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初霜翼、海带(M2)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请不要将本站译文用于音像制品/出版物复制、上传、共享等侵权行为中(如内嵌至Live影像内等等)。

终端之王与异世界的骑士 ~The Endia & The Knights~

→ 这是…
终端之王与异界骑士们之间的
壮烈战斗的序曲……

吞噬世界的《终端之王》Endia
被传承的《伟大的可能性》Grandia
太阳的《狂想曲》Rhapsodia呼唤骑士之名……

——禁忌不祥的终端…罢黜王者之人…
所谓《骑士》Knights即为剑刃

孕育时间的《终端之王》Endia
被调整的《伟大的可能性》Grandia
生命的《叙事曲》Balladia呼唤骑士之名……

暂居的天空中浮现追忆的《轮唱曲》Canon
是谁人双唇将《穿越地平线的旋律》故事吟唱?

——连通异界的钥匙…拥得骑士之物…
所谓《门扉》Gate即为骏马

吞噬历史的《终端之王》Endia
被篡改的《伟大的可能性》Grandia
命运的《交响曲》Symphonia呼唤骑士之名……

踏着争端曲调舞起圆桌的《圆舞曲》Waltz
是谁的正义将《统治权的正当性》故事宣扬?

点亮而燃的灯火…消逝而熄的灯火…
漆黑的《发》黑暗…绯红的《瞳》光芒…只是沉默将其旁观…
啊啊…不过如…复写书页page一般…《演员》doll遵照《戏剧》drama起舞…

残酷幻想的美丽荆棘…以微甜的《陶醉》梦境相蛊惑…
残酷幻想的华丽毒药…诱邀《观众》走向昏暗深渊…

这个世界无法实现所有愿望 →
正因此 → 少年才会展翅高飞吧…
啊啊…双手拥抱希望也拥抱绝望 →
正凭此 → 少年才会展翅高飞吧…

啊啊…无论何等强劲的逆风中名为决心的无论如何强劲的风中那双羽翼都绝不会折断!

无限反复的痛楚是轮回的《回旋曲》Rondo
是谁人剑刃将《世界失去的可能性》故事夺回?

现在…起始的天空中浮现追悼的《轮唱曲》Canon
《少年》的双唇将《第五地平线的旋律》故事吟唱……

绯色风车 ~Moulin Rouge~

旋转回转的《色风车》Moulin Rouge催开靡丽花朵
跃动舞动吹落

乘放在幼小掌心的玻璃艺品…
若将那宝石歌颂为『幸福』…
那一夜的暴行究竟在时代中留下了如何可怖的爪痕…
在他们身上残留了怎样可怖的伤痕…

悲叹只能任凭命运摆布的弱者之身…
少年将渴求『力量』…
那是…在强大力量下守护生命的『盾』呢?
抑或是…以更强大的力量前去征服的『剑』呢?
 

并不十分明白 发生了什么…
哭喊的《狂乱luna曲调harmony》 焦灼的《尸体肉块味道flavor》…
虽然并不了解 袭来的是什么…
只知道一件事…留在这里…很危险…

我想带着
最重要的《宝物》东西逃走 → 抓住了你的手……

呜呼…不知为何喘息奔走的两人
任凭欲望横流肆虐那些家伙追赶而至……

如追溯星尘般…躲藏于通往森林的黑暗…
不知为何屏息颤抖的两人
畏于涌出的绝望相互紧拥——
突然你的四肢身体悬浮在空中 →
你胆怯求助的眼瞳双眼 ← 灼烧着我逃走的脊背……

旋转回转的《色风车》Moulin Rouge送别灼烧《时刻》时间
跃动舞动迎接冻结《瞬间》时间

啊啊…若能再次重生…就绽放小巧的花朵吧…
对不起…下次不会再逃…就在你身旁一同凋零吧……

Moulin Rouge

诸神所爱的乐园 ~Belle Isle~

神话诞生…传说被讲述…历史仅仅被记载……
啊啊…故事仿若咏唱般不断续写……

火焰横渡过拥怀死亡而眠的幽暗水面…
若将那灯火称作生命 → 言语就将化作力量吧…
不知何时那里出现掠夺者与被掠夺者…
只有一物被放上天平 → 争端就此不断反复吧…

失去故乡的孩子们不会忘怀…
父亲的遗憾…母亲的哀伤…啊啊…和遥远的大地……

少年终将执起剑吧…而后即便那剑折断…
也会再托给那些孩子们吧…托付那遥远《岁月》时光的祈祷……

平原寸草不生化作沙漠…海面巨浪滔天吞没大地…
灾难的根基盘根错节…异世界的《门扉》Gate被开启…
敌人的憎恨远超同情…并非侵略而是寻求彻底的破坏…
仿佛冰火不容的宿命一般「诸神所爱的乐园」沦为战场……

尸体层叠堆积 ← 砌成地基…
脆弱缥缈的现实…实为瓦砾之城
于白骨堆顶上 ← 绽放和平…
天真稚拙的幻想…显出玻璃色彩

以些微恐惧…狂即自天降…杀共存之道…
虎视眈眈…正展露獠牙…法依然被扭曲——终有一天…

少年将得到白色羽翼吧…而后即便那羽翼折断…
仍会向着那片天空高歌吧…咏唱那愚昧《人们》民众的愿望…
啊啊…少年将执起黑色的剑吧…而后即便那黑剑折断…
也会再托给那些孩子们吧…托付那遥远《岁月》时光的祈祷……

少年手执「黑剑」…背负「羽翼」…目视「未来」——

啊啊…故事仿若翻卷书页般不断续写 →

隐藏轨 钢琴独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