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初霜翼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请不要将本站译文用于音像制品/出版物复制、上传、共享等侵权行为中(如内嵌至Live影像内等等)。

憧憬与尸之道

憧憬与尸之道Der Weg der Sehnsucht und die Leichen
那一天人类回想起了——
幽暗中前行的身影 人人都忐忑不安
无法预测的未来 总在薄冰上绽放
夜幕每次降临
都用冰冷的手在我们脖颈上 频频轻柔抚过
背弃黄昏 攥住希望之光的端倪
紧追不放 哪怕明知 正朝着地狱前进
如果还想梦到后续 你能拿什么交出去
恶魔耳语蛊惑道 去用尸骸铺路吧
「这堵墙的那边究竟有什么?」 童年时日日憧憬的真相
现在触手可及 就在尸骸之路的前方——
沙盒中不断反复 哀悼苦痛遗憾怨怼《环形结构》循环
汩汩流入的 记忆的尽头 诘问自由的意义
啊啊… 本该充满无限可能的 少年们的躯壳
命运向其中 分别灌输了什么? ——那些…
是谁的夙愿吗 是谁的梦想吗 悲伤 与憎恶 互相交织 红莲之箭 彼此互指
憧憬飞鸟羽翼的人 便能展翅飞向天空 恶魔狡诈妄言道 尸骸啊沿循此路吧
这片天空那头究竟有什么? 被困在童年的昔日灯火 如今照亮了 那尸骸之路的前方——
从天上看的话 究竟 能看到些什么呢? 真想到【这里】以外的【什么地方】 去走走啊
儿时所向往的 广袤世界 尽头 潜藏的荒谬 多得 令人目眩
向往自由的代价 是冰冷泥土做的《棺椁》小床 正义时而披上《野兽》的外表 展露獠牙 无论牢笼中 还是牢笼外 都一样是地狱吗?
背负越多罪孽重责 迈开步伐的明天越有意义 恶魔低声自语道 在尸骸之路上前进吧
这片黑暗那头究竟有什么? 童年时饱受诅咒的现实 何时才能得回报 在那尸骸之路的前方——
>>《红莲之冲动》弓矢飞过的轨迹→ >>—散落《对自由的觉悟》羽翼→ >>—即便扎起《被献出的花瓣》心脏
>>—献给《应祭扫的真正拂晓》安魂曲也为时尚早→ >>—毕竟太阳还未沉没→ >>—向着波涛彼岸不断前进——

13个冬季

13个冬季Die dreizehn Winter

血染的… 殷红大地… 被白雪… 覆盖掩藏… 明明… 再积深一点才好… 多多少少… 也会这么想..

四季流转… 到春日歌唱时… 你便一定… 会飞远吧… 既然阻止不了… 那至少希望… 能一直… 在你身边… 

幼时… 所向往的憧憬… 人能怀抱它… 活上多久呢?
真相如幻影… 越去追逐… 越离人远去… 回首… 伫立… 已在尸骸之上… 

——若去细数…
自那天起… 与你一同走过的岁月… 那回不来的光辉太过耀眼… 只能闭眼作罢…
将颤抖的脖颈… 围裹住的温暖… 这份寒冷… 我究竟还能再承受几次?

反复高喊… 「战斗啊!」… 「战斗啊!」… 你的那些话语… 如今也不断地… 回荡在耳边… 

做着梦的地狱

不做梦的天堂
【哪一边才幸福?】——夜向着无谓的提问持续推进…

有剪断长发之人

有束起长发之人
【哪一边才不自由?】——爱面对无情的提问茫然无措…

明明只要在你身边… 就够了… 其他的… 什么都不需要… 这微薄的愿望… 是不可饶恕的《自我》ego吗?

——还是说……
即便去细数… 不觉间错过的季节… 这苦闷的祈求也太过空虚… 只是白费时间…

无法兑现的约定… 是彷徨的薄暮… 真相的痛楚… 我究竟能否承受得住?

反复高喊… 「战斗啊!」… 「战斗啊!」… 那一天的话语… 如今仍有力地… 回荡在耳边..

睁眼醒来… 唯有模糊的天空… 和冻僵的脸颊上… 闪烁的世界… 即便不情愿… 今年春天也再度降临…
13个冬季冬季抛在身后…

尸骸之路,白茫茫伸向远方。

向真实进击Angriff zur Wahrheit

※《你认为合适的曲名》

倘若只能实现一个愿望 你会许愿什么?
这件事很重要 所以出生之前先考虑好哦
想要什么 想做些什么 要为谁 要去哪里 想成为怎样的人
还是说 你已经 干脆想消失了呢?

致十年后的你 现在你又会许什么愿望?
致二十年后的你 那愿望现在是否还一样?
致两千年后的你 你现在自由吗?
每当春天来临之际 都会来问问你的哦

向真实进击Angriff zur Wahrhe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