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初霜翼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请不要将本站译文用于音像制品/出版物复制、上传、共享等侵权行为中(如内嵌至Live影像内等等)。

黄昏的乐园

黄昏的乐园Paradies der Dämmerung

就算和朋友吵架了 也能够和好的!
没关系 不用担心哦 因为是乐园嘛!

虽然妈妈很容易生气 但其实很温柔的!
无论何时 都陪在我身边哦 因为是乐园嘛!

在被践踏的花 不会凋零的世界……

就算可怕的怪物来了 这里也很安全的!
有坚固的 城墙在哦 因为是乐园嘛!

就算有外面世界的书 也不需要知道的!
一直待在这里 就好了哦 因为是乐园嘛!

去往坠地的鸟 展翅高飞的世界……

少年知晓了什么 少女未能知晓什么
少年在期望什么 少女又放弃了什么

曾经见过的夕阳 染红那个世界
温柔包裹下 一切都看似 光辉闪耀
曾经见过的夕阳西沉之前
去将绽放在 悲伤尽头的 美丽花瓣

啊啊… 乐园在何方?
空旷世界中 痛苦的波涛 荡漾起伏
在小小国家里 小小城墙内 小小祈祷中

啊啊… 将短暂的 乐园 将一时的 乐园
残酷温柔的《梦境》谎言
向黄昏的理想 向暮暗的誓约 献上致拂晓的花束

哪怕 这墙之内
是一个家……

在革命之夜

在革命之夜In der Revolutionsnacht

在革命之夜 在命运之夜 要相信谁 要选择什么
在革命之夜 在命运之夜 由谁选择 要嗤笑什么

在这一夜 止步不前的路 与倒退无异

在革命之夜 在命运之夜 要嗤笑谁 要哀叹什么
在革命之夜 在命运之夜 由谁哀叹 要破坏什么

在这一夜 止步不前的路 与倒退无异
——然而
不断污染的双手 与后悔近似

呼啸狂风中 飘落的 花瓣是
月夜的蝴蝶 缥缈摇曳着
目送背影中 飞扬的 双翼上
托付了 不灭的火焰

选择的时刻突然降临 钟声冷酷鸣响
曾经远远打响的枪声 如今在耳边低语
无需捏造过去之人 只有未来应当讲述
手指扣上扳机之际 献上誓约的《旋律》
等待黎明 在革命之夜——

何谓正义? 谁才正确?
无解的问题 仍飘舞于虚空 而… 钟声无情敲响

无论任何世代 终究… 历史只与 胜利者同在
扫平败者 扼杀声音 空虚的风 吹荡不绝

真正的敌人是什么? 真正的王在哪里?
这个世界到底 存在救赎吗?

啊啊… 乐园在何方?

命运的骰子突然掷下 残酷的风翻涌
昨日还绽放的笑声 今日就在冰冷土里
无需执迷过去之人 只有未来应当创造
点燃红莲意志之际 献上誓约的《旋律》花束
穿透黎明 在革命之后——

火红燃烧的 拂晓之中
火红飘摇的 黄昏之梦

拂晓的安魂曲

拂晓的安魂曲Requiem der Morgenröte

大地与长空 为何 彼此分离
世界是残酷的 却又如此美丽

投掷石块之人 与被投掷者之间
横亘一道 无法轻易跨越的隔栏

立场一旦改换 正义便展露獠牙
牢笼中嘶吼着的 究竟是哪一方?

向着曾献出心脏 无法倒回的黄昏
不断前进的长夜尽头 乐园在何方…

安魂曲 安魂曲
这一夜凋零的 无名花朵啊
还请静静地
于拂晓长眠

拂晓与黄昏 怀抱同样的 寂寥色彩
远去的飞鸟 投下影子 烙印在大地

屠戮意志之人 与被屠戮者之间
横亘一道 无法轻易共存的高墙

一旦求取真相 世界便逐渐崩塌
牢笼中仰望的天空 是否真正自由?

向着曾献上花束 无法完成的约定
不断前进的道路尽头 乐园越行越远…

安魂曲 安魂曲
那一夜凋零的 无常花朵啊
还请静静地
于拂晓长眠

如果 为追求自由 而去夺走什么
那被掠夺的那方 会再夺回来对吧
《杀意》弓弦绷紧

世界很是单纯 也因此复杂难懂
同样的悲剧无限反复

安魂曲 安魂曲
曾经那夜凋零的 无辜花朵啊
至少请静静地
于拂晓长眠——而若 有朝一日 能够实现

愿能斩断 纠缠的因果

友人啊… 让我们 在没有高墙的拂晓 相见吧

黄昏的追忆

拂晓的追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