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海带、初霜翼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拜托了!Pico魔神☆

大家好Buongiorno!我是Lost隐藏曲里大家熟悉的PicoMari☆
虽然唐突,大家知道这句谚语吗?
『狗走在路上,棍子也走在路上』1
没错,就算不想,也会有各种困难找上你。
当然不欢迎no welcome
现在就向get到这张CD的幸运的你
破例传授召唤传说魔神的咒语哦!

两向听 一般高 不行不行
一向听 两般高 这就两翻
2

若盲目地 可怎么行 压倒性呢 啊哈
还是一样 目光短浅 很屈辱呢 啊哈

两向听 一般高 不行不行
一向听 两般高 这就两翻

若自私地 这个世界 很好战呢 啊哈
还是一样 令人感动 决定性呢 啊哈

整体性地 根本性地 潜在性地 困扰不已
最终想你 戏剧性地 唰地帅气 前来相助

「拜托了!Pico魔神☆」

无论何时,不到最后不能放弃希望
可靠的伙伴「Pico魔神☆」一定会来帮你的
好了,笔记准备好了吗?
咒文发音不正确就无效
请多加注意哦

(召唤Pico魔神☆的咒文)

整体性地 根本性地 潜在性地 困扰不已
最终想你 戏剧性地 唰地帅气 前来相助

「真・心・地 拜托了!Pico魔神☆」

两向听 一般高 不行不行
一向听 两般高 这就两翻 ×4

Pico DJ☆

两向听 一般高 不行不行
一向听 两般高 这就两翻
大家好Buongiorno
两向听 一般高 不行不行
一向听 两般高 这就两翻
我是PicoMari☆

嗨,我是DJ PicoMari☆,请多Pico☆
那么,首先听过了我的新曲《拜托了!Pico魔神☆》
如何,顺利召唤出魔神了吗?
那个咒语有些小窍门,各位请务必加以练习呀

下面播出的是1st story CD《Chronicle》中《诗人Ballad的悲剧》和它的续篇《追寻之诗》
今夏2nd版预定发售之前先睹为快
希望听众们也能遇到妆点各位人生的美妙诗歌哟!

两向听 一般高 不行不行
一向听 两般高 这就两翻
大家好Buongiorno
两向听 一般高 不行不行
一向听 两般高 这就两翻
我是PicoMari☆

接着将播出同样出自《Chronicle》2nd版的《雷神的系谱》
以及预定今冬发售的4th Story CD中的《Ark》,都是Pico Magic特别版

人人都有不得不战的时候,大家用右臂握住什么呢?

随后播出的是同样出自4th Story CD的《魔女与Lafrenze》特别版
以及3rd story CD《Lost》中的《魔法使Sarabande》

若能实现三个愿望,大家会许什么愿呢?
如果是我的话就许观测史上最大Pico…咳咳

两向听 一般高 不行不行
一向听 两般高 这就两翻
大家好Buongiorno
两向听 一般高 不行不行
一向听 两般高 这就两翻
我是PicoMari☆

之后将播放同出自《Lost》的《射落恋人之日》
以及2nd Story CD《Thanatos》中的《银色马车》

亲手杀死心爱之人是什么感觉呢
故事反映了Revo君的亲身经历…
什么的开玩笑的啦
请多Pico☆

最后将播放整合《Thanatos》发展的新曲《Thanatos的幻想永不终结》
当然还有Sound Horizon惯例的隐藏曲,有个人电脑的听众们请尽情使用
那么感谢您相伴到最后
我们有缘再见
再见Adieu

两向听 一般高 不行不行
一向听 两般高 这就两翻
大家好Buongiorno
两向听 一般高 不行不行
一向听 两般高 这就两翻
我是PicoMari☆

诗人Ballad的悲剧

临终之诗…
它实在美妙
士兵便传唱给市井恋人
最终那首诗 口耳相传
虽不知由谁人谱成
无名之诗 仍传遍大陆…

当朝女王美丽强盛
绝对王权当前 众皆跪拜
时值女王诞辰
一位诗人受命 献诗称颂其美貌…

女王问道…
「这世上谁最为美?」
…而他 不退不让
「我的世界中 陛下仅居第二…」

「枯花之美…
那是 名为追忆的幻影
从不朽败 永远盛放的庭园
纵是 高贵华美之蔷薇
只要是花 便不及枯花残蕊…」

诗令女王震怒
「汝 竟说要朕枯败!?」
宰相暗号一出 士兵将诗人包围…

被誉为天才的诗人…他名为Ballad3
如今在冰冷地牢一隅 书写临终之诗…

行刑之时临近 胸挂蔷薇纹章的
牢房看守听见了 他吟诵的临终之诗…

最后的钟声鸣响
处决肃穆而庄严
临终瞬间 他想起…
故乡的天 风的气息
与亡故的她共度之日…

似萧索秋风引领严冬
姑娘流浪独行 追寻思念之人
一边吟唱 那首似曾相识的诗…

追寻之诗

有位诗人被誉为天才…

他名为Ballad4 真名不详
而今 连这事实也湮没于历史黑暗
后世 被称为他再世的
盲眼诗人Luna 静静开口…

接着唱的是…一位姑娘 追寻至珍重之物的诗
旅程严酷 路途艰难 即使如此姑娘仍不放弃
故事并未诅咒命运 纵然困苦仍选择坚持歌唱
即便历史终将埋葬一切 现在只需…闭眼倾听…

心爱的人啊 在何方
音信杳无
孤独旅途上 相伴的诗
向遥远天边 袅袅消散

天降雨水 在手心
滚落水珠泪珠

走过几多深林 翻越险峻山峦
从小镇到城市 从旧识这人生人那人
一路追寻 思念之人

天驰追忆梦境 对星空
起誓的吻之约是…

啊啊…Endymio…

这虚无世界 为暮色笼罩
回不去的我 该独往何处

预言书认可的史实 争斗的历史
名为战乱的爪痕 烧毁大地的火焰
家人…恋人…所爱之人音讯全无
众人被迫流离失散的时代

姑娘的旅途 似追溯那相伴之诗而上
寻到据说曾任某城狱卒的男人
尔后…推测成了确信
伤感而怀念的旋律 谱写那首诗的是…

几近颓丧时始终支撑我的
恋人临终所留 这无名之诗

「命运啊…即使你夺去眼中光彩
也无法从这唇上夺走诗歌…」

追寻之诗 暮暗中点亮阳光
花纵枯败 亦凛然绽放其间

啊啊…即使呼啸的悲伤…

暴风雨来临 荡平一切
珍重之物也 永存此处

向珍重之人 追寻之诗向珍重之物 追寻之诗

你啊…若觅得道路追寻珍重之物 便无需再茫然

向珍重之人 追寻之诗向珍重之物 追寻之诗

纵是荆棘之路 吟歌前行也别有趣味

向珍重之人 追寻之诗向珍重之物 追寻之诗

因为无法歌唱的人生 没有意义…

雷神的系谱

拯救世界的独臂英雄离世后
邪神封印地筑起城镇
以己身为结界
为长久和平奠基…

荣耀右臂上刻雷之纹章证明
他们名为 「雷神子民」
传说之谜 纹章之秘
少年所划轨迹 雷神系谱

弱者成群结党
寻找代罪羔羊
不懂爱的童年
唯有石块灼痛

独自咬紧双唇
抱膝忍耐
降雨避过终将放晴
暴风雨亦如此

然而纹章印记黯淡无光
究竟何谓真正强大?
少女伸出的娇小手掌
显得十分宽大…

沉默不语的历史掌上
少年少女邂逅的故事
十年岁月如雷光一闪
转瞬即逝
如今…黑之历史再度启动…

仰望遥远天空 心中饱受煎熬
眼前一味浮现 她可爱的笑容
明知这份感情 不合身份…

秀美的你为何 生为族长之女
部族最强勇士
方能娶你为妻 族规不可改变

啊啊…没有雷电力量的双臂 无法保护你吗?
论思慕不输给任何人
即使如此呐喊 话语徒然随风飘散…

时限将至 族长女儿年将十六需定婚事
生日临近 族中勇士争相报上姓名
时限将至 邪恶波动覆盖全镇
暗云蔽天 宣告〈第三次风暴〉的到来…

「噢噢…怎会如此 我看到身披黑色法衣的人影」
…婆婆…发生什么事了?婆婆…
预言书的使者 不可放那伙人进入封印深处
他们打算解开邪神封印啊
雷神大人血脉已薄 如今我等只能放出弱小雷电
啊啊可怖 震天动地的强大力量啊 来了…啊啊要来了…」

裂地咆哮 破空爪牙 六对羽翼如烈火燃烧
仅遭潜藏黑暗之瞳摄取心神 勇猛战士就相继倒下…

啊啊…人类在神面前 竟如此无力吗…
正当众人深陷绝望之际
一道眩目闪光贯穿没有雷电力量的青年身体…

「觉醒吧…拥有勇敢右臂之人啊…
继承直系雷电力量之人啊…
过去吾为封印邪神 放出雷枪而失去右臂
如今若释放那股雷电力量 莫说右臂全身都将灰飞烟灭吧
汝有此觉悟吗?
…那便在此觉醒吧〈雷神的右臂〉啊!」

「即使一人 无法承受雷电力量
两人合力一定能行 我坚信!」

贯穿暗云的雷光 那一日相遇的少年少女
此刻…两枚纹章印记重合 编织光辉未来…

「…奶奶…呐…奶奶…我说奶奶」
「怎么了?后来呢?」
「喔喔…对了 抱歉呀」
「后来 雷神大人就把邪神打败了吧?对吧?」
「那么 怎样了呢…
很久以前的事了已经忘啦…」
「咦~…这太赖皮啦…」
「其实呀…其实…雷神之力怎样都好…
那个女孩子 从初见时
就一直喜欢那个男孩…」

…这样微笑说着 祖母的眼神非常温柔
…那时的事至今历历在目
…我深信着 雷神的系谱仍未断绝…

方舟 [Pico魔法版本]

被信赖之人 背叛的少女
逃入的乐园是 名为信仰的疯狂
能飞向新世界的 自我暗示
明彻的觉醒是 名为恶化的凶器

临终瞬间闪回 扭曲的爱的记忆
脆弱精神内心不堪忍受 那一日撒下谎言…

越制约越堕落 无可饶恕的感情烧灼下
交合之伤深而甜美 邀往毁灭…背德的方舟Ark

「回到乐园去吧 哥哥…」

魔女与Lafrenze [Pico魔法版本]

蓊郁墨绿树林 鸟鸣阴森
某座远离人烟的森林中婴儿被遗弃

幸…或不幸…
捡到那被避人眼目舍弃的孩子的
是被王国流放的独眼魔女 〈火系首席〉Crimson<深红>的Old Rose

银色秀发 绯红眼瞳 雪般白皙肌肤
捡来的婴儿不知不觉中长成美得不寒而栗的姑娘…

流转乃万物根本 流逝于时间亦如此
巡回两个乐园的故事悄然揭幕…

不甘心呐…放我出去…

「Lafrenze啊 绝不可忘记…」

银发飘舞于风中 祈祷的Lafrenze 献予死者
樱唇奏响安魂曲requiem 歌唱的Lafrenze 永远回响

吞噬时间的巨蛇serpēns 灼烫锁链的轮唱曲canon
怒放的彼岸花lycoris 回不去的乐园Elysion
蜡烛一旦熄灭 便无法渡河
连起始也遗忘 怀抱无尽虚空天空

Creatures' voice…
「可恶的 Lafrenze」…悲号的不和谐音harmony<和谐音>
Unsatisfied…
「可恨的 Lafrenze」…咒怨之火熊熊燃烧

魔法使Sarabande

第三则记忆

从前某地 有个魔法使失去了恋人
他寻找着 死而复生的禁术
明知进犯者 只会遭受灾厄
为何人还追求? 超越人类智慧的魔神之力…

狂风卷起沙尘
阻挡年轻旅人
旅伴是一头骆驼
穿越沙丘小丘走向城市…

「想不想要神灯啊?」
可疑胡须男小声问道
昏暗小巷中讨价还价
他应承下男人所提条件・・・

传说摩擦神灯即现灯神 能实现3个愿望
以让出1个愿望为条件 他探听出所在地
那神灯 据说封印在西南方某洞窟中
男人声称单脚不便 他代为下至洞中・・・

沙漠下有 巨大空洞
冰冷空气 撩人脊背
洞窟深处 是妖冶祭坛
黄金之灯 和古旧毛毯
一拿起神灯 洞窟便崩塌
「快把神灯给我!」男子大喊・・・

你可曾遗忘什么…

黑暗之中 听见怀念的声音
温暖光芒 听见深爱的声音

「亲爱的你还不能过来
一定还有未竟之事」

黑暗之中 怀念的声音说道
温暖光芒 深爱的声音说道

「与其为失去之物祈愿
不妨关注眼前现有之物」

醒来风卷沙扬 他被拥在沙丘小丘
美丽黑发少女 带泪微笑

「远古罪罚的圆舞曲rondo 我被关入神灯中
将愚蠢的我放出的主人master 请让我实现 您的愿望吧」

三个愿望若都实现少女将再次
在冰冷砂下只为千千孤独颤抖・・・

于是他许下愿望・・・

狂风卷起沙尘
阻挡年轻旅人
旅伴是两头骆驼
和一名黑长发少女・・・

射落恋人之日

第二则记忆

弯弓弹射火焰 冻结夜空
凛然苍蓝寄离别之诗 将恋人射落・・・

日久忘怀 撕裂的伤痕
诅咒之约埋藏于胸

「无法回避结局 至少由深爱的那双手・・・」
不可抗的冲动将他裹入黑暗・・・

扭曲世界螺旋火焰 贯穿轮回
凛然艳红染血之吻 将恋人射落・・・

你可曾遗忘什么…

古老传说中 被那魔物所伤之人
诅咒会蔓延全身
最终化作同种魔物吧・・・

那是何时受的伤?

要追溯至两人相遇那日
他在救她时负伤
一切始于相遇时・・・

邂逅是通往丧失的约定

干涸的泪 噙哀痛的蓝焰
射出银光之箭
无数次 直到…他气绝为止・・・

Lost…
失去爱人的世界里
绽开何种颜色的花?

抱月十字火焰 缠卷荆棘
凛冽洁白最后一箭arrow 将我射落…

失去爱人的世界里 绽开何种颜色的花? ×8

银色马车

-不祥的恶梦名为冲动 坏掉的提线木偶是谁?-

于无可救赎的世上降生的人们
他们周身缠绕…死之锁链
绞住隐形的锁链 它正前来
Thanatos的使者 绝不让人逃脱

仿佛突然遭冲动驱使
母子奔逃而出 银色马车追赶其后
暴风雪夜的光景 由永昼妆点的悲伤故事・・・

暴雪雪原上 飞奔的女子
怀中抱着幼子
银色马车 宛如疾风一般
追逐逃跑的身影

黑衣男人挥下冰冻的 燃烧苍焰的手
被炫目光芒包围 苏醒时已无可挽回

女人埋进雪原的…啊啊
是心爱之子的遗骸啊・・・

从不哭泣,亦不动弹,幼子在雪下。
从不欢笑,亦不成长,命运的悲歌。

从不哭泣,亦不动弹,幼子在雪下。
从不欢笑,亦不成长,命运的悲歌。

Thanatos的幻想永不终结…

似冷月引导般不眠之夜降临
那时幻想着若干死亡而度过
我害怕死亡…我为何活着?

即使明天我突然不在
也将若无其事继续运转
我害怕这世界…为何我在此?

因活着而悲伤吗…
因将死而悲伤吗…
为杀戮而活着吗…
为被杀而活着吗…

因活着而欢笑吗…
因将死而欢笑吗…
为杀戮而得以存活吗?
为被杀而得以存活吗?

黑之历史…死之幻想…丧失之诗…
明知光芒四射之夏历史将重获新生5
而被Thanatos怀抱的幻想仍不终结…

正看着…看着…看着…看着…
看着我…看着我…正看着我…
正看着…看着…看着..看着…
啊啊…Thanatos现在仍在某处看着…看着我…

咒文解读!Pico魔神☆

轮回的倒带

高速魔法使

第三则记忆

从前某地 有个魔法使失去了恋人
他寻找着 死而复生的禁术
明知进犯者 只会遭受灾厄
为何人还追求? 超越人类智慧的魔神之力…

狂风卷起沙尘
阻挡年轻旅人
旅伴是一头骆驼
穿越沙丘小丘走向城市…

「想不想要神灯啊?」
可疑胡须男小声问道
昏暗小巷中讨价还价
他应承下男人所提条件・・・

传说摩擦神灯即现灯神 能实现3个愿望
以让出1个愿望为条件 他探听出所在地
那神灯 据说封印在西南方某洞窟中
男人声称单脚不便 他代为下至洞中・・・

沙漠下有 巨大空洞
冰冷空气 撩人脊背
洞窟深处 是妖冶祭坛
黄金之灯 和古旧毛毯
一拿起神灯 洞窟便崩塌
「快把神灯给我!」男子大喊・・・

你可曾遗忘什么…

黑暗之中 听见怀念的声音
温暖光芒 听见深爱的声音

「亲爱的你还不能过来
一定还有未竟之事」

黑暗之中 怀念的声音说道
温暖光芒 深爱的声音说道

「与其为失去之物祈愿
不妨关注眼前现有之物」

醒来风卷沙扬 他被拥在沙丘小丘
美丽黑发少女 带泪微笑

「远古罪罚的圆舞曲rondo 我被关入神灯中
将愚蠢的我放出的主人master 请让我实现 您的愿望吧」

三个愿望若都实现少女将再次
在冰冷砂下只为千千孤独颤抖・・・

于是他许下愿望・・・

狂风卷起沙尘
阻挡年轻旅人
旅伴是两头骆驼
和一名黑长发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