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海带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请不要将本站译文用于音像制品/出版物复制、上传、共享等侵权行为中(如内嵌至Live影像内等等)。

朝与夜的物语

降生之朝与 逝去之夜的物语Roman1 Laurant
啊啊…我们这份寂寞 是色彩相近的《宝石》Pierre2
 
降生的意义 逝去的意义 你活着的当下此刻11字的《留言》Message3 幻想物语Roman 『第五地平线』

Roman

啊啊…那里可有物语存在…

我们哭泣着到来 怀抱相同的痛苦
我们欢笑着离去 往遥远的地平线彼端

相遇的你 在你唇上 啊啊…点亮我的诗歌吧 La vie.4

将会相连的《物语》Roman——

我们哭泣着到来 怀抱同样的悲伤
我们欢笑着离去 往遥远的地平线彼端

相遇的你 在你唇上 啊啊…点亮我的诗歌吧 La vie.
我们相连的《物语》Roman——

降生之朝与 逝去之夜的物语Roman Laurant
啊啊…我们的这个刹那5 是色彩相似的《花朵》Fleur6

日之风车 月之摇篮 徬徨的《焰》之物语7
毁坏的人偶 骸骨之男 谎称时间的《幻想》暗之物语8

右手牵着紫罗兰姬…C'est mademoiselle violette, qu'il est dans le bras droit.
并且…et…
左手牵着绣球花姬…C'est mademoiselle hortense, qu'il est dans le bras gauche.

啊啊…代替我去巡回吧…在那世界――
可有通往我的诞生的物语Roman
「好了,出发吧。」
「是,主人。」Oui, monsieur.9

轮转而至的生之喧嚣 太阳之风车
轮转而去的死之寂静 月亮之摇篮

我等是彷徨着 摇曳于追忆的《风车》Moulin à vent10
无论巡回至哪道地平线 都将点亮诗歌吧……

这就是――
降生前已逝去的 我的物语Roman… Laurant

啊啊…即使我们无法再相逢 也要将活在当下的《憧憬》Roman
――持续歌唱寻找下去→ 为了使你不再迷惘……
 
『朝与夜』的狭缝
『焰』正摇曳
为了抓住『宝石』
伸出了『手臂』
『风车』一旦转动
『星尘』便闪烁光辉
『天使』离去
将『美丽』的幻想
沉入『葡萄酒』的陶醉梦境
『贤者』也忌讳的
『留言』的真意
只有『地平线』知晓11

 

右手为死 左手为生
永不倾斜 冬之天平

 

Roman
说谎的是谁?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几许被称为和平的光芒 其阴影中总有悲惨的斗争
送葬队伍中的人们 全都沉默无言
即使被雨水打湿 也只能继续前行……
 
闭上眼在黑暗中 层叠气息
轻触到的温暖光芒 是小小的心跳
否定连词mais装订的书籍纸张 操纵历史
静静摇摆的灼热光芒 是谁人的『火焰』…

蓦然回神 苦难曾常伴旅途
然而没有哪次是 无法承受的苦痛…

为欢喜哽咽的耀白早晨 为悲伤叹息的昏黑夜晚
将我们走过的这些岁月 连系至将诞生之人…
瞳中映出的苍蓝天空 溶尽泪水的碧蓝海洋
将我们挚爱的这个世界地方 遗留给深爱之人……

呜呼… 朝与夜周而复始 即使闪耀砂粒漏下…
呜呼… 朝与夜周而复始 即使所爱花朵枯萎…
呜呼… 朝与夜周而复始 即使相系指尖分离…
呜呼… 反复循环朝与夜 《生命》也不断轮回……

看见了美丽的『火焰』光芒 在怀抱死亡的幽暗地平线
於憎恨循环的世界 点亮些许『爱之诗歌』…

无论夜晚何等漫长 早晨终会来临――

为了不让你孤单寂寞 将《双子人偶》La poupée12放在身旁
以小巧的棺材摇篮 送走不会醒来的你…
因欢喜而摇摆《紫色花朵》Violet13 因悲伤而濡湿《水色花朵》Hortensia14
将这首不知何人写下的诗歌 赠予未能诞生的你……

是历史创造了书 还是书创造了历史
既然无法永生 便无法全知
围绕朝与夜的地平线 『第五的旅途』
分离之人是否终有一天能再次相连?

怀念的旋律 那是谁的双唇――
啊啊…吟唱《物语》Roman的是……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看不见的手臂

无法成眠的夜晚 迁怒于巷中的淫乱母猫Chatte15
啊啊…看不见的手臂绞紧了脖子…
《梦中幻影》Fantôme de rêve16 逐渐崩坏的
自我Ego17的疼痛…

无法成狂的醉时 翻滚于阁楼中的狭小城堡Château18
啊啊…看不见的手臂灼烧着痛楚…
《幻肢疼痛》Fantôme douleur19在劣酒中沉湎昏睡……

「跟着Alvarez将军20冲啊ーー!」

被黄昏浸染的古老野兽之森…在战场上对阵的两名男子…
金发的骑士Laurant…红发的骑士Laurant
争斗不断…尸体堆积…
加害者是谁…受害者又是谁…
斜阳残影下刀刃反射出暗红光芒――

与单臂一同被夺走的 他的人生Sa vie21
工作被晾着恋人也离开了…
什么都丢了 都被夺走了 糟透了的人生La vie22
提防着突如其来的疼痛 战兢度日……

多数时候Le plus souvent23…你总是梦魇然后殴打我…
再这样下去…我总有一天会死吧…
再见了Au revoir24…我比谁都要爱你…
但是…你对腹中的孩子而言不是个好父亲Père25啊……」

葡萄酒Du vin… 发泡葡萄酒Du champagne…  蒸馏葡萄酒De l'eau-de-vie
啊啊…斩开沉睡森林的寂静…那家伙又出现了――

策马奔驰的身影 正如 恶梦 …红发肆意飞扬…挥动的死神镰刀…
收割头颅的姿态 正如 风车 …红花恣意绽放…亢奋的精神指针…
轻轻披上黑暗——

自梦境清醒的现实 也仍处於恶梦之中
因此…他之后的人生 在酒与疯狂…循环的痛楚中度过
左颊的十字伤痕 燃烧般的赤红发色 鳶色眼瞳
杀了他…手臂呻吟著抽痛 『看不见的手臂』阵阵抽痛……

加害者是谁…受害者又是谁…把死神找出来了结了吧…

「我要杀了他!」

骑士Chevalier26再度跨上马背…时间默然推移世界——
于异国的酒馆中再度重逢的两名男子Laurant

独眼且独臂 烂醉如泥且嗑药成瘾…
呜呼…过去的勇猛 丝毫不见踪影……

突然冲出的男子 手中握着黑剑Épée noire27

「滚开。」
「唔啊!」

四处飞溅的液体Sang28 宛如葡萄酒Pinot noir29

「你这家伙…谁啊…呜啊啊啊!」

刺入时…被供上的花朵名为——「你好」Bon soir30

"Bon soir."

拔出时…被点亮的诗歌名为——「再见」Au revoir31

"Au revoir."
「哈哈哈哈哈哈」

倒下的男子名为Laurant…离去的男子名为Laurencin…
另一名Laurant…只是…怔然伫立……

加害者是谁…受害者又是谁…只有牺牲者不断增加…
旋转吧…旋转…憎恨的风车…跃动吧…跃动…如火焰一般…
啊啊…在屋柱阴影中…有少年的身影…以鳶色眼瞳…注视着一切……

人生不尽如人意 然而,这痛楚正是我活着的证明

被强制推下复仇剧的舞台…男子开始思考…
剩下的手臂…剩下的人生…那看不见的意义——

斟满酒杯的葡萄酒…那滋味沁入心脾……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被诅咒的宝石

「别失手了啊,Laurencin。」
「哼,你才是,Hiver。」

大地母亲所孕育的奇迹 被赞颂为世间最大的宝石
30克拉Trentieme Carat红色金刚石Diamant Rouge

持有者更迭替换 赠品是预订好的鬼籍32
30克拉Trentieme Carat『杀戮女王』Reine Michèle

上锁的玻璃Verre 优雅沉眠的宝石Pierre 於往昔岁月的梦境中
庄严的丧礼Deuil 不愿臣服的骄傲Orgueil 连死神也拥在臂弯中
『她』正是女王Reine 无人能反抗 不放人逃出牢笼……

狡黠的少女Fille 与影共舞的老妇Vieille 装点了多少颈项
奢华的娼妇Courtisane 灰头土脸的王妃花朵 收割了多少颈项
往复循环的情景Scène 色彩鲜艳的幻境 直到失却为止绝不放人逃脱……
 

以【诅咒】替代【祝福】 命运的讥讽
围绕『她』的诞生 那不为人知的《物语》Roman

男子掘着 幽暗洞穴 殊不知实为墓穴
男子掘着 丝毫不知 是通往地狱的洞穴

闭锁的黑暗中 被命运永远紧拥
废寝忘食 挖掘着
宛如在被点亮的诗歌中起舞
受侵蚀的齿轮 开始疯狂旋转Et il tourne follement……
 

——引诱男子的奇妙雾气…
在眼前出现了从未见过的美丽原石
彷佛被那魔力牵引 男子颤抖着伸出手……

【幸运】Bien chance…啊啊…一直以来让妳受苦了 我可爱的妹妹Noëlle
【幸运】Bien chance…啊啊…这样就能抬头挺胸地 送妳出jia……

← 被欲望蒙蔽双眼的矿山Mine管理人Concierge ←
← 眼神骤变的鹰勾鼻宝石商人Commercante ←
← 怀疑自己眼睛的单眼首饰工匠Artisanat ←
← 转啊转…死神Dieu转盘Roulette →
看似坚固的伦理的壁垒 有时轻易就会出现缺口…
 

【不幸】Mal chance…呜呼…等待着不归的兄长 无法出嫁的妹妹
【不幸】Mal chance…呜呼…等待着不变的爱 那冬季夜空……

「真是的…Hiver哥哥……」

托腮…叹息…人偶师之女…伫立窗边的《双子人偶》——

「唉…什麽时候才会回来呢……」

上锁的玻璃Verre 优雅沉眠的宝石Pierre 於往昔岁月的梦境中
潜入的黑影Tenebres) 融入绯红之Tenebres 盗贼们进入屋内
失败失手就会遭刑罚Peine 赌上性命的任务 看上的猎物东西绝不放过……

「糟了,快逃!」
「喂!等等我!」

不骑白马的王子Prince 稍许粗暴的接吻Baiser
呜呼…『她』再度在世间被解放……

大地母亲所孕育的奇迹 被赞颂为世间最大的宝石
30克拉Trentieme Carat红色金刚石Diamant Rouge

持有者更迭替换 赠品是预订好的鬼籍
30克拉Trentieme Carat『杀戮女王』Reine Michèle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星尘皮绳

「初次见面,你好!」Salut, enchantée!

伸出的手——
啊啊…我可爱的小公主Etoile 用那幼小的手指努力回握
愿你未来的道路光辉灿烂 便取『星辰』Étoile为名……

某个下雨的早晨…少女照常睁开双眼…
寝具边是温柔的父亲…以及一只大型黑犬…
雨水的味道…发痒的脸颊…不知为何令人怀念的温暖…
娇小的姊姊和高大的妹妹…两人和一条…成为一家人的特别早晨……

呜呼…我不知何为星光 因为接收不到过远的光线…
呜呼…就连这微弱的视力 也被告知终会失去…

对不起Excusez-moi妈妈ma mère这个名字ce nom
我无论如何都喜欢不起来Je ne peux pas aimer absolument le mien
啊啊…对不起Excusez-moi……

鼓起勇气——
呜呼…和Pleut一同外出 但步速就根本不同…
呜呼…沉入黑暗的世界 些微的高低差都会跌倒…

对不起Excusez-moi爸爸mon père这双眼睛ces yeux
我无论如何喜欢不起来Je ne peux pas aimer absolument les miens
啊啊…对不起Excusez-moi……

凭这纤细的皮绳Harnais——
无法让心灵也连通…虽然爱犬Pleut陪伴身旁…我依然感到孤独……
 

在不同环境里长大的人们…已经很难互相理解…
人与狗之间自不用说…更是困难…
从那以後的两人…无论何时何事都在一起…
就像…要将空白的时间填满似的…

姊姊勤快地照顾妹妹…妹妹也乖巧地帮助姊姊…
为了代替父亲不便的手…凡事都竭尽全力…
那是…仿佛雨水滋润大地般轻柔…
犹如在积雪下等待春天…为了催开玲珑花朵…
 

被突如其来的阵风Rafale拉扯…松开了皮绳Harnais
但已不再惧怕…因为『看不见的羁绊』星尘的harnais联系着我们…

我是个软弱的姊姊——
即便如此啊…谢谢…因为有妹妹Pleut陪伴…
我能去往任何地方……
最喜欢你了喔…因为有妹妹Pleut陪伴…我才能变得坚强……

梦见被星空环抱…看见你降生的早晨的追忆梦境
闪烁银光的梦中…看见凋落砂粒倒带的幻想梦境
啊啊…为了什麽而来…最终能明白真是太好了——

不会忘记请别忘记…与母亲一同走过的…在黑暗痛苦闪耀飘摇的世界…
无论何时…呜呼…人生生命都在…星尘的光辉闪烁中……

祈愿之星倾注而下的夜晚 → 黑犬静静地停止了呼吸…
哀悼之雨倾注而下的早晨 → 从冰冷的她的腹中取出了
怀抱光芒的微小温暖 → 拥有银黑毛皮的幼犬 →

——於是《物语》Roman的羽翼将轻快地飞越地平线吧
为了终有一日奔驰於怀念而美丽的那片《旷野》……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绯色风车

旋转回转的《绯色风车》Moulin Rouge绽放靡丽花朵
跃动舞动的《血色风车》Moulin Rouge凋落艳丽花朵

乘放在幼小掌心的玻璃艺品…
若将那宝石歌颂为『幸福』…
那一夜的暴行究竟在时代中留下了如何可怖的爪痕…
在他们身上残留了怎样可怖的伤痕…

悲叹只能任凭命运摆布的弱者之身…
少年将渴求『力量』…
那是…在强大力量下守护生命的『盾』呢?
抑或是…以更强大的力量前去征服的『剑』呢?
 

并不十分明白 发生了什麽…
哭喊的狂乱Lune和声Harmonie 尸体肉块焦灼的味道Saveur
虽然并不了解 袭来的是什麽…
只知道一件事…留在这里…很危险…

我想带着
最重要的《宝物》东西逃走 → 抓住了你的手……

呜呼…不知为何 喘息奔走的两人
任凭欲望横流肆虐 那些家伙追赶而至……

如追溯星尘般…躲藏於通往森林的黑暗…
不知为何 屏息颤抖的两人
畏於涌出的绝望 相互紧拥——
突然你的四肢身体悬浮在空中 →
你胆怯求助的眼瞳双眼 ← 灼烧着我逃走的脊背……

历经颠狂的《季节》时间…少年的《时间》流转变化…

回转旋转的《绯色风车》Moulin Rouge送别灼烧的《时刻》
跃动舞动的《血色风车》Moulin Rouge迎接冻结的《瞬间》

啊啊…若能再次重生 就绽放小巧的花朵吧…
对不起…下次不会再逃 就在你身旁一同凋零吧……

Moulin Rouge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天使雕像

被後世传颂为【拥有神之手】的──
雕刻家『Auguste Laurant』
在战乱当中失踪 又与和平一同现身
至今仍身披神秘面纱的雕像 他的希世杰作
『天使』Angel中所藏 那不为人知的《物语》Roman……

「为不会言语的冰冷石块 点亮生命之火
世人如此赞美 都只是自大妄语
仅是将原本的姿态 以两手承接
如同与温热接吻 专一形塑思慕……」

《风车小屋》Moulin a vent 拥抱天空 连绵不断的山丘上
工作室Atelier安静伫立的身影 彷佛排拒着外界…

他专念独自描绘着 却不知孩子的表情脸庞……

【不足的并非指尖的素描能力Dessin──而是能超越现实的想像力Imagination
「啊啊…光…啊啊…再多些光…『即为创造』Creation…将哀愁之光……」

即使发誓永不相见 仍频繁前往修道院Monastere
隔着墙壁倾听 孩子们的笑语…
「你的手如今紧握的 那《宝石》石头脆弱易碎
无论被什麽侵袭 都决不可松开手……」

他日夜独自描绘着 却不知孩子的笑容脸庞……

【必要的不是对过去的懊悔Regret──而是编织幻想的Affection
「啊啊…光…啊啊…再多些光…『即为赎罪』Expiation…将救赎之光……」

即便何等完识之人 都无法阻止砂粒散落
为他准备的银色沙漏 仅残留些微砂粒……

夺去母亲的灯火 在这世间被点亮的微小《火焰》
曾憎恨那光辉的愚蠢男子 最後的垂死挣扎

伸展想像的羽翼 终於『雕像』背後展开了翅膀──
「啊啊…已经没有任何遗憾 你终於对我笑了……」

「已经够了喔…爸爸。」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美丽之物

将你最喜欢的旋律Mélodie…吹响云端的口琴Harmonica
窗缘为天使拥抱的画布Toile…呐…那风景画Paysage…可美丽吗?

那是C'est――
清风拂来的…淡色花瓣…春之回忆…
少女Monica歌唱着…美丽音色…鸟儿啁啾…指针前行 →

那是C'est――
苍蓝系起的…流动云彩…夏之回忆…
少女Monica吟唱着…美丽音色…急雨蝉鸣…指针前行 →

你曾赞叹…美丽的景色…我决不会忘记…
为了收集…「美丽之物」…生命降临世间……

你曾拥抱的短暂季节Saison…尽管被痛楚之雨淋打…
「不用担心喔」…仍笑着说道…你的样貌Visage决不会遗忘……

那是C'est――
在夜晚窗边…月娘微笑…秋之回忆…
少女Monica吟咏着..美丽音色…鸣虫振羽…指针前行 →

那是C'est――
覆盖大地的…浅眠白雪…冬之回忆…
少女Monica咏唱着…美丽音色…时之朔风…指针前行 →

好美呢…你曾身处的景色…永远不会忘记…
为了收集…「美丽之物」…生命横渡世间……

你奔跑过的炫目季节Saison…尽管被病痛之火灼烧…
「啊啊…很美呢」…笑着逝去…你的身影Image 决不会遗忘……

你降生的早晨…爱哭的我…即使幼小也成为了姊姊——
很高兴…也有一点难为情…感到非常骄傲……

苦痛中飘摇的生存之旷野
为了寻找「美丽之物」奔驰於此
向无尽的地平线启程远行 你的睡颜
比世上万物都要美丽……

将你最喜欢的旋律Mélodie…吹响云端的口琴Harmonica
窗缘为天使拥抱的画布Toile…呐…那风景画Paysage…可美丽吗?

我已见过这世上最美丽的火焰光芒 怀抱着那花朵 将会连Roland的份一起 持续吟唱下去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欢喜与悲伤的葡萄酒

那是…在欢喜中摇曳的《焰》…在悲伤中闪耀的《宝石》…
众多的人生…众多的餐桌上…都有着她的『葡萄酒』Vin——
不断与蛮横命运对抗的女性『Loraine de Saint-Laurent』
她与大地一同度过的半生…那不为人知的《物语》Roman

啊…今日她也伫立园中 看似漫长实则短暂的《焰》
得到和失去的 许许多多都过去了…
啊…纵使季节Saison几度往返 不变之物依然存在於此
温柔祖父Grandpa佣人Employé 与深爱的他共享的『葡萄园』Climat

呜呼…回忆时而渗出 些许香甜
宛如摘取熟透果实般的喜悦Plaisir

啊…葡萄树Vigne精细的Délicat剪枝 低温低湿最为理想
师傅们Vignerons赶早的春季 主保圣人的庆典Saint Vincent结束就已开始…
啊…若是奢求过量的收成Quantité 便是亲手削减了品质Qualité
一颗…一颗的Un grain… et un grain灌溉充足的Amour 这就是父母的责任……

呜呼…回忆时而渗出 些许苦涩
宛如摘取受伤果实般的痛楚Peine

呜呼…女人不是政治的道具啊…
能与心爱之人结合才是所愿的人生La vie
然而…身为贵族Noble连这份愿望都无法实现
舍弃这样的『世界』东西吧……

「真是遗憾啊。」

信奉权贵主义的父亲Père…为了挥霍而嫁来的继母Mère
虽说是名门…铺张浪费之下没落也非常迅速…
为了挥去日暮阴影…伯爵家Le comté…最後的《王牌》Carte…女儿的婚礼…
啊啊…无谓於婚礼的虚矫——
继母女人的《宝石》展露鲜红Rouge微笑……

地平线所述之…为了取回重要之物而逃走…和奋斗的日子…
自那以後她的人生…已不在乎光彩与否……

我今生都不会再爱上谁吧 恐怕连爱人的资格都没有…
即便如此若还能润泽谁的饥渴Soif 就将微不足道的此身献上吧…

橡木桶Chêne中沉睡着 我可爱的孩子们Mon enfant
呐…你梦见了什麽样的梦境呢?

果实Pinot甘甜Douceur 果皮Tanin苦涩Astringent 深爱之人所遗留 大地的恩惠Terroir
『欢喜』Joie『悲伤』Changrin织就的调和Harmonie 那滋味就是我的『葡萄酒』Mon vin
──以及…那就是我的《人生》── Et…c'est la vie.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黄昏的贤者

Nom『贤者』Savant──
正确来说这个称呼只是通称…本名全然不详…
我初次与他相遇…是在一个春日的黄昏…寂寥的郊外公园……

晚上好Bonsoir──

小姐Mademoiselle…如此愁眉不展,是否有着什麽烦恼?
适才妳绕行喷水池有11圈…
换算步伐共有704步…换算距离实有337公尺…
虽说是个愚昧的提案,不知您意下如何?若不嫌弃,我愿意与您谈心……

最初空无一人 → 那就是Zéro
在那Moi出现了 → 那就是Un
而後Toi出现了 → 那就是Deux
简单的算式中 ← 蕴藏着真理…

即便如此简单的事 将自己封闭起来 有时也会察觉不到……

哟、您好Salut──

小姐Mademoiselle…前些日子的烦恼,已经有答案了吗?
与您分别至今正好一周…
换算时数是168小时…换算分钟是10080分…换算秒数是604800秒…
说话之间又经过了23秒…今日也希望能与您谈心……

朝与夜的地平线Horizon → 那即是Deux
时之Roi永眠墓地 → 那即是Trois
永远的星尘闪耀 → 那即是Cinq
连单纯的质数中 ← 也蕴含真理…

无论如何简单的事 将自己封闭起来 也有可能察觉不到……

试着将妳的悲伤因数分解拆解吧?
试着去追求幸福的最大公因数数字吧?
拭去泪水…来…站起来吧…妳的旅途还将持续下去……

原来如此En effet──
应该生下来吗 ←→ 不该生下来吗…
这就是所谓…最大的问题啊…

欢喜的早晨…悲伤的夜晚…全属於妳…
与尚未相遇之人…联系的歌谣物语…点亮诗歌的物语Roman……

当『风车』持续旋转 『美丽』的幻想静静纺出
Le "Moulin rouge"… La "Belle chose"…
於『焰』的摇曳之外 伸出『手腕』的愚蠢之徒们
La "Flamme"… Le "Bras invisible"…
想抓住更多『宝石』 而在『朝与夜』的狭缝中持续徬徨
Le "Bijou rubis"… Le "Conte d'un matin et nuit"…
『星尘』之砂的光芒中 『葡萄酒』依然以甘甜的陶醉(梦境)展露魅力
Le "Ficelle d'etoiles"… Le "Vin Rouge Joie et pathetique" …
从『贤者』忌讳的牢笼中 将询问他们『留言』的真意
Le "Savant Crepuscule"… La "Message de onze lettres"…
『天使』宣告离别之时 『地平线』将知晓第五则物语
La "Statue de l'ange"… Le "Cinq"…

Roman

往复循环的『历史』乃是…『死』与『丧失』…环绕『乐园』与『奈落』…
『少年』离去後…那里究竟会描绘出怎样的『物语』Roman

害怕受伤吗?恐惧失去吗?畏惧相信吗?
正因如此…希望能与这样的你谈心……

若是後悔妳到来的早晨…就不该产下更多痛楚…
若是肯定妳离去的夜晚…那孩子也将爱着《人生》生命吧……

小姐Chloé──试着将妳的悲伤因数分解拆解吧?
试着去追求幸福的最大公因数数字吧?
拂去尘埃…来…出发吧…妳的旅途还将持续下去……
再见Au revoir──

小姐Mademoiselle…看起来已经下定决心了吧…
那麽…去吧…抬头挺胸前行吧…朝向妳自身的地平线……

「谢谢,贤者先生。」Merci, M.Savant.

「找到你了…Christophe。」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11字的留言

啊…恍如昨日般记忆犹新——
那是冬季的早晨——
呼唤声温暖地握紧双手——
天使Angel的喇叭乐声响起…

平凡的人生…自己也如此认为
然而…能诞下你就是『我的骄傲』……

啊…尚如昨日般历历在目——
寒冷的冬季早晨——
新生初啼高亢地攫取天空——
橙色的耀眼光芒洒落…

不幸的人生…自己也如此认为
然而…能与你相遇就是『极致的幸运』……

啊…无论怎样的苦难临到…不要灰心勇往直前吧…
这是愚昧母亲的临终祈望…愿你——

『0302・0101・1001・0304・0502・0105・0501・0902・0501・0301・0102』

对不起…

降生之朝晨 逝去之夜晚

再见…

你活着的此刻 十一字的《留言》Message

对不起…

幻想物语(Roman) 『第五道地平线』

谢谢…

呜呼…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吗?

无论生育你的是何人…
本质都不会改变…丝毫…
你是在期望中诞生的…
只要不忘此事…终有相系的一日——

啊…无法在身旁看顾你的脚步…实属遗憾…还请你…凛然前行吧
这是愚拙母亲的唯一祈望…愿你——

『0302・0101・1001・0304・0502・0105・0501・0902・0501・0301・0102』

你活着——这就是『我曾活过的物语之证Roman
若你能深爱这地平线(世界)――那就是『我的幸福Bonheur

――那就是『我的物语之意Roman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吗?

降生的意义 逝去的意义 你活着的此刻
十一字的《留言(message)》 幻想物语(Roman) 『第五道地平线』

两座风车 将会不断旋转下去吧
直到与所爱再次相系为止
在生与死的旷野漂泊的人偶 於巡回而去的夜晚
将点亮何种诗歌?

而後

划过地平线的银色光芒
现在 早晨将再度到访

呜呼…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真实留言

啊…恍如昨日般记忆犹新——
那是冬季的早晨——
呼唤声温暖地握紧双手——
天使Angel的喇叭乐声响起…

平凡的人生…自己也如此认为
然而…能诞下你就是『我的骄傲』……

啊…尚如昨日般历历在目——
寒冷的冬季早晨——
新生初啼高亢地攫取天空——
橙色的耀眼光芒洒落…

不幸的人生…自己也如此认为
然而…能与你相遇就是『极致的幸运』……

啊…无论怎样的苦难临到…不要灰心勇往直前吧…
这是愚昧母亲的临终祈望…愿你——

『能够获得属於自己的幸福』

对不起…

降生之朝晨 逝去之夜晚

再见…

你活着的此刻 十一字的《留言》Message

对不起…

幻想物语(Roman) 『第五道地平线』

谢谢…

呜呼…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吗?

无论生育你的是何人…
本质都不会改变…丝毫…
你是在期望中诞生的…
只要不忘此事…终有相系的一日——

啊…无法在身边看顾你的脚步…实属遗憾…还请你…凛然前行吧
这是愚拙母亲的唯一祈望…愿你——

『能够获得属於自己的幸福』

你活着——这就是『我曾活过的物语之证Roman
若你能深爱这地平线(世界)――那就是『我的幸福Bonheur

――那就是『我的物语之意Roman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吗?

降生的意义 逝去的意义 你活着的此刻
十一字的《留言(message)》 幻想物语(Roman) 『第五道地平线』

两座风车 将会不断旋转下去吧
直到与所爱再次相系为止
在生与死的旷野漂泊 人偶於巡回而去的夜晚
将点亮何种诗歌

而後

划过地平线的银色光芒
现在 早晨将再度到访

呜呼…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阁楼物语

晚上好Bon soir——
亲爱的地平线旅人们…
看来在生与死的荒野中漂泊33…你们终於抵达了这道地平线…
然而很遗憾…此处为死路…荒芜的世界……

少女於白色画布描绘的幻想…
在阁楼中被织出的物语Roman….34
交缠层叠着死去的十三名少年…35
啊啊…那幽暗的牢笼…被她的笑声支配…

「是的,夫人。」Oui, madame.
「来…诞生至此吧…Hiver…」

降生的物语Roman…逝去的物语Roman
你听着的此刻…另一则留言Message36

旋转的风车…闪耀的宝石…
轮转的火焰…双子的人偶…
被点亮的第五地平线…

ROMAN

直到联系至你期望的地平线为止 还要重新轮回几次……
约定的无情夜晚若迎来天明 新的朝阳是否又将来临?

现实…幻想…物语Roman的世界…说谎的是谁——37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朝与夜的物语 ~另一个物语混音~

现实…幻想…物语Roman的世界…说谎的是谁——

那里可有物语Roman存在?

毁坏的人偶
降生之朝与 逝去之夜的物语Roman38 Laurant
骨骸之男
啊啊…我们这份寂寞 是色彩相近的《宝石》Pierre39

降生的意义 逝去的意义 你活着的当下此刻11字的《留言》Message40 幻想物语Roman 『第五地平线』

Roman

啊啊…那里可有物语存在…

我们哭泣着到来 怀抱相同的痛苦悲伤
我们欢笑着离去 往遥远的地平线彼端

相遇的你 在你唇上 啊啊…点亮我的诗歌吧 La vie.41
我们相连的《物语》Roman——

降生之朝与 逝去之夜的物语Roman Laurant
啊啊…我们的这个刹那42 是色彩相似的《花朵》Fleur43

右手牵着紫罗兰姬…C'est mademoiselle violette, qu'il est dans le bras droit.
并且…et…
左手牵着绣球花姬…C'est mademoiselle hortense, qu'il est dans le bras gauche.

啊啊…代替我去巡回吧…在那世界――
可有通往我的诞生的物语Roman
「好了,出发吧。」
「是,主人。」Oui, monsieur.44

轮转而至的生之喧嚣 太阳之风车
轮转而去的死之寂静 月亮之摇篮

我等是彷徨着 摇曳于追忆的《风车》Moulin à vent45
无论巡回至哪道地平线 都将点亮诗歌吧……

这就是――
降生前已逝去的 我的物语Roman… Laurant

啊啊…即使我们无法再相逢 也要将活在当下的《憧憬》Roman
――持续歌唱寻找下去→ 为了使你不再迷惘……
『朝与夜』的狭缝
『焰』正摇曳
为了抓住『宝石』
伸出了『手臂』
『风车』一旦转动
『星尘』便闪烁光辉
『天使』离去
将『美丽』的幻想
沉入『葡萄酒』的陶醉梦境
『贤者』也忌讳的
『留言』的真意
只有『地平线』知晓46

右手为死 左手为生
永不倾斜 冬之天平

Ro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