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海带、初霜翼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请不要将本站译文用于音像制品/出版物复制、上传、共享等侵权行为中(如内嵌至Live影像内等等)。

黑之预言书

幻想物语组曲…Chronicle 2nd…

那是…追溯历史的少女和世界的故事

有欲吟唱的诗歌…有欲追寻的路途…
有欲守护的山丘…有欲夸傲的蔷薇…
有欲平定的战争…有欲传唱的歌曲…
有欲讲述的航海…有欲高举的右臂…

们无论何时都不放弃 历史彼端 遥远而比邻的天空
的约定 继承的思念 们不终结的系谱Chronicle

〈黑之神子〉Lucia啊…我很难过…
我以为若是你便定能理解书之真理啊…
罢了…若你认定历史能修改…
那随时放马过来吧…

〈黑之预言书〉Black Chronicle

自懂事起 母亲就已不在
些微的悲伤 是温柔的摇篮曲…
相似的人到处都有哦
我出生前 父亲业已不在
切实的憎恨 是强烈的爱慕心…
相似的人还有许多哟

们怀抱不同星辰诞生 而现在
被相同的天空拥抱 然而…然而…

那时们梦见了 奔向未来的白马
驮着竟不知 阴影追赶其后的
一路疾驰…前往已被预言的结局…

〈黑之预言书〉Black Chronicle

〈黑之预言书〉Black Chronicle那是「不应存在的书籍」
扣押在某预言书崇拜cult<异教>教团设施内
共二十四卷黑封面古书

其中记载着 有史以来的浩繁记录
是由某种规则统合 确凿的编年史
若承认其为史实
那我们至今认同的历史究竟是什么?

书中甚至记述未来 从一个分歧种子
萌发纷杂学说枝叶 绽放蛊惑争论花朵
其中最主要论点是 这个世界不久后
就将迎来终结这一〈史实〉…

至何处为友自何处为敌?
一旦错认就被历史抹杀
各人擅自划定界线
在空白地图上刻划争斗轨迹
啊啊…狭隘…这世界多么狭隘…

正义Justice

敌人都杀光了 盟友啊暂且安心吧
(幸福吗? 啊啊…幸福世界?
死后世界? 这样…幸福吗?)1
可同伴亦会为敌 那就先发制人杀掉
(幸福吗? 啊啊…幸福世界?
死的世界? 这样…幸福吗?)
但敌人无穷无尽 所以提心吊胆生活
(幸福吗? 啊啊…幸福世界?
死后世界? 这样…幸福吗?)
然而不过再次循环 这便是掌握幸福之路
(幸福吗? 啊啊…幸福世界? 掌握幸福之路…)

不对 这种理论 大错特错
有些家伙 想要出卖 这个世界
必当察觉 一旦察觉 则当迎战
如只身 迎向风潮的 白鸦一般

那时们梦见了 托给未来的地图
超越竟不知 黑影将之篡改的
一路疾驰…前往未及预言的〈起始〉…

〈黑之预言书〉Black Chronicle

自懂事起 母亲就已不在…
组织收养了成为孤儿的
并告诉母亲是病死的
组织中相似的人还有不少
最终怀疑组织的们从组织中逃走了…

诗人Ballad的悲剧

第七卷 168页

临终之诗…
它实在美妙
士兵便传唱给市井恋人
最终那首诗 口耳相传
虽不知由谁人谱成
无名之诗 仍传遍大陆…

当朝女王美丽强盛
绝对王权当前 众皆跪拜
时值女王诞辰
一位诗人受命 献诗称颂其美貌…

女王问道…
「这世上谁最为美?」
…而他 不退不让
「我的世界中 陛下仅居第二…」

「枯花之美…
那是 名为追忆的幻影
从不朽败 永远盛放的庭园
纵是 高贵华美之蔷薇
只要是花 便不及枯花残蕊…」

诗令女王震怒
「汝 竟说要朕枯败!?」
宰相暗号一出 士兵将诗人包围…

被誉为天才的诗人…他名为Ballad2
如今在冰冷地牢一隅 书写临终之诗…

行刑之时临近 胸挂蔷薇纹章的
牢房看守听见了 他吟诵的临终之诗…

最后的钟声鸣响
处决肃穆而庄严
临终瞬间 他想起…
故乡的天 风的气息
与亡故的她共度之日…

似萧索秋风引领严冬
姑娘流浪独行 追寻思念之人
一边吟唱 那首似曾相识的诗…

追寻之诗

第九卷 883页

盲眼诗人Luna 静静开口…

接着唱的是…一位姑娘 追寻至珍重之物的诗
旅程严酷 路途艰难 即使如此姑娘仍不放弃
故事并未诅咒命运 纵然困苦仍选择坚持歌唱
即便历史终将埋葬一切 现在只需…闭眼倾听…

心爱的人啊 在何方
音信杳无
孤独旅途上 相伴的诗
向遥远天边 袅袅消散

天降雨水 在手心
滚落水珠泪珠

走过几多深林 翻越险峻山峦
从小镇到城市 从旧识这人生人那人
一路追寻 思念之人

天驰追忆梦境 对星空
起誓的吻之约是…

啊啊…Endymio…

这虚无世界 为暮色笼罩
回不去的我 该独往何处

预言书认可的史实 争斗的历史
名为战乱的爪痕 烧毁大地的火焰
家人…恋人…所爱之人音讯全无
众人被迫流离失散的时代

姑娘的旅途 似追溯那相伴之诗而上
寻到据说曾任某城狱卒的男人
尔后…推测成了确信
伤感而怀念的旋律 谱写那首诗的是…

几近颓丧时始终支撑我的
恋人临终所留 这无名之诗

「命运啊…即使你夺去眼中光彩
也无法从这唇上夺走诗歌…」

追寻之诗 暮暗中点亮阳光
花纵枯败 亦凛然绽放其间

啊啊…即使呼啸的悲伤…

暴风雨来临 荡平一切
珍重之物也 永存此处

向珍重之人 追寻之诗向珍重之物 追寻之诗

你啊…若觅得道路追寻珍重之物 便无需再茫然

向珍重之人 追寻之诗向珍重之物 追寻之诗

纵是荆棘之路 吟歌前行也别有趣味

向珍重之人 追寻之诗向珍重之物 追寻之诗

因为无法歌唱的人生 没有意义…

向珍重之人 追寻之诗向珍重之物 追寻之诗

向着珍重之物…前往追寻之地…
往白鸦所向的地平…天空彼端…

Arbelge的战斗

第八卷 324页

「…Arbelge」时代所寻英雄
他却并不满足
不 甚至有所不满
重要之物 被遗忘了…

「…Arbelge」理由毫无意义
斩落即同罪 剑刃皆恶意
无处容身的时代
唯奔驰于 血雨之中…

「…Arbelge」伤痛复以伤痛
以至于 惟愿回归
一无所知的时候
即便历史 分毫不改…

・・・ 最初的惨剧 ・・・

「年轻人莫胆怯 鞭策颤抖双膝行进吧
逼近敌军达五千 无论如何要抵挡在这森林…」

青葱回忆啊 曾经爱哭的少年
胸怀战士的骄傲 信念
奔赴绝望席卷的战场…

纵使此身枯朽 也要守护它们…

与母亲一同采果的森林…
与父亲一起垂钓的河川…
与你互许约定的山丘…

青葱回忆啊 少年在那年夏天
右手持剑 闪烁出微光
奔赴死神召唤的战场

纵使此身枯朽 也要守护它们…

他不逃避 命运将选择谁人…
他不逃避 历史将编织何景…

约定之丘

第八卷 216页

蓊郁苍翠 韦尔肯拉特之森3
森林对面耸立约定之丘

转瞬刹那 黑暗中灼烧的景象
他见到了毕生难忘的夕阳…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 回到你身边的…」
「…嗯我相信你 珍爱之物 请别忘记呀Albers」

那一日的天色 朱红得足令人哀伤戴上即使分别 仍串起两人的朱石
年轻情侣在丘上许下天真的永远…项链许下誓言…

纵使时间无人叙述 物语仍继续编织吧
白鸦展翅所向… 于夕照晚空寻求何物…

蔷薇骑士团

第九卷 468页

阿瓦隆王朝4布列塔尼亚王国5 象征时代的两位女杰Heroine

被歌颂为〈地上月光〉的诗人Luna Ballad
旅途严苛终患眼疾 失去光明仍坚持歌唱
以诗歌在听者心中 点亮希望之光的女性

被歌颂为〈至高蔷薇〉的女王Rose Guine Avalon
暴君女王的侄女 王位第一顺位继承人
为苦于先王暴政的民众 带来解放的女性

〈当权者〉蔷薇镇压〈思想·言论自由〉诗歌的时代
该结束了…为不输给弱小的自己
我背负起珍重之人的名字…啊啊…Endymio
无论何等风暴降临 我都能继续歌唱…」

「我愿为诸位重振荣光 重振爱国之心
这个国家能变回大家曾爱的故乡吗?
冬蔷薇已枯萎 如今晚春翩至 我在此起誓
必成光之女神Brigid祝福的蔷薇…」6

布列塔尼亚历627年
现任…佛兰德7国王Childebert六世
改国号为神圣佛兰德帝国实行帝制
以圣Childebert六世之名登基为首位皇帝
借〈圣战〉名义 对布列塔尼亚发动侵略…

〈蔷薇骑士团〉Knights of the Rose

那是…久经困苦的人们统一于新生蔷薇下
抒写此景的 Luna Ballad诗中一节…

披荣耀之焰为护国持剑
为胸怀高贵女王Queen蔷薇的同胞
歌颂吧我等之〈蔷薇骑士团〉Knights of the Rose

啊啊…愿光之女神Brigid的祝福与你同在…
以祷歌送行 勇敢的布列塔尼亚儿女们奔赴战场…

圣战与死神 第一部「银色死神」~驰骋战场之人~

第九卷 527页

普鲁森领地8奥芬堡9
男人罔顾足令晕眩的血雨腥风大笑着…

佛兰德历182年10 『阿拉贡战役』11
Alvarez将军 率五千佛兰德军
翻越比利牛斯山脉12 进袭卡斯蒂利亚领地13
于阿拉贡平原 与卡斯蒂利亚军北方驻防一万两千人开战

步步奋勇 足履死亡
利刃刀风阵风 挫敌士气军心

兵锐马鸣「全军突击!跟我冲…」
白银甲胄…〈比尔加人的将军〉Albelge14

「说来…Alvarez卿的军队又胜了。
听闻把数倍于己的敌人打得溃不成军哪。」
「…银色死神 可恨的〈比尔加亡灵〉Albelge
现在甚至有人不敬陛下敬那贼子。」

「恰有棋子一枚 窥伺良机
便请碍事的英雄退场吧。」
「棋子…啊啊在普鲁森俘虏的那男人吗?
…演绎破灭的历史舞台 今夜也有好上演啊…」

「以我等〈唯一神〉Chronica之名…」

他为谁驰骋战场…原已失去应守护的女性和祖国…

圣战与死神 第二部「圣战与死神」~英雄的离去~

愚者发问…舍弃铁壁王城
女王前往何处…
贤者知晓…如何自恃深壁固垒
世间皆无不破之城…

布列塔尼亚历627年15『坎特伯雷战役』16
Parsifal骑士团长率第四骑士团
迎击登陆多佛尔17的帝国军第一军
于坎特伯雷平原开战

不畏任何来敌为护国挥剑
胸怀高贵女王Queen蔷薇的同胞啊
前进吧我等乃〈蔷薇骑士团〉Knights of the Rose

无惧死亡的蔷薇骑士们紧随他…
驰骋绯红战场的一道雷光 Parsifal的雷枪spear
前进吧我等乃〈蔷薇骑士团〉Knights of the Rose

帝国历元年『格拉斯米尔战役』18
Alvarez将军率帝国军第三军
自边境怀特海文登陆19
疾风般策马绕敌后背…

忘掉刀下鬼也有人爱 有人祈祷
邪教使者当赶尽杀绝 看好了这可是〈圣战〉

燃烧的山村 被虐杀的人们
少女不及逃走 男人紧追其后
马背上拉弓引弦 锁定猎物
射出火箭 擦过少女纤躯

少女倒下 男人飞奔而出
「Charlotte!」
挡回了挥向少女的白刃

少女失去知觉 两个男人对峙
此方…白马的Alvarez
彼方…黑马的Gefenbauer

「你想对手无寸铁之人做什么…」
「小姑娘也是邪教使者
没必要同情…」
「别走歪路醒醒吧…」
「唯独不想被你说
伪善者…英雄狂热…杀人凶手〈比尔加的死神〉Albelge

「老爹死在奥芬堡20
大哥…弟弟…战友…全都…」

「等等…你这家伙打算背叛帝国吗…
哼这样也好 〈比尔加的死神〉Albelge
别忘了干掉你的人
那人的名字就是〈比尔加死神的死神〉Gefenbauer

错误几度反复 借鉴历史何事…
夺取又遭夺去 方才注意黑暗…

白马如风穿行狭窄山路
背驮白银甲胄的男子
抱着受伤少女向南疾行…

「Gefenbauer 憎恨诅咒世界的眼神
那个男人就是我 是我的过去…
…lotte…啊啊…Charlotte…我究竟该和什么战斗…」

圣战与死神 第三部「蔷薇与死神」~编织历史之人~

「这是哪里 我本该
被追赶 中箭 倒下了呀…」

「太好了你醒了 还好吗?
我名叫Alvarez
是袭击你们村庄的军队指挥官…
曾经是…现在已是逃犯了…
虽这么说…也不过是借口…你恨我吗?」

「是…若说不恨…是假的…
但你救了我 我愿意相信你…」

「我可是比尔加人Belge21 是为雪亡国恨
投靠了旧佛兰德22〈异乡人〉Albelge
你明白这意思吗…小姐?
这双手已沾满血污洗不净了…」

「最初出于愤怒打下普鲁森23
接着为立足异国攻陷伦巴第24
继而为一己之愿覆灭卡斯蒂利亚…」25

「如今闭上眼
仍会鲜明浮现一片风景
我无论如何都想夺回一个地方
当时的Childebert6世陛下向我承诺…」

「再征服一国…
例如布列塔尼亚26
作为交换准许比尔加独立自治…
我出卖他人国家
只为买回自己国家…」

「我便是这等愚人…」

「是吗…若是这等愚人
我在此杀掉也无妨吧?」
「啊啊…随你喜欢…
我犯了无可挽回的错…」

「笨蛋!这样什么都解决不了
或许你这就满足了
但说不定会有人为你寻仇
恶性循环催生悲剧啊…」

「历史绝无可能重来 所以才宝贵
所以我们才创造新的历史
所谓愚者…不是犯错之人
而是知错 却不改之人啊…」

「…你说…没错吧?」
「小姐…你很坚强呢…」
「对…没错…我很坚强
我背负着这个国家的未来啊…」
「这个国家的未来?
听说布列塔尼亚女王是个年轻女孩
难道…你就是…」

「Rose Guine Avalon
是的…我就是这个国家布列塔尼亚的女王
抱歉没告诉你…但希望你明白…
Alvarez将军…我相信你…」
「这真是…不识女王陛下 多有无礼…」
「别这样!不必拘谨 我不喜欢那一套
叫我Rose就好…」

「不过你就是那个著名的〈比尔加的死神〉Albelge啊…
…和想象的形象image很不一样啊
还以为是熊一般的壮汉呢…」

「…不过别叫〈比尔加的死神〉Albelge
在这个国家流行不了 用布列塔尼亚风说…
对了〈比尔加的流氓〉Arbelge如何
这样好听多了呢 好吗…就这么用吧…」

「怎么了?从刚才就盯着女性人家的脸…」
「没什么…起初救你的时候
觉得你和某位女性很像但是…」
「但是?」
「…现在想来完全不像…」
「你说什么!?」

白色疾风驰过温德米尔湖畔…27
前往Tristram骑士团长麾下第六骑士团驻地
兰开斯特28

圣战与死神 第四部「黑色的死神」 ~英雄的归航~

Alvarez叛逃的消息 不仅令帝国
更令高利亚29全境震动…

时代渴求英雄 反击狼烟四起
前卡斯蒂利亚30 向帝国发起独立战争
前伦巴第31 前普鲁森32紧随其后
帝国内部渐涨的反圣战情绪一举爆发

军中・民间・均涌现逃亡者 投靠Alvarez
帝国被迫四面出击
领土渐削 国力衰退…
尔后…战局的发展 投时代以一项决断…

那就是…皇帝 SaintChildebert六世
致布列塔尼亚33女王的一封亲笔信…

帝国历4年『凡尔塞纳停战谈判』
帝国领地伊夫林34 凡尔塞纳宫殿35
蔷薇女王沿大理石回廊前行
左侧是Parsifal 右侧是Alvarez
廊柱阴影下是不速之客…

黑之教团派遣的刺客…
从死角射出之凶弹…
啊啊…历史不容篡改…

冻结的时间中
陨落的Alvarez
随Parsifal雷枪一闪
倒下的Gefenbauer

这是…历史改变走向的瞬间吗?
抑或一切自伊始便已注定…

「…你先走一步了吗…Gefenbauer…
人类真是…可悲的生物东西啊…」

临终之暗向他招手 其中依然有…

「啊啊…朱红…多么红的夕阳啊…
Charlotte…我一定…一定会回去的…」

布列塔尼亚历630年 英雄Albers Alvarez
于伊夫林宫殿 倒于暗杀者凶弹下…他的墓志铭上
刻有Luna Ballad献诗一节…

杀害众多 拯救众多 苦恼众多 成就众多
〈比尔加的同胞〉Arbelge在此长眠…

大战席卷高利亚全境仍不平息
止战尚需…更多血泪 和5年岁月…

夕阳染山丘 两座墓碑相依
白鸦凛然展翅 飞向无涯天空之彼…

书之密语

我是〈书之意志整体〉Chronica
们唤作〈黑之预言书〉Black Chronicle的原典
若不介意旧事无聊 便相与一叙吧…

从前某地有名男子
他被困于灭亡命运中
我等乃遵照书 应许祝福之人…
历经苦难…他终于找到逃离命运的路…
他们乃遵照书 应许审判之人…

但是…他逃离命运一事 业已由其他命运注定
我等乃遵照书 应许祝福之人…
即使逃离这其他命运 又将被另外的命运禁锢
他们乃遵照书 应许审判之人…
结果无论如何扩大范围 都会被轻易捕系
我等乃遵照书 应许祝福之人…
理解书的真理了吗? 黑之历史不容篡改…
他们乃遵照书 应许审判之人…

相信永远吗? …那种东西无关紧要
我等乃遵照书 应许祝福之人…
不值一提 因为书之历史知晓一切
他们乃遵照书 应许审判之人…
几度反复生灭的世界 皆遵循前定和谐
我等乃遵照书 应许祝福之人…
理解书的真理了吗? 黑之历史决不容篡改…
他们乃遵照书 应许审判之人…

结果他没能逃离命运掌心
…然而无需怜悯
我等乃遵照书 应许祝福之人…
无论还是谁都无法逃离…
他们乃遵照书 应许审判之人…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蓝与白的境界线

第十六卷 602页

喜欢海的味道 清爽海风拂面
喜欢自此遥望的风景 因为海天苍蓝一色…

碧石项链摇荡…

那些…美好往日 至今清楚记得
总让我骑在肩头呢
爸爸的背 多么宽大…

少女最喜欢父亲
父亲是勇敢的船员
他素来温柔 常带笑容
为她讲海对岸的故事
少女的小小地图
总装满那些故事…

我记得哦 爸爸的故事
想看白色的鲸鱼
也想去双子之岛
乘海风荡遍天涯…

大人们 都不理解
小小身体装不下的
远大梦想
我 一定要当船员…

我记得哦 爸爸的故事
想看歌唱的人鱼
也想去珊瑚树海
乘海风荡遍天涯…

天这么晴 放飞纯白纸鸟吧
直到苍蓝水平线那头…

能染千色之〈白〉 就是明天的我
不存在〈界限〉
直融进〈苍蓝〉
无尽无涯 无尽无涯…

那只纸鸟乘海风飞去
无尽无涯 无尽无涯…

沉没的歌姬

第十二卷 741页

两位歌姬 哪一位沉没…

号称红之歌姬 费伦萨领主36 Firenza公爵家千金
Roberia Maria Della Firenza的回合turn

棋走棋盘上…
〈圣都费伦萨及南都拿波尔塔 → 红之歌姬后援都市〉Firenza e Naporta Patrono di Roberia37
高歌吧!红之歌姬Roberia 目标舞台是
优雅华美Elegante e sfarzoso 绚丽的王都罗马纳Romana38

号称苍之歌姬 米兰纳领主39 Viscontie公爵家千金
Giulietta Simone Del Viscontie的回合turn

棋子轮番走…
〈北都米兰纳及水都威尼拉 → 苍之歌姬后援都市〉Milana e Venera Patrono di Giulietta40
高歌吧!苍之歌姬Giulietta 目标舞台是
优雅华美Elegante e sfarzoso 憧憬的王都罗马纳Romana

火红燃烧的热情苍碧涌流的清澈歌声及 艳丽容姿figura沉稳微笑ridiculus 我才是〈至上歌姬〉Regina<王妃>

牵扯诸侯 宫廷内蠢动暗影 乃权谋黑bestia 争斗之festa持续…

乡下贵族女Giulietta色衰老女人Roberia不配奢求 至尊王冠tiara

戴在红之歌姬Roberia苍之歌姬Giulietta头顶才相称…

…「王妃陛下万岁!Evviva Regina!

时为…意塔尼亚历312年41
国王Motefeltrano四世 突然驾崩
年轻太子Alessandro
即位为Alessandro一世
「Roberia你看…
如今拿波尔塔也是你囊中之物
之后只要除掉Viscontie的小丫头
你就是王妃陛下了…」
颁下敕令
将纳意塔尼亚〈至上歌姬〉为妃
「我怎么可能输给那种乡下村姑呢」
野心勃勃的地方领主/门阀贵族
各拥歌姬瞄准王都进击…
「没错…然而永绝后患方为上策」

奔腾驰骋的野兽bestia
「哎呀…父亲大人真是…」
若价高连女儿也能出卖开价愈高愈好
「下贱歌姬等于卑贱的妓女
遑论逆贼女儿 比妓女更污秽」
凶猛狂暴的野兽bestia
出卖敌人 出卖同伴
别家女儿就贱价卖掉

咆哮号吼的野兽bestia
以弑君谋逆之罪
将Del Viscontie满门抄斩
「可爱的Roberia…〈至上歌姬〉非你莫属…」
屠杀诛戮的野兽bestia
以叛国逃亡之罪
将Del Viscontie千金处决
「哎呀…就靠您了 父亲大人…」

「欺骗被欺骗…杀害被杀害…
还真玩不腻…
一切不过是游戏game
只为向诞下朕的…
这个世界复仇啊…」
「Giulietta… 你就是〈至上歌姬〉
家族的希望…
我太无能…对不起…
至少要让你逃走…」

奔逃少女和 追逐的野兽bestia
红线操纵的 提线木偶marionetta
周而复始的 歌剧lirica 悲剧tragedia
红线操纵的 提线木偶marionetta

龇露獠牙的野兽bestia 走投无路的悬崖
被夺走歌的歌姬 连世界也被夺去…

Roberia王妃陛下万岁!Evviva Regina Roberia!
「父亲大人!」

苍穹 碧海 白鸦飞绝 歌姬沉没

歌姬Giulietta死后…王妃Roberia在位仅3年
即遭宠妃Beatrice宰相Galeazzo等共谋 沉入历史之暗…

你无需骄傲 我等
不过沉浮历史汪洋上一叶扁舟
盛极必衰 无物不沉

海之魔女

第十三卷 509页

我真是傻瓜…沉水了才发现…我
只是…想唱歌而已
只是…想听这歌而已
只是…如此而已…

碧波水滴 投映…月光清冷
巨礁阴影shade 露台terrace…夜晚冰冷
你听…不…别听 这诅咒天空的歌声
恨歌…不…憾歌 传彻大海的歌声

欢欣便笑 悲痛便哭就好
但现在的我 连这也办不到
我已非人类 只会歌唱
已变成慑人妖物…

生存罪过吗…祈愿罪过吗…
历史啊…在臂弯中 她们如是说
「无需的爱…我不会称那种东西为爱」…

引导暴风的悲哀歌声 仿佛阻断白鸦征途…

碧眼海贼

第十七卷 84页

「不好了老大 前方突现巨大暴风雨!」
「啊~啊那是塞壬啊老大~!!!」42

「区区塞壬怕什么 真不像话
 要说那边是海之魔女 这边可是海之美女啊!」
「人称“曼妙身姿如〈美之女神〉维纳斯43
 别小看我这 〈海之女神忒提斯大人〉哦…」44

「那是把“狂暴姿态如〈战争女神〉帕拉斯·雅典娜”搞错了不…」45
「Zimmer你说了什么吗?」
「咿咿~!!!」
「走了小的们 别缩头缩脑的!」
「哟~嗬 要丢下你们嘞!」

…浪尖沉浮的破木板
载着女孩漂往何处…

「哟…你醒了?」
「这是哪里?…你是?」
「这里是〈地中海〉Mediterraneo46 这艘船是〈绝世美女=海之女神号〉Venus Laetitia47
 咱是船长Laetitia」

「那边那大块头是Yasro…肌肉笨蛋一个」48
「你好啊 小姐」
「这边这可疑小胡子是Zimmer…就是个笨蛋」49
「啊欸!」
「船上还有一堆笨蛋…那 你呢?」

「谢谢你们救了我  我叫Agnés
被卷进海魔女塞壬的暴风雨…
呜呜…如今大家肯定都在漆黑海底…」

「真是…海上的女人哭什么…」

「…咦 你那项链怎么回事?」

「哇…恢复得真快…以前…
救了个差点淹死的大叔时他送我的
说是比命还要紧的东西…」

「那个大叔就是我父亲爸爸呀 错不了
还活着吗? 还活着对吧?
父亲爸爸他 还ー活ー着ー对ー吧ー!!」

「呜哇…你还活着…
你老爸也还活着…
你那些同伴
应该也有人还活着吧?」

「马上开船 现在马上开船 开船 给我开船
现ー在ー马ー上ー给ー我ー开ー船!!!」

「哇啊啊~!!!!!」

劈波斩浪的海盗船
白鸦似引航般翱翔苍穹
那纯白 仿佛直融进苍蓝…

无尽无涯…无尽无涯…

雷神的左臂

第一卷 816页

这等风雨之夜 伤痕作痛
右臂似千刀万剐 凭空疼痛
不向谁诉说 男人独自苦恼
凭残存左臂该做些什么…

不祥之兆 罩下阴影日渐浓重
毋庸置疑 时限逐渐临近
与那日同等暴雨之夜 男人悄然启程
他已做好觉悟 尚有左臂可用…

男人拼命抵着门扉
门外尽是黑暗 满溢邪恶力量
他以左臂拼死抵挡
不行了…右臂…如果右臂还在…

就在男人快要放弃那刻
渐远的意识中 感知到温暖光华
右手持枪 数千人在暴风中祈祷…

那时的孩子们 皆已长大成人
雷神失去右臂 世界得以重生
右手播种经由左手培育
绽开美丽花朵 绽放数千花朵…

他有勇猛的左臂 以及数千右臂
绝不会输 那般信念织就历史…

・・・尔后时光飞逝・・・

「老爷爷 为什么
雷神大人 没了右手呢? 好可怜呀…」

街角上孩子问道…

牵起孩子小手 老人微笑答道

「雷神大人的右手 还在这里喔…
你看 就在右边的口袋里…」

雷神的系谱

第四卷 27页

拯救世界的独臂英雄离世后
邪神封印地筑起城镇
以己身为结界
为长久和平奠基…

荣耀右臂上刻雷之纹章证明
他们名为 「雷神子民」
传说之谜 纹章之秘
少年所划轨迹 雷神系谱

弱者成群结党
寻找代罪羔羊
不懂爱的童年
唯有石块灼痛

独自咬紧双唇
抱膝忍耐
降雨避过终将放晴
暴风雨亦如此

然而纹章印记黯淡无光
究竟何谓真正强大?
少女伸出的娇小手掌
显得十分宽大…

沉默不语的历史掌上
少年少女邂逅的故事
十年岁月如雷光一闪
转瞬即逝
如今…黑之历史再度启动…

仰望遥远天空 心中饱受煎熬
眼前一味浮现 她可爱的笑容
明知这份感情 不合身份…

秀美的你为何 生为族长之女
部族最强勇士
方能娶你为妻 族规不可改变

啊啊…没有雷电力量的双臂 无法保护你吗?
论思慕不输给任何人
即使如此呐喊 话语徒然随风飘散…

时限将至 族长女儿年将十六需定婚事
生日临近 族中勇士争相报上姓名
时限将至 邪恶波动覆盖全镇
暗云蔽天 宣告〈第三次风暴〉的到来…

「噢噢…怎会如此 我看到身披黑色法衣的人影」
…婆婆…发生什么事了?婆婆…
预言书的使者 不可放那伙人进入封印深处
他们打算解开邪神封印啊
雷神大人血脉已薄 如今我等只能放出弱小雷电
啊啊可怖 震天动地的强大力量啊 来了…啊啊要来了…」

裂地咆哮 破空爪牙 六对羽翼如烈火燃烧
仅遭潜藏黑暗之瞳摄取心神 勇猛战士就相继倒下…

啊啊…人类在神面前 竟如此无力吗…
正当众人深陷绝望之际
一道眩目闪光贯穿没有雷电力量的青年身体…

「觉醒吧…拥有勇敢右臂之人啊…
继承直系雷电力量之人啊…
过去吾为封印邪神 放出雷枪而失去右臂
如今若释放那股雷电力量 莫说右臂全身都将灰飞烟灭吧
汝有此觉悟吗?
…那便在此觉醒吧〈雷神的右臂〉啊!」

「即使一人 无法承受雷电力量
两人合力一定能行 我坚信!」

贯穿暗云的雷光 那一日相遇的少年少女
此刻…两枚纹章印记重合 编织光辉未来…

「…奶奶…呐…奶奶…我说奶奶」
「怎么了?后来呢?」
「喔喔…对了 抱歉呀」
「后来 雷神大人就把邪神打败了吧?对吧?」
「那么 怎样了呢…
很久以前的事了已经忘啦…」
「咦~…这太赖皮啦…」

…这样微笑说着 祖母的眼神非常温柔
…那时的事至今历历在目
…我深信着 雷神的系谱仍未断绝…

传承之物…不传之物…
双翼承载贯穿暗云之光…白鸦振翅远去…

书之魔兽

第二十四巻 1023页

行将毁灭的世界尽头 背叛了谁
投入闪亮宝石石头的愚行 那里是泥沼
从将毁之世的轮环中 谁能逃脱
事到如今互助已无用 那里深不见底

们曾知悉世界…们曾知悉历史…
们曾知悉未来…事实上一无所知…
们想了解世界…们想了解历史…
们想了解未来…从现在开始寻找…

我等乃遵照书 应许祝福之人…
他们乃遵照书 应许审判之人…

刻于书中的终结魔兽Bestia 遵循黑之秩序
奔下历史的审判装置Sistema 走向最后一页…

美好 与丑恶无异…
我等乃遵照书 应许祝福之人…
贤明 与愚昧亦然…
他们乃遵照书 应许审判之人…
一旦为黑暗抹杀 所谓存在等同虚构…
我等乃遵照书 应许祝福之人…
已吞灭无数记忆 无数历史 那魔兽仍不停息…
他们乃遵照书 应许审判之人…

白色羽翼自天空降下 不畏消逝飞向黑暗 那时们正…

黑之教团 地下大教堂…

「欢迎回来〈我可爱的女儿们〉…话虽如此
看来并未打算回归为我们同志啊…」

「可惜为时已晚 谁也无法阻止书之魔兽
灭绝洪水将抹杀这旧世界 直至吞灭所有历史…」

养父Noah…你这人…」

「…看着那双眼睛 不情愿也会想起…
〈反抗者父亲〉Lucius 〈逃亡者母亲〉Iria 果然抗不过血缘吗…」

〈黑之神子〉Lucia啊…我很难过…
我以为若是你便定能理解书之真理啊…
罢了…若你认定历史能修改…
那随时放马过来吧…」

「听不见吗? 引导我等前往新世界的声音…」

…下降空天自翼羽色白…日一那 光雷的云暗穿贯…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唱歌会只 类人非已…影暗动蠢内廷宫 侯诸扯牵…奇尔贝阿…事何史历鉴借 误错…焰之耀荣披…色天的日一那…切一平荡 临来…

你将诞生的世界

漆黑书脊上以黑墨记载的故事…

今天好好聊聊吧…
聊这个你将降生的世界…

这个世界 没有终结
不变念想 于诸多时代
战斗而来 今后也将
战斗而去 为们的历史…

诗人虽死仍歌唱
以新诗包容世界
海或大地或天空或夕阳山丘
都将成为你的…你的世界

诗人之诗 歌姬之歌
蔷薇纹章 雷之纹章
朱石项链 碧石项链
讲述传承 无尽故事
历史探寻下一地平线而流逝…

黑色将制裁一切…冲刷一切吧?
天空能否包容…包容这个世界?

美好之…丑陋之
贤明之…愚昧之
强大之…弱小之
变化之…恒常之

今天好好聊聊吧…聊这个
你即将降生的世界…

将宽恕一切…珍爱一切吧?
是否期望…期望这个世界?

快出来吧…不用害怕
深爱这世界…深爱着

即将诞生的…与的约定…
这次绝对…绝对会保护的…

历史探寻下一地平线而流逝…

结果她没能逃离命运掌心
…然而无需怜悯
无论还是谁都无法逃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起始>的编年史

散落的某页

引导历史的白鸦与 吞灭历史的黑魔兽
模仿书中记载的家家酒
总扮演白鸦 总扮演魔兽……

穿透幽久黑暗 崭新时代降临
被闭锁的 故事们 启动

为何哭泣 活着悲伤吗?
此时更应 放声 大笑

绽开灿烂笑容花朵 温柔包容世界
流下的泪 化作彩虹

伤害的一切 决不饶恕
为保护将奋战 请相信至最后……

「别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嘛。
喂…还记得初遇那天的事吗?
那天,颤动着小小翅膀哭泣呢。
但是…现在的双翼,溢满宽大有力之美。」

总扮演白鸦,总扮演魔兽。
其实,偶尔也想扮演白鸦,
但并非如此。非鸟也非兽。
现在,明白自己真正的角色了……。」

讥笑弱者的 残酷历史风潮之风
向之展翅迎击

成为白鸟 便成广袤天空
将任意翱翔 将深信至命逝……

「请不要爱
因为,就快从的世界消失了。
忘掉活下去。
为爱惜今后得到之要活下去。
好好活着。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好好活着。」

「遇到何等困难,都绝不放弃。
《超越时间苏醒的起始地平线》Chronicle<编年史>
这是之间,唯一的约定……。」

—— 悲哀的黑色幻想fantasy
于此起始
们战斗的编年史Chronicle ——

<空白>的编年史

历史不会终结…
不如说 这一瞬间也持续起始

空白的『永远』十秒
绵延至你的『地平线』世界『故事』Chronicle……

雷神的右臂

悠久遥远 时间彼方
一位英雄的故事…

缠裹混沌 邪恶诸神
日日以破坏为乐
曾经 名唤乐园的大地
现已失去 它的光辉…

绝望 招来的
狂卷 暴雨中
勇敢的战士
向诸神 挑战…

战斗 极其壮烈
天地 为之动摇
战士 以右臂为代价
放出的 雷枪
撕裂天空 震裂大地
终于 打倒诸神…

战士 被称为英雄
被尊崇为神
战士 失去了右臂
被尊崇为神…

尔后 时光流逝
街角上孩子们问道
为什么雷神
没有右手呢…


此曲为雷神系列的原点。
许久以前写的曲子所以犹豫过是否收入正篇,
但觉得或许和→左臂→系谱一起听风味更深,
最后还是作为隐藏曲收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