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译名 亚伯斯·阿尔瓦雷茨
别称 Arbelge(阿贝尔奇)
登场作品 Chronicle
Chronicle 2nd

扮演者

演唱者

Jimang

配音者

Jimang

人物简介

登场于《Chronicle》《Chronicle 2nd》的角色。
身着白银甲胄、骑着白马的将军。
Belga人。

人物造型

目前暂无Yokoyan绘图及舞台演出造型作为参考。

关于“Arbelge”的称谓

《圣战与死神 第三部「蔷薇与死神」~编织历史之人~》中透露,“Belge”意为“Belga人”。
歌词中有多处写作其他形式、念作“Arbelge”的情况。
现将“Arbelge”的对应写法整理如下:

  • 《圣战与死神 第一部「银色的死神」~驰骋战场之人~》
    <Belga人的将军>,<Belga的亡灵> 
  • 《圣战与死神 第二部「圣战与死神」~英雄的离去~》
    <Belga的死神>
  • 《圣战与死神 第三部「蔷薇与死神」~编织历史之人~》
    <异邦人>,<Belga的死神>,<Belga的流氓>
  • 《圣战与死神 第四部「黑色的死神」 ~英雄的归航~》
    <Belga的同胞>

登场曲目

《Chronicle》

[324p]アーベルジュの戦い

《Chronicle 2nd》

アーベルジュの戦い
約束の丘
聖戦と死神 第一部「銀色の死神」 ~戦場を駈ける者~
聖戦と死神 第二部「聖戦と死神」 ~英雄の不在~
聖戦と死神 第三部「薔薇と死神」 ~歴史を紡ぐ者~
聖戦と死神 第四部「黒色の死神」 ~英雄の帰還~

人物经历

※《Chronicle》中《[324p]アーベルジュの戦い》一曲涉及人物信息相对较少,以下内容自《Chronicle 2nd》相关曲目整理而来。


Alvarez曾经是个过着普通生活的爱哭少年,后战火爆发,他与恋人CharlotteWelkenraedt之森彼处的山丘上以赤石项链为信物许下再会的约定后,上了战场。Alvarez所在军队面对五千敌军,尝试将他们挡在森林,然而最终祖国Belga为Preuzehn所灭,Alvarez也失去了恋人Charlotte。

Alvarez投奔Flandre,为雪亡国之恨灭掉了Preuzehn;之后为了确保在异国的地位,Alvarez攻下Lombardo;Flandre历182年,Alvarez率军五千,翻越Pyrénées山脉,攻入Castilla领,以少胜多(史称“Aragón战役”),灭掉Castilla;Flandre国王(后称帝)聖Childebert六世承诺只要再攻下一个国家例如Britannia,就愿意给予Belga独立自治权。然而此时声望甚高的Alvarez已成为圣Childebert六世的眼中钉。

Flandre帝国历元年(Britainia历627年),Flandre以“圣战”之名向Britannia发起侵略战争,Alvarez率领帝国军第三军从Britannia边境的Whiteheaven登陆(史称“Grasmere战役)。在袭击村子时,Alvarez从一个濒死少女(实为Britannia女王Rose Guine Avalon)的身上看到了Charlotte的影子,从Flandre军中的Gefenbauer刃下救走她,并带其逃离战场。Alvarez向少女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而少女表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在Rose女王的劝导下,Alvarez投奔Britannia,二人自Windermere湖畔奔赴Tristram骑士团长率领的第六骑士团驻扎之地Lancaster

Alvarez投奔Britannia的消息掀起巨大波澜,被Flandre占领的各领地发起独立战争,帝国内部爆发了反圣战浪潮,圣Childebert六世被迫向Rose女王送去了亲笔信求和谈。帝国历4年,Alvarez与Parsifal陪同Rose女王出席两国在帝国领地YvelinesVerseine宫殿进行的“Verseine停战协议会谈”。然而在会场中,Alvarez被由黑之教团派出的刺客Gefenbauer躲在死角朝他放出的凶弹打中而身亡。

在Alvarez的墓志铭上,刻着由Luna Ballad献上之诗的一个小节——
杀害众多 拯救众多 苦恼众多 建树众多
<Belga的同胞>(Arbelge)于此长眠…

人名关联

在《Roman》的《見えざる腕》一曲中,出现了“跟着Alvarez将军冲啊——”的台词。有看法认为这里的Alvarez将军就是Albers Alvarez。

《Nein》中“将军的白银甲胄”

西洋古董👄阁楼堂的销售商品中,含有“将军的白银甲胄”,根据其唱词出现在商品介绍环节第一位(商品介绍顺序按照地平序数排列)及关键词“将军”“白银甲胄”,可推测出该甲胄曾属于Alvarez。

在《Nein》完全数量限定豪华盘的箱内图“西洋古董阁楼堂场景”中,将军的白银甲胄不含头盔,且靠近颈部的地方有血迹。有观点据此,并结合《名もなき女の詩(无名女子之诗)》歌词本上开头所记“在此书库中已得见某种篡改”,认为Alvarez的真实结局并非如《Chronicle 2nd》所呈现的那样死于暗杀的凶弹,而是可能死在了战场上,甚至可能是身首异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