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海带、初霜翼
※如需转载,请与我们联系。转载需注明译者和出处。

Sound Horizon [模式:Lost]

那是暴雪中渐迷的幻影
失却之物再追逐也只会逃离・・・

那是被射落的憧憬
早已注定丧失的邂逅・・・

那是砂上描绘的魔法
人们为谁祈愿为谁而活呢・・・1

那是牢笼中搭筑的牢笼
疯狂为爱所度之日的亡灵・・・

那是自水底仰望的光
水奏着幻想流逝・・・

那是无法称愿的思乡诗
重复无数次的警世明言・・・

那是开在因果之渊的花
凭空虚主观谁也无法审判・・・

那是摇篮中晃动的影子
在幻想怀拥的天空下起舞・・・

那是不谙世事的少年低语
前往丧失之邀纠缠生命・・・

那是被遗忘的思念
回首着直去往流逝之处・・・

那是被隐蔽的咒缚
终将降临…抑或早已降临的地平线・・・

Sound Horizon 出品
摇荡于忘却与丧失的狭缝 第三幻想『Lost』

你可曾遗忘什么…

白色幻影

最初的记忆

※1
暴风雪中前行
视线为纯白所迷
暴风雪中前行
不过彷徨犹疑

暴风雪中前行
雪原上形单影只
暴风雪中前行
勿要回望过去

爱人等待着你
风在低语
他们在冰城内
快前去搭救

反复 ※1

暴风雪中前行
道路陡峭漫长
暴风雪中前行
它或将失去生命

※2
冰雪女王之城
从中无路可逃
绝望旋律鸣响
冷夜来临

※3
他们凝视那白色幻影
他们的爱人一去不返
他们的旅途永无止境
幻影不过轻巧逃脱

冰女王城堡只是幻影
是命丧雪原者的执念
他们留下什么?
故事在白色幻影中…

反复 ※2

反复 ※3

射落恋人之日

第二则记忆

弯弓弹射火焰 冻结夜空
凛然苍蓝寄离别之诗 将恋人射落・・・

日久忘怀 撕裂的伤痕
诅咒之约埋藏于胸

「无法回避结局 至少由深爱的那双手・・・」
不可抗的冲动将他裹入黑暗・・・

扭曲世界螺旋火焰 贯穿轮回
凛然艳红染血之吻 将恋人射落・・・

你可曾遗忘什么…

古老传说中 被那魔物所伤之人
诅咒会蔓延全身
最终化作同种魔物吧・・・

那是何时受的伤?

要追溯至两人相遇那日
他在救她时负伤
一切始于相遇时・・・

邂逅是通往丧失的约定

干涸的泪 噙哀痛的蓝焰
射出银光之箭
无数次 直到…他气绝为止・・・

Lost…
失去爱人的世界里
绽开何种颜色的花?

抱月十字火焰 缠卷荆棘
凛冽洁白最后一箭arrow 将我射落…

失去爱人的世界里 绽开何种颜色的花? ×8

魔法使Sarabande

第三则记忆

从前某地 有个魔法使失去了恋人
他寻找着 死而复生的禁术
明知进犯者 只会遭受灾厄
为何人还追求? 超越人类智慧的魔神之力…

狂风卷起沙尘
阻挡年轻旅人
旅伴是一头骆驼
穿越沙丘小丘走向城市…

「想不想要神灯啊?」
可疑胡须男小声问道
昏暗小巷中讨价还价
他应承下男人所提条件・・・

传说摩擦神灯即现灯神 能实现3个愿望
以让出1个愿望为条件 他探听出所在地
那神灯 据说封印在西南方某洞窟中
男人声称单脚不便 他代为下至洞中・・・

沙漠下有 巨大空洞
冰冷空气 撩人脊背
洞窟深处 是妖冶祭坛
黄金之灯 和古旧毛毯
一拿起神灯 洞窟便崩塌
「快把神灯给我!」男子大喊・・・

你可曾遗忘什么…

黑暗之中 听见怀念的声音
温暖光芒 听见深爱的声音

「亲爱的你还不能过来
一定还有未竟之事」

黑暗之中 怀念的声音说道
温暖光芒 深爱的声音说道

「与其为失去之物祈愿
不妨关注眼前现有之物」

醒来风卷沙扬 他被拥在沙丘小丘
美丽黑发少女 带泪微笑

「远古罪罚的圆舞曲rondo 我被关入神灯中
将愚蠢的我放出的主人master 请让我实现 您的愿望吧」

三个愿望若都实现少女将再次
在冰冷砂下只为千千孤独颤抖・・・

于是他许下愿望・・・

狂风卷起沙尘
阻挡年轻旅人
旅伴是两头骆驼
和一名黑长发少女・・・

牢笼中的游戏

第四则记忆

仿若蔷薇的绯红色Rosen red<玫瑰红>口红rouge 双唇抹上虚假约定
攀至绝顶又瘫软倒下 在那一夜将花束・・・

牢笼中的游戏…
寂寥洋房 被追至墙角的 美丽猎物
牢笼中的游戏…
地板吱嘎 身体拱起 月光照满窗边・・・

缠上纤纤脖颈的 浅黑指尖
掐进皮肉也不要放手 直相拥至临终一刻・・・

牢笼中的游戏…
微蓝的庭园 生锈的铁锹 铺满鲜花的棺椁
牢笼中的游戏…
突然的闪光 扭曲的枪响 眩目的环状终端loop end<循环结局>・・・

悲鸣歌声宛如葡萄酒wine
罪孽较月夜更为甜美
堕落的诗孕育疯狂luna
照亮黑暗令之起舞・・・

将闪耀瞬间时分宝石石头 收集起又摔得粉碎
要在遗忘前想起 失却之前绝不放过你・・・

牢笼中的游戏…
歪曲的螺旋 又一次觉醒 那笑声回响着
牢笼中的游戏…
不快一点的话 黎明又将来临
要再次用这双手将她・・・

那令人怀念的阁楼旋律…
追忆是甜美的果实 恍若水面摇曳的清浅月影
即使向牢笼外伸出手 也无法阻止指针滑落
心知蛹终将化蝶 拔去翅膀以免它逃脱
至少想要曾经相爱的证据 以永不消退的伤痕・・・

你可曾遗忘什么…

在律法统御的牢笼中
做着无法终结的噩梦
将心爱女子之人经过永恒岁月
不断杀死的故事・・・

身在牢笼中的是谁?

记忆水底

记忆水底

随水流去吧…随水流去吧…

下沉时望见的世界是虚无月光
照尽水底也不过囚于丧失之手・・・

沉没之是夹缝间摇摆的骸骨
无论存在之暗多痛苦也不要接受那少年・・・

随水流去吧 即使不断夺取・・・
随水流去吧 即使不断遗忘・・・
随水流去吧 即使不断失去・・・
随水流去吧 即使不断被幻想欺骗・・・

随水流去吧 不能在此停下・・・
随水流去吧 即使无法选择去向・・・
随水流去吧 在沉到水底之前…
随水流去吧 去寻回『忘却之物』・・・

随水流去吧…随水流去吧…

请别忘记 的诗也有意义・・・

随水流去吧 唯以此身付流水・・・

随水流去吧…

失落诗篇

第五则记忆

名为史实的幻想中 是不见光的记忆之暗
时代或是地点 至今仍无法断定
被认为由某位少女所写 走向破灭的风景
那失落诗篇的片段・・・

你是否…也曾遗忘什么…

最喜欢的天空 最喜欢的城镇
曾相信能原样持续到明天

干涩的口哨 旋律响彻天空
得知那天乘风而来的不止哨声・・・

那是微小的恶意种子
不过缘起于一个谎言
你是谁? 我是谁?
感情无论善恶都是渐培的花

干涸大地上降下猜疑之雨
我的国家一夜之间灭亡了
彼此信任的心…那是『不可忘却之物』
为何没有早些察觉呢・・・

绯色之花

第六则记忆

抓住了倒在昏暗森林的 负伤士兵
不可饶恕 不可饶恕 不可饶恕 不可饶恕
少女注视着黑暗 露出红宝石ruby般的微笑・・・
不可饶恕 不可饶恕 不可饶恕 不可饶恕

仰望绯红天空 风卷茜色流云
仰望不落夕阳 数千暗影奔行林间

为虚假黄昏所染 焦灼战场的火焰跳动

『我』只是为应守护之物而战
然而身体被大地束缚无法动弹・・・

你可曾遗忘什么…

少女的低语是森林的魔性
降灾厄予玷污我身者
以无尽的诅咒轮回

你可曾遗忘什么…

驱使他们的法则是
为了守护重要之物
而不断夺取重要之物的矛盾

呐…真正『重要之物』是什么?

名为主观的怪物monster成为准则
啊啊…又一朵・・・
军队踩着花朵前进・・・

你可曾遗忘什么…

疯狂的自我ego展示幻想幻象 反复描绘扭曲的螺旋

被不醒恶梦持续折磨的『』是
以石榴石红雨一般的Like the rain of garnet 鲜血染成的绯红之flower

从森林那端传来脚步声疾驰
啊啊…『我』要来践踏『』了・・・2

摇篮

第七则记忆

摇篮之中 熟睡一般
荡漾的季节时节是 拂晓之春
凉爽微风 小鸟歌声
温暖的灯火是 树影摇光

延伸至海角的 平坦道路・・・

擦肩的人 爽朗的声音
相互交谈的 平静午后
安静沉睡的 小小幼儿
「不吵不闹 真是好孩子」如此说着

母亲自豪地 微笑着・・・

你可曾遗忘什么…

看似幸福的昔日幻影shadow 不断重复的幻想时光
即使察觉疯狂又有谁能说出口
告诉她抱着的孩子『已化作白骨』・・・

给予被摇篮环抱般 忘却的安眠

女子今日仍怀抱其子尸骨徘徊・・・

给予被摇篮环抱般 忘却的安眠

摇荡的水底 忘却之物不被想起才更幸福・・・

给予被摇篮环抱般 忘却的安眠

若少年与少女将之亦称为丧失Lost・・・

给予被摇篮环抱般 忘却的安眠

那日的天空 将是万里碧蓝晴朗吧・・・

给予被摇篮环抱般 忘却的安眠

永远的少年

最后的记忆

喂,你啊…活着很快乐吗…?

「人啊…会下意识避免黑暗见光哦
你知道那些不见光的黑暗正变得更深沉更阴郁吗?
黑暗这东西啊…在若无其事一样生活着的
这样的你内心过得可惬意了…」

喂,你啊…活着很快乐吗…?

「无论动用何等黑暗都测不出黑暗之深…但是
当你注意到这点时已没法再拥有能照进深处的光了哦
比如就算你消失了也没人会困扰的
只不过在忘却与丧失的夹缝中摇摆…不过如此而已・・・」

「把不断掠夺的故事・・・」
「把不断忘却的故事・・・」
「把不断失去的故事・・・」
「把假借幻想之名存在于那里的现实…」

喂,你啊…活着很快乐吗…?

「你啊…是打算凭一己之力活着吧・・・
但是你知道你要活下去就要夺走多少生命吗?
而且…这故事以后也还会继续・・・
很恶心对吧…这事非常恶心对吧?」

「啊…你问该怎么办?」
「…那很简单啊」
「你还不懂吗?」
「没错…只要你消失就行了哦・・・」

「…想逃吗? 逃到哪里都没用的哦
我就在你体内…还有他体内…还有她体内哦
丧失的地平线缠绕第三幻想 无处不在
只要你继续期望『想活下去』
就无法逃离『Lost』此处・・・」

喂,你啊…活着很快乐吗…?

直到失却为止 绝不放过你

直到失却为止 绝不放过你

「记忆好似为不沉底持续流动之水一般的诗
即使水流停滞
那里也不是终点
只要你内心的唱片转起来 水会再度流动并奏出幻想
然后你…会无数次重回『Lost』此处・・・」

喂,你啊…活着很快乐吗…?

直到失却为止 绝不放过你

直到失却为止 绝不放过你

喂,你啊…活着很快乐吗…?

直到失却为止 绝不放过你

直到失却为止 绝不放过你

忘却之物

忘却之物…

你可曾遗忘什么

你可曾遗忘什么?

直到失却为止 绝不放过你

 

PicoMari☆猜拳

大家好Buongiorno 我是PicoMari☆3
各位都听过《Lost》正篇了吗?
隐藏曲目这边,就放松心情轻松上阵吧
先两脚分立同肩宽从伸展运动开始!
什么的 想必从标题就知道不是这种曲子啦
直说就是 和我猜拳并胜出的各位
我会送出也许叫人失望的奖品哦

PicoMari☆猜拳
唔唔出什么好呢?
石头吗 还是剪刀呢?
或者就出布吧?

那么 准备好猜拳了吗?

PicoMari☆猜拳
石头剪刀布!嘿!

期待各位多多参与
谢谢!

HTML内容

这是某种意义上冲击力超越正篇的,突发番外企划。
CD问卷中提供了
「PicoMari☆猜拳」这一项目
请选择其一参加活动!

为成功胜过「PicoMari☆」的参与者,
我们准备了谜之奖品。
猜拳的举办日等,将在日后于网站上公布。

※SH豆知识:「PicoMari☆」是・・・
Aramary小姐体内沉睡的108人格之一,
与《Thanatos》收录的《PicoMari》没有任何关联。

Pico Illusion(8bit幻影)

Pico Flower(8bit花)

高速魔法使

第三则记忆

从前某地 有个魔法使失去了恋人
他寻找着 死而复生的禁术
明知进犯者 只会遭受灾厄
为何人还追求? 超越人类智慧的魔神之力…

狂风卷起沙尘
阻挡年轻旅人
旅伴是一头骆驼
穿越沙丘小丘走向城市…

「想不想要神灯啊?」
可疑胡须男小声问道
昏暗小巷中讨价还价
他应承下男人所提条件・・・

传说摩擦神灯即现灯神 能实现3个愿望
以让出1个愿望为条件 他探听出所在地
那神灯 据说封印在西南方某洞窟中
男人声称单脚不便 他代为下至洞中・・・

沙漠下有 巨大空洞
冰冷空气 撩人脊背
洞窟深处 是妖冶祭坛
黄金之灯 和古旧毛毯
一拿起神灯 洞窟便崩塌
「快把神灯给我!」男子大喊・・・

你可曾遗忘什么…

黑暗之中 听见怀念的声音
温暖光芒 听见深爱的声音

「亲爱的你还不能过来
一定还有未竟之事」

黑暗之中 怀念的声音说道
温暖光芒 深爱的声音说道

「与其为失去之物祈愿
不妨关注眼前现有之物」

醒来风卷沙扬 他被拥在沙丘小丘
美丽黑发少女 带泪微笑

「远古罪罚的圆舞曲rondo 我被关入神灯中
将愚蠢的我放出的主人master 请让我实现 您的愿望吧」

三个愿望若都实现少女将再次
在冰冷砂下只为千千孤独颤抖・・・

于是他许下愿望・・・

狂风卷起沙尘
阻挡年轻旅人
旅伴是两头骆驼
和一名黑长发少女・・・

牢笼中的高速

第四则记忆

联想至蔷薇的绯红Rosen red<玫瑰红>口红rouge 双唇攀上虚假约定
又分崩离析 在那一夜将花束・・・

牢笼中的游戏…
寂寥洋房 被追至墙角的 美丽猎物
牢笼中的游戏…
地板吱嘎 身体拱起 月光照满窗边・・・

缠上纤颈的 浅黑指尖
掐进皮肉也别放手 拥至最后一刻・・・

牢笼中的游戏…
微蓝的庭园 生锈的铁锹 铺满鲜花的棺椁
牢笼中的游戏…
突然的闪光 扭曲的枪响 眩目的环状终端loop end<循环结局>・・・

悲鸣歌声宛如葡萄酒wine
罪孽比月夜更甜美
堕落的诗孕育疯狂luna
照亮黑暗令之起舞・・・

将闪耀瞬间时刻宝石石头 收集起来摔碎
要在遗忘前想起 失却之前绝不放过你・・・

牢笼中的游戏…
歪曲的螺旋 又一次觉醒 那笑声回响着
牢笼中的游戏…
不快点的话 黎明又将来临
要再次用这双手将她・・・

令人怀念的阁楼旋律…
追忆是甜美果实 如水面摇曳的清浅月影
即使向牢笼外伸手 也无法阻止指针滑落
知晓蛹终将化蝶 拔去翅膀以不让它逃脱
至少想要曾经相爱的证据 以永不消退的伤痕・・・

你可曾遗忘什么…

在律法统御的牢笼中
做着无法终结的噩梦
将心爱女子之人经以永恒
不断杀死的故事・・・

身在牢笼中的是谁?

忘却高速之物

忘却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