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海带、初霜翼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请不要将本站译文用于音像制品/出版物复制、上传、共享等侵权行为中(如内嵌至Live影像内等等)。

…重载

「如能重来一次,
希望能活得更高明…。」

黑之历史编织之前 埋于第零地平线的故事
自压抑终抵达解放的幻想 初始之夜的疯狂『阁楼少女』

流经丧失之诗水面 埋于第三地平线的故事
不断夺走珍爱之物的幻想 反复的疯狂『牢笼中的游戏』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They just said "Reloaded"…

濒临绝境时读取的魔法 绘于新生地平线的故事
孕育不可避的命运的幻想 无尽之夜的疯狂『牢笼中的花』

渴求乐园而堕落 绘于第四地平线的故事
无限趋同的幻想 歌颂发展的疯狂『Ark』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They just said "Reloaded"…

死之幻想拥抱下所见 埋于第二地平线的故事
超脱乃接受现实的幻想 近似觉悟的疯狂『轮回沙漏』

再度濒临绝境读取魔法 绘于新生地平线的故事
引导崩毁恐惧的幻想 不停落下的疯狂『澪音的世界』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They just said "Reloaded"…

被那曾几 何时所见 美丽幻想 扯断双翼
绯色环拥 烈火焚烧 至死为止…

飞往天空 那鸟儿也 活生生被 扯断双翼
坠落地面 浸染鲜血 至死为止…

残酷之诗 若是为你 我也吟唱
至这声音 至这黑暗 死去为止…

阁楼少女

昏暗房间中 锁链拴住的阁楼少女
窗前所见世界是蓝色扭曲幻想…

昏暗房间中 狂人饲养的阁楼少女
洒落的月光牵引纤细指尖…

给予少女唯一的玩具
是白色画布和三色颜料

少女 日夜绘画
因为白色画布中 拥有一切
少女 日夜绘画
有三色颜料 就能画出一切…

给予少女的是
为将躯体拴在阁楼 最低限度的饮食
白色画布和三色颜料
少女的心 在白色画布中…

白色画布就是 少女的世界
能去任何地方 能得任何东西
纯真欲望 逐渐填满画布…

「我…好想要 朋友啊…。」

挂钟 宣告午夜零点
少女封闭的世界终于
右手寄宿神明…左手寄宿恶魔…

察觉异变的狂人
拼死掐住少女纤颈

「表情这么难过 怎么了爸爸?
对了…我来画出爸爸的幸福吧。」

昏暗房间中 积尘的阁楼的…

…红色画布和用光的颜料…。

牢笼中的游戏

联想至蔷薇的绯红Rosen red<玫瑰红>口红rouge 双唇攀上虚假约定
又分崩离析 在那一夜将花束・・・

牢笼中的游戏…
寂寥洋房 被追至墙角的 美丽猎物
牢笼中的游戏…
地板吱嘎 身体拱起 月光照满窗边・・・

缠上纤颈的 浅黑指尖
掐进皮肉也别放手 拥至最后一刻・・・

牢笼中的游戏…
微蓝的庭园 生锈的铁锹 铺满鲜花的棺椁
牢笼中的游戏…
突然的闪光 扭曲的枪响 眩目的环状终端loop end<循环结局>・・・

悲鸣歌声宛如葡萄酒wine
罪孽比月夜更甜美
堕落的诗孕育疯狂luna
照亮黑暗令之起舞・・・

将闪耀瞬间时刻宝石石头 收集起来摔碎
要在遗忘前想起 失却之前绝不放过你・・・

牢笼中的游戏…
歪曲的螺旋 又一次觉醒 那笑声回响着
牢笼中的游戏…
不快点的话 黎明又将来临
要再次用这双手将她・・・

令人怀念的阁楼旋律…
追忆是甜美果实 如水面摇曳的清浅月影
即使向牢笼外伸手 也无法阻止指针滑落
知晓蛹终将化蝶 拔去翅膀以不让它逃脱
至少想要曾经相爱的证据 以永不消退的伤痕・・・

你可曾遗忘什么…

在律法统御的牢笼中
做着无法终结的噩梦
将心爱女子之人经以永恒
不断杀死的故事・・・

身在牢笼中的是谁?

牢笼中的花

杀戮的舞台剧女演员「Michéle Malebranche」
究其一生,奇异谜团众多她三度登台犯罪史
她三度登台犯罪史短暂一生遗留众多怪谜
皆以满溢疯狂的幻想戏剧为人所知至今仍未完全破解

(初演「画出爸爸的幸福。」于1887年11月21日)1

生父「Joseph Malebranche」惨死案件

由于证据不足,且对如此年纪
能否完成凶杀一片质疑。
重复那类分不清
现实与幻想的言行,
举止也被认为多有异常…。

(不为人知的幕间剧)

鲜红向冰蓝Du rouge vif au bleu froid转变 舞台上呼唤女演员actrice
街角暗影silhouette招来 缠裹黑暗ténèbre贵妇mademoiselle

急切相拥 热情亲吻脖颈

少年garçon液体sang<血液>微甜 编织血红rouge陶醉梦境
被永nuit所囚 鲜花fleur持续绽放…

(再演「再次用这双手将她…」于1895年7月30日)

遭养父「Armand Ollivier」之手绞杀・弃尸未遂案件
深夜,他半疯大笑着在院中挖坑时,
经邻居通报被赶来的警察当场逮捕。
尔后,「Ollivier」在狱中彻底发疯…。

(不为人知的幕间剧)

鲜红向冰蓝Du rouge vif au bleu froid转变 舞台上呼唤女演员actrice
街角暗影silhouette停驻 缠裹黑暗ténèbre少女mademoiselle

激烈相爱 直至花瓣le pétale坠落

别小看女人Michèle的直觉 Monsieur所爱的是
柔软的年轻肢体jeunesse corps 那…并不是『moi』…

(终演「少年的液体微甜」于1903年2月4日)

「Michéle Malebranche」所犯青少年连续绑架杀害案件
于「鲁昂」郊外废屋中发现多具腐烂尸体。2
当时13名失踪少年,面目全非地
与干瘪老妇「Michéle」的遗体交缠层叠…。

(自称…天才犯罪心理学家
「M. Christophe Jean-Jacques Saint-Laurent」如是说)

「她到底用了什么魔法,
以我所知尚不能理解,
但单论杀人动机,
答案可谓明显。」

「她,想从囚禁自己的狭小牢笼中
逃脱出来吧…
乃至极度偏执。
…然而,很遗憾
她一生未能如愿。
…并且,如今死后已一世纪,3
她仍在那牢笼中…。」

「….为何我能如此断言?…好问题。
好,虽知会招误解,
在下「Christophe Jean-Jacques Saint-Laurent」
有意在此放言。
因为我们和她,身处同样的牢笼…」

(「Michéle Malebranche」手札中所留诗歌片段)

牢笼cage中怒放 在枯朽之前
向这失去amour的世界… 献上…道别au revoir

~ 系列幻想戏剧『牢笼中的花』(著)Noël Malebranche

方舟 [重载版本]

「…指引我等至乐园的方舟 自大地解放可悲灵魂
赐〈Ark〉予渴求救赎的你。」
名唤Ark之物〉在月光下闪烁银光…

冰冷言辞之雨 甚至违背回忆
永远无法再触及 曾经幸福的两人前…

「你说…为什么你变了? 明明曾经那么相爱…」
以笑代泪追问 手握〈名唤Ark之物knife<小刀>〉…

…爱憎之方舟Ark

轮回沙漏

-朝阳终于降临 银色马车引导的一个结局-

收集星尘一般 于渐朽的世界中
谱写凋落为止的诗

美丽盛开之花 若消逝亦会化沙
悄然落至终结之处

装满闪耀星空 银色的沙漏

委身于苦痛 深信于轮回
微笑着逝去…「我曾活过」

最后的任性 如能成全那求求你
不想死在深夜 因为太过寂寞
如果可以就在 初始的晨光中
一边感受 新生的气息
一边笑着 唱着 在你臂弯中・・・

燃放摇曳蓝光 我最后的火焰
在你双臂下熄灭…「我曾爱过」

委身于苦痛 深信于轮回
微笑着逝去…「我曾活过」

(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我曾爱过」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我曾活过」 )*3

澪音的世界

荒凉旷野 一名少女前行
确切而言为一人与一只 少女右手握红色皮绳
其顶端所系项圈同样鲜红
银黑毛色的狗 小声吠叫
似与饲主少女「澪音」交谈一般…

倒于奢华废墟 惧于冰冷雨水
光辉名誉或权力力量 现尽为往昔所有物物什

观测乃剜取事实侧面之刀具knife
那男子究竟…得到什么…失去什么…

夺获物又被夺去 世界如是旋转
不歇雨帘对面 可见何色天空

越是背负代价risk<风险> 筹略越为升温 
失去一切方知其为 冥顽不化的自我ego奴仆…

倒于空虚废墟 颤于冰冷雨水
归所与等待之人 现尽为往昔辖域场所

推测乃削落事实背面之刀具knife
那男子究竟…看见什么…领悟什么…

夺取者亦遭抢夺 时代如是轮转
不歇雨帘对面 存有何色天空

虽欲制服命运 令之臣服
为攥未来时间所伸之 却太过短小…

少女紧闭的双眼 睁开瞬间之时世界看见
幻想可及的最恶狂梦梦境…与残酷死神神明

澪音的世界

所谓「死」…先于精神内心
似乎先从依附肉体身体的感官开始腐朽
正因此人类人们才忌讳莫深企图逃避
同时经受住不请自来的死亡冰吻吧…

无尽恐惧化雨长降的幻想
那是…生生磨毁精神的痛苦
玻璃球般通透的无限镜像
据说罪人于少女眼中唯见『世界』…

百闻不如一见 千闻亦然
怜悯…轻蔑…不知所云的嘲笑…即所谓隔岸观火
燃烧前不知灼热 烧上身为时已晚
这世上谁能无罪活着…

澪音的世界

少女紧闭的双眼 睁开瞬间之时世界看见
幻想可及的最恶狂梦梦境…与残酷死神神明

闪耀薄冰色Ice blue<冰蓝>之瞳 为光鲜腐朽的世界
与堕落狂梦梦境献吻…成为残酷死神神明

蔓延大地的我等罪人群落
惟愿…你不被澪音的世界囚禁…

音轨8

他们只道“重载…”

PicoMari苹果糖☆

始于PicoMari☆ 目标PicoMari☆
令人伤感而怀念的 接龙之歌

白汁牡蛎意面Vongole Bianco! 我是PicoMari☆4
PicoMagi里明明已经占领正篇5
结果在PicoRelo又重回隐藏曲6
这样也不灰心,这次要挑战接龙哦7
来!记住接下来唱的歌
一,二,三,四Un, deux, trois, quartre8

PicoMari☆→9
苹果糖→10
薄荷配方→
婚礼礼钟→
路易威登…的包包→11
军备缩减→12
少年当胸怀大志→13
记忆合金→×14

请再给次机会Please one more chance

纪念国庆日→15
日式金枪鱼寿司不放芥末→16
末端倒立长颈鹿的耳饰→17
什里贾亚瓦德纳普拉科特市→18
世间流浪之身→
身型无视透视法→
发现引力的是牛顿?→×19

再给次机会One more chance

犬神→20
导弹→
琉璃色21
罗曼史→
短剧→
喀迈拉→22
雷神右臂→23
电动→
媚眼→
黒猫→
命令行→
毒蛇→
聚氯乙烯→24
卢比→25
PicoMari☆参上!26

耶——!平安到达PicoMari☆
再唱一次,这次召出Pico魔神的你
和没能召出Pico魔神的你27
都和PicoMari☆一起唱吧

来!不难过时也请歌唱吧
一,二,三,四Uno, due, tre, quattro28

PicoMari☆→
苹果糖→
薄荷配方→
婚礼礼钟→
路易威登…的包包→
军备缩减→
少年当将大志铭记→
记忆合金→×

请再给次机会Please one more chance

纪念国庆日→
日式金枪鱼寿司不放芥末→
末端倒立长颈鹿的耳饰→
什里贾亚瓦德纳普拉科特市→
世间流浪之身→
身型无视透视法→
发现引力的是牛顿?→×

再给次机会One more chance

犬神→
导弹→
琉璃色
罗曼史→
短剧→
喀迈拉→
雷神右臂→
电动→
媚眼→
黒猫→
命令行→
毒蛇→
聚氯乙烯→
卢比→
PicoRelo☆参上!29

Von von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 von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 von vongole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gole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 von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 von vongole vongole bianco
Von von vongole vongole bianco

始于PicoMari☆ 目标PicoMari☆
令人伤感而怀念的 接龙之歌

高速…重载

「如能重来一次,
希望能活得更高明…。」

黑之历史编织之前 埋于第零地平线的故事
自压抑终抵达解放的幻想 初始之夜的疯狂『阁楼少女』

流经丧失之诗水面 埋于第三地平线的故事
不断夺走珍爱之物的幻想 反复的疯狂『牢笼中的游戏』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They just said "Reloaded"…

濒临绝境时读取的魔法 绘于新生地平线的故事
孕育不可避之命运的幻想 无尽之夜的疯狂『牢笼中的花』

渴求乐园而堕落 绘于第四地平线的故事
无限趋同的幻想 歌颂发展的疯狂『Ark』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They just said "Reloaded"…

死之幻想拥抱下所见 埋于第二地平线的故事
超脱乃接受现实的幻想 近似觉悟的疯狂『轮回沙漏』

再度濒临绝境读取魔法 绘于新生地平线的故事
引导崩毁恐惧的幻想 不停落下的疯狂『澪音的世界』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Lu Lu Li La La They just said "Reloaded"…

被那曾几 何时所见 美丽幻想 扯断双翼
绯色环拥 烈火焚烧 至死为止…

飞往天空 那鸟儿也 活生生被 扯断双翼
坠落地面 浸染鲜血 至死为止…

残酷之诗 若是为你 我也吟唱
至这声音 至这黑暗 死去为止…

牢笼中的高速

第四则记忆

联想至蔷薇的绯红Rosen red<玫瑰红>口红rouge 双唇攀上虚假约定
又分崩离析 在那一夜将花束・・・

牢笼中的游戏…
寂寥洋房 被追至墙角的 美丽猎物
牢笼中的游戏…
地板吱嘎 身体拱起 月光照满窗边・・・

缠上纤颈的 浅黑指尖
掐进皮肉也别放手 拥至最后一刻・・・

牢笼中的游戏…
微蓝的庭园 生锈的铁锹 铺满鲜花的棺椁
牢笼中的游戏…
突然的闪光 扭曲的枪响 眩目的环状终端loop end<循环结局>・・・

悲鸣歌声宛如葡萄酒wine
罪孽比月夜更甜美
堕落的诗孕育疯狂luna
照亮黑暗令之起舞・・・

将闪耀瞬间时刻宝石石头 收集起来摔碎
要在遗忘前想起 失却之前绝不放过你・・・

牢笼中的游戏…
歪曲的螺旋 又一次觉醒 那笑声回响着
牢笼中的游戏…
不快点的话 黎明又将来临
要再次用这双手将她・・・

令人怀念的阁楼旋律…
追忆是甜美果实 如水面摇曳的清浅月影
即使向牢笼外伸手 也无法阻止指针滑落
知晓蛹终将化蝶 拔去翅膀以不让它逃脱
至少想要曾经相爱的证据 以永不消退的伤痕・・・

你可曾遗忘什么…

在律法统御的牢笼中
做着无法终结的噩梦
将心爱女子之人经以永恒
不断杀死的故事・・・

身在牢笼中的是谁?

高速牢笼花

杀戮的舞台剧女演员「Michéle Malebranche」
究其一生,奇异谜团众多她三度登台犯罪史
她三度登台犯罪史短暂一生遗留众多怪谜
皆以满溢疯狂的幻想戏剧为人所知至今仍未完全破解

(初演「画出爸爸的幸福。」于1887年11月21日)30

生父「Joseph Malebranche」惨死案件

由于证据不足,且对如此年纪
能否完成凶杀一片质疑。
重复那类分不清
现实与幻想的言行,
举止也被认为多有异常…。

(不为人知的幕间剧)

鲜红向冰蓝Du rouge vif au bleu froid转变 舞台上呼唤女演员actrice
街角暗影silhouette招来 缠裹黑暗ténèbre贵妇mademoiselle

急切相拥 热情亲吻脖颈

少年garçon液体sang<血液>微甜 编织血红rouge陶醉梦境
被永nuit所囚 鲜花fleur持续绽放…

(再演「再次用这双手将她…」于1895年7月30日)

遭养父「Armand Ollivier」之手绞杀・弃尸未遂案件
深夜,他半疯大笑着在院中挖坑时,
经邻居通报被赶来的警察当场逮捕。
尔后,「Ollivier」在狱中彻底发疯…。

(不为人知的幕间剧)

鲜红向冰蓝Du rouge vif au bleu froid转变 舞台上呼唤女演员actrice
街角暗影silhouette停驻 缠裹黑暗ténèbre少女mademoiselle

激烈相爱 直至花瓣le pétale坠落

别小看女人Michèle的直觉 Monsieur所爱的是
柔软的年轻肢体jeunesse corps 那…并不是『moi』…

(终演「少年的液体微甜」于1903年2月4日)

「Michéle Malebranche」所犯青少年连续绑架杀害案件
于「鲁昂」郊外废屋中发现多具腐烂尸体。31
当时13名失踪少年,面目全非地
与干瘪老妇「Michéle」的遗体交缠层叠…。

(自称…天才犯罪心理学家
「M. Christophe Jean-Jacques Saint-Laurent」如是说)

「她到底用了什么魔法,
以我所知尚不能理解,
但单论杀人动机,
答案可谓明显。」

「她,想从囚禁自己的狭小牢笼中
逃脱出来吧…
乃至极度偏执。
…然而,很遗憾
她一生未能如愿。
…并且,如今死后已一世纪,32
她仍在那牢笼中…。」

「….为何我能如此断言?…好问题。
好,虽知会招误解,
在下「Christophe Jean-Jacques Saint-Laurent」
有意在此放言。
因为我们和她,身处同样的牢笼…」

(「Michéle Malebranche」手札中所留诗歌片段)

牢笼cage中怒放 在枯朽之前
向这失去amour的世界… 献上…道别au revoir

~ 系列幻想戏剧『牢笼中的花』(著)Noël Malebranche

高速澪音

荒凉旷野 一名少女前行
确切而言为一人与一只 少女右手握红色皮绳
其顶端所系项圈同样鲜红
银黑毛色的狗 小声吠叫
似与饲主少女「澪音」交谈一般…

倒于奢华废墟 惧于冰冷雨水
光辉名誉或权力力量 现尽为往昔所有物物什

观测乃剜取事实侧面之刀具knife
那男子究竟…得到什么…失去什么…

夺获物又被夺去 世界如是旋转
不歇雨帘对面 可见何色天空

越是背负代价risk<风险> 筹略越为升温
失去一切方知其为 冥顽不化的自我ego奴仆…

倒于空虚废墟 颤于冰冷雨水
归所与等待之人 现尽为往昔辖域场所

推测乃削落事实背面之刀具knife
那男子究竟…看见什么…领悟什么…

夺取者亦遭抢夺 时代如是轮转
不歇雨帘对面 存有何色天空

虽欲制服命运 令之臣服
为攥未来时间所伸之 却太过短小…

少女紧闭的双眼 睁开瞬间之时世界看见
幻想可及的最恶狂梦梦境…与残酷死神神明

澪音的世界

所谓「死」…先于精神内心
似乎先从依附肉体身体的感官开始腐朽
正因此人类人们才忌讳莫深企图逃避
同时经受住不请自来的死亡冰吻吧…

无尽恐惧化雨长降的幻想
那是…生生磨毁精神的痛苦
玻璃球般通透的无限镜像
据说罪人于少女眼中唯见『世界』…

百闻不如一见 千闻亦然
怜悯…轻蔑…不知所云的嘲笑…即所谓隔岸观火
燃烧前不知灼热 烧上身为时已晚
这世上谁能无罪活着…

澪音的世界

少女紧闭的双眼 睁开瞬间之时世界看见
幻想可及的最恶狂梦梦境…与残酷死神神明

闪耀薄冰色Ice blue<冰蓝>之瞳 为光鲜腐朽的世界
与堕落狂梦梦境献吻…成为残酷死神神明

蔓延大地的我等罪人群落
惟愿…你不被澪音的世界囚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