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海带、初霜翼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请不要将本站译文用于音像制品/出版物复制、上传、共享等侵权行为中(如内嵌至Live影像内等等)。

方舟

「在假装沙箱的牢笼中 改造禁忌的海马体器官1
难道想当傲慢无能的造物神吗…」

…祈愿于「方舟」的爱…Love wishing to the "Ark"

(崩坏 那是不断孕育的季节 二月飞雪日 妹妹Soror记忆幻梦2

「…指引我等至乐园的方舟
自大地解放可悲灵魂
赐方舟予寻求救赎的你」
名唤方舟之物』在月光下闪烁银光…

冰冷言辞之雨 甚至违背回忆
永远无法再触及 曾经幸福的两人前…

「你说…为什么你变了呢? 明明曾经那么相爱…」
以笑代泪追问 手握『名唤方舟之物knife<小刀>』…

…爱憎之方舟Ark

「来 回到乐园去吧 哥哥… 嘻嘻嘻…」

(因果 那是追溯回勾的长线 六月飘雨日 哥哥Frater记忆幻梦3

被信赖之人背叛的少女
逃入的乐园是名为信仰的疯狂
能飞向新世界的自我暗示
明彻的醒悟是名为『恶化』的凶器

临终瞬间闪回 扭曲的爱的记忆
脆弱精神内心不堪忍受 那一日撒下谎言…

越制约越堕落 无可宽恕的感情烧灼下
交合之伤深而甜美 邀往毁灭…

…背德的方舟Ark

「来 回到乐园去吧 哥哥… 嘻嘻嘻…」

试验体1096 通称『妹妹Soror』将同为
试验体1076 通称『哥哥Frater』者杀害
妹妹手执「方舟」Soror with the "Ark"
哥哥身处黑暗Frater in the Dark

<病例编号12>Case Number Twelve
过度投射型依赖下的极端行为模型
即『方舟依赖恶化Ark<方舟>
妹妹手执「方舟」Soror with the "Ark"
哥哥身亡Frater is dead

无限趋同 追忆是近似疯狂的幻想
肆意互吻 逐渐自乐园放逐
同一心理创伤trauma重合会共鸣 但除此以外就…

「在假装沙箱的牢笼中 改造禁忌的海马体器官
难道想当傲慢无能的造物神?」吗…

「来 回到乐园去吧…」

昔日催开的花瓣 黑暗中凋去般清冷地
用少女的声调低语「回到乐园去吧」…

…祈愿于「方舟」的爱

监视者Watcher仰天长叹
本已失去的『左手无名指地方』虚幻作痛
当他蓦地将视线转回监控Monitor彼端
啊啊…少女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名假面男子…

追寻之诗

盲眼诗人Luna 静静开口…

接着唱的是…一位姑娘 追寻至珍重之物的诗
旅程严酷 路途艰难 即使如此姑娘仍不放弃
故事并未诅咒命运 纵然困苦仍选择坚持歌唱
即便历史终将埋葬一切 现在只需…闭眼倾听…

心爱的人啊 在何方
音信杳无
孤独旅途上 相伴的诗
向遥远天边 袅袅消散

天降雨水 在手心
滚落水珠泪珠

走过几多深林 翻越险峻山峦
从小镇到城市 从旧识这人生人那人
一路追寻 思念之人

天驰追忆梦境 对星空
起誓的吻之约是…

啊啊…Endymio…

这虚无世界 为暮色笼罩
回不去的我 该独往何处

预言书认可的史实 争斗的历史
名为战乱的爪痕 烧毁大地的火焰
家人…恋人…所爱之人音讯全无
众人被迫流离失散的时代

姑娘的旅途 似追溯那相伴之诗而上
寻到据说曾任某城狱卒的男人
尔后…推测成了确信
伤感而怀念的旋律 谱写那首诗的是…

几近颓丧时始终支撑我的
恋人临终所留 这无名之诗

「命运啊…即使你夺去眼中光彩
也无法从这唇上夺走诗歌…」

追寻之诗 暮暗中点亮阳光
花纵枯败 亦凛然绽放其间

啊啊…即使呼啸的悲伤…

暴风雨来临 荡平一切
珍重之物也 永存此处

向珍重之人 追寻之诗向珍重之物 追寻之诗

你啊…若觅得道路追寻珍重之物 便无需再茫然

向珍重之人 追寻之诗向珍重之物 追寻之诗

纵是荆棘之路 吟歌前行也别有趣味

向珍重之人 追寻之诗向珍重之物 追寻之诗

因为无法歌唱的人生 没有意义…

向着珍重之物…前往追寻之地…
往白鸦所向的地平…天空彼端…

射落恋人之日

弯弓弹射火焰 冻结夜空
凛然苍蓝寄离别之诗 将恋人射落・・・

日久忘怀 撕裂的伤痕
诅咒之约埋藏于胸

「无法回避结局 至少由深爱的那双手・・・」
不可抗的冲动将他裹入黑暗・・・

扭曲世界螺旋火焰 贯穿轮回
凛然艳红染血之吻 将恋人射落・・・

你可曾遗忘什么…

古老传说中 被那魔物所伤之人
诅咒会蔓延全身
最终化作同种魔物吧・・・

那是何时受的伤?

要追溯至两人相遇那日
他在救她时负伤
一切始于相遇时・・・

邂逅是通往丧失的约定

干涸的泪 噙哀痛的蓝焰
射出银光之箭
无数次 直到…他气绝为止・・・

Lost…
失去爱人的世界里
绽开何种颜色的花?

抱月十字火焰 缠卷荆棘
凛冽洁白最后一箭arrow 将我射落…

失去爱人的世界里 绽开何种颜色的花? ×8

澪音的世界

荒凉旷野 一名少女前行
确切而言为一人与一只 少女右手握红色皮绳
其顶端所系项圈同样鲜红
银黑毛色的狗 小声吠叫
似与饲主少女「澪音」交谈一般…

倒于奢华废墟 惧于冰冷雨水
光辉名誉或权力力量 现尽为往昔所有物物什

观测乃剜取事实侧面之刀具knife
那男子究竟…得到什么…失去什么…

夺获物又被夺去 世界如是旋转
不歇雨帘对面 可见何色天空

越是背负代价risk<风险> 筹略越为升温 
失去一切方知其为 冥顽不化的自我ego奴仆…

倒于空虚废墟 颤于冰冷雨水
归所与等待之人 现尽为往昔辖域场所

推测乃削落事实背面之刀具knife
那男子究竟…看见什么…领悟什么…

夺取者亦遭抢夺 时代如是轮转
不歇雨帘对面 存有何色天空

虽欲制服命运 令之臣服
为攥未来时间所伸之 却太过短小…

少女紧闭的双眼 睁开瞬间之时世界看见
幻想可及的最恶狂梦梦境…与残酷死神神明

澪音的世界

所谓「死」…先于精神内心
似乎先从依附肉体身体的感官开始腐朽
正因此人类人们才忌讳莫深企图逃避
同时经受住不请自来的死亡冰吻吧…

无尽恐惧化雨长降的幻想
那是…生生磨毁精神的痛苦
玻璃球般通透的无限镜像
据说罪人于少女眼中唯见『世界』…

百闻不如一见 千闻亦然
怜悯…轻蔑…不知所云的嘲笑…即所谓隔岸观火
燃烧前不知灼热 烧上身为时已晚
这世上谁能无罪活着…

澪音的世界

少女紧闭的双眼 睁开瞬间之时世界看见
幻想可及的最恶狂梦梦境…与残酷死神神明

闪耀薄冰色Ice blue<冰蓝>之瞳 为光鲜腐朽的世界
与堕落狂梦梦境献吻…成为残酷死神神明

蔓延大地的我等罪人群落
惟愿…你不被澪音的世界囚禁…

魔法使Sarabande

从前某地 有个魔法使失去了恋人
他寻找着 死而复生的禁术
明知进犯者 只会遭受灾厄
为何人还追求? 超越人类智慧的魔神之力…

狂风卷起沙尘
阻挡年轻旅人
旅伴是一头骆驼
穿越沙丘小丘走向城市…

「想不想要神灯啊?」
可疑胡须男小声问道
昏暗小巷中讨价还价
他应承下男人所提条件・・・

传说摩擦神灯即现灯神 能实现3个愿望
以让出1个愿望为条件 他探听出所在地
那神灯 据说封印在西南方某洞窟中
男人声称单脚不便 他代为下至洞中・・・

沙漠下有 巨大空洞
冰冷空气 撩人脊背
洞窟深处 是妖冶祭坛
黄金之灯 和古旧毛毯
一拿起神灯 洞窟便崩塌
「快把神灯给我!」男子大喊・・・

你可曾遗忘什么…

黑暗之中 听见怀念的声音
温暖光芒 听见深爱的声音

「亲爱的你还不能过来
一定还有未竟之事」

黑暗之中 怀念的声音说道
温暖光芒 深爱的声音说道

「与其为失去之物祈愿
不妨关注眼前现有之物」

醒来风卷沙扬 他被拥在沙丘小丘
美丽黑发少女 带泪微笑

「远古罪罚的圆舞曲rondo 我被关入神灯中
将愚蠢的我放出的主人master 请让我实现 您的愿望吧」

三个愿望若都实现少女将再次
在冰冷砂下只为千千孤独颤抖・・・

于是他许下愿望・・・

狂风卷起沙尘
阻挡年轻旅人
旅伴是两头骆驼
和一名黑长发少女・・・

雷神的系谱

拯救世界的独臂英雄离世后
邪神封印地筑起城镇
以己身为结界
为长久和平奠基…

荣耀右臂上刻雷之纹章证明
他们名为 「雷神子民」
传说之谜 纹章之秘
少年所划轨迹 雷神系谱

弱者成群结党
寻找代罪羔羊
不懂爱的童年
唯有石块灼痛

独自咬紧双唇
抱膝忍耐
降雨避过终将放晴
暴风雨亦如此

然而纹章印记黯淡无光
究竟何谓真正强大?
少女伸出的娇小手掌
显得十分宽大…

沉默不语的历史掌上
少年少女邂逅的故事
十年岁月如雷光一闪
转瞬即逝
如今…黑之历史再度启动…

仰望遥远天空 心中饱受煎熬
眼前一味浮现 她可爱的笑容
明知这份感情 不合身份…

秀美的你为何 生为族长之女
部族最强勇士
方能娶你为妻 族规不可改变

啊啊…没有雷电力量的双臂 无法保护你吗?
论思慕不输给任何人
即使如此呐喊 话语徒然随风飘散…

时限将至 族长女儿年将十六需定婚事
生日临近 族中勇士争相报上姓名
时限将至 邪恶波动覆盖全镇
暗云蔽天 宣告〈第三次风暴〉的到来…

「噢噢…怎会如此 我看到身披黑色法衣的人影」
..婆婆…发生什么事了?婆婆…
预言书的使者 不可放那伙人进入封印深处
他们打算解开邪神封印啊
雷神大人血脉已薄 如今我等只能放出弱小雷电
啊啊可怖 震天动地的强大力量啊 来了…啊啊要来了…」

裂地咆哮 破空爪牙 六对羽翼如烈火燃烧
仅遭潜藏黑暗之瞳摄取心神 勇猛战士就相继倒下…

啊啊…人类在神面前 竟如此无力吗…
正当众人深陷绝望之际
一道眩目闪光贯穿没有雷电力量的青年身体…

「觉醒吧…拥有勇敢右臂之人啊…
继承直系雷电力量之人啊…
过去吾为封印邪神 放出雷枪而失去右臂
如今若释放那股雷电力量 莫说右臂全身都将灰飞烟灭吧
汝有此觉悟吗?
…那便在此觉醒吧〈雷神的右臂〉啊!」

「即使一人 无法承受雷电力量
两人合力一定能行 我坚信!」

贯穿暗云的雷光 那一日相遇的少年少女
此刻…两枚纹章印记重合 编织光辉未来…

「…奶奶…呐…奶奶…我说奶奶」
「怎么了?后来呢?」
「喔喔…对了 抱歉呀」
「后来 雷神大人就把邪神打败了吧?对吧?」
「那么 怎样了呢…
很久以前的事了已经忘啦…」
「咦~…这太赖皮啦…」

…这样微笑说着 祖母的眼神非常温柔
…那时的事至今历历在目
…我深信着 雷神的系谱仍未断绝…

牢笼中的花

杀戮的舞台剧女演员「Michéle Malebranche」
究其一生,奇异谜团众多她三度登台犯罪史
她三度登台犯罪史短暂一生遗留众多怪谜
皆以满溢疯狂的幻想戏剧为人所知至今仍未完全破解

(初演「画出爸爸的幸福。」于1887年11月21日)4

生父「Joseph Malebranche」惨死案件

由于证据不足,且对如此年纪
能否完成凶杀一片质疑。
重复那类分不清
现实与幻想的言行,
举止也被认为多有异常…。

(不为人知的幕间剧)

鲜红向冰蓝Du rouge vif au bleu froid转变 舞台上呼唤女演员actrice
街角暗影silhouette招来 缠裹黑暗ténèbre贵妇mademoiselle

急切相拥 热情亲吻脖颈

少年garçon液体sang<血液>微甜 编织血红rouge陶醉梦境
被永nuit所囚 鲜花fleur持续绽放…

(再演「再次用这双手将她…」于1895年7月30日)

遭养父「Armand Ollivier」之手绞杀・弃尸未遂案件
深夜,他半疯大笑着在院中挖坑时,
经邻居通报被赶来的警察当场逮捕。
尔后,「Ollivier」在狱中彻底发疯…。

(不为人知的幕间剧)

鲜红向冰蓝Du rouge vif au bleu froid转变 舞台上呼唤女演员actrice
街角暗影silhouette停驻 缠裹黑暗ténèbre少女mademoiselle

激烈相爱 直至花瓣le pétale坠落

别小看女人Michèle的直觉 Monsieur所爱的是
柔软的年轻肢体jeunesse corps 那…并不是『moi』…

(终演「少年的液体微甜」于1903年2月4日)

「Michéle Malebranche」所犯青少年连续绑架杀害案件
于「鲁昂」郊外废屋中发现多具腐烂尸体。5
当时13名失踪少年,面目全非地
与干瘪老妇「Michéle」的遗体交缠层叠…。

(自称…天才犯罪心理学家
「M. Christophe Jean-Jacques Saint-Laurent」如是说)

「她到底用了什么魔法,
以我所知尚不能理解,
但单论杀人动机,
答案可谓明显。」

「她,想从囚禁自己的狭小牢笼中
逃脱出来吧…
乃至极度偏执。
…然而,很遗憾
她一生未能如愿。
…并且,如今死后已一世纪,6
她仍在那牢笼中…。」

「….为何我能如此断言?…好问题。
好,虽知会招误解,
在下「Christophe Jean-Jacques Saint-Laurent」
有意在此放言。
因为我们和她,身处同样的牢笼…」

(「Michéle Malebranche」手札中所留诗歌片段)

牢笼cage中怒放 在枯朽之前
向这失去amour的世界… 献上…道别au revoir

~ 系列幻想戏剧『牢笼中的花』(著)Noël Malebranche

收获

独生女一心播种
于不变的过去 于不至的未来

你会嘲笑为无果的行为吗?
那么你 很幸福呢…

积雪下等待春来 夏天过后就是秋收吧…

丰登Harvest收获harvest会产出果实It yields fruits
Lala…最迟的收获Latest harvest将产出甜果It yields sweets

一夜也无所谓
女人能将它 变作永恒永远

你会嘲笑为无果的恋情吗?
果然你 很幸福呢…

寒冻夜晚做了梦 夏天过后思慕能结果…

丰登Harvest收获harvest会产出果实It yields fruits
Lala…最迟的收获Latest harvest将产出甜果It yields sweets

「3」…不稳定数「3-1」…标准算式
问题不在于个体性质 只在于作为记号的数量
只要世界追求安稳 必须早日减去其一…

为何人类会恋爱
不能在合适季节时机相遇吗?
啊啊…爸爸Dad妈妈Mom
「即便如此我也想幸福…」

恋心Sweets lala…甜美果实sweets lala…鲜红的果实fruits
如果无法摘取 那就收割好了…
恋心Sweets lala…甜美果实sweets lala…鲜红的果实fruits
啊啊…但那不是头颅吗…

两名女性 一名男性 谁最不幸?
掉落的果实 滚动的声音 多余的数字 减除的声音
3-1+1-2
…最后出现的是假面男子
他们离开后 荒野上独留下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