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译名 伊德尔弗里德·艾伦伯格
别称 イド(Ido,伊德)
身份 似是而非之人
登场作品 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
Märchen

简介

与《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及《Märchen》的世界观密切相关的角色。与Revo似是而非之人之一。
出现在《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发售前的录制成员名单中,并在《Märchen》的背景对白中登场。虽未在这两部作品的主要剧情中出现,但与它们的主线有紧密联系。

身份是航海士1
自我介绍称“我的名字是Idolfried Ehrenberg,叫我Ido”。因此通常被略称为“Ido”。日语写作“イド”。
会使用西洋剑战斗。

自2010年登场之后,长期活跃在Live舞台上。虽然在地平线中出场寥寥,但多次参加其后的舞台演出,并且有相当高的人气。
有专属曲目《T·N·G》,披露于Sound Horizon Live Tour 2011 -第一次领土复兴远征-
自登场之后,几乎包揽了《海を渡った征服者達(渡海的征服者)》的主唱。

造型

金发绿眸,长发以红色发带束成一束,发尾卷起,脸颊两侧垂下两缕长发。
上身穿白色衬衫,外披黑色长外套。外套上有黑色披肩。背后从后领垂下两条长布带。
腰间系褐色腰带,佩剑。
佩戴黑色十字架,挂链为黑色锁链。
下半身穿套黑色长裤,裤子上有深灰色竖条纹。脚穿黑色长靴。
全身多有十字架装饰。袖口、外套下摆、靴帮均有一圈金色十字架,并以金色镶边。披肩边缘和垂在背后的长布带尾端均有一圈镂空十字架。

造型特征与Märchen von Friedhof相近,挂有与Märchen相同的十字架,两人的服装亦有多处相似之处。

Idolfried没有yokoyan绘制的官方人设,造型资料全部来自舞台造型。可参照《Märchen》的影像和第一次领土复兴远征的写真集。

性格特征

说话直接,语气高傲。以“君”为第二人称,以“私”自称,谈吐用词高雅,但态度十分倨傲。喜欢称他人为“低能”、“超低能”,多用“給えッ!”结尾的命令式口吻。被评价为“抖S”2
非常喜欢女性的性感部位,在《T·N·G》中有固定的Call & Response:「右满舵——」→「\胸部!/」。
很在意女性身材(胸部)的“潜质”3
另一方面,在《T·N·G》的歌词中,在训斥船员的同时也做出了“笑脸还不错”的鼓励,有关心下属的一面。将并不顺利的航海形容为“愉快”,有直爽豪放的一面。

人物关系

通常被认为是《分隔生与死的境界线之古井》女主角的父亲。与她的继母结婚。小千是其继女。
※对于这一层关系的来由,请见下文家庭关系一项。

作为航海士,通常被认为与《渡海的征服者》一曲中出现的Cortés将军相识。

经历

生前是航海士。在船上与海盗对峙、被逼问Cortés的去向时拒绝回答,并与海盗拔剑相向。
育有一个活泼的女儿。
不知为何坠井而死。

一般认为他死后成为井底的“冲动”。与März von Ludowing对话、得知他的愿望之后,让他“接受自己”,使他变成Märchen von Friedhof。尔后驱使Märchen指挥复仇剧。

被删除的名字

在《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发售前,在录制成员名单中出现的第一个名字是Idolfried Ehrenberg,被记作“Idolfried Ehrenberg…”。发售前普遍认为Idolfried Ehrenberg是新作的似非。
并且,《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发售前公布的特典明信片图样标题中,也将绘有黑发白肤青年的图样称作“Ido的肖像”4,因而在《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发售前,一般认为封面及特典上的黑发青年就是Idolfried。

但正式发售之后,在《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的录音成员表上,Idolfried的名字不见了,变成了Märchen von Friedhof。
同时发售当天,在官方网站的公告内,也对录制成员进行了变更,为Idolfried的名字打上了删除线,称“Idolfried Ehrenberg… 正确应为 Märchen von Friedhof”。

在《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发售后、《Märchen》发售前的半年里,这一变动被普遍认为是似非名字的更正,Märchen von Friedhof被认为是Idolfried Ehrenberg更正而来,是同一人。

地平线中的出场

Idolfried在地平线内唯一一次登场,是在《硝子の棺で眠る姫君(玻璃棺中沉睡的公主)》的背景里对白里,在歌词本上标注为“此处可能有与本曲无关的音源流出……”的地方。
在这段出场中,Idolfried和一个装扮疑似海盗的男子发生了如下对话:

男子:你是什么人?
Ido:我的名字是Idolfried Ehrenberg,叫我Ido。
男子:开什么玩笑!Cortés在哪里?
Ido:我可没必要告诉你这种低能。
男子:闭嘴!

对话的最后,Idolfried与男子拔剑相向。

7th Story Concert《Märchen》~你如今欢笑着,在那炫目的时代里・・・ ~演出时,这段对白以影像的方式在大屏幕上放出。
在《7th Story Concert 『Märchen』 ~你如今欢笑着,在那炫目的时代里・・・~》的DVD/蓝光里,则以画中画形式收录了这13秒影像。
蓝光中此处可以切换视角,切换视角后大/小画面互换,可看到这段影像的全貌。

《Märchen》的录制成员名单里,Idolfried的名字重新出现,列于配音列表首位。Märchen von Friedhof的名字则另列在演唱者名单中。
在正式演出中,Idolfried的造型也得以披露,与Märchen有相似元素,但造型不同。
由此,Idolfried和Märchen开始重新被区分开,被视作两个不同的角色。

航海士

Idolfried的“航海士”身份最早出自于《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发售之前的王本宫5更新。在日后的Live演出中,这一身份也得以贯彻。

首次出场

“Ido(イド)”这个名字首次出现,是在2010年3月12日的王本宫日志里。该篇日志标题为“新单曲6情报解禁”,放出的情报为以下内容:

科尔特斯将军,是如何得到自己的船的?
动荡的时代,夹在两股势力之间的女子,将会得到什么,失去什么?
然后Ido航海士,能在出航的朝阳升起之前,平安到达【那座森林】吗……。

这篇日志里初次出现了“Ido航海士”的字眼。

Across the Momodalow

于上述更新几周后的4月1日,王本宫发布愚人节更新,延续了从2008年开始的愚人节话题“Momodalow”7,发表了《『是桃的啰?』翻拍电影纪念 特别增刊号!》。在这篇更新里,出现了如下内容:

「太好了。看来是醒了。这位少年,你感觉怎么样?」
「我的名字是Idolfried Ehrenberg。叫我Ido!」

「我至今为止一直觉得,好像不跟着科尔特斯将军冲不行……」
「但是看来,那好像是其他地平线上的故事了。」
「桃子啊。我Idolfried Ehrenberg,乐意与你同行!」

并在最后的名词解释中,为“Ido”添加了如下解释:

「※航海士(Ido):说不定以后哪一天会变成同伴的男子。详细情报,现在保密☆」

这段更新首次给出了Idolfried的全名,让他做了自我介绍,并且再次确认了他的身份为航海士、与科尔特斯将军有关。

这篇日志发布同时,以“《是桃的啰?》预告片”名义放出了一段音频。音频中录有Idolfried的自我介绍,并出现了一段旋律。
Idolfried的这段自我介绍日后出现在了《玻璃棺中沉睡的公主》的背景对白中。而该音频中的这段旋律,则出现在了《Märchen》的隐藏音轨最后,并伴随一句念白:“我们,循环往复”。

T·N·G

Idolfried在第一次领土复兴远征首场公演登场时,声称“由于《渡海的征服者》并不是他的个人曲目”,于是让Revo写了一首他的专属歌,《T·N·G》。

根据《T·N·G》的内容,Idolfried似为一船之长,以新大陆为目标航行。虽然曲调欢快明朗,但歌词显示出的内容并不乐观。他的船员不聪明,航海也不顺利,淡水耗尽仍看不到陆地。最后不知为何航行到了红海,登陆的地方变成了阿拉伯,仍旧未能到达新大陆。

征服者

从《玻璃棺中沉睡的公主》的对话中,可推测出Idolfried可能与名为Cortés的人物相识。《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发售前的王本宫更新中,提到“Ido航海士”时,也同样提到了Cortés将军,并由Idolfried自己说出“觉得自己必须要跟着Cortés将军冲”。

在过去的作品中,只有《渡海的征服者》中出现了名为Cortés的人物,其身份是历史上知名的西班牙征服者埃尔南·科尔特斯,并在曲中有“跟着Cortés将军冲”的台词。由此,多数观点认为王本宫日志和《玻璃棺中沉睡的公主》中所提到的Cortés就是《渡海的征服者》中的Cortés。
根据几处对话内容,Idolfried可能与Cortés相识并追随他,因而Idolfried经常被视作Cortés的手下、征服者的一员。

在「《Märchen》~你如今欢笑着,在那炫目的时代里・・・ ~」最终公演的安可时,Idolfried登台亮相。这是他第一次正式出现在舞台上,而他登台演出的曲目就是《渡海的征服者》的改编版本《海を渡った征服者達と愉快な仲間達(渡海的征服者与愉快的伙伴们)》。
其中,将原曲开头的“… Cortés… Grijalva”改成了“… Cortés…Ehrenberg”;将念白“勇敢的征服者们”改为了“低能的征服者们”;将“跟着Cortés冲啊”改为了“给我跟着Cortés将军冲”,均根据Idolfried的姓氏和口头禅8进行了改动。
在此后的Live演出中,Idolfried或其融合似非也多次演唱《渡海的征服者》一曲。且从这一版本起,“跟着Cortés将军冲”一句均由包括Idolfried在内的似非或Revo本人喊出。

家庭关系

分隔生与死的境界线之古井》一曲中,女主角称自己的“父亲是船员”。而在曲末,女主角使用了“低能”一词来指责自己的继母。
“低能”是Idolfried的标志性口头禅,且Idolfried确实是航海士,因此一般认为Idolfried就是该曲女主角的父亲。女主角的金发、扎在头上的蝴蝶结与Idolfried的发带等相似的外表特征,也被视作两人是父女的证据。
根据这一点,可推知Idolfried与一位女性之间生下了女儿,随后再婚,为女儿找了继母,后妻的女儿则成为他的继女。

Märchen von Friedhof在《分隔生与死的境界线之古井》开篇称与女主角之间有亲切感。有一部分观点认为这份亲切感并非来自Märchen本身,而是由于他背后的Idolfried与女主角是父女的关系。

也因此,根据女主角所说的父亲“不知为何似乎坠井而死”,普遍认为Idolfried是坠井而死。

伊德、井与冲动

Idolfried将自己名字的略称为“Ido(イド)”。除了他的略称外,还有另两个关键字共享了“イド”这一读音:“井”的日语“井戸”,以及“冲动”在曲中的读法“Id”9
“イド”是出现在《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井通往森林通往井)》这一单曲标题内的概念。“井”和“冲动”也是贯穿《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和《Märchen》的线索。同时《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发售之前,作中似非标作Idolfried而特典中称其为“Ido”。
据此,多数考据认为作中的“イド”这一概念至少存在一语三关,同时指代“井”、“冲动”和Idolfried。

根据《分隔生与死的境界线之古井》女主角的台词,一般认为Idolfried是坠井而死。而作中存在一个来自井底的声音,它在与März von Ludowing的对话中,称自己“本不想死在这里”,并在随后让März成为了Märchen,而Märchen随即受到“冲动”驱使,开始复仇剧。
据此,多数观点认为这些“イド”为同一身份,Idolfried在死后成为了“井”底的“冲动”,成为作中的“イド”这一居于核心的存在。

在《分隔生与死的境界线之古井》中,亦出现了“イド”的连续押韵,“异乡”、“井”、“冲动”、“男子”均读作“イド”。根据此处“男子”的读法“Ido”,也有不少解读认为在这一曲中女主角在井底遇到的实际上是她的父亲Idolfried。衍生漫画《旧約Märchen》采用了这一解读。

童话作者

《Märchen》中故事的载体是童话书《Das Märchen des Lichts & Dunkels(光与暗的童话)》,其原型为《格林童话》。作中故事均为“记载在该童话书中的故事”。
《格林童话》除了出版的七个版本之外,另有一部分未公开出版的手稿。格林兄弟曾于1810年将一部包含54个故事的手稿交给友人布伦塔诺,布伦塔诺后来未归还该手稿。该手稿在一个世纪后于厄伦堡修道院被发现,被称为“1810年厄伦堡手稿”10
日语中将这部手稿称为“エーレンベルク稿”。而Idolfried的姓氏“Ehrenberg”在日语中的发音与“厄伦堡”相同,同为“エーレンベルク”。“エーレンベルク稿”除了可被视作“厄伦堡手稿”以外,还可被视作“Ehrenberg手稿”。

由前述,Idolfried Ehrenberg在主流解读中,被视作主宰《Märchen》世界的“冲动”的化身。而据《暮暗之歌》歌词,故事是由“策者”编织的错落的幻想,童话存在作者。因而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有观点认为,Idolfried是童话书《光与暗的童话》的原始作者,亦即《Märchen》世界的创作者,认为他至少写作了初版手稿,即“エーレンベルク稿(厄伦堡/Ehrenberg手稿)”。

衍生漫画《新約Märchen》在关于Idolfried的番外《航海日志》中采用了这一解读。

与Märchen的关系

在《井通往森林通往井》发售之前,公布Idolfried Ehrenberg为单曲中的似非,而在发售当日由Idolfried变更为Märchen von Friedhof。这一变更在《Märchen》发售前被普遍视作单纯的名字更正,但从《Märchen》开始,Idolfried和Märchen被重新区分开来,作为两个不同的似非来看待。

《井通往森林通往井》的Märchen von Friedhof与《Märchen》中的Märchen von Friedhof在外表上有诸多不同,时常被视作不同的存在。因单曲发售时的名字更正事件,加之最初公布的“Ido”即为《井通往森林通往井》中Märchen的外貌,现在仍有一些解读认为《井通往森林通往井》中的Märchen von Friedhof是死后的Idolfried变化而来。而对于名字更正本身,也在这一解读下被视作对Idolfried成为Märchen的过程。
在另一些解读中,名字的变更则被理解为Idolfried消失、Märchen取而代之等等。

《Märchen》~你如今欢笑着,在那炫目的时代里・・・ ~音乐会演出时,首次披露了Idolfried的外貌和装束,虽然头发和瞳色等配色与Märchen不同,但发型和装束上有诸多相似之处。
Idolfried因前述种种原因,被视作死后化为井底的“冲动”。而《暮暗之歌》中,这个井底的声音在与März之间的对话最后,提出“接受我吧,少年”。在CD和舞台演出中,均表现出在这句话之后,少年März变为了青年姿态的Märchen。
同时面对《分隔生与死的境界线之古井》一曲的女主角,Märchen表示对她有“亲近感”。
据此,一部分观点认为,青年Märchen的姿态来自于已死去的、化作井底“イド”的Idolfried本身,Idolfried与März融合后,由其原本容貌催生青年姿态的Märchen。
衍生漫画《旧約Märchen》采用了这一解读,解释为Idolfried和Märchen共用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