的隔阂,纯粹地把音乐是多么有趣这点传达出去。不是因为喜欢我们之中的哪一个,而是因为在此时此刻听到的音乐能让你感到快乐。如果能办成这样的Live就太棒了。
R 说是我们两人的Live,但实际上工作的不可能只有我们两个。要是身边的人不觉得这很有意思的话,那就只是在添麻烦了(笑)。我们俩只是说了一句要一起办Live,但马上就变成了“那么舞台上总共要上多少人”的问题了。
梶浦 就是这样的。PA负责人真是对不起!得现在就先道歉才行(笑)。
R 相关的工作人员数量也要加倍。人工费用也会加倍(笑)。
梶浦 计划了很多“总之就是想试试看”的事情,最终却发现“咦,亏本了?”之类的(笑)。

—— 非常期待!今天非常感谢二位参加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