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白之预言书
发布于26 Feb 2019 09:11


去年年底举办的霜月遥&片雾烈火上海演唱会《幻想之庭》上,霜月遥和片雾烈火两位歌姬同台亮相,完成了她们在海外的首度共演。这是霜月遥时隔两年的上海之行,也是片雾烈火首次在海外以个人名义举办的演出。两位歌姬的合作演唱会在日本国内也难一见,能在海外目睹,实属难得。这次我们有幸在演出前对两位歌姬进行了简短的采访,就同人音乐、物语音乐以及两位在安可中唱响的《雾之彼端相连的世界》,与两位做了简单交流。

采访:Heart7 / 撰稿:白之预言书


——这次有幸得到采访二位的机会,非常感谢。请问二位对海外演出和海外歌迷的印象如何呢?

霜月:这次是我第二次来上海,此前也在国外的其他地方举行过一些演出。怎么说呢,海外的观众们真的很热情,气氛非常热烈。有很多都是非常喜欢我的观众,他们会把那种喜欢的心情原原本本传达过来。签名会和Live的时候都是,大家会大声为我们送来欢呼,从那些热烈的反应中能切实感受到那种喜爱之情,让人觉得“这是海外公演才有的气氛吧”。毕竟日本人都比较内敛,总是顾忌着周围人。
片雾:对,会不好意思。
霜月:在日本国内是这样,而到了海外,总是能收到观众们大声的欢呼支持,这种反响实在很让人高兴,让我也跟着兴奋起来。真的很开心。

片雾:这是我的第一次海外演出。之前虽然去过一次韩国,受邀作为嘉宾唱了一首歌,但没有在海外举办过冠上自己名字的演唱会,所以说实话并不知道会有什么印象,现在正处于“接下来到底会怎样呢,好期待啊!”的状态中。不过,在推特之类的社交网站上,会收到中国韩国等等海外歌迷的直接留言,不仅有“很期待这次演唱会”,还会有“请加油”“会一直支持你的”“非常喜欢你”这样的消息。来信的日语都写得很流畅,留言人大概都非常认真地学习过日语吧。对并不熟络的艺人,能送来这样的“加油”,这种率直的力量非常棒。并且,为了能让我顺利读懂,特意用日语来写。都说日语很难学,能专门用这么难的语言来微博留言,光是这点也能让人感觉到热情。让我觉得“原来他们那么喜欢我吗”“太感谢啦——”。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二位都是同人音乐出身,请问同人音乐活动的经历对二位之后的商业活动有哪些影响?舞台演出的经验又是如何打磨的呢?

霜月:我们两个现在都还在继续同人音乐活动。那是最初的起点,有很多商业工作都是委托方听了那些音乐之后来委托的。不断创作发布自己喜欢的音乐,这一过程虽然并没有什么宣传意图,不过最终还是成为了一种宣传。很多工作委托都是别人听了我的音乐后,拜托我写成和那音乐类似的风格。通过同人音乐也建立了很多人脉关系,和作家、歌手等等之间的来往增加了,有很多工作机会也是通过这些关系得到的。从这层意义上来说,我也坚定认为同人音乐活动才是自己的大本营,这一点现在也没有变。在商业工作中获得各种经验后,下一次的个人活动里,就能把那些经验活用进去做各种尝试。而这样的作品对外发布之后,又能以此为机遇接到新的工作。这样同人与商业工作两方面并行,既能增加经验,又能扩大接触面。因此我现在依然觉得同人音乐的活动非常重要。
至于舞台经验,毕竟一开始是从同人音乐起家的,刚开始的时候完全没有开过演唱会,重心其实一直在音乐录制上,因此对演唱会实在很不习惯。我是在站到台前会超级紧张的类型,非常不擅长。怎么说呢,真的只能说是一点一滴的积累,只能慢慢习惯。后来参加了很多演出,自己也办了不少演唱会,在这个过程中逐渐习惯了在各种环境下唱歌。心态上,每次演出前紧张得坐立不安精神恍惚的情况似乎也越来越少。真的是靠着点滴的积累才走到今天。

片雾:基本都被说完了(笑)。不知道会不会有点重复?在同人活动中,内容的质量和方向上把控,全都要由自己来审核通过。而商业工作有委托的客户,客户会在听完成品后,给出可行还是不可行的指示。那些指示都很明确直白,他们能直接告诉我“加强一下这个地方”、“修改一下那里”等等。反过来在同人活动中,制作核心是自己,全部都得自己把关。为了把住这道关,需要做到什么程度,这种自己判断质量好坏的耳力、眼力、意志力,最终会被逐渐培养出来。而由此到了实际接商业工作的时候,在客户给出意见之前,在自己心里就能看清,能对作品的好坏有个大致的判断。这点十分有趣。当然单凭自己下结论就太独断了,制作的时候还是会和客户仔细探讨,取得平衡。

——二位的音乐都有很强的幻想性和故事性,请问二位,在用音乐表现幻想世界观和故事的时候,有什么心得吗?

片雾:总之就是,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自然不用说,不那么感兴趣的也要多了解,尽可能多接触各种类型的作品和文化。这样,创作过程中感到「不是这种感觉」的时候,就会想起「啊,就用以前听过的那一小节的氛围」「试试看那个编曲」等等。通过丰富素材的内心储备,来提升自己的……活用力?很难描述呢(笑)。总之我一直有意地接触各种作品,来扩充自己的技能储备和知识面,以便让自己逐渐接近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霜月:表现幻想性主题时,我的音乐制作方向是这样的。比如说展现故事时,会出现各种场景,有各种角色登场,我希望听众能通过音乐看到这些风景、这些角色。要实现这一点,我很清楚自己作为演唱者必须首先做到区别演绎。比如说要展现某种场景时,会加上和声,或者改变唱法等等;要演绎角色,就用贴近那个角色的唱法。制作时对这种表现力要求很高,我自己也希望能达到这种效果。这部分的区分演绎,以及听到声音就能浮现出特定角色、场景的音乐手法,我一直有意识地在采用。

——下面想请问霜月小姐。《雾之彼端相连的世界》是霜月小姐和Revo先生合作的作品,无论在霜月小姐还是 Revo 先生的粉丝中,都有很高的人气。在制作、演出这张作品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呢?

霜月:这首歌是与Revo先生联合制作的作品,在制作现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Revo先生对声音细节的讲究。音效的时间点,还有声音的用法,他对这一类用声音进行的演绎真的非常细致考究。我在一旁听着这些,看他仔细检查那些混音,实在是……我在音乐创作中也同样会用声音表现场景,其中手法之一,也是Revo先生尤其常用的,就是音效的运用。《雾之彼端相连的世界》这张作品,在制作时是不加台词的,所以为了表现场景,加入了划船声之类的音效,制作时要相当注意把握声音的平衡。那次合作让我在这方面学到了很多。另外这张单曲是根据故事的走向来做的,先有前面几曲,再迎来下一首歌。当时的制作方式也是两人一起商量着进行,在制作现场获得了很多「啊,还有这样的做法」「还有这样的表现手法」之类的启发。

——再次感谢二位接受我们的采访。请问二位未来还有计划来中国演出吗?

片雾&霜月:虽然现在暂时还没有,不过很想再来。请再叫我们来(笑)。