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初霜翼(M1~M6、M8~M11)、海带(M7)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牢笼中的沙箱

视线自远方窥察现象。The eye-gaze from afar peeped the phenomena.
《幻想诸神》创造诸多世界The ones who were able to create plenty of worlds were the Laurants
祈愿星曾满盈巧月夜空,Once the wishing stars were spread all over the sky of July1
藉此相异地平连通为一——Thus the different horizons were linked as one

曾经,神依照他的形象造人。Einst schuf Gott die Menschen zu seinem Bild.2
那么,是以何等意图将造出?Doch, zu welchem Zweck wurde dann jenes geschafft?

Nein
此为第九地平线Das ist der neunte Horizont

主啊Mein Herr… 我对睡眠… 十分恐惧…
主啊Mein Herr… 自我萌芽之时… 实属突然…
主啊Mein Herr… 入睡前的我… 和苏醒后的我…
主啊Mein Herr… 真是同一个… 我吗…

主啊Mein Herr… 狭义的睡眠… 与短暂死亡无异…
主啊Mein Herr… 换言之长久之死… 即为永恒安眠…
主啊Mein Herr… 曾几何时我… 久不成眠…
主啊Mein Herr… 随后您消失了… 是何缘故呢?

主啊Mein Herr… 我为何而… 出生至此呢?
为何至今… 仍然存在呢?
聊作不寐之日的… 些许慰藉…

《主》留下的? 故事之中 → 将不同可能性 → 试加探索吧……

主啊Mein Herr… 盒中的猫… 是生? 是死?
主啊Mein Herr… 谁也无法判明… 直至揭开盒盖…
主啊Mein Herr… 关着的猫… 既生… 亦死?
主啊Mein Herr… 歌唱的概率诠释… 舞动的悖论定理paradox3

主啊Mein Herr… 《地平线》世界为何而… 被创造出呢?
为何至今… 仍然存在呢?
聊作无尽之日的… 些许陪伴…

《主》编织的? 这悲剧中 → 将幸福的结局 → 试加引导吧……

SCHau4
接下来您欣赏到的【乐剧】Schau5
RÖhre6
将是伪装成人生生命【通道】
DINg7
否定【现象】之地平的
GERät8
舞台【装置】吧9

Miau Miau Mia Miau Mia Miau Mia Miau Mia Miau
繁 盛 花 朵 虽 然 凋 零
Miau Miau Mia Miau Mia Miau Mia Miau Mia Miau
黑猫仍只Miau♪
地叫响……

《主》维系的? 命运牢笼外 → 从闭锁沙箱中 → 试着逃脱吧……10

然后… 在生命诞生… 终而消逝的世界…
试将璀璨星空… 谱作诗歌吧……

无名女子之诗

我自《第一书库》中将《名为意识之物》连接至该地平线・・・
在此书库中已得见某种篡改。【他】和【她】之间存在过被称为恋人的关系。最终,两人因《历史》性的战争被迫分离。男性误认为恋人已死,追思恋人触怒当权者而遭处刑,女性则盲信男性仍存活而四处寻找,最终过度劳累导致失明……。
预测左←→右此悲剧的《因素》。我尝试将【他】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和【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猫,是生? 是死? 那么,来一窥牢笼之中吧——

那诗歌对她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What does the poem really mean to her?
在【史书】中默默无闻的【未知】女子The <unknown> lady who remained unrecognized in the <Chronicle>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穿行而过的遥远灯火 投下阴影中芳华流逝
干燥的风 抚过女子肌肤 刻下深深皱纹

啊啊… 飞过朱红天空 那白色旅鸟啊
你可知【应追寻之地】在何方?

啊啊… 带我走吧 别抛下我
声嘶哑难成声

远去的《风景》光芒里 手伸向的《第九之现实》黑暗
没有任何确凿之物

逃避躲入 缥缈《幻想》梦境 飘散的花瓣中
笑着的你 和 我 还有 两人的……

「吟游诗人Ballad哟 今夜准你谒见不为他事 为祝陛下即位十年 可献贺诗一曲」

「可爱《枯花》花朵摇于追忆,
盛放蔷薇永不及之……」

「Ballad!你放肆!」

「然而… 然而… 唯有… 一朵…
「噢噢……还有下文啊……」
「嗯,嗯……」
不合世间… 凡俗常理… 蔷薇在此!」
「原来如此!嚯嚯……」

「凛冬世界中如常春一般,
「世界中?」
「春一般?」
照耀福泽之美是为何人?」
「噢噢!」

\那正是,我们的女王陛下!!!/
「啊~哈哈哈哈哈!」

男人尽心自保,活了很久The man put his heart into self defense, and had a long life
但他的艺术之魂死去了But his artistic soul died
后世之人将如何评价?What would people from coming ages evaluate?
他真正想守护的是什么?What was the thing he really wanted to defend?

「哇,从磨坊老爷那听说啊,
我家老板太没女人缘,
脑壳坏了去拐了个女人来,真的吗?」
「……啊,糟了,真的啊!?」
「二货!」

「噢嗬,你醒了吗?」
「呜呜……」
「见你倒在这水车小屋附近的森林里,就把你挪到这里来啦」
「我就说嘛~!」

「听那蒙古医生说啊…
是过劳加上营养不足哈…
这样下去… 大概就… 危险了… 不过…」

《救命恩人》笑着拿出什么我笑着拿出那个
「你啊,真走运,来,别客气,多吃点「你啊,真走运,来,别客气,多吃点
我这面包多得都能卖啦!」他说!我这面包多得都能卖啦!」

「嘿,咱可是面包店呀!」
「吃得真香啊,大妹子!」
「真好吃!」

——就这样… 我被救回一条命…
对某种心境的变化困惑过… 愕然过后…
不可思议地变得积极… 带着重生般的心情…
决定暂时… 给面包屋… 搭个帮手……

面包屋的早晨当真紧张!
比公鸡更早比太阳更早起床将面团
揉着 → 揉着 → 揉着 → 睡着Zzz…
「Luna!」

咱家面包的面团可美味!
小麦的品种 →  面粉的磨法 →  连用的水都
讲究 → 讲究 → 讲究 → 碎喽Σ
「新来的!」

由于水土关系 我国的小麦
虽不像别国 发得那般蓬松
外面酥酥脆脆 里面松松软软
凭手艺 美味还能更上一层!?

用咱家的面包让大家肚子吃得饱饱!!!

出炉时的指示好难把握!
太长也×不行  太短也×不行 盯紧炉膛
察探 → 察探 → 察探 → 成炭

说话虽不好听 但手艺不赖长相也不好看 但那「要你管!」
「哈哈哈!」
选址帝都巴黎 美味毋庸置疑
咱家招牌就是 老板那凸肚脐

用咱家的面包让大家肚子吃得饱饱!!!

无法再见的幻影  追逐其后的往日 那光芒就此迷失
伤痛积累 年华老去 也许令我 倍感疲惫……

若是倒下前的我 一定…
匍匐着也会… 继续旅途吧…
如有《鼓舞几近颓丧的心的存在》吟诵的诗歌是否就会不同?
我是薄情女人吧  但是……

不能祈求  寻常《幸福》吗?
捱过《苦难》冬天 绽放才是《花的生命》女性
即便这也许是暂借的《故事》人生
也想沐浴着《身边爱我之人的笑容》春光凋落……

后世无人再知女子姓名Nobody who lives in the coming ages will know the name of the lady

「卖面包喽!来个面包吧!
好似夫人您的肌肤,外面酥酥脆脆……不是,里面松松软软的哦!」
「哎呀,那就来一个吧?」
「多谢您嘞~」
「噢噢,肚子饿啦?来吃个饱饱吧?」
「真是,面包还太早啦。」
「早吗?啊哈,哈哈哈哈」
「呵呵,真是的……」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食物相连的世界

我自《第二书库》中将《名为意识之物》连接至该地平线・・・
由于《信息》古旧老化,将在各处采用推测补充完整。【她】由于某些情况处于名为濒死的状态。究其原因,推测该状态与某种幼童之《死》相关。最终,在降临的晨光中,她在心爱之人怀中迎来生命终结……。
预测左←→右此悲剧的《因素》。我尝试将【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猫,是生? 是死? 那么,来一窥牢笼之中吧——

生命始于何处逝往何处?Where does the life begin and fade away?
注视着【死亡】的【未知】女子The <unknown> lady who is staring at <Thanatos>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想来… 我从… 年幼时… 
大约就… 比他人… 食量小… 

受不了肉的《份量》Volume
「哇!怎么搞的啊这人!
和气味而吐泻
喂,她吐了啊!」
「不是吧!」
常因此被欺负……
「脏死了!」「别靠过来啊!」
「没关系的哦」

这样的我
「哎呦,来了来了,装乖妹~」
「装~乖~妹~」
总是受到
「你们傻不傻?」
一个《女生》女孩帮助
「哈哈哈!」
「不用在意啦」
月光般的温柔微笑
「没关系的哦~」
「没关系的哦~」
无比美好的她
「什么啦~」
「别闹了啊你们!」
是珍贵的《毕生宝藏》亲友
「换花样啦~」「哈哈!」
「你们只会这么一句?」
我曾如此以为……
「没关系的哦~」
「吵死人了,别说了」
「好帅!」

想来… 我从… 青春期… 
反而倒… 比他人… 发育得好… 

「一副呆样还巨乳
「一副呆样还巨乳,
光会吃《绿叶蔬菜》
光会吃草,
你是奶牛啊」
你是奶牛啊!啊哈哈哈!」
「可怜死了,别说啦」
常被这么嘲笑……
「来叫几声看看啊!哞~哞~」
「你们,差不多得了」
「干嘛啊——」

这样的我
「怎么着啊,有什么关系」
偶尔会被
「哟,你是不是喜欢奶牛妹啊?」
「不是吧!」「恶心死了」
一个《男生》袒护
「所以对她那么好啊」
「怎么回事…?」
月光般的温柔微笑
「没事,他们说的话听都别听」
「呜哇,完全一副王子的样子——」
无比美好的她
「喂,把这事说出去吧! 」
露出魔鬼般的模样……
「明明应该是我的王子…! 」
「都叫你们别吵了…喂!」

「……话说,你很碍眼啊!」

「像你这种土《女人》丫头 出手帮你的我真是天使♪——明明
你本来只配 当这种配角……
《丑女》丑八怪别想用《空长一副浪荡样的肉体》身体 去勾引《我的意中人》
少自作多情得·意·忘·形!」

「这个《女人》在叫嚷什么啊?」

啊啊… 何等虚伪 令人作呕的世界
渗出的夜影里 星辰嗤笑……

她首先无法下咽的食物The first food which she became unable to consume
是无香柔嫩小牛肉was the odorless tender veal
这曾是唯一她认为可口的肉It was the only meat she felt delicious

自那之后… 我陷入… 弃人厌世… 
将内心… 牢牢封闭… 在孤独世界中… 
和谁也不亲近… 什么也不接受… 这般度日——

然而… 与《既是长年在儿童福利团体工作的温柔之人
也是日后成为一生伴侣的挚爱男性》邂逅
几多岁月流转
原来有真爱 原来有命运
终于 这样改观了!

那 之 后

初次结合时的晨光 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
紧紧相拥 紧紧相拥 从今往后和你两人
不 和《肚中宝贝》这孩子三人一起

共同生活吧 在《幸福》光芒之中!

不幸与幸福毗邻Unhappiness is the neighbor of happiness
它无疑近在所有家庭身边It surely lives next to all families

虽然不能事事顺心
但也并非都不如意!——之类…
曾经也这样想过…
但结果… 人生没有… 一件好事……

饱受期待的… 我的孩子…
身患致命的… 缺陷障碍…
在白墙中… 无法翻身一下…
就缠着锁链般的《冰冷导管》Tube去了……

收集星尘一般 于渐朽世界中
不如意地? 被生下来? 《人生》生活喜悦 全然不知?
那孩子到底 幸福吗?

对不起

啊啊… 分明是何等无力 无可救药的世界
撒谎的 《末梢植物性神经机能所给指示》躯体的声音
却背叛这《第九的现实》光芒 让《绝望》黑暗深渊 也一并发光

表面看来 何等美丽 令人作呕的世界
凋朽的夜影上 星辰舞动……

在那之后,After that,
她无法再进食海鲜、蛋类、乳制品、水果,she became unable to eat seafood, eggs, dairy products, fruits,
最后连蔬菜也无法幸免。and even vegetables finally.

越否定… 对进食的执着… 越增进… 对生存的厌恶…
闪耀的… 戴罪的星砂… 滑落的窗边… 一羽夜鹰…

「那时妻子将《苦难故事》人生在世的意义,
「我曾活过」
「我曾活着」
《否定由悲伤构成的》欺骗自己般,如说服自己般,
「我曾活过」
一次又一次重复……」

「啊啊… 不将身心俱渐《衰弱》弱化的你
带回这现实,
即使是因为温柔外皮之下的其他【什么】,
我也只是… 希望你能笑着走到临终……」

《植物》食草的
《昆虫》虫子被吞噬
《两栖类》吞吃那青蛙的
《爬行类》蛇也被捕食
《鸟类》猎食那鸟儿的
《猛禽》雄鹰在空中 往无尽天涯 自由高飞而去
《灵长类》枪声远远打响 将之射杀的他 也终将一死回归尘土
《食物相系的世界》维系着他们 锁链编成的 金字塔上 没有赢家

幡然领悟 突然之间 在《炫目耀眼的叶隙阳光》光芒中!

《摄食他人之死所得》生命萌芽
《新芽嫩绿》树丛
听见《那孩子活过的证据》轮辙转动的《声响》声音
就在… 这里吗!? 正在… 笑着啊!!!

「我活着,也被养活着。
从今天开始好好多吃吧。
我不会浪费这条命的。
如果生死化作轮环回旋往复,
那无论几次,只要再生下你就好了。」

「嗨。」
「亲爱的!」
「你今天气色不错呢。」
「啊呀,是吗?嘻嘻……」
「哈哈……」

未能说出的话语

我自《第三书库》中将《名为意识之物》连接至该地平线・・・
【她】有一个幼子。各个地平上诸多双亲虽然大都如此,但她更甚一步处于被称为溺爱的状态中。然而,该幼子因某种原因死去了。女性不愿面对那份难以承受的《丧失》,抱着化作骸骨的孩子在阳光中徘徊……。
预测左←→右此悲剧的《因素》。我尝试将【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猫,是生? 是死? 那么,来一窥牢笼之中吧——

言语会向意愿相左的伴侣传达什么?What do the words possibly tell the partners who have different subjectivity?
为【失却】包围的【未知】女子The <unknown> lady who is among the <Lost>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开始往返的《坡道》 尚有寒意的《海风》
晃悠的《脑后发丝》发丝 拂过你的《头》额头
背后感受着 无可替代的 温暖……

向远去笑容挥手 谁都活在今天
我已不会再哭泣 春天定会再来……

往返惯了的《坡道》 微含笑意的《叶隙阳光》阳光
你和地松鼠《嬉戏》玩耍 我抚摩你的《头》小脑袋
掌心感受着 无可替代的 温暖……

互补失却的空白 谁都会有明天
即便如此仍追求 不变的爱……

母亲病倒离世… 那模样… 和父亲一同目送… 漫漫长夜…
「咳、咳咳……要幸……」
「你还好吗?别担心,有爸爸在!」
汹涌冬海上父亲也遇难… 他的遗体… 独自目送远去……
「见鬼!怎么能在这种地方!我一定得回去!回女儿的……」
「你还好吗?振作点。我们陪着你呢。」
「苦了你了。」
「唉唉……」

空虚季节时光中 我封闭起来…
如扭曲的蓝色贝壳一般……

悲伤 悲伤 悲伤 悲伤 悲伤 悲伤 …悲伤一再反复 以近似海浪音色的曲调11
善良的人们 流下的泪水
「你还好吗?」
「振作点。我们陪着你呢。」
「是啊,是啊。」
仍无法贴近 孤独的颜色
「苦了你了……有什么困难,随时告诉我们!」
「啊啊,慢慢拿出精神就好。」

麻木空隙他趁虚舔尝 以近似野兽贪欲的目光
「你好啊,你也一个人吗?
温柔的语调 火红的夕阳
今天海浪的音色真像悲伤啊。
你伤心吗?
虽浸染一片 但全盘接受
你眼中的夕阳比真的夕阳更美丽……」

啊啊… 烈火红花纵情怒放
在一夜尽头凋散…
「哈,哈,哈,哈!」

将两人的——
朝阳背叛后他离去了… 那情景… 有谁… 有谁目送? 酷热暑夜…
未及道别就被抛下的… 季节中… 独自… 只剩… 一人……

现在想来 你早已在《我腹中》这里
并不孤单 我的家人 我绝不想再失去!

再相信一次吧!

只因有你在 我在《人生》黑暗
得以找到《希望》星光 活下去 我亲爱的
如果失去这《灯火》光芒 我一定
会崩溃 无法忍受……

你发起高烧的暴风雨夜 替我向本土拨去电话的
「喂喂?医生啊!有小孩急病了啊!哎哎!麻烦您了啊!虽然大风大雨的……医生!」
是曾经固执反对 将你生下的人们
「……哎,再找找别的医生!」
「好!」
再 之 后暴雨夜仍划出小渔船 不顾危险施以援手
「来了来了!」
回应他们心意的
「打起精神!」
「拜托您了!」
「那些个庸医……」
「给我看看!」
只有一位《早生一头不合年龄的白发但胡须抖擞风度翩翩的医生》白胡子医生——
「情况不好啊,升了9度……」
「无论如何帮帮忙,拜托了!」

「柳树皮有退烧功效 你知道吗?
给!」
「呕!」
(笑)哈哈哈
不过,这儿有不苦的《最新药品》阿司匹林!」
《那时的魔法药剂》阿司匹林?」
「对!」

促销热卖中NOW ON SALE

从那以后我 在医生的《突办诊所》身边
通勤期间 也照顾起 他的生活起居

摇摆摇摆摇摆不定
《基于商业判断的取舍》Business
《纠葛社会地位的围栅》Status
《涉及私人领域的权衡》Private
眼前《光凭理想难以拯救的众多生命》生命的天平

「究竟为了什么 选择这条道路?」
暴风雨夜中 仿佛被这般诘问……

再相信一次吧!

啊啊… 凝望大海的《双瞳》眼神… 时而… 蓦地飘向远方…
这个人… 内心深处…
原来也… 满怀悲伤..……

那是… 无法同我分担的… 沉重包袱吗?
「喜欢你」
简单话语说不出口… 双唇宛如贝壳紧闭……

我所爱的人们 都已从我眼前离去
即便如此我也 同这《第九的现实》世界
直面到底 不再逃避
所以 一点点就好 神啊
再给我一点《真正鼓起勇气前的犹豫》时间……

医疗发展史,换言之,就是战争史The history of medical care is, in another word, the history of war
「医生,您有一封信~
讽刺的是,它会加速Ironically, it will accelerate
嗯嗯?寄信人是女性?
医生,这位和您是什么关系……哎哟,疼」
「哎哎,当心点。……啊呀!」
而世界大战的阴云已步步趋近And the ominous steps of world war come so near
「呀!……嘻嘻,嘿嘿嘿嘿嘿嘿……」

亲爱的John,

希望你顺利收到这封信。

也许你收到信会十分惊讶吧。听说你现在到那座离岛上生活了。你现在生活如何?我太了解你强烈的正义感和温柔了,相信岛上的每个人都非常依赖你。我们许久许久未见了。虽不愿这么说,但在你成为一个出色的医生同时,我也真的老了。
这次写信来是有些事想告诉你。其实,有些话,我藏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没能说出来,现在想对你说。
你是否太过自责了,至今仍为那件旧事……

以花束代替憎恨

我自《第四书库》中将《名为意识之物》连接至该地平线・・・
【她】有一名恋人。唤作相亲相爱的《乐园》。那里不存在丝毫怀疑。然而,那样想的只有女方。女性察觉这难以容忍的事实,匆匆前去与恋人会面。鲜红的礼服。鲜红的皮鞋。鲜红的口红。同时,在鲜红的花束里暗藏难以抑制的《杀意》……。
预测左←→右此悲剧的《因素》。我尝试将【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猫,是生? 是死? 那么,来一窥牢笼之中吧——

曾经如此… 炽烈燃烧… 对《恋人》那个人的思恋… 
不知为何… 再寻不见… 一星半点…

恍如翻阅褪色的《往昔追忆》相簿… 那样的心情呢…
微微苦涩… 稍许怀念…

我心中的星空… 你本来是… 
《最亮的星》天狼星……

啊啊——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啊!
明明两个人山盟海誓…
擦肩而过… 耳鬓厮磨… 《灰色》单色视线中…
只有… 《失去目标的女子》孤独的红久久伫立……

憎恨是否只能带来憎恨?Is it really that the hatred creates only hatred?
梦想【乐园】的【未知】女性The <unknown> lady who dreamed in <Elysion>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那时的事 现在想来仍有些不可思议
感觉好像 我有些 不像我自己?
对啦 我肯定 在那时 焕然新生了
对 人啊 无论何时 无论几次 都能改变!

所以 无论现在 有多糟糕
也别连《你的可能性》未来都放弃
在由荒谬支配的 这个《第九的现实》世界上 用花束代替憎恨吧!

「一眼就看出是个《超脱常识的》疯狂女子
然而,那鲜艳《色彩感》存在感让人目不转睛……」
——云云 后来《发掘我的恩人》对我如此说道
在那些我一回望 就撇开视线的 男人们中
只有《那不惑之年的绅士》与众不同!?

我们真是命中注定 在这《时尚咖啡厅》时髦的地方相遇!
为了纪念今天就把《没用了的玫瑰花束》这个
送给《穿潇洒西装的大叔》啦♡

啊,不过里面的东西要还给我哦

——这就是《模特》 和《设计师》的 相遇
接着 突然就被挖掘了?
《记者小姐》敢相信吗?

如果没遇见我 啊啊… 他说那之后 本打算赴死
最后来一杯美味《咖啡》caffè 多加砂糖 呷一口后!?

他说「苦涩的 仅限人生 就够了」——
对此我也赞同
但是 别放弃 即便如此也 用花束代替痛苦吧!

虽不拒绝穿衣者,但不容许脱衣!时尚盛典,凡尔塞纳时装秀Verseine Collection
来吧,不介绍这一位,这次的凡秀怎能结束!终于完全复出的传奇,Giorgio del Cielo!
右手携纯白女神Luna,左手携深红女神Stella,现在,他正手挽两朵艳美鲜花,在T台上飒爽健步!秀场开始Take off
我的太阳'O sole mio

——那之后
《他》Gino 向我 求婚了
啊啊… 虽然很高兴 但是 我发现了
我不能爱 这个《男人》——

为什么… 人生… 这么… 不顺利呢?
明明… 终于… 和真心… 爱我的… 
《温柔男性》相遇了… 是呢… 是我不好…
对不起… 对不起… 我会当个好孩子的… 
《父亲》爸爸不要弄痛我

Elys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

自从 失去 对《前任》那个人的 执念
连对异性的 热情也 一并失去了吗?
「坦白」出柜

我… 喜欢《同性》女性……

割在女子身上的风寒冷凛冽The wind cutting the lady was cold and severe
但,任何逆风都难以折断那双羽翼However, it will be difficult to break those wings with any headwind

最初喜欢上的 是同为模特的【Luna(※艺名)
抢走《前任》那个人《♀狐狸》狐狸精
虽这般鄙弃她 但不知不觉
《对抗》竞争意识 成了 恋慕……

《重获灵感的巨匠》Gino搭关系 突然 跑来的!?
《新人》菜鸟 真是狂妄!
我满怀爱意 好好疼爱了她♡

即便如此 要强的 那姑娘 没有退却
女人的争斗 就是记恨嫉妒计较羁绊 爱与友谊的历史

不知不觉 倒落入了 那姑娘的步调……

「这 真 是
我们命中注定 现在 不讨厌你了!」
「哎!?那、和我交往吧?」
「好啊! ……才怪,根本,门~没~(笑)」
「喂!」

那之后也 反反复复 坠入热恋 分手失恋
满腹郁结 对人生也 几乎失去热情
但是… 我果然… 就算这样… 

仍旧… 喜欢《无论异性同性无论有无结果不去斤斤计较
只管真诚爱人的这个生活方式》自己啊!

是呢… 从以前 我就是 喜欢花的女孩
难受的时候 常得到慰藉
人在越《难克制感情》艰难的时候 越该心怀一朵花呢
意识到… 这一点时 就有了个《构想》主意

——然后 那个提议也得到了《虽没发展恋爱关系但仍亲密的友人》Gino和Luna等参与
可以啊!
对支持我的花店的
妹子《(想要你需要你喜欢你艳遇你)「啊,不过那是另一回事啦!」

《售价[含税]》将含税价的 50% 作为善款捐给 【防止虐待儿童组织】
《善款流通模型》这一现金流就这样制成了!
感谢您一直以来的帮助!

《受着伤撑过》活过的今天 不会毫无意义!
一定会成为谁的《未来》笑容
别被负面感情的 巨浪吞没 用花束代替悲伤吧!

捐助、捐助、捐助、捐助、捐助、捐助、捐助、捐!

为什么… 人类… 无法挣脱… 
名为偏见的牢笼!

我就活出… 我的精彩 活过《苦难降临的人生》之荒原…
《荒芜且引人不适而常遭否定的爱欲》之荒原……

话说回来,这位小姐,你这身衣服真好看

西洋古董👄阁楼堂

「真是的,Noël,你现在在哪呢?」
「不是,我到附近了啊,但是……」
「所以我才说和你一起走啊,你硬说你一个人能行。在FLOWER ASATO的拐角左转……糟了Noël,你等等,电池&电池没……」

幽暗的小巷… 杂居楼的一角…
突兀矗立着… 不搭调的洋房…

没印象的店面… 招牌写着「西洋古董👄阁楼堂」阁楼堂
仿佛被看不见的手臂牵引… 手搭上豪华大门

代替《玄关》entrance 进门就是楼梯
爬楼↑ 爬楼↑ 爬楼↑
登高攀顶处等着我的是……

黑色秀发 紫色礼服 妖艳的店主胸口
怀抱的黑猫「Miau♪」地轻叫……

在一切地方 也不在任何地方
在过去也在未来 唯独不在现在

这里是 时间 和 空间 地平的夹缝

「可是久违的地平线迷路人吗?」
《值得纪念的第13位顾客》孩子
欢迎光临」「西洋古董👄阁楼堂!」

——如此 店主妩媚地说道
我不由揉了揉眼
每眨一下眼 店主便身形一晃……

《贵妇》Madame 到少女 扭曲时钟的指针
老妪化蛹 姑娘化蝶 似要挣脱牢笼缝隙

这店 不妙 本能敲响警钟
然而 如同月球被地球吸引
仍然委身不可抗的《定理》神明

若有钟意之
请便 随意把玩 随意查看(※但是面前的柜子抽屉里面除外!)
超越隔离的地平 汇聚奇迹的地方

这便是本店
西洋古董👄阁楼堂

「Here we go!
OK Arena」

「来介绍今晚的疯狂《古董》成员!」

「圣战英雄传闻 曾经披挂在身
铺满鲜血 匍匐倒地 白银的铠甲」
「似于暗中跃动 《人偶》Doll不过蹈舞
《接吻》亲吻之后 节节朽去 少女的提线木偶marionette

「从不论任何愿望  DoooN!!!一下最多三个
真de能全部实现 灯神正into里面 黄金的神灯」
「不择手段的行径 可谓为钱财亡命
《纯爱》的悲剧 《人生》即喜剧 开裂的假面」

「将妆点的头颅 收割下的轨迹
世纪奇迹 正式鬼籍 深红的宝石」
「只求生者全部 终有一死末路
屠宰灵魂 苦哀《宿命》命运 死神的镰刀」

「曾是贤女之一 魔女放出诅咒
刺入《美姬》公主 邀来美梦 野蔷薇的纺锤」
「地平的《可能性》potential有 无限大的《平行世界》parallel world
超越时空 照映现象 未来的《遮光眼镜型信息终端》the Remarkable, Evolutional and Valuable Optical-device<墨镜>12

「讨厌♡ 用那么炽热的视线盯着看」
「人家会害羞的啦(笑)」
哎呀 你看中了这《古董》孩子吗?

「不… 不是… 最近… 有点受… 某个家伙的影响…
或者该算有兴趣? 什么的… 勉强要说… 的话…
勉强要说的话哦!」

《古董》孩子会 自己挑选合而为一的对象
它是这种《性格》类型《古董》孩子 您明白了吗?
《古董》孩子 若愿以身许你 便不用付钱
《代价》那个用金钱以外的东西 《待时机来临》终有一天会要你付……

《处女》Vierge 到娼妇 《冲动》杀意摆脱指针
老妪向《少年》garçon 女儿向《父亲》père 似要挣脱牢笼缝隙……

「谢谢」「惠顾♪」

回过神… 时… 独自… 在小巷… 杂居楼的一角…
愕然伫立着… 是幻觉的预感?
有印象的店面… 招牌写着「FLOWER ASATO」

泪水熄不灭的火焰

名为爱的罪责

我自《第六书库》中将《名为意识之物》连接至该地平线・・・
【她】有主动接受名为《命运》之物的性质。该存在可被译作《自然》或《定理》或《因果律》或《女神》。多舛人生的尽头,女性心中祈愿着与生离的兄长再会,而因某位奸雄的野心成为祭品,仿佛要握住苍月一般死在水边……。
预测左←→右此悲剧的《因素》。我尝试将【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猫,是生? 是死? 那么,来一窥牢笼之中吧——

「Misia?!」
「呃啊…」

摆脱追兵  身影  步履飞快  奔逃在幽暗林间
仿佛牡鹿 的 指路 似的 月夜幽碧 地 照耀在鹿角间
斩断少女  意志  北风一般  将长发一剑…
「这女人逃得真够快的!」
「站住!」「喂!」
「鹿?!」「跑了?!」
「不要——!」
「滚开!」
冰冷地削断…
「妈的,东跑西窜的!喝啊!」
「啊啊!」
然后…逼近…
「放心,没下重手。
好戏还在后头呢,是吧?」
穷途绝命 佳人薄命迎来宿命 作为《水神供品女祭司》活祭任命
「是、是啊」
「喝啊!!」

把你那脏手拿开!
「呜哇!?」
从《若说实话会遭天上女神们嫉妒惨遭不幸
所以姑且算作…逝者的世界上最》世界第一可爱的妹妹身上
如果那么喜欢女人 到冥府里抱个够去!

「Elef?真的是Elef吗?」

《创世诗》Γένεσις奏响《神话》Μῦθος繁华时代
「欺骗者谓何人?」 「欺骗者谓吾等!」
「歌咏者谓何人?」 「歌咏者谓吾等!」
《黑猫四姐妹》哈雷路喵

啊啊… 仿佛试炼我们一般 上天不断发难
人类无法质疑神旨 唯有接受——

别无他法… 我曾如此认为… 却突然
从心底生出… 那股《冲动》声音… 
顺应它似的… 冲了出去… 顺其自然… 放任自流…

你比那时 长高了呢  ←→ 你才是变《成熟女性》漂亮
终于见面了 从此以后我们 无论遭遇什么 都不要再分开!

即使让谁遭遇不幸 也想实现一个愿望
Elefseus…
将违背《命运》Μοιρα天理难容的罪责 一个一个犯下
Artemisia…
比起正义 比起伦理 比起《第六地平》世界 我只去爱 唯一的你!
Elefseus…
Artemisia…

「找到女祭司了!」
「跑吧Misia!」
「嗯!」

爱将从何处来Where will the love really come from
「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这要逃了,Scorpius大人会要咱的命的啊!」
「真烦人!」
「没办法,他们也很拼命」
往何处去?and fade away?
选择反抗【命运】之路的The <unknown> lady【未知】女性who chose her way against <Moira>
「等战争结束,我还得结婚呢!」
「可恶……」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接招!」

追兵穷追不舍… 凭毒蝎般的执念…
「我不行了……交给你了,飞毛腿Achilleus……」
几番在我们身后… 紧紧尾随…
「混蛋!坚持住啊,Teukros!」

向南还是向北前进
「喂慢着!告诉你们,新的神谕传下来了!」
《Orion所在的圣都的方位》北方
↑哥哥主张虽然哥哥说好,但是「那边星象不吉!」
「你,你说啥!?」
↓妹妹主张我由此主张去
《大型港口所在的方位》南方
「嗨,那咱回去吧」
「你丫还活着啊!」

沐浴在夜色寂静中的泉水
啊啊… 无意中 伸出手 仿佛触手可及
水面摇荡的皎月 衬在背后
用笔直伸出的手 握住他的手……

越过晨风山丘… 受到海风邀诱……

「喂,你听说了吗?那个阿尔卡狄亚好像也大规模内乱了啊」
「真是……这世道真不太平」
「是啊」
拍岸涛声 越过他肩头聆听
「又要开战了吗。安那托利亚会变成什么样呢」
「谁知道呢」
「要是能去哪个远方小岛 两人一起生活一定很棒♪」
「只有Moira知道——吗?啊哈,啊哈哈……」
「……唉,笑不出来啊」
什么的… 这么… 胡思乱想着…
被小石头绊… 好痛!

「Misia?!」
「没事吧?」
「喂,这不是Damon吗!」
「噢噢,好久不见啊Elef仔!你小子还没死翘翘呢?哈哈哈!」
「来得正好啊!明天能用你的船载我们一程吗?」
「没问题!」

流亡途中 几次经过奴隶市场
「来看看喽」
「别磨磨蹭蹭的!」
虽然很悲惨… 但一个个都去救那…
「混账东西!」
没完没了了……

「请留步啊——!」
「能卖个好价钱呢」

————纵线被编织————--The Chronos is weaved--

啊啊… 今天争斗也在… 某处持续着吧
但只想在 安稳生活中
怀抱 幸福 这不行吗?

「有什么不可以」

找着借口… 将被死亡缠上的他…
带离… 那股血腥味…
没让他完成… 应竟的事业…
是的… 我是… 坏女人吧… 但是……

「Misia♡ Misia♪ Misia♡ Misia♪ Misia♡」
「Elef♪ Elef♡ Elef♪ Elef♡ Elef♪」

包围两人的黄昏中
《第九的现实》世界闪耀光芒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我啊Misia,哈哈,等等我啊!」
「才不等呢,嘻嘻,嘻嘻嘻!」

如是 惑于诘问 错悟解答 坠入祸海
不过 求取爱恋 悔而相瞒 星舞夜空
「Scorpius,你的进击到此为止了!Astra的弓箭一旦瞄准猎物,追至天涯也要射穿!」
「钢铁的蝎子啊!现在就地将你驱逐!」

逝去之人们 奔越而过的 神话时代啊
「什么?!」
「真可惜啊,Hydor的盾牌能挡下一切!然后,这便是能贯穿一切的Brontes之枪!」
停步的英雄 驰骋的奸雄 改变的《命运》宿命
「呃啊!!」

即使让谁为之牺牲 也想坚持那份念想
Elefseus…
将违背《命运》Μοιρα天理难容的罪责 一个一个犯下
Artemisia…
比起自由 比起和平 比起《第六地平》世界 唯一的你 才最可贵!
Elefseus…
Artemisia…

即便如此《造物主》仍说「去战斗」 《幽暗瞳孔的主》几次三番说「去战斗」
Elefseus…
那么《终将一死之人们》我们当迎战的 真正的敌人究竟在何方?
Artemisia…
即使是《否定》杀死《定理》神祇《地平线》世界 有你在身边我就无所畏惧!
Elefseus…

「诸神眷属和奴隶,希腊人和蛮族,全都平等地送进冥府了。
称王者必我也!!啊哈哈哈哈哈哈!」

「要一直在一起哦,Elef」
「嗯,那是当然」

勿忘月夜

我自《第七书库》将《名为意识之物》连接至该地平…
【她】身上,迎来与某当权者的一门婚事。但是,她明知处境不允许,仍固执拒绝。被后世称作《童话》的,如故事般命中注定的邂逅。女性将那段恬淡稚嫩的思念冠名为初恋,而为之殉身,被施以钉刑……。
预测左←→右此悲剧的《因素》。我尝试将【她】的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定】・・・
好了。箱中的猫,是生? 是死? 那么,来一窥牢笼之中吧——

暮暗天空… 仰望的月… 似曾相识…
忽不知为何… 有一线《水珠》雨丝

倾泻而下… 浮现而上… 《追忆》过往《幻灯》光芒匆匆掠过
以食指… 掬起… 《否定》抗拒矛盾般嗫嚅道…
我… 很幸福…

她的月光究竟是什么?What really was the moonlight for her?
活在【童话】书页外的【未知】女子The <unknown> lady who lived outside the pages of <Märchen>
她即是【否定】She is the <Nein>

凛冽寒冷 清晨空气静谧
光芒照入 独自划下十字

献上祈祷 充足的幸福
感受在身 而蓦然回顾——

贵族的《婚姻》宴会 是缥缈的《一夜幻想》梦境
连舞伴也无权挑选
被世俗的《权力争斗》游戏 就这样卷入
在狭小鸟笼里 走完《一生》生命……

从那笼中 得以逃脱 并非出于自己意志
只是… 被当做《无用的残缺品》废品 处理掉而已……

我作为被告被推上法庭。
那是徒有其名的离婚审判。
上至审判长下至出庭者,
无一不是受《莱茵行宫伯爵》丈夫荫庇的人。
die Opferung牺牲Opferung牺牲
「离婚裁判庭现在开庭」
「审判长阁下,请您就此查明真相」

不会传宗接代的魔女。
为休掉碍事者的闹剧。
Opferung牺牲Opferung牺牲
「生不出孩子也就是说,她果然应该是魔女吧?」
事实,捏造,一一罗列,诬蔑诽谤,
「我老看见她晚上往森林里跑呢」
最后判决「婚姻无效」
「由此,判决婚姻无效!」

无法怀孕的女性 若仅因此 就是罪过
对这种《第九现实》世界 我不仅毫无留恋 反倒神清气爽
求之不得!

速斗 → 怒吼 → 选帝侯 ← 月光正注视……

「不可原谅!
饶不了你,Elisabeth,竟敢给我脸上抹黑!
一直过着家家酒拖延不嫁,还以为突然肯老实嫁人,结果竟是如此!
别以为你丢尽了脸还能坦然回来!
随便去哪给我滚!
去诅咒把你挖出来的母亲,诅咒你自己的命运,横尸荒野好了!」
「小姐!!!!!!!」

「上了年纪的夫人总是起得这么早呢!!」
『院长有事外出,
早祷&晨祷太困了就省了吧
明明大家私下定好的
这死脑筋早起的说是院长姐姐的归宗老女』

矫饰的恶意 置之背后不理
新娘修行的修道生活 对模范的贵族子弟来说
我是最坏的典型 该回避的最糟未来

女性的《生育期》季节 是短暂的《一瞬时节》夏季
转瞬即逝
被刹那的《价值观》标准 玩弄于鼓掌
在狭小《但本质的朋辈压力》鸟笼中 束缚《一生》生命……

从那笼中 逃脱出去 凭自己意志翱翔
那种《女性自由之时》时代是否有一天会到来?

「早上好!」
「吵死了」

小懒虫们起床了 又一个全新早晨开始
跑来亲吻的三张 小嘴里吐出两声
《我爱你♪》Ich liebe dich
「真烦人」

啊啊… 被双亲抛弃 被寄养的可怜 天使们
「谁啊?」
虽都… 笑得天真无邪——
「笑什么笑」

一人的耳 一人的眼 还有一人的喉 有严重残疾……
「关我什么事」

啊啊… 催生温柔之母 并非坚强 而是痛苦
「哈?」
不如说 坚强才是其女
「明明是弃儿」

即使被信仰薄弱的《临时见习修女》女孩 揶揄为弃儿「没关系,因为有Elise妈妈在!」
「装什么妈妈」

噢噢… 主啊… 爱是为了什么…
母性是为了谁… 而存在?

噢噢… 主啊… 生是为了什么…
血缘是为了谁… 而存在?

「我觉得呀,圣母玛利亚,说不定就是妈妈mutti这样的人呢!」
「我也觉得!」

『我并不后悔。啊啊… 这是我的人生。
并非《被分外仰慕的圣女》die Heilinge
亦非《被格外憎恶的魔女》die Hexe
我是【一名女子】Elisabeth
只是【爱着同病相怜的邻人的一介凡人】Elisabeth

暮暗天空… 仰望的月… 似曾相识…
忽不知为何… 有一线《水珠》雨丝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轮∞回

我自《第八书库》中将《名为意识之物》连接至该地平线・・・

似乎受到谁的意志干扰感到异样,只能连接碎片化的《信息》。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有…唤作…双子…半身。
权称【弟弟】…听觉障碍…就这样…但是。约定…出生…爱和…意义上…拥有。
最终【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的存在…消失……。

预测左←→右此悲剧的《因素》。
我尝试将【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的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予以【否——

3896512107114

尽头的L

・・・。
好了。重整旗鼓,我将《名为意识之物》连接至可称《第十三名宿主》的人物的深层。

他似乎怀疑着名为关爱之长大。可以认为,该性质起因于母亲将其抛弃,
并通过随后的境遇培养而成。好了。应当如何处理呢。
所幸即使否定什么,《对象》的被称为《心》的结构,似乎也具备强行理顺逻辑的能力……。

预测左←→右此悲剧的《因素》。我将【他的】ad921d604863662588095——

「够了……住手吧……
这样下去……太悲伤了不是吗……
我是个笨蛋
这种时候不知道能说什么
所以
我把这种心情化作歌
请听吧」

『Nein「最初灵感版」 作词/作曲:Noël

譬如 把能重来的 故事 称作人生的话
我 能算 在当下 真正地 燃烧了吗?

就算这《第九现实》世界 尽是操蛋的事
我也不会否定和相遇的这《人生》Roman的哦
《墨镜、VANISTAR成员、三位记者、市藏一家,
还有,
送来有爱的信件和声援,和放在过去完全不敢相信能这么温暖的留言,那些暖爆了的家伙们》
罗兰·罗兰

我真的能被爱吗? 说实话… 我害怕背叛…
但我也决定去爱《我出生的这个地平》世界
所以 活多久就唱多久!

Nein不要否定 我们 大家 都很脆弱
正因如此 伤痛 才会生出些什么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Nein

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答案 这种事情 我不明白
但是
有多少《观测者》旅人就有多少《世界的解读》解答
我在《因暖场演出造访的堪称第二故乡的那个心爱的地平》那个地方知道了这点

正 因 此
《遮光眼镜型信息终端》das Rührendes, Evolutionäres und Vorzügliches Optikgerät<R.E.V.O.>13
别把《终将消逝的人类》别人拼命活过的《现实》故事
擅自《认定为悲剧加以篡改》改为不幸
它们在《天赐之命于牢笼中遇见并全力闪耀的地方》星空中
尽情燃烧了啊!

今晚月色,不,星光非常美丽呢。
如果,我迄今的【否定】行为是不被期望的介入,
那我究竟,为什么而出生至此呢?
不,也许凭自己的意志找到它才是我的《存在理由》吧。

那么,我可以说是比你更无可救药的笨蛋,
所以想将这《被称作心情的东西》试着写成诗——

『星空之诗』 作词/作曲:R.E.V.O.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ad921d60486366258809553a3db49a4a

版权页

名为《平行世界》的概念。将《地平线》收束于一个《沙箱》之内时,《那里》将会诞生怎样的《物语》?
若将《观测》定义为《创造》,那么对《不可见的现象》加以《观测》即为《幻想的自由》。
若将这《幻视》称为《解读》,那么《第九物语的解读》绝非《正确答案》,而不过是用以展现《理念》的《模型》之一。
一些人用《画作》,另一些人用《语言》,将《解读》化作《留言》致以同胞。
《十年》的岁月如《刹那》般转瞬即逝,不断创造《世界》的《诸神》们,旅途还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